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国内新闻 > 新闻正文

t大校花陈若芸校花全文阅读,学长太大了含不下腐文

一顿饭真的基本做到了‘食不语’,但气氛却没让人感觉有任何压抑,相反,一股潜在的温馨,一种潜在的真正家的感觉,已经在悄然当中出现了萌芽。
哪怕只是萌

一顿饭真的基本做到了‘食不语’,但气氛却没让人感觉有任何压抑,相反,一股潜在的温馨,一种潜在的真正家的感觉,已经在悄然当中出现了萌芽。

哪怕只是萌芽,还没成长起来,但一旦有了开始,其它的还算得了什么呢?怕的就是没有开始啊!

“吃太饱了!”陈佳欣发现桌子上已经没什么可扫荡的了,这才依依不舍的把筷子给放下。

“去消消食吧!”古帆敲了敲桌子,别陈姐回来了,约定就不算了啊。自觉点。

“摧摧摧,就知道摧!”陈佳欣不情愿的开始收拾碗筷。

“欣欣你等下,这些我来收拾就好了。”陈婉清瞪大眼睛,连忙说道。

她舍不得让陈佳欣去真的刷碗,心疼!但对陈佳欣竟然有如此改变,真的惊讶的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谢谢!”陈佳欣重新坐了下来,挑衅一般的看着古帆。

古帆这次倒是没强行要求陈佳欣必须如此。

其实古帆从陈佳欣的这一声谢谢中,已经看到了她的转变。

也许先前积淀的时间实在太长了,改变也不可能瞬间完成。最最关键的是,陈佳欣内心中还是有巨大的心结存在。只要这个心结还存在着一天,陈佳欣就不可能完全真正的改变。

看来,那个埋藏在了历史中的真相,真的需要把它的面纱揭开,不管真实情况是什么,陈佳欣都能把心结给打开。其实陈佳欣与其说想知道真相,不如说现在真相已经成为了陈佳欣内心中的执拗。

不达目的不罢休!

陈佳欣还没等陈婉清把碗筷弄好,就独自上楼了。

她怕跟陈婉清有更多的接触。

对此古帆很无奈,想让陈佳欣改变,真的不能着急。

“陈姐,那我也告辞了,明天一早我再过来!”古帆还记得跟东海大学的那个太极老头的‘约会’呢,古帆是个守信之人,答应了别人,就不能爽约。

“古帆,你先等等!”陈婉清连忙叫住古帆。

“你先坐,咱们聊聊!”陈婉清轻抚了一下头发,招呼古帆在沙发上坐下。

古帆依言坐下,其实陈婉清肯定会找他聊,这是可以预料

小说文学

到的。

陈佳欣变化那么大,如果对陈婉清没触动的话,这才是怪事。

“古帆,我没想到你会带给欣欣那么大的改变。我真的没想到。”陈婉清很感慨,一双美目中对古帆也是充满了感激。

“陈姐,这本就是我的工作!”古帆笑着说道:“都是份内的事情!”

“这怎么可能是份内的事情,你的身份,只是家教老师而已!”陈婉清说道。

“陈姐不是在怪我管的太宽了吧?”古帆问道。

“怎么可能!”陈婉清拿过包来,说道:“这是两千块钱,我知道跟你这一天的工作相比,它可能少了。但这只是暂时的,让我看到更多的改变,你会得到的更多。”

“另外,请允许我的直接和如此俗气。因为我除了这个,真的没办法表达我现在的心情。”陈婉清补充说道,好像生怕古帆误会一般。

“陈姐,你想太多了。我喜欢还来不及呢!说真的,我真的很需要钱!”古帆非常坦然的把这两千块拿到手中,毫不迟疑的放进了口袋中。

看到古帆如此直接,毫不做作,陈婉清眼神中闪过一抹欣赏。

“陈姐,其实我想说的是,你就不怕我把欣欣引领到别的方向上去?或者说,你不担心我这个男的跟欣欣这个女的发生点什么?或者还有其它的……连我这个当事人都对你的大胆跟信任有点忐忑和疑惑!”陈佳欣的工作要做,陈婉清这边的工作也要尝试着去做,如果能够从陈婉清这边得到答案的话,一切就都会变的轻松了。

