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男友很涨的时候坐上去,宝贝乖把腿张开你的水好好喝

另一边的人一看光头这边动手了,毫不示弱,齐声怒吼,挥舞着手中的东西朝杨业冲来。
“你们这样真的不好!”杨业叹息一声,看到光头手中的马刀已经到了眼前,

另一边的人一看光头这边动手了,毫不示弱,齐声怒吼,挥舞着手中的东西朝杨业冲来。

“你们这样真的不好!”杨业叹息一声,看到光头手中的马刀已经到了眼前,他身体一侧,一脚斜跨出去,右手如灵蛇一般往前一探,紧紧的扣住了光头的右手腕。

手掌一扭,光头惊呼一声,马刀应声落地,他疼的已经无力还手了。

 

此时的杨业已经身在混战之中,不断有混子朝他击打过来,他冷笑一声,一把捡起光头掉落在地上的马刀,用刀背朝一个混子的肩膀猛地砍下去。

这混子双腿一颤,痛呼一声跪在了地上,整个人直接倒了下去。

杨业又躲过一根钢管,一刀一棍,双臂齐挥,一个又一个混子不断在他身边倒下去。但没有一个人是致命的,全都是皮肉之伤。

加上两人其他混子的对战,不到五分钟,地上已经躺下了一大片,剩下的十来个人看情况不对,赶紧扶着同伴们落荒而逃。

此时就剩下光头这边的十几个混子,能站立的身边都扶了一个,没一个逃走,不是他们不想跑,而是他们的光头大哥还被杨业踩在脚下。

杨业左脚踩着光头的脸,手里的刀棍扔在地上两声脆响,他点燃一支烟,吸一口,静静的看着眼前的混子们:“以后还来这里打架吗?”

“不,不打了,大哥,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您高抬贵脚,放了光头哥吧!”其中一个精瘦的混子献媚般笑道。

“臭小子,我老大马上来了,识相的就马上放了我,不然老子非……啊……”光头一边脸贴着地,愤声怒吼,说到一半,只感觉脸上的鞋底突然加大力量,猛地搓了一下,差点疼哭了。

玉蓉站在三楼阳台上,手里举着手机微微有些颤抖,到底报不报警?她没想到杨业这么厉害,这么多人的混战他居然毫发无损。心里除了震撼还有些好奇,一个小小的军医真的能这么厉害吗?

就在这时,两道雪白的车灯从街头照射过来,伴随着马达的轰鸣,不到十秒,一辆黑色越野车嘎吱一声停在了这群混子后面。

混子们见到黑色越野车,仿佛看到了救星,纷纷喊道:“雄哥,老大,快,快救救光头哥。”

车门打开了,可半响没看到人下来,倒是后面跑过来一个混子到副驾驶,然后扶着一个中年男子走了出来,男子缓慢的下车,右手拄着拐杖,脸上还带着一丝痛苦,慢慢的走到前面。

看清楚站在前面的杨业,杨业也看到了这个男人,两人愣了一下。

“是你?”周雄双眼一睁,觉得不可思议。

杨业也笑了:“你可真拼命,这时候还跑出来,就不怕伤口感染了?”

“雄哥,这个家伙很能打,就是他伤了光头哥,还伤了咱们八九个弟兄。”一个混子跑上前,指着杨业朝周雄大声说了起来。

周雄半响没有出声,定定的看着杨业,突然反手一耳光打在那混子脸上,呵斥道:“你瞎了眼吗?眼前这位就是救了老子性命的杨神医,说,你们怎么惹到杨神医了?”

这混子被这突然反转的剧情搞蒙了,捂着脸,小声说道:“是,是这位大哥住三楼,咱们太吵,把他惊扰了。”

“啪!晚上吃多了鸭舌是吗?叫你们来砍人,不是骂架,都特么活该!”周雄感觉气的肺都要炸了。

他深吸一口气,把拐杖一扔,单膝跪地,冲着杨业抱拳道:“杨爷,是我的兄弟错了,光头要杀要刮,全凭您处置。”

周雄这一声“杨爷”可把这些混子吓坏了,道上有道上的规矩,喊一声爷,那是最高的尊敬和敬佩。杨业的手段,他周雄是见识过了的。

闻言,杨业呵呵一笑,把脚放下来了:“什么杀呀刮的,我可没那么恐怖,都在这片地上讨口饭吃,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这次就算了吧。不过以后大半夜别在这儿囔囔了,再说了,打架又不是用嘴,是用拳头来打的。”

杨业说完,在众人目瞪口