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拍戏的时候真被进了,将军 腰臀后面撞击

发现叶轩没死,除了苏晓菡,大伙脸上都是一阵惊恐与失望,按说在那里面惹事的,不死也得残废啊?
怎么现在好端端出来了呢?
“他们没把你怎么着吧。”
唯独苏

发现叶轩没死,除了苏晓菡,大伙脸上都是一阵惊恐与失望,按说在那里面惹事的,不死也得残废啊?

怎么现在好端端出来了呢?

“他们没把你怎么着吧。”

唯独苏晓菡赶紧迎了上去,左右打量。

叶轩道:“没事,走吧。”

郑小曼围着他转了一圈,想不通他到底怎么出来的,突然笑了起来:

“在里面肯定磕了不少的头吧?哈哈,要不然也出不来。”

“住嘴!”

苏晓菡头一次瞪了郑小曼一眼。

周洪涛也只好笑一笑了。

“既然他不想说,就别问了。还好没事,回去吧。”

大伙都不知道叶轩在里面经历了什么,但总算是虚惊一场。

几人来到停车场,因为坐不下五个人,叶轩准备独自走下山去。

周洪涛上了车,探出头来邀请叶轩。

“难得今天有惊无险,一起挤车,去放松一下吧?”

“你们去吧,我还要去公司一趟。”

叶轩并没有与他们客套,自己便准备走了。

郑小曼一边拉开车门,优雅地坐了上去。

“哦,差点忘记了,叶轩家还有个小公司啊。”

“我听说快维持不下去了。要不我们帮帮他吧。”

周洪涛呵呵一笑:“哈哈,别这么说嘛。都是同学,叶轩,公司有什么困难,兴许我能帮得上忙。毕竟我爸在江州还有点人脉,少康家是开酒店的,说不定随便一句话,你那公司就能起死回生了。”

叶轩只是笑笑,并没回话,大摇大摆往山下走,毕竟和他们不在一个层次。

苏晓菡看着他一个人走去,还是有点不放心。

“叶轩,我送你下山吧。”

“不必了,你我不是一路人。谢谢。”叶轩只是摆了摆手,并没有回头。

郑小曼赶紧下车,将苏晓菡拉了回去。

“哼,没点实力还拽得很,最看不惯这种人。菡菡,我们走。”

周洪涛等人一车开了下去。

叶轩慢慢走下山,在路口打车直奔公司而去。

叶家的世纪公司是做传媒的,也在旧城区,不算偏僻,但毕竟也不大,只在一栋大厦中,租了三层,且在17楼。叶轩直接坐着电梯上去。

“叶,叶少!”

前台美女看着叶轩进来,有点吃惊。叶轩可是很少出现在公司的,更何况,他不是个病人吗?

“叫我叶轩就行。我姐呢?”

“在办公室,我带您去。”

虽然叶轩在公司的存在感很低,而且曾经几乎拖垮世纪公司,但毕竟是名义上的少爷,于是赶紧带着他来到了总裁办公室。

并未敲门,叶轩直接推门进去了。

叶庆雪的总裁办公室大概有50平米的空间,只几盆花,几张椅子,一张靠着窗户的办公椅。

一张父亲的巨幅相片下是一把总裁椅,叶庆雪正坐在那拿着文件办公。

“姐!”

叶庆雪抬头一看,吃了一惊。

“哎呀,你怎么来了?”

“我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她走到饮水机旁,给他倒了杯水。

“你能帮我什么,别捣乱就行。”

叶轩并未回答,看着墙壁上还挂着父亲的相片,父亲旁边是一副雄鹰傲视江山的画。

他沉思良久,走到办公桌的位置上,坐下,看着父亲的相片道:

“当年爸爸,就是坐在这指点江山的?”

“你还记得啊?”

“永世难忘!”