“我不管你是怎么让欣欣发生改变的。我看到的是确切的事实,这就足够了。至于其它的,都顺其自然,我只要确定你对欣欣来讲是没有危险的,剩下的放手让你去做,这又有什么?”陈婉清坦然的说道。

她对陈佳欣是基本上没办法了。

而且,陈婉清知道,在陈佳欣这个年龄段,是唯一可以有所改变的阶段,等陈佳欣上了大学,进入社会,再想改变这十几年积攒下来的一切,基本上就不怎么可能了。

所以面对古帆所带来的一切,陈婉清除了鼓励跟支持之外,真的没有其它的任何想法。

哪怕,古帆把她女儿的心给偷走!只要能改变母女关系,陈婉清可以连这些都不在乎。

古帆算是看清楚了陈婉清的态度。

犹豫了一下,没再继续深谈下去。

其实陈婉清除了在陈佳欣爸爸的问题上隐瞒之外,其它的真的已经做到了一个母亲能够做到的一切。

找其它的机会再来试探吧。

——

“有点晚了,不知道还在不在!”下了出租车,进入东海大学校园,古帆快步走向操场。

不知不觉,都已经晚上十点钟了,校园内人员寥寥,操场上人就更少了。

不过,就在早晨古帆打拳的那个地方,刘清远却一直等着。

开始他还打打拳,但时间长了,也只能坐下休息。

“老头子,该回家了!”一个老妇人慢慢走来。

“老婆子,我再等等,他答应了我,一定不会食言的,他肯定有什么事情耽误了。说不定现在就正在赶来!”刘清远站起来把老妇人搀扶住说道:“你身体不好,都让你早休息了,怎么不听?”

“老头子,说起来,我们有多长时间没这样在一起了?”老妇人突然说道。

“很久很久了吧!咱们都老喽!”刘清远唏嘘的说道。

“真的老喽!”老妇人也很唏嘘。

两个老人都没了话语,但看他们相互搀扶依偎在一起的样子,其实也根本不需要什么言语了。无声胜有声,无言胜万言。也许看到这两位老人,才能让人真正明白夕阳红到底是什么意思。

古帆真不想破坏这种美好的气氛。

但想想夜深了,哪怕温度依然不低,但两个老人也经不住夜风的侵袭。

所以古帆只能出来,当一个破坏者。

“小伙子!”刘清远看到古帆的时候,脸上很是欣喜,还俏皮的对自己的老伴眨了眨眼睛,好像在说,你看,我说人家小伙子是一个守信的人吧!

“不好意思,有些事情耽误了点时间。真没想到你会等到现在。”古帆挠挠头腼腆的笑了笑。

“没什么没什么。你叫什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刘清远,这是我老伴瞿贞淑。”刘清远脸色慎重。

“刘老,刘老妇人,我叫古帆,说起来还是咱们东海大学的准大学生呢。刘老,你那太极,有着我熟悉的味道,不知道你从何学习而来?”古帆认真问道。

“那是我小时候,遇到了一位异人,他教给了我这太极拳,更教给了我一些其它的东西。但可惜的是,他只带了我半年,扔下一句没有师徒缘分就离开了,我只算个记名弟子!那半年,改变了我的一生。他老人家虽然没承认我是他的弟子,勉强算是个记名弟子。但在我心中,他老人家就是我师父……唯一的师父!”刘清远好似陷入到了遥远的回忆。

看看刘清远的年纪,这应该八十往上了。在他小时候,这个时间跨度,应该已经超过了一甲子,也就是六十年的时间了。

古帆心中微动,越来越跟古帆心中的猜测相符了。

“我一直追寻,一直追寻,但寻找了几十年,也没师父的任何一点信息。我都已经彻底死心了。但是,看到你的太极拳,我好像看到了师父的影子。师父说,我们这一脉太极跟别脉都不相同。”刘清远眼神烁烁的看着古帆。

“刘老,你遇到的那个异人,可曾告诉过你名字?”古帆问道。

“寻真!”刘清远说道。

古帆笑了起来。

师父告诉过古帆,他‘年轻’时候在外行走,用的就是寻真这个名字。

看来,眼前这个刘清远,就是自己师父以前撒下的种子,又因为不合格做仙医门的衣钵传人,所以这才给予一个记名弟子的身份。

但实际上,记名弟子的身份,也不过只是为短暂的师徒情分划上一个句号而已。

要不然何以几十年都没有任何联系?

