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暴露女友系列之小莹,塞进去太深了含着


整个机舱的空姐都在议论,头等舱里坐着一位大帅逼。
乔桥刚从厕所出来,就听到茶水间的空姐开口,“我现在就去搞定那个大帅逼,你们等着瞧吧。”
话毕,乔


整个机舱的空姐都在议论,头等舱里坐着一位大帅逼。

乔桥刚从厕所出来,就听到茶水间的空姐开口,“我现在就去搞定那个大帅逼,你们等着瞧吧。”

话毕,乔桥就见那位穿着制服,身材高挑,自信满满的空姐走向那位帅哥,在他的身边驻足,身姿前顷,声音美腻,“先生,这是您要的黄油。”

空姐说话的同时,一张带了一小串号码的小纸条悄悄往前递去。

“抱歉,我没叫黄油,还有,我对空姐提供的特殊服务没有兴趣。”

 

他的声音非常好听,低沉有磁性,高山流水般清冽。

男人神色的冷漠让空姐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她飞快地收回递到半道的小纸条,勉强挤出歉意地笑脸:“抱歉,先生,可能是我记错了。”

空姐端着餐盘,踩着高跟鞋飞快地走了,乔桥眼尖地瞧见空姐手背的青筋都浮了出来。

她舌尖抵了抵腮帮,低头轻啧了声,这样的美人投怀送抱都不要,该不是家里已经有了老婆了吧?

乔桥轻笑了声,反应过来这好像跟她没什么关系,就预备回座位了。

她一脚踏在过道上没几秒,飞机突然一阵剧烈晃动,她的身体随

小说文学

着整个机身的不停抖动,没有任何防备地朝前摔了出去。

却没有狼狈地倒地,而是撞进了一个结结实实的男人怀抱,男人独特的气味无孔不入地闯进鼻端,淡淡的,特别好闻,竟有些似曾相识。

乔桥抬头,撞进了一双细长而幽深的丹凤眼,眸子里的清辉就像天际的星辰,清亮又疏离,惹得她整个人心神一颤。

恍惚了好一会儿,才听到广播里传来空姐甜美的声音:“请各位旅客不要慌张,飞机刚刚只是遇上了一股气流,现已进入平流层,请各位旅客放心……”

还好只是虚惊一场,乔桥这才清醒过来,定定地看着他,自己还躺在男人的怀里,弯了弯唇角很是抱歉,“不好意思,谢谢了。”

陆汴姿势优雅地陷在椅背上,视线落在乔桥的脸上,他眉心轻皱了皱,连带着睫毛微微一颤。

心里的想法一闪而过,又觉得不可能,那个人在巴黎,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随即他脸上便恢复了一贯的平淡无波。

陆汴见乔桥始终都没有起开的意思,轻抿了抿唇,声音带着几分冷冽道:“快起来,不要觊觎我的美貌。”

伴随着男人清朗冰凉的声音,乔桥眼中爬过一丝诧异。

乔桥挑眉,“先生,你是不是霸道总裁的小言看多了,台词背得还挺溜。”

陆汴拨了拨精致的袖扣,忽地一笑,脸上生动的表情,使他的容貌如同玉雕琢般俊美,“你眼中闪过的喜欢,我知道。”

乔桥耸耸肩,站起身来,一身墨绿色长裙,配上一双10厘米的细高跟,显得如同T台上的模特,她抬眸,乌黑的长发散落在她肩上,上翘的朱唇像一株汲饱水分的蔷薇。

这时舱内明亮优雅的香槟色灯光重新亮了起来,她的面容也整个暴露在他面前。

他眉心再次皱了皱,心里的那个想法又冒了出来。

乔桥对于他打探的神情有些不悦,朝他挥挥手,“不打扰了。”

她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好友徐绣凑上来,“你认识他?”

乔桥双手环胸,下巴朝陆汴的方向指了指,挑眉道:“你说他?”

徐绣:“你,你认出来了?”

“认出来了!就是他!”

徐绣做了个怪表情,“不,不是他,你认错了!”

乔桥白她一眼,“到底是我脸盲还是你脸盲,他不就是登机时,我们在机场门口遇见的那个冷面帅哥?”

说到登机时的事情,徐绣只差没有捏一把冷汗。

她眼神更加怪异,“你认得他了?”

“恩,最近很少见到外表这么出色的冷面男。”乔桥啧了声,“可惜跟堵墙似的,稍一靠近就碰壁。”

徐绣轻舒了口气,露出个笑容,“对,确实是他,没想到跟我们同个机舱。”

乔桥笔直坐着,“不说那个冷面男了,说说你,怎么样,你上次回国相亲有结果没?”