叶轩转头望向窗外,又猛然转过椅子,胸有成竹道:

“您放心,所有的一切,我都会百倍拿回来。”

这是他作为儿子的承诺。

叶庆雪呵呵一笑,也没太当回事。

“你有这份心,我已经满足了。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读书,将来我才好将公司都交给你,这也是爸爸的遗愿。”

只是她突然发现,重新醒过来的弟弟,不旦懂事多了,也充满了信心,假以时日,定然也是可造之材,只不过现在还太小。

一时间,姐弟俩站在父亲的相片面前,四目相交。

咚咚咚。

门外有人敲门。

“进来。”

叶庆雪又坐会了办公椅上,一改刚才的脸色,严肃了起来。

门被大力推开,叶轩转头看去,进来一个一手拽着文件的年轻人,正是张扬。

张扬是张世成唯一的儿子,如今也二十好几了,大学毕业后就直接进了世纪公司,因为有父亲的地位在,他很快混到了项目经理的位置上。

这个位置主要是花钱的,张扬经常借着项目报批的借口,让叶庆雪拨款,其实都拨到他张家的口袋去了。

这种潜规则,在公司也见惯不惯了,上下都知道张世成的威严,哪里有敢说话的?

这公司,名义上姓叶,实际上已经姓张了。

张扬进来后,也并不打招呼,直接走到办公桌,将文件扔在了桌上。

“叶总,这个项目已经拖了很久了,这70多万,你到底是批还不是批?”

说完,他双手插胸,转过头去,正好看见了叶轩。

“呦,叶大公子也来了,可以啊。”

“亲自来公司,要干嘛?替父出征?你算得了账吗?哈哈。”

叶轩瞪着他,手仍然插在兜里,徐徐走近,只是横扫了眼,并不说话,嘴角横横笑了一下,心里已经有了算盘。

叶庆雪看了看文件,瞪着张扬问道。

“张经理,这个案子我看了一下,觉得20万就行了,为什么要70万?”

“叶总,你知道什么?”

“其中很多的费用你没算进去。”

“不就是70万的款项,到时候能赚几百万,要不是我父亲谈下这个项目,我看我们公司马上得喝西北风咯。”

张扬说事,总喜欢拿他父亲的名号压人,因为他知道,这招很管用。

“要不然叶总,你有本事,股东大会上,你去征服大家。”

“嘘嘘!”他一边说,一边吹起了口哨,不等结果,直接摔门出去。

好像这一切已经势在必行,没有可以商量的余地。

这几乎就是张扬下的命令了。

叶庆雪想起公司的处境,摇了摇头,拿起了钢笔,准备签字。

此时,叶轩一手将合同拽了过来。

“叶轩,你干嘛,快给我,别胡闹了。”

叶庆雪眉头微皱,自己这个弟弟实在是对公司环境太不了解了。

“你知道公司现在什么情况吗?”

然而叶轩并没理她,拿着文件就要走。

“干嘛去。”

“等我好消息吧。”叶轩说完,轻轻带上了门。

“哎,太不给我省事了。”

叶庆雪长长叹了口气,弟弟昏迷已久,他哪里知道公司已经到了最危难的时候,叶家的股份,已经逐渐被几大股东啃食,马上她自己的位置都坐不稳了。

她双手撑在桌上,屡了屡头发,看向父亲的照片。

“爸爸,保佑我们吧!”
 

小说文学

走廊上,叶轩出来之后,早已经不见张扬的身影。

 

“中午好,张经理。”

走廊左边尽头,出现了一个女孩问好的声音。

“唉,小吴啊,你的身前又小了啊,改天我给你指导指导。”

随后,那边又出现了张扬说话的声音,叶轩慢慢跟了过去,只见张扬直接进了洗手间。

他走起路来左摇右拐,推门进了一间厕所,解开裤子开始小便。

“嘘嘘!”

水滴声随着嘘嘘声传出,张扬觉得身心愉悦。

“哼,叶庆雪,跟我们张家斗,你算老几啊。哈哈哈。”

正尿着,却突然觉得身体有点不适,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尿出的尿竟然是血红色的,而且很稠。

这分明就是血!

红色的血渍撒得满地都是。

“啊!”

