您的位置 > 首页 > 国内新闻 > 新闻正文

约了个熟妇女啪一晚上,两个师兄同时进去

“聂天,你真的以为你能打败我吗?”巴子亮反应过来,眼神之中释放出一股毒辣精芒,喉咙变得更加嘶哑,说道:“聂天,这是你逼我的。”
“嗯?&rdq

“聂天,你真的以为你能打败我吗?”巴子亮反应过来,眼神之中释放出一股毒辣精芒,喉咙变得更加嘶哑,说道:“聂天,这是你逼我的。”

“嗯?”聂天微微皱眉,难不成巴子亮还有什么底牌吗?

但是巴子亮有没有底牌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聂天接下来的一招,绝不是巴子亮能够抗衡。

“聂天,准备受死吧!”巴子亮连连怒吼,全身竟然腾起赤红火焰,让他整个人如浴烈火之中。

巴子亮的气势,顿时上升不少,全身散发着更为浓烈的炽热。

周围的人忍受不了烈火的高温,再次后退。

聂天看着巴子亮,马上看出端倪,喃喃道:“燃烧自身血气的招式吗?巴子亮,你还真是够狠。”

聂天猜得没错,巴子亮气势上升,正是燃烧自身血气所致。

血气,相当于武者的生命力。

巴子亮燃烧自身血气,完全是以命搏命打法,就算他能打败聂天,也必然付出惨重代价。

“看来,不使用那一招不行了。”聂天轻轻叹息,他也不知道,那一招使出来,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这一刻,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所有人收敛呼吸,眼睛也不眨一下,生怕错过任何精彩的镜头。

第三招,绝对是决定胜负生死的一招。

“聂天,你可一定要撑住啊!”聂文远心头捏了一把汗,在见识到聂天的变态之后,他现在真的相信,聂天有可能战胜巴子亮。

另外一边,巴无礼也惊出一身冷汗,聂天表现出的力量太诡异了,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

他现在,真的开始怀疑这场战斗的结局了。

“聂天,你可一定要赢啊。”墨如曦小手放在胸前,不住地祈祷着,她的眼睛都闭起来了,不敢看接下来的一幕。

墨泰则是神情冷静,只要不是牵涉到墨如曦的事情,他都能保持绝对的镇定。

他现在也十分期待接下来的第三招。

“聂天,为你狂妄付出代价吧!”巴子亮疯狂怒吼,全身的火焰更盛。

下一瞬间,他一剑刺出,全身火焰随之爆发,凝成一道火焰利剑,刺向聂天。

生死一瞬间,聂天面容沉静,脚下也没有丝毫转移,他手掌迅速结出一个古怪的印式。

下一刻,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聂天四周的空气似乎有些异样起来,随着他每一个手印结出,整个空间好似在震动一般。

在这一刻,所有人好似产生了幻觉,方圆数十米之内的天地灵力都在围着聂天转动。

墨泰的眼神在这一刻猛然变得呆滞,心头的震撼无以复加,“如果我没有看错,聂天正在调动周围的天地之势!”

紧接着,下一瞬间,聂天的手印完全结出。

在这一瞬间,空间之中的天地灵力好似受到某周神秘牵引,疯狂地涌进聂天的身体。

这种感觉,好似天空突然塌陷,全部向着聂天倾斜。

“流杀人印!开!”聂天淡然开口,全身突然爆发出无匹气势,旋即一道金光大手印,压向巴子星。

“不可能!这不可能!”感受到聂天的骇人气势,巴无礼接连失声,根本不愿相信眼前的一切。

“借助天地之势!”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墨泰和聂文远的声音响起。

现场只有他们两人是万象武者,也只有他们看出聂天如何爆发出如此强大的气势。

聂天的实力不如巴子星,但他却借助了天地之势,从周围空间之中,强硬借来天地灵力,融进自身元脉之中。

只有这样,聂天才能使出震撼人心的一招。

“轰!”金光大手印直接轰破火剑,砸在巴子星身上,让他整个人倒飞出去,在空中飘出十几米之后,重重砸在地上。

“噗!”同一时刻,聂天身体一颤,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聂文远赶紧上前一步,将聂天扶住。

刚才聂天所使用的,乃是他前世的成名绝学,战神三印之中的流杀人印!