“师兄!”古帆抱拳,笑着招呼。

刘清远呼吸急促。

就跟古帆联想到很多一样,他何尝不也联想到了很多?只是当古帆亲口承认的时候,他还是有点心绪难宁。

“师父早年行走江湖,用的就是寻真这个名字。而我则是师父的关门弟子。也可以说,是师父一直寻找到的那个衣钵传人。”古帆解释的说道:“而师兄你修炼的太极拳,还有内力,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应该是我们门派特有的龙象玄功。”

“师,师弟……门主在上,弟子刘清远拜见!”突然,刘清远跪倒在地,神色肃穆。

“仙医门二十五代传承弟子,仙医门当代掌门古帆。”古帆没有搀扶刘清远,而是硬生生承受了这一拜。

然后,这才慌忙上前把刘清远扶住说道:“师兄,规矩是规矩,这不假。但你看我们这年龄差距到底有多么大?这样可有点不合适。再说,咱们是师兄弟关系。以后断断不能行此大礼!”
 

老头子,你快起来,你,你这成什么样子了!”瞿贞淑连忙去搀扶,对一个小年轻如此跪拜,她完全不能理解,哪怕刘清远跟他唠叨一辈子的师门师门了,她不理解还是不理解。

她现在的想法很简单,就是不能让刘清远如此。

“妇道人家,你懂什么。还不快跟我一起跪下?你是我的妻子,也算是师门弟子,现在见了掌门不跪,这就是大逆不道!”刘清远满脸严肃的训斥。

瞿贞淑一愣,几十年来的相濡以沫,她还从未见过刘清远对她如此严厉过。

当下心中一软就要跪拜……不说其它的,就算为了让老伴心安,这跪也就跪了。

“师兄,老夫人,这可万万使不得!万万使不得!”古帆情急之下,也不再去搀扶了,灵力涌动,直接拖住了瞿贞淑,更是把刘清远给直接拽了起来。

瞿贞淑只是感觉自己根本跪不下去,而刘清远则是满脸骇然了。

他虽然年龄已大,身体机能下降的厉害,甚至连内力也都只能维持,不可能再有寸进。

但哪怕如此,他也有着地级顶峰的实力啊!

但现在他却感觉在古帆能量的牵引之下,他根本就做不到丝毫抵抗!

这岂能不让他骇然?同时貌似也明白自己天赋明明不错,为什么师父当初还舍弃他而去了。原来自己距离师父的要求,还太远太远,看看古帆,在古帆这个年龄,他在做什么?想想刘清远就很是黯然。

“刘清远,你可愿入我仙医门门墙?”古帆声音严肃,脸色肃穆。

可以说,从现在开始,古帆擅自把仙医门的‘传统’给彻底的打破了。

“只需要一个衣钵传人,这能理解。但总是一代单传,也没个门人陪伴,偏偏还有着各种各样的使命跟任务。仙医门的列祖列宗,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但在我这里,这一点必须改变!”古帆心中喃喃的嘀咕着。

穷则变,变则通!

仙医门历经数千年,足足二十四代都一无所获,这就是必须要改变的征兆。不能还死守着以前的一切。要审时度势,要与时俱进。这样才有可能完成仙医门一直以来的追寻。

“弟子刘清远愿意!”刘清远满脸激动,又想跪,但却跪不下去。

“行了师兄,你现在已经是仙医门的弟子了。咱们师兄弟之间,以后不需要这样的大礼。”古帆笑着说道。

“仙医门,原来我的师门叫仙医门!”刘清远严肃说道:“门主,礼不可废!”