他当场吓得瘫坐在地,脚下早已一片松软。

“什么鬼!”

他几乎从厕所里面滚了出来,在地上不断伸缩,挣扎。

而他的身体,与刚才进去之前已经截然不同。

他进去之前还气色红润,而现在的肤色就像被漂白了一般。

完全没有一点正常人的血色感,身体片刻消瘦了下来,只剩下一层皮。

不一会儿,眼睛,鼻子,嘴巴,都开始流血。

而此时,旁边厕所正好出来一个男子,看了眼张扬,一时目瞪口呆。

“张……经理!”

张扬见有人来,立马往那边走去,希望那员工能搭救他一把。

“救……救救我。”

但他走起路来却如同丧尸一样,令人窒息。

“鬼,鬼啊!”

那员工吓得转头就冲了出去。

此时的张扬,已经完全没有一丝人样了,就像一片纸竖在那似的,虽然还能走动,但基本已经油尽灯枯。

就算是大罗神仙,都救不了他了。

“救命!救命!”

张扬扶着门框,想慢慢往门口蹭,此时,洗手间的门却被打开了。

门外来人,正是叶轩!

“叶轩!救……我,救救我。”

张扬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往叶轩那边爬去,没想到一说话,嘴角的血却喷涌而出。

“咳咳……”

叶轩看着他的情况,仍旧镇定自若。

“救你?你觉得可能吗?”

“你对我们叶家做的事,十条人命都不够还。我今天来,是来要你命的。”

张扬眉头一皱,定了定神。

“难道这一切……都是你!”

这一刻,张扬面对叶轩,突然有些震惊了,但凭着最后一口气,他也绝对不会认输。

“真的是你,那又……如何,就算你爸……活着,也无法扳倒我们张家。现在,就凭你这个废物?”

叶轩并不回答他的话,只是慢悠悠往那边走去。

“我爸的死,与你们张家有没有关系?”

“就算有,那又怎样?”

张扬仍然一股傲气,毕竟他已经习惯了,他相信,不到一分钟,就会有人发现厕所的事,过来救他。

现在是法治社会,他叶轩还能在厕所杀人不成?

“当年是你爸……咎由自取,要不是我爸,这公司早就不存在了。”

叶轩听了之后,双眉一时触动起来,看来父亲跳楼的事情,背后真与张家有关。

张家在江州不算大,其后肯定有靠山。

“张家的后台到底是谁!”

连续两个问题,叶轩虽然是非常平静问出来的,但其中隐藏的气场十分强大。

“不知道!”

啊!

叶轩一脚揣在他身上,踩着他的头道。

“我不想在问第二遍!”

张扬扑在地上,只感觉头昏脑涨,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了,他没想到以前那个病气恹恹的叶轩居然这么能打,再一想自己尿血的事情。

一时毛骨悚然。

这样的遭遇,不是一个正常人能做出来的啊?

从始至终,他张扬与叶轩接触,才不过两分钟,为何自己体中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血居然从尿里流出?这是什么样的操作?

难道自己体中被他下蛊了?

厕所内静得出奇,仿佛能听到水滴滴到地板上的声音,而洗手间内,张扬的喘息声越发加大,想反驳,又完全没有力气。

此时他的身体,已经开始微微发抖。

“我爸……的后台,是谢老板。”张扬喘着气道。

“谢老板?”

“谢永坤!”

这个名字,似乎在哪听过,叶轩一下想不起来了。

“他在哪?”

“谢老板的行踪,我是真不知道。”

“放过我,求你放过我。”

张扬浑身颤抖的不行,他已经只有一口气了,只要能活着,其他的都不是事。

至于谢永坤,他是真只知道一个名字,毕竟就算他爸,在谢永坤面前,都不值一提。

更何况,就算告诉叶轩,他又能怎样?在这江州,还没有人能把谢永坤怎么样的。

叶轩看着他奄奄一息的样子,一时缩回了脚,不再为难他,徐徐往门口走去。

嗖!