战神三印,流杀人印,断灭地印,绝魂天印!

前世的聂天,凭借战神三印,不知杀掉多少天敌强者。

如今的他,再次使用战神三印,却是对一个元灵四重的小渣渣,想想还真是可笑。

聂天现在的实力太弱了,如果不借助天地之势,根本不可能使出流杀人印。

虽然勉强使出流杀人印,但其威力,比之聂天巅峰时刻,亿万分之一都不如。

饶是如此,这极度残废的流杀人印也足够巴子星喝一壶了。

“家主,你没事吧?”聂文远扶住内天,一股强横元力输入聂天身体,让他脸色立即缓和不少。

强行使用流杀人印,让聂天变得非常虚弱。

聂天淡淡一笑,指着巴子亮说到:“我没事,比那个不姓巴的巴家二少爷强多了。”

聂天的话,引得周围一阵哄笑。

“子亮!”巴无礼此刻也终于反应过来,嚎啕一声,一下扑到巴子亮身上。

“爹。”巴子亮全身鲜血淋淋,却还活着,虚弱地喊了一声。

“爹在这呢,爹在这呢。”巴无礼激动万分,赶紧给巴子亮输送元力。

许久之后,巴子亮惨白的脸上才渐渐出现一抹血色。

“没死吗?巴家二少爷的命还真是够大。”聂天微微摇头,实在惭愧,自己的流杀人印居然连一个元灵四重的渣渣都没杀死。

小说文学

“聂天,我宰了你!”巴无礼将巴子亮交到巴无仁的手上,猛地转身,恶毒的眸子盯着聂天,全身的气势陡然爆发。

“巴家主,你当老夫是摆设吗?”聂文远上前一步,护住聂天,看着巴无礼,冷冷一笑。

只要巴无礼敢对聂天动手,聂文远绝对会下杀手!

聂天可是聂家崛起的希望,谁敢动聂天,聂文远就跟谁拼命。

这个时候,巴家的武者又上前一步,顿时气氛再度紧张起来。

巴无礼已经处在几近疯狂的状态,说不定真的会跟聂家血拼。

聂家虽然有聂文远坐镇,但是元灵境武者却远没有巴家多,而且还有聂三通这么一个变数,所以一旦血拼起来,聂家必定吃亏。

“咳咳。”聂天却在此刻干咳一声,目光望向墨泰,淡淡道:“城主大人,墨阳城的两大家族都快要血拼,你身为城主,于心何忍啊。”

墨泰不傻,当然明白聂天的意思,当下上前一步,走到巴无礼和聂文远中间,一脸和煦地笑道:“两位不要冲动,聂家和巴家都是墨阳城的大家族,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坐下来商量呢。何必非得打打杀杀,这不是让墨阳城的百姓看笑话吗?听本城主一句劝,谁都不要动手,我们好好商量,慢慢解决问题。”

墨泰不愧为城主,这几句话说得漂亮。

不过聂天却是知道,如果不是墨如曦的原因,墨泰才不会管两家的闲事呢。

聂家和巴家都是墨家的威胁,两家血拼,最受利的就是墨家。

“城主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连你也要包庇聂家吗?”巴无礼也是急眼了,居然有斥责墨泰的意思。

墨泰脸色一沉,冷冷道:“巴家主,你是在质疑本城主的企图吗?墨某身为墨阳城主,理应维护城中稳定,你们两家血拼,难道要本城主袖手旁观吗?”

巴无礼听出墨泰有些怒了,马上冷静许多,说道:“城主大人,在下一时心急,多有鲁莽,请城主恕罪。”

巴家已经和聂家势不两立,此时得罪墨泰,无异于自寻死路。

“本城主念你心疼爱子,不予追究。”墨泰冷冷说道。

巴无礼抹了一把冷汗,旋即瞪着聂天,说道:“聂天,你废了我大儿子巴子阳,如今又打伤了我的二儿子巴子亮,此仇不报,我巴无礼誓不为人。”

“哟!还誓不为人,搞得你现在就是人一样。”聂天戏谑一句,说道:“巴子阳是我所废,没错。不过那也是挑衅我在先。至于巴子亮,你也看见了,我们之间是公平决斗,生死各安天命。还有你们巴家欺凌聂家三年,期间还吞并不少聂家的产业。本人身为聂家家主,帮聂家收点利息,不过分吧。”