“礼是什么?是心。心中有敬重,有坚守,有忠诚,这才是礼,其它的不过都是虚的而已。何必在意?”古帆看的出刘清远骨子中的传统,也只有这样的人,才会一直惦记着师门吧。

“清远受教了,谢谢门主!”刘清远一愣,有着一抹明悟。

“还叫门主,叫我小师弟就好了!”古帆笑着说道:“能够跟师兄相遇,还真是一大幸事呢!”

“那师兄也不矫情了,小师弟!”刘清远严肃的问道:“不知道师父他老人家?”

“他老人家入了宗墓!”古帆严肃说道。

宗墓!

刘清远虽然不清楚宗墓是什么,但既然跟墓有关。难道说……

“师父他老人家?”

“师兄误会了,宗墓是我仙医门历代先祖之墓,这里面牵连甚大,师父在宗墓也是为了一些使命和希望。不过,你们想要见面,可能性不大。等有机会,我带你去宗墓外拜见一番吧!”古帆解释的说道。

古帆师父可是筑基期的强大修真者,寿命两百年!

宗墓归隐,更能留的一口气在。等待一份希望。

只是一代又一代,仙医门的这份希望,一直都还没能出现。

“小师弟,先前我妻子不懂礼数,还请不要怪罪才好。老婆子,还不快见过小师弟?”刘清远说道。

“师兄,千万别,我也正想说这个呢,毕竟现在社会变化很大。如果在外,你们两人称呼我小师弟什么的。这实在让人怪异。不如这样,你们就直接称呼我的名字,古帆!而我呢,还是叫你们刘老、刘老妇人。”古帆严肃说道。

瞿贞淑看着刘清远,很希望刘清远答应下来。

叫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年轻师弟,她真的叫不出来。

 

同时,她对古帆的通情达理也是很有好感。毕竟,看刘清远的样子,如果古帆不说改变,刘清远是断然不会有任何改变的。

“我们叫你古帆可以,但我这称呼,万万不得!我只是师父的记名弟子,而你不仅仅是师父的衣钵传人,更是仙医门门主,我只是占了年龄大的便宜而已。你以后就叫清远好了,这老婆子,直接叫她贞淑!”刘清远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还是直接叫师兄吧,我这边,叫嫂子?”古帆也很头疼,年龄差距那么大,偏偏又是平辈,古帆的地位又那么高。连称呼都成问题了。

“我看这样行!”瞿贞淑虽然被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年轻叫嫂子,还是有点别扭,但这已经不预期的要好了很多,她自然很满意。

“师兄,就这么说定了,嫂子的话,我可不能不听!”古帆哈哈一笑的说道。

“古帆……”刘清远摇摇头,也只能接受这一切。

他倒是没去想什么合适不合适,在他看来,师门就是师门,规矩就是规矩,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这都不能废。

“师兄,我看你的龙象玄功,应该只是到第六层吧?”古帆悄无声息的用灵力查看了一下刘清远的情况。同等的情况下,古武者、异能者的能量相比修真者,这都是有差距的。

“师父先前只给了我前六层。”刘清远叹息的说道。

他一直追寻,也不无让龙象玄功有更进一步可能性的想法。

虽然修炼到第六层,已经是个高手了。但毕竟还只是地级,不入天级,算不上真正的顶级古武者!

“龙象玄功我倒是了解一些,这样,师兄,咱们有时间探讨一下!”古帆笑着说道。既然让刘清远入了门墙,那就让刘清远明白入了门墙的好处,也算告诉他多年的坚守坚持,并不是一无所获的。

“不如现在?”刘清远早就不渴求自己能够在内力上更进步了。但现在不同……古帆可是师父的衣钵传人,更是当代仙医门的门主,他手中很有可能拥有完整的龙象玄功。

一旦有完整的龙象玄功,他不无有冲入到天级高手行列的可能啊。

“师兄,你看这都几点钟了?你倒是没什么,嫂子可不行。咱们来日方长,有的是时间。另外,我看嫂子的身体不算太好。明天我帮着调理调理。”古帆想着说道。

刘清远看看时间,确实很晚了,当下讪讪一笑。

“古帆,你们,我们仙医门,为什么叫仙医?”瞿贞淑问道。

“嫂子,仙医,顾名思义,生死人肉白骨而已。等明天我帮你调理调理身体,让你陪伴我师兄多一些时间,这还是没什么问题的!”现在瞿贞淑算是自己人,对自己人,古帆还是很大方的。