徐绣郁闷,“还是老样子,我妈也真是的,干嘛天天非逼着我去相亲,我又不缺男人,你是不知道啊……”

听着徐绣吐槽的话,乔桥不厚道地笑了起来,全然没有注意到,过道那边的男人正神色有些古怪地看着她。

陆汴掏出手机,豪门世家都有自己的交友圈,自从微信越来越流行后,圈里的朋友也随大流建了一个聊天群,群名取得gay里gay气,聊天内容更是辣眼睛。

什么豪车名表,妹子帅哥,游艇飞机,全都是他们聊天的内容。

就在几个狐朋狗友说哪里的妹子条盘更顺时,陆汴在群里说了一句话。

陆汴:我在飞回国内的机舱里……好像看到我老婆了。

徐杰:……

张望:你还记得你有老婆啊?

李源:春天到了,或许是思春了,对了,你老婆姓什么来着,宋?乔?

群里瞬间热闹起来,陆汴看着那熟悉的姓氏,微微蹙了蹙眉,而后关了手机。

应该是他看错了,或者是有点长得像罢了。

从巴黎飞南城,得需十几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乔桥戴上眼罩,全程睡了过去,下了飞机跟着徐绣去取行李箱,脑子还有些懵。

南城机场人来人往,她一年没有回来过了,心里多少有一点近乡情怯。

顺着人流往外走,不小心踩到了一个人的脚,她连忙道歉。

“不好意思。”

她抬眸看向被她踩到的男人,这个男人足足比她高了十几公分,那双神光逼人的丹凤眼有点眼熟。

陆汴目不斜视,连头都没有低一下,只是唇角抿了抿,上下轻动,“无所谓,已经习惯了。”

乔桥:??

男人长得高,腿也长,长腿一迈,转眼间就只看到对方浓密黝黑的后脑勺,透着一股冷漠和高不可攀的精英味。

刚接了个电话的徐绣从后面追上来,边走边说:“乔桥,你等会跟我走吧,今晚剧组聚会,导演希望你能去跟大家见个面。”

乔桥犹豫了片刻,“我一个编剧,去了合适么?”

徐绣拍了拍她的肩膀,“这有什么不合适的,这部剧可是根据你的书改编的,就这么定了啊,我们就直接过去吧。”

徐绣说完,就开始打电话联系车。

这时,乔桥的手机猝然响起,是继父乔易的电话:“乔桥,你在哪?下飞机没有?你妈突然心脏病犯了,现在在人民第一医院,你赶快过来吧!”

“什么?”乔桥一下子慌了神,怎么突然心脏病犯了?“爸,我下飞机了,这就赶过来!”

乔桥挂断电话,就要拦出租车,正巧一辆体型厚重的黑色轿车停在她面前,乔桥顾不上一旁的徐绣,直接拦了上去。

乔桥迅速打开车门,溜了进去,那轻巧的动作,犹如灵动的兔子。

她坐在陆汴身边,焦急开口催促道:“快!快开车!”

驾驶座上的助理宋松从后视镜看过去,瞬间瞪大了眼睛——

这,这不是总裁夫人吗?

宋松扯了扯嘴角,看向陆汴,“先生,您看——”

乔桥也意识到坐在她旁边,浑身散发着强大气场的男人是这车的正主,连忙打断宋松,对陆汴讨好道:“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我突然跑出来上车不对,但我现在有紧急情况,我家人住院了,我给你一万,你能送我过去一下么?”

陆汴深深看了她一眼,给宋松使了个眼色,“开车。”

车子驶上了主道干,车内一阵静谧,乔桥心中焦急,没有注意到旁边的男人就是之前飞机上被她扑倒的男人。

车子很快停在人民第一医院,乔桥下了车就要给对方转钱,陆汴眼眸深邃地看着她,“不用了,我刚好也在这边下车。”

乔桥道了声谢,拔开细腿赶到了住院部,继父乔易和继兄乔以辰都在走廊。

乔桥走上去,慌里慌张地问道:“爸,我妈怎么样了?”

乔易道:“没事,医生说病情暂时稳定下来,但是不知道会不会恶化,要留院观察几天,别担心了。”

“这样啊……”听到老妈没事,乔桥才稍稍放了心。

她朝病房的方向看了一眼,问道:“那我妈现在在休息么?”

“你妈现在在……”乔易话还没说完,突然歪过头朝她身后看去,而后笑着小声提醒道:“乔桥,你婆婆来了。”

乔桥没反应过来,脱口道:“婆婆?什么婆婆?”