“聂天,你……”聂天几句话说得巴无礼快要吐血。

聂天见巴无礼怒了,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旋即拿出一些金币,说道:“好了好了,巴家主也不要动怒,废掉巴子阳的事情是本家主一时冲动,这十枚金币就当时本家主赔偿巴子阳的损失吧。钱不多,巴家主也不要嫌少。”

聂天说着,真的将十枚金币递过去。

“聂天,你,你,你,你欺人太甚!”巴无礼彻底怒了,老脸涨红,几乎滴出血来。

“欺人太甚?”聂天冷笑一声,不想再挑逗巴无礼的耐性,而是肃然道:“巴家主,我倒想问问你。巴子阳将我打得重伤昏死的时候,你怎么不说欺人太甚;巴家到聂家上门逼婚的时候,你怎么不说欺人太甚;巴家吞并聂家产业的时候,你怎么不说欺人太甚!”

“巴家主,在我看来,欺人太甚的是你巴家!”聂天说到最后,忍不住怒吼起来。

巴无礼双目赤红地瞪着聂天,却久久说不出一句话。

“巴家主,废掉巴子阳的事情我已经做出赔偿,你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请回吧。”聂天懒得跟巴无礼这种人废话,也不愿意再纠缠下去,冷冷说道。
巴无礼站在原地,全身都在颤抖,沉沉地喘着粗气,像是一头愤怒的野兽,却不敢做出反抗。

他已经看出来,墨泰站在聂家一边,此时如果和聂家血拼,墨泰肯定不会同意,甚至还有可能帮助聂家。

许久之后,巴无礼突兀地抬起头,冷冷盯着聂天,心中说道:“狗崽子,你或许还不知道我是谁,我的身份,不是你能惹得起。三年前,我能杀掉你爹,三年后,我也照样能杀掉你!得罪血蝠门,聂家的路,到头了!”

血蝠门!

如果听到这个名称,聂天一定会暴跳起来。

他肯定能猜出来,血蝠门就是那些手腕之上带有血蝠纹身的黑衣人的背后组织。

但是聂天肯定想不到,巴家家主巴无礼,竟然是血蝠门的人!

毫无疑问,三年前的聂家惨案和巴无礼有最直接的关系!

“巴家主,你还不愿意离开吗?再不离开的话,本家主可要撵人了。”聂天瞥了巴无礼一眼,冷冷说道。

巴无礼看了一眼奄奄一息的巴子亮,又瞟了一眼墨泰和聂文远,纵然心中有万般恼怒,却也不敢对聂天出手。

“我们走!”巴无礼怒吼一声,猛然转身。

“不送了。”聂天淡淡一笑。

“慢着。”就在此时,巴子亮却突然站出来,一双狠毒的眼睛盯着聂天,几乎从牙齿缝里挤出话来:“聂天,十五天之后,墨阳城武会,我与你再决胜负,不死不休!”

“随你的便,巴少爷!”聂天加重了巴字读音,更显轻蔑之意。

聂天对巴子亮的威胁根本不放在心上。

十五天时间,聂天有绝对的信心觉醒元灵,也有绝对的信心再次觉醒星辰之力。

所以,除非巴子亮能在十五天之内突破万象境,否则根本不可能对聂天产生威胁。

可惜的是,巴子亮此时不过是元灵四重,十五天突破万象镜,聂天都做不到。

巴家的人,来得快走得也快,只是眨眼功夫,所有人全部离开。

聂家的人几乎沸腾了,所有人都兴奋得跳起来,快要把聂天当成救世主崇拜。

聂天却是没什么太大反应,缓缓地,他将目光放到了墨泰的身上。

墨泰同样看着聂天,爽朗一笑,道:“聂天贤侄,你今天的表现真让本城主大开眼界。看来你这三年是在藏锋露拙啊。三年不飞,一飞冲天。三年不鸣,一鸣惊人。本城主敬服。”

“真的敬服吗?”聂天玩味一笑,突然将目光转向头顶,看着聂家大门之上的空白门匾,说道:“咦!我聂家的门匾怎么没了?”