“古帆,谢谢你!”刘清远可知道自己妻子现在的身体情况越来越不好了,她不是古武者,也不是异能者,更不是修真者,只是个普通人而已,八十多岁了,风烛老矣。刘清远很清楚,老伴随时都有可能离他而去。

而现在,古帆愿意出手。

虽然刘清远还不清楚古帆在这方面能力如何,但想想师门叫仙医门……核心传承应该是医术的吧?也许真的能够像古帆所说,让老伴再多陪伴自己一些时间。

“师兄,这就见外了啊!”古帆笑着说道。

“那不如明天中午来家里吃顿便饭?我就住在东海大学的家属院。另外找时间介绍其它几位师弟给你认识。”刘清远笑着说道。

“几位师弟?师兄,我还有很多师兄不成?”古帆知道师父撒下了很多种子,并且也清楚,让他们修炼古武,其实走的是以武入道的路子。但这些种子本身,应该相互不认识才对啊。怎么现在情况貌似有所不同?

“我不知道师父有多少记名弟子,但我遇到了几个,在长时间的印证下,我们都传承于同一个人——寻真师父!所以,在不知道我们师门到底如何的情况下,我们以师兄弟自称。我相信他们如果知道小师弟你的出现,肯定会非常高兴!”刘清远高兴的像个孩子一样。

“行,师兄你来联系,我倒是想见见诸位师兄!”古帆笑着点头。

既然要扩大仙医门的一些东西,那么,现在这些上好的素材怎么可能不吸纳进来?

“那明天中午……”刘清远对龙象玄功的后续,有点迫不及待了。

“把详细地址给我,我明天中午肯定到!”古帆笑着说道。

“好好!”刘清远大喜,留下了详细地址,这才依依不舍的跟瞿贞淑一起离开。

回到家,刘清远就马上打电话,儿子、女儿,还有那些师弟,一个一个的都去打电话。

瞿贞淑没去责怪刘清远都这个时间了还不消停……她理解刘清远的心情。

“儿子、女儿都回来吗?我也刚好很长时间没见了呢。一个一个大了,都不进家了!”瞿贞淑暗暗想着,这倒是一个全家团聚的好机会。
 

古帆回到家,楚晓薇已经睡了。

古帆情悄悄的进了自己的房间,打开电脑,查找了一下王氏集团的信息。

不看不知道,原来王氏集团涉及到地产、餐饮、酒店、运输等各个行业,竟然是全国百强私企之一,在东海更是排名第十。

当真是一个无比庞大的企业集团。

怪不得在涉及到继承权的时候,王氏内部甚至会有人狗急跳墙的施展那么阴暗的手段,不惜同室操戈!

钱财动人心,足以让人疯狂!

“不过,这些已经跟我没什么关系了。就是那个修炼了阴气的修真者,会有点麻烦!”古帆微微皱眉,不过很快也就没放在心上,论实力古帆远远在他之上,今天他能逃走,完全就是因为古帆对敌经验不足的问题,一旦他敢再出现,古帆绝对让他有去无回。

起死回生诀!

古帆每天都会修炼,这是一个必须长期坚持的过程。

练气九层大圆满的古帆,其实现在能够感觉的到筑基期的存在,如果按照既定的方式去感悟,去凝聚自己的第一条道阶的话,古帆可以肯定自己一定会成功,这样古帆将会成为一个筑基期的修真者,实力将会大幅度的增长,最关键的是,筑基期将会诞生神识。而神识的妙用,简直太让人心动了。还有其它的各种法术,比如说飞行术……这对古帆都有着一种非常巨大的吸引力。

但是,古帆强行的把这些念头狠狠的压制下来。

练气九层,并不是极限!

十层、十一层、十二层、十三层!