乔易皱眉,而后按着她肩膀转身,干笑道:“你这孩子,出了一趟国,记性都不好了,快看。”

乔桥这才注意到一旁站着雍容华贵的女人,瞬间尴尬地恨不得就地挖个地洞钻进去。

确实是她的婆婆。
要不是继父提醒,乔桥差点就忘了自己已婚的身份。

她大三开始就被老妈逼着开始相亲,一年平均相亲八次,终于再大四毕业那年遇见同样被家里逼婚的陆家大少陆汴。

两个同是天涯沦落人一拍即合,当天相亲,第二天就领了结婚证,当月就把婚礼给办了。

乔桥参加完自己婚礼的隔天,就如同脱缰的野马飞去英国了。

等家里人知道的时候,她已经坐在英国高档餐厅,一口惠灵顿牛肉,一口红酒。

乔桥看着陆母,干巴巴唤了声:“妈。”

陆母笑眯眯地拉着她的手,“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小说文学

rdquo;

陆母说着,眼睛突然一亮,朝正往这边走来的陆汴招手,“儿子,这里。”

男人挺拔高大的身影从走廊阴暗处渐渐走出,五官英俊不凡,一双幽深的丹凤眼,像两个小漩涡,淡淡扫了她一眼。

乔桥心里一跳,这绝对是她见过最好看的男人。

但她好像在哪里见过他。

陆汴在陆母面前停住脚步,唤道:“妈。”

陆汴这熟悉的嗓音一出口,乔桥浑身一震,猛地抬头震惊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以及那双熟悉的丹凤眼。

乔桥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打死她都没想到飞机上那个自恋的冷面男竟然是她老公!

陆汴面无表情地扫了一眼仿佛被雷劈的乔桥,转头朝乔以辰点点头,对乔易问道,“岳父,岳母怎么样了?”

乔易只是个普通商人,在这个气场强大的女婿面前倍感压力,他擦擦额头,“没事,医生说要住院观察。”

陆母从旁插话,“阿汴,你岳母正在病房里,医生说可以去看看。”

陆汴点点头,迈步往前走,经过乔桥身边的时候,脚步微顿,“一起进去吧。”

乔桥如梦初醒般跟在他身后飘进病房。

乔母听到动静睁开眼睛。

她手上挂着吊瓶,鼻子还带着呼吸罩,乔桥越过陆汴,吸了吸鼻子,站在病床边问道:“妈,你感觉怎么样?”

乔母没有说话,乔桥担忧道:“你是不是怪我一年没回来?”

这下乔母总算松了口气,轻声道:“你都是结婚的人了,将老公一个人扔在国内,自己一个人跑去国外是怎么回事,你也知道我身体不好,我只是想趁着自己在的时候帮你带带孩子,看看我的外孙啊……”

乔桥被她说得鼻子发酸,蹲在一边抓着她妈不再光滑的手道:“妈,我的学业已经结束了,我这次回来就不出去了!”

乔母眸子动了一下,微微侧过头看她,“你该不会是哄我吧。”

乔桥摇摇头,“没有,我连毕业照都拍了,行礼都托运回来了。”

乔母听到这话,差点从床上坐起来,“你说真的,以后就乖乖待在家里,守着狗蛋好好过日子?”

乔桥吸鼻子的动作一顿,抬眼茫然问道:“狗蛋?”

陆母从陆汴身后挤进来,朝病床上的乔母问道:“亲家母,我家狗蛋来看你了。”

陆母说着将儿子轻轻往前推了推。

乔母看着英俊的陆汴,惊喜道:“狗蛋来了!”

陆汴:“……”

乔桥看一眼社会名流陆总,满眼都是震惊,“妈,该不会,陆汴的小名就是……”

“狗蛋啊。”

乔母和陆母异口同声道,乔桥石化。

陆汴嘴角勾起一抹笑,走到病床前把手上的东西放下,“妈,这是我给你买的保健品,希望你早点好起来。”

“谢谢谢谢。”乔母笑得嘴合不拢了,“比某人强多了。”

乔母意有所指地用余光瞥了一眼两手空空的乔桥。

乔桥:“……”

乔母拉着乔桥和陆汴的手,笑眯眯问道:“你们今晚住哪?”

乔桥:“……”

陆母飞快接话道:“当然是住婚房了,他们在皇家林苑的婚房我已经叫佣人收拾好了,随时都可以拎包入住。”

乔桥:“……”

陆母说着暗暗掐了掐陆汴的手臂,陆汴看了眼笑得露出牙花子的母亲,抽了抽嘴角,朝病床上的乔母回道:“我们今晚就住婚房。”

乔桥看着笑得欢天喜地的乔母跟陆母,拿起一旁的热水壶,轻咳一声,对着乔母笑眯眯道:“妈,我去给你打水。”

乔桥拿着热水壶经过陆汴身边的时候,给他使了个眼色。

陆汴略作思考,朝病房的人说道:“我跟去看看打热水的地方在哪,下次换我来打。”

乔母看着英俊又孝顺的女婿,乐了,“去吧。”

\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暴露女友系列之小莹,塞进去太深了含着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vsexz.com/ent/400099.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