聂天话一出口,聂文远吓了一跳,赶紧扯了他一下,小声道:“家主,门匾是城主大人不小心碰掉,等下命人再换一个就是。”

墨泰刚刚帮聂家赶走巴家,此时聂天居然要因为门匾的事情兴师问罪,这可是太嚣张了。

“门匾是城主大人毁了?”聂天却是丝毫不顾忌,大声说着,望向墨泰的目光变得凌冽。

聂文远察觉到聂天气势不对,当即脸色煞白,心里叫苦:“聂天,我的小祖宗啊。刚刚把狼赶走,你又要戳老虎的屁股吗?到底要闹什么啊?”

聂家的人也察觉到聂天这是在向墨泰问罪,顿时心跳到嗓子眼。

墨泰,墨阳城城主,在墨阳城就是说一不二的存在。

就算他毁了聂家的门匾,聂家也不能问罪,甚至连责怪都不能。

可惜的是,聂天的家主是聂天,聂天绝对不会被人打了脸还不敢说话。

门匾,从某种意义上,代表了一个家族的尊严。

尊严被践踏,岂能默不作声。

墨泰被聂天当场问罪,脸色顿时变得阴沉。

他看向聂天,似乎想从聂天眼神之中寻找一丝怯懦,可惜的是,聂天眼神之中没有任何恐惧,而是极致的坚定。

墨泰神情变得愈发阴沉,几乎能滴出水来。

他心头无比震撼:“聂天只有元脉九重实力,为何眼神如此坚定,在我威压之下,不仅没有半点屈服,反而傲气十足。能在此种情形之下表现出一身傲骨。此种心境,非大毅力者不能拥有。此子若是成长起来,以后成就,不可限量!”

墨泰隐忍不言,好似一头压制愤怒的野兽,下一刻就要疯狂爆发。

聂文远看着这一幕,心里头连掐死聂天的想法都有。

得罪巴家,对聂家并不致命。但得罪城主,聂家以后还怎么在墨阳城立足。

墨如曦此时也吓得小脸苍白,想说话,却不知该说什么。

“呵呵,呵呵。”就在所有人都认为墨泰爆发的时候,他却是突兀地笑了,真的笑了,虽然笑得很勉强,笑得很难听,但的确是笑了。

“聂家主,聂家门匾的确是墨某毁掉。实在是墨某担心小女安危,一时冲动,坐下错事,还请聂家主海涵,原谅则个。”墨泰说着,竟是向聂天微微拱手,表示歉意。

眼前一幕,让所有人都呆住了,好似空间一下凝固住一般。

墨泰,墨阳城城主,墨阳城最巅峰的存在。

居然向聂天道歉了!

天哪!

今天的太阳是不是打西北出来的?

见墨泰已经服软,聂天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淡淡道:“城主大人,既然做错了事,就要改。我聂天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这样吧,明天上午,请城主大人带着聂家的新门匾,亲手给聂家挂上,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聂天刻意加重“亲手”二字,意在要求墨泰,一定要亲自挂门匾。

最让人无语的是,聂天最后还来了句,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不得不说,这个要求很过分!

挂门匾,一般都是下人做的事情。

堂堂一城之主给人挂门匾,成何体统。

聂天话一出口,聂文远刚刚缓和一点的老脸,再次僵硬。

聂文远原本以为聂天就是年少气盛,要为聂家挣个脸面。

那么,墨泰既然道歉了,这个脸面也就挣得足足够了。

谁承想,聂天不仅要墨泰道歉,还要墨泰赔聂家一个门匾,最后还要亲手挂上。

这简直是在反打墨泰的脸!

没错,聂天就是要反打墨泰的脸!

墨泰毁了聂家门匾,那就是打了聂家的脸。聂家反打一巴掌,并不过分。

其实聂天这么做,已经是格外得大度了。

 

如果不是墨如曦的原因,就凭墨泰打碎聂家门匾,足够他死一百次了。

现场气氛,再一次陷入极度的压抑之中。

墨泰额头上的青筋都鼓起来,呼吸变得沉重不少,显然是在克制心头的怒火。

墨泰实在没有想到,聂天行事如此咄咄逼人。

若不是因为墨如曦的原因,他此刻早就上前把聂天撕成碎片了。

此时墨泰只感觉胸口压了一团闷火,快要把他整个人点着。

若不是还有半点理智,墨泰就要暴走了。

“咳咳。”看到墨泰痛苦地压制怒火,聂文远赶紧上前一步,笑道:“城主大人,我们家主在开玩笑呢。门匾我们聂家会自己重做,自己挂上,就不劳城主大人费心了。”

“不行!”不等聂文远说完,聂天直接开口,说道:“城主大人,你既然都承认自己做错了,为什么不愿意知错就改呢。况且如曦姑娘也在这里,你这个当父亲的,就不能给她做个好榜样吗?”