后面还有足足三层。

练气期就像打基础,九层的基础跟足足十三层的基础,这能相提并论吗?为了进入筑基期能够更加强大,在练气期的时候把基础打的更加劳实一点,这才有更光辉的未来。

只是,第十层……真的有第十层吗?

每一次修炼,古帆都会有这样的疑惑。因为现在古帆感觉,不管自己吸收多少灵气进来,自身的灵气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增长。

为了不让灵气浪费,古帆把这些吸收进来的灵气都融入到自己身体的各个部位,打熬身体。

“难道说,想要进入第十层,身体强度也必须要跟上,达到练气九层的大圆满吗?”古帆皱眉分析。

仙医门,没有人走古帆这条路。

因为师父告诉过古帆,别人都没这样的资格,只有古帆这样的先天道体,这才能够感应到第十层的存在,跨出别人根本跨不出的传说中的这一步。

“师父,您实在太看得起我了。”古帆苦笑。

“我还年轻,还有些时间,我应该多尝试一些其它办法。单纯吸收灵气已经不足以让我进步了。那么,我是不是要去练练外功?”古帆喃喃自语,修真体系中,还有着一种人,叫体修,专修身体。

但这种修士好似已经泯灭掉了。哪怕仙医门,也没有存留有关体修的秘籍。

不过,古武体系中,倒是有修炼外功的诸多法门。

古帆也看到过修炼外功到了极致达到天级层次的古武高手。

而天级层次,就相当于练气九层大圆满了,这完全能够符合古帆的要求。

古武中有以武入道的说法,而这个入道其实就是进入修真体系。所以这条路是可行的。

“明天就遴选一部古武外功!”古帆确定了方向,心中大定,然后倒头便睡。

第二天醒来,楚晓薇还没醒。

古帆稍稍考虑了一下,看看厨房中的东西,还稍稍有那么一点材料,于是就动手熬制了一些米粥,炒了个小菜打算温在锅内等楚晓薇醒来就可以吃。

其实看光楚晓薇,现在越回想就越感觉亏欠的慌,毕竟自己是男人,人家是女人。

昨天捎带的早餐跟今天鬼使神差一般的给楚晓薇做个早餐,都是因为内心中有愧疚因子的缘故。

“怎么这么香?”楚晓薇有点内急,迷迷糊糊的出来去卫生间,刚出房门就闻到了阵阵香气。

“晓薇姐,起来了啊,我给你做了早餐!”古帆基本上忙活好了,听到楚晓薇的声音,回头笑着说道。嗯,缓和缓和关系嘛。

但一回头之下,古帆直接愣住了。

因为楚晓薇——倒是没有什么也没穿,但关键是,穿着一条白色的近乎透明的睡衣,这跟没穿又有什么区别?

甚至可以说,穿着这个睡衣,比不穿睡衣带给人的冲击力更大。

那突起,那谷地,那身段,多了份朦胧之下,冲击力好像直接翻倍了。

所以,古帆又情不自禁的看呆了。

这真的真的是不受控制的看呆。这只是单纯的对美丽事物的欣赏,不参杂别的什么更复杂的东西。

“啊!”楚晓薇对古帆这样的目光,实在是有点敏感了。

小说文学

迷糊的睡意在古帆的这种目光下直接消散的无影无踪,然后嘴中发生一声高亢的尖叫。

幸好楚晓薇还知道轻重缓急,没想着马上去找古帆的麻烦,而是迅速冲进自己的房间……先把这极度诱惑的风景暂时掩盖起来才行啊,难道要一直便宜古帆吗?

“乖乖的,还是快点开溜吧!”古帆一看这情况,浑身打了个冷颤,楚晓薇的约法三章其实惩罚已经很大了,如果再来个约法六章,古帆不知道自己要脱下多少层皮呢。

反正早餐已经做好了,还是赶快避避吧。

所以,等楚晓薇换好衣服气势汹汹的找古帆算账的时候,却发现哪里还有古帆的影子?