一瞬间,叶轩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一幕,真实,且近距离发生在张扬面前。

张扬的眼睛,瞬间失去了活性,就像失明了一样,死死盯着门口。

什么样的人,可以凭空消失在眼前?

他有限的认知,无法想象。

“妖孽,妖孽!”

张扬一瞬间,用尽最后一股劲站起来,打开厕所门,准备躲进去。

但他打开门之后,却发现此处,是17楼的高空。

只是他早已凭空一脚,踏了出去,踩在空气上,纵身跳下。

“啊!”

这一声叫喊,延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原本叶庆雪正坐在办公室,想着张扬递过来的那份合同发愁,窗边忽然有一个巨大的不明物体迅速坠落下去。

吓了她一跳。

砰--

直到一声巨大的摔响声传回,叶庆雪浑身一颤,一时间整栋楼好像都跟着震了一下。

“呜呜呜!”

广场下面的车辆瞬间轰响起来。

一时间办公室的人全部停止了手头的工作,纷纷挤向窗边,不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

张扬跳下窗户的那刻,他都不知道,自己脑子里面出现的环境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明明是打开厕所的门,怎么会跳出窗户呢?

他肉眼看到的是打开了厕所的门,但实际上那就是洗手间的窗户。

这是典型,中了幻术障眼法的效果。

而此时,叶轩却轻轻缩了缩手,插回裤兜,风轻云淡从洗手间里出来。

这一切看似和他无关,却全部都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
 

叶轩出来后,并没有回叶庆雪的办公室,而是准备直接去找谢永坤。

既然张扬不知道谢永坤的下落,有一个人肯定知道。

他掏出手机,找到赵东的名片,打了个电话过去。

此时的赵东,正不知道在哪个酒吧搂着一个姑娘调戏,见有电话进来,十分不耐烦。

“喂,谁啊?”

“我,叶轩!”

“叶轩是特么谁啊?”

赵东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叶轩的名字,所以,语气很不客气。

“滴水伤人!”

“啊?哥,是您啊。”

听到这四个字,赵东瞬间怂了。

“我不知道是您,对不起啊。”

他一下扒开旁边的女孩,正襟危坐起来。

“您怎么会打电话给我,有什么吩咐吗?”

“你知道谢永坤吗?”

“谢老大谁不知道?您找他有事?”

“知道就最好了,带我去见他。”

“行,您在哪,我马上来找您。”赵东赶紧站了起来,穿好衣服,冲了出去。

这边叶轩把地址告诉给赵东,挂了电话,直接来到了公司走廊门口。

世纪公司走廊前面,凄凄惨惨的,本来就没什么生意往来,更何况所有的人脉几乎都被张世成把持着。

所以公司前台十分萧条。

来到电梯口,叶轩准备等电梯下去,此时电梯却停在了17楼。

电梯门打开,里面站满了人,都是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为首的正是张扬的父亲,叶氏世纪公司的实际话事人,张世成。

眼前的张世成,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带着一副黑框眼镜,面无任何表情,但威严已经被旁人衬托的淋漓尽致。

谁都不敢先出电梯,只等张世成走了出来,后面的那些人才跟着出来。

“张总好。”

“张总好!”

原本荒无人烟的前台,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挤过来了好几个员工,纷纷向张世成敬礼。

“嗯嗯,大家好。”

张世成也只是随便点头应付了一下,随后微微指了指身边的人。

“小李,那件案子得加快吹吹小叶了啊,不能再拖了,都是拖的钱啊。”

“还有小孙啊,你们那块是怎么回事?”

张世成一进门,好几个人便围了上去,一堆工作等他安排。

“额,张总,我们卡在叶总那边了。可能还得您去下个命令。”

旁边的属下,一脸难色,直接将皮球踢给了叶庆雪。

“这小叶这么回事啊。”

张世成脸色微沉,隐隐有些动怒,拂袖往走廊这边走去,准备直接去找叶庆雪算算账,抬眼正好看到叶轩。

他一时间愣住了,徐徐摘下墨镜,仔细看了看,哈哈大笑。

“是你啊?身体可好了?”