“聂天,你……”聂天完全是在以一种上位者的姿态跟墨泰讲话,这让墨泰无法忍受。

“啊!对了。墨如曦的元灵很危险,时间好像不多了,城主大人要是不愿意改错的话,那就算了。我聂天大人大量,也不计较。请城主大人回吧,本家主累了,就不送了。”墨泰憋得脸红脖子粗,聂天却是一脸的风轻云淡,一边说着,一边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

聂天说着,就要转身回去。

“慢着!”就在聂天转身的时候,墨泰眼神之中射出复杂的光芒,蓦地抬头,说道:“我改错。门匾赔你,我亲自给聂家挂上。”

聂天早有所料,缓缓转身,呵呵一笑:“就知道城主大人是聪明人,早这么说不就完了吗。”

墨如曦简直就是墨泰的最佳软肋,只要控制墨如曦,就能完全掌控墨泰。

墨泰涨红了脸,说道:“那如曦的事情……”

“放心,墨如曦的事情包在我身上。”聂天说着,抬头望向夜空中的圆月。

许久之后,聂天嘴角微微勾起,喃喃说道:“太阴已至中空,时机刚刚好。”

陪墨泰玩这么久,聂天其实是在等时间。

墨如曦的元灵是九天神凰,属至烈至阳元灵,觉醒的最佳时机是太阴最盛的凌晨时分。

太阴至盛之时,对神凰印有一定压制,觉醒的机会大很多。

“聂家主,不知你什么时候……”片刻之后,墨泰平静许多,想到墨如曦元灵觉醒的事情,对聂天的态度马上缓和不少。

“现在。”不等墨泰说完,聂天直接对聂文远说道:“大长老,本家主还有些事情需要到城主府处理,你们先回府吧。”

聂文远下意识地看了墨泰一眼,道:“可是家主,你的伤……”

聂文远嘴上担心聂天的伤,其实是怕墨泰对聂天不利。

现在谁敢伤害聂天,聂文远绝对会拼命,哪怕对方是城主。

“放心,我没事。有城主大人在,定能保证我的安全。对吧,城主大人?”聂天淡淡一笑,玩味地看了墨泰一眼。

“聂先生尽管放心,本城主一定会把聂家主完好无损地送回来。”墨泰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聂文远的意思,当即保证道。

“那家主一切小心。”聂文远点点头,不便再阻拦。

在聂家之人的注视下,聂天和墨家父女一起离开。
墨阳城,巴家,议事大堂。

巴无礼端坐主位,全身颤抖不止,如一头愤怒的雄狮,却找不到发泄怒火的对象。

“好一个聂家!好一个聂天!可恨!可杀!”巴无礼愤怒开口,声音低沉,任谁都能听出其中的冷酷狠辣。

大堂之上,巴家众人屏住呼吸,没人敢发出声音,更没人敢接巴无礼的话。

“爹!”许久之后,巴子亮终于开口,恨得咬牙切齿,道:“你放心吧,半个月之后,我一定要在墨阳城武会上打败聂天,我要当着墨阳城所有人的面,虐杀他!”

“好!不愧是我巴无礼的儿子。”巴无礼看巴子亮已经没有大碍,脸上总算有了一丝笑意。

巴子阳重伤聂天,巴家上门逼婚,这本来就是巴无礼授意之下,彻底打压聂家的手段。

但巴无礼万万没有想到,聂家的废物家主突然诡异地崛起了。

先是强硬回击巴家逼婚,接着废掉巴子阳。

而最令人无法接受的是,聂天居然凭借区区元脉九重实力,打败了元灵四重实力的巴子亮。

一切的一切,都太诡异了。

直到现在,巴无礼还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聂天,三年前你将我儿子星打成傻子。如今,你又将我儿子阳打成废人。此仇我若不报,枉为人父!”巴无礼想起聂天,愤恨不已,但是下一刻,他脸上却显露一抹狰狞笑意:“聂天,你的命还真够硬,三年前血蝠门的人都没能杀掉你。但你肯定想不到,三年前聂家的惨剧,就是我一手策划。你爹的死,你族人的死,都是我做的!跟我巴家作对,你这是在找死!”