“可恶!”楚晓薇狠狠的跺脚,然后脸蛋一红,又赶快冲向了卫生间。

她本就因为内急这才在不该起床的时间起来,虽然被古帆打了岔,但内急却没有消散,反而因为时间的推后,更强烈了一些。

哗哗的水流中,楚晓薇想到刚才古帆看待的那一幕,羞红脸的同时,也很是无语。

因为这一次貌似不能怪古帆,怪只怪她自己不小心。

说到底,还是没适应、不习惯跟一个男生合租在一起。

以前就黄乐乐她们两个,哪里会在意这些东西?

“就怪他,谁让他去厨房活忙的,如果不是那香味吸引了我,我哪里会给她再看我的机会?”楚晓薇很快就把古帆无罪的念头给驱散掉。甭管怎么说,一切的罪魁祸首,肯定还只能是古帆。

解决了内急问题,楚晓薇好奇的来到了厨房。

掀开锅盖看了看,米粥、小菜都在锅里呢,阵阵香味就是从此散发而出。

“晓薇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原本只是想给你做个早餐为那天道歉,谁想到……这一切都只是个误会——古帆!”

楚晓薇看到了一边的纸条,这是古帆的留言。

“这个臭小子!”楚晓薇愤怒郁闷的心情稍稍疏散了一些。

如果古帆这纸条上的话是真的,这说明这个臭小子其实还很有道歉诚意的。貌似一切真的就是个误会。

楚晓薇想到了昨天早晨的早餐,就更坚定了这一点。

“如果这早餐真像闻起来那么好吃的话……我就暂时稍稍原谅你了!”楚晓薇喃喃说道。然后马上拿碗筷把锅里的东西都弄到了餐桌上。

“怎么这么好吃!”品尝一下,楚晓薇就瞪大了眼睛。然后就是毫不犹豫的狼吞虎咽。

什么淑女形象,反正家里就自己一个人,现在还注意什么形象不形象啊。

“好饱,太好吃了!”楚晓薇有点吃撑了,古帆准备的虽然不多,但对楚晓薇来讲,她饭量本就小,又不舍得浪费,结果吃干净的同时也被撑住了。

“那我现在还要不要继续去睡?”楚晓薇有点纠结了,这前后一旦误,时间过了不少不说,单说现在这精神状态,哪里还能继续去睡!

“臭小子,你耽误了我的睡眠!”楚晓薇马上又给古帆多安装了一份罪状。

“所以,为了惩罚你……”楚晓薇眼睛中闪过狡黠的笑意,然后马上进房间找了张大宣纸,刷刷的开始写了起来。

“早晚两餐,古帆负责!”

看着自己龙飞凤舞的大字,楚晓薇极为的满意。

“食材好像不多了,也就乐乐在的时候抽空能下一次厨房……看来要添置一些东西了。先跟导师请半天假。为了自己以后肚子的幸福,姐姐我豁出去了!”美食的诱惑力真的太大了,一个男人用美食,拴住女人的胃,这真的很轻松很简单。

古帆逃出去,来到小区门口,就看到了陈婉清的车子,车内正是左小兰!

但古帆却皱眉,因为小区门口还有其它人,正是朱坤、狗子、六子三人。

古帆无奈了,怎么朱坤三人又来了?偏偏还刚好又被左小兰看到了!真是……想解释都没办法解释了。

“古先生!”朱坤三人看到古帆出来,连忙扔掉了吞云吐雾的烟头,一个一个毕恭毕敬的。

“你们怎么来了?”古帆没给好脸色。

“古先生,昨天我去了黄大福那边,他知道以后怎么做,不会再找您的麻烦了!”朱坤其实本想第一时间就打电话汇报的,但想想还是算了,准备当面汇报。为了让古帆认识到他的价值,他也是煞费苦心了。

只是他不知道,他的当面汇报,让古帆现在很生气,没选对时间地点啊。

“我知道了!”古帆只是摆摆手,没有再多说什么的意思。

朱坤三人面面相觑,现在三人就算再迟钝,也知道古帆心情不好,对他们有点不满意了。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t大校花陈若芸校花全文阅读,学长太大了含不下腐文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vsexz.com/china/400170.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