他随手将腰间的公文包递给旁边的秘书,一手插在兜里,微微一笑。

显然,对于叶轩的苏醒,他并没有多么惊讶。

李星河和他儿子的事情,张世成多少有点耳闻,虽然大家都传言是叶

小说文学

轩干的,但他根本不信。

毕竟眼前这小子,几乎是个废人,能干什么?

就算这小子能耐再大,能撼动他在江州商界的地位?

那可是好多年的层层关系捆绑起来的,而且张世成的背后,可直通着谢永坤。

叶轩?呵呵,不过是个毛头小子。

张世成不知道的是,他的这些层层关系,禁不起叶轩随便一个抬眼。

“别来无恙啊,年轻人。”

张世成开口还是很客气的,因为他根本没把叶轩当回事。

叶轩微微一笑:

“马上就别来有恙了!”

他双手插兜,横在了走廊中间,自然看都没看张世成一眼。

“怎么,想替你姐姐扛事?”

“还是要接你爹的班啊,哈哈。”

张世成一边说一边笑了起来,那语气就像是在逗孩子。

“哈哈哈。”

周围的人都笑了。

“叶少,还是先回去读书吧,这开公司可不是闹着玩的。”

“这行,玩的就是一个人脉。你们叶家的人脉……哈哈哈,不说了,都是泪。”

旁边刚才逢迎张世成的两个高管也是乐得不行。

“年轻人,过两年再说罢。”

“让一让!”

张世成瞟了他一眼,准备直接过去。

叶轩却始终站在走廊上,并无一丝退让的意思,只是看了看手上的表,微微一笑。

“等等嘛。”

“一会儿,你可能就不是往这边走了,呵呵。”

叶轩的这一个笑,意味深长。

怦愣。

这时候,安全楼梯门突然被打开,从里面冲进来一个保安,大喘着气奔到张世成身边。

“张……张总!不好了。”

“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张世成先是一句指责,随后才问:“有什么事?”

“张,张……”

那保安气都喘不过来。

张世成看他情况,似乎有点着急,心头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张,张公子张扬,跳楼自杀了。”

“什么?”

张世成一下眉毛都竖了起来,猛然转过身来,抓着保安的肩膀,再次确认道:

“看清楚了吗?”

那保安使劲点头,差点虚脱过去。

张世成略定了定神,沉思片刻:“这不可能,我儿子日子过得好好的,怎么会跳楼呢?”

也的确,张世成的事业正是如日中天,马上就能将叶家的股份尽数吞并,这时候的张扬,不可能想不开。

“千真万确啊张总。的确是张公子跳楼了,现在就在楼下,满脸的血。”

“嘴里喊着什么,鬼啊鬼啊的。”

保安的话,不像是在撒谎,张世成一把推开他,猛然想起叶轩刚说的话,转头瞪向他道:

“到底搞什么鬼!”

此时的张世成一股脑慌了,顾不得任何面子,一个转身直奔安全楼梯而去,一票人随即跟了下去。

“快叫救护车!”

公司门口的其他人一脸茫然。

“怎么回事啊,好好的,张公子怎么会跳楼呢?”

“这不大可能啊。”

“我刚刚看到张公子在厕所不知道发什么神经,不知道是不是和这个有关呢?”

“下去看看吧。”

所有人全部拥了下去。

看着他们慌慌张张冲下楼梯,叶轩却拍拍衣袖,按了一下电梯,不慌不忙等着电梯下来,坐着电梯下去。

他一出电梯,便见大厦门口一群人围在那,好几个保安在现场控场。

“呜呜呜!”

救护车的声音就在不远处。

此时的张世成已然没有一丝商场翘楚的风范,就像一个糟老头子。

他原本以为李星河因为看到叶轩后发疯,不过是个意外事件,没想到这种事接二连三,发生到了自己儿子身上。

这一刻,他才突然感觉有点邪乎。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拍戏的时候真被进了,将军 腰臀后面撞击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vsexz.com/ent/399578.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