聂天肯定想不到,三年前聂家的惨剧,罪魁祸首不是别人,正是巴无礼!

巴无礼名义上是墨阳城的人,背地里却还有另外一层身份,血蝠门第三十六分坛副坛主。

血蝠门,蓝云帝国一个凶名赫赫的黑暗组织。

墨阳城只是蓝云帝国之下的三流小城,和血蝠门相比,完全不值一提。

而巴无礼,就是血蝠门第三十六分坛副坛主。

巴无礼在血蝠门只能算是微末角色,手中权力并不大,否则他早就利用血蝠门的势力吞下墨阳城了。

三年前聂天和父亲等人在裂云山脉遇袭的事情,就是巴无礼一手策划,只是没有直接出手而已。

巴无礼之所以对聂家动手,是因为三年前的聂天锋芒太盛。

巴无礼感觉到如果让聂天继续成长下去,不久之后墨阳城将再无巴家立足之地。

再加上聂天在墨阳城武会之上把巴家三少爷巴子星打成了傻子,更让巴无礼震怒。

于是就有了聂家之人在裂云山脉被黑衣人伏击的惨剧。

那次事件,聂家元气大伤,再不能和巴家抗衡。

如今三年一度的墨阳城武会开始在即,巴无礼想要在武会开始之前吞掉聂家,所以才有了巴子阳重伤聂天,之后上门逼婚的闹剧。

可惜的是,这一出闹剧的最终结果却是,聂天奉还给巴家响亮的一巴掌。

“爹!你尽管放心,只要坛主大人一到,不要说区区一个聂家,到时候就算是墨阳城,也会成为我巴家的囊中之物。”突兀地,巴子亮阴森森地开口。

巴无礼眼眸之中释放一抹精光,问道:“子亮,坛主大人真的会亲自驾到吗?”

“一定会来。”巴子亮重重点头,道:“不仅坛主大人会到,第三十六坛的所有高手全都会到。这是我和坛主大人之间的约定,他帮我们巴家夺下墨阳城,我代表分坛进入皇城总舵。”

巴子亮,外出历练一年。这一年,他没去别的地方,正是去了血蝠门第三十六分坛。

而且他混得不错,受到分坛坛主的赏识,这才能一年之内从元灵一重晋升到元灵四重。

“子亮,你真的要进血蝠门总舵吗?”巴无礼表情僵硬一下,说道。

他本人就是血蝠门的人,知道血蝠门总舵有多残酷。

一旦巴子亮进入血蝠门总舵,估计这一生都再无可能回墨阳城。

“爹,我想好了!”巴子亮狠狠点头。

“好。”巴无礼微微失神,道:“既然你做了决定,那爹尊重你的打算。”

巴子亮点头,忽然想起什么,说道:“爹,这几天血蝠门打前哨的兄弟就会出现,你到时迎接一下,我要闭关修炼了。十五天的时间,我必须突破到元灵五重。”

“好。你放心闭关。血蝠门的人爹会迎接。”巴无礼点头。

巴子亮不再耽搁,马上离开。

巴家的人也很快散了,大堂之上就剩下巴无礼一人。

巴无礼一个人端坐在大堂,神情有些复杂。

“子亮,不要怪爹心狠,为了巴家,你必须进入血蝠门总舵。”巴无礼心中说道。

进入血蝠门总舵,表面上是进入一个更大的世界,但其中的残酷,却远不是外人可知。

血蝠门的实质是一个杀手组织,散落在各地的分坛其实是为了帮总舵物色有天赋的少年。

这些少年由分坛推荐,进入总舵,进行最残酷的杀手训练。

最终能够完成血蝠门杀手训练的人,百不足一。

也就是说,巴子亮一旦进入血蝠门总舵,他活下来的几率连百分之一都不到。

这个事实,巴无礼知道,但巴子亮却不知道。

小说文学

无礼眼睁睁看着巴子亮进入血蝠门总舵,其实是看着儿子往火坑里跳。

不得不说,这个做父亲的,心真狠!

巴无礼眼中突兀地闪过一抹凶狠,冷冷道:“聂家,墨家,只要血蝠门的人一到,就是你们俩家的死期!”

但是巴家父子不知道的是,血蝠门打前哨的兄弟,已经不可能出现了。因为他们被聂天杀了。

白天的时候,聂天在峡谷之中杀掉的三个黑衣人,正是血蝠门的前哨人员。

同一时刻,墨阳城城主府。

“聂家主,如曦元灵的事情就拜托你了,只要你能帮助如曦觉醒元灵,你就是我墨泰的恩人。”墨泰一边带着聂天往内院走,一边朗声说道。

“墨城主放心,既然我已经答应帮助墨如曦觉醒元灵,就一定会做到。”聂天淡淡一笑。

墨泰话里暗含的意思,聂天非常清楚。

如果聂天让墨如曦成功觉醒元灵,那么一切都好说。而如果聂天失败了,那墨泰绝对会是另外一番说辞,估计到时候聂家都要跟着遭殃。

“爹,我相信聂天能帮我觉醒元灵。”墨如曦插了一句,神情非常认真。

聂天微微一笑,墨泰则是反应平淡。

墨泰承认,聂天今天表现出的实力远远超出他的预料。但觉醒元灵毕竟困难,而且墨如曦的元灵两年半没有觉醒,其中的原因,连墨泰都搞不清楚。

聂天区区一个元脉九重武者,真的能让墨如曦觉醒元灵吗?

墨泰表示怀疑。

不过墨泰对聂天有一种看不透的感觉,所以才愿意让聂天一试。

片刻后,三人来到城主府内院。

聂天顿下脚步,道:“好了,墨城主。你就守在院外吧。我马上就会帮墨如曦觉醒元灵,时间可能会有些长。在此期间,我不希望被任何人打扰。”

墨泰看着聂天,脸色有些难看。

这里是城主府,聂天居然把他这个城主当下人使。

“爹,你听聂天的吧。在外面替我守着。”墨如曦却感觉没有什么,反而嘻嘻一笑。

“好。”墨泰看了女儿一眼,最终还是点头。

聂天也不客气,和墨如曦进入内院,留墨泰在外面守着。

进入内院,聂天手上迅速结出一个印式,五指之上流动一团元力,化作一道流光封住内院大门。

“聂天,你在干吗?”墨如曦不知道聂天在干什么,奇怪道。

“避免不必要的人打扰。”聂天淡淡一笑。

“灵阵!”守在院外的墨泰,看着院门之上的混沌流光,一脸惊骇,半晌才缓过来,痴痴道:“这小子居然会灵阵!”

聂天正是用灵阵封住了内院,免得墨泰或者其他人打扰。

墨如曦的元灵非常强大,聂天必须足够重视。

“聂天,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墨如曦走到内院中间,小脸透着绯红,显得非常兴奋。

两年半时间,她都没有觉醒元灵,现在终于有希望觉醒元灵,焉能不激动。

“先不要说话。”聂天却是一脸严肃。

聂天走过去,先是将墨如曦整个人打量一番,然后脚下确定几个位置,接着抬头望着天上圆月,喃喃道:“太阴醒灵阵。”

“你说什么?”墨如曦愣了一下。

“没什么。”聂天淡淡一笑。

墨如曦的元灵乃是九阶至尊元灵九天神凰,想要觉醒,非常困难。

聂天是要用寒冰蛇王灵核做醒灵引物,然后利用太阴醒灵阵觉醒九天神凰。

“墨如曦,我现在就要帮你觉醒元灵,但是你一定要完全按我说的去做。可以吗?”这个时候,聂天脸色突然变得有些为难,说道。

“嗯!”墨如曦重重点头,并没有察觉聂天脸色不对。

聂天点一点头,旋即怪异地看了墨如曦一眼,正色道:“现在,把你的衣服全部脱掉。”

“好。”墨如曦答应一声,但马上发现不对,绝美的眸子骤然一缩,尖叫道:“什么!”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约了个熟妇女啪一晚上,两个师兄同时进去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vsexz.com/china/400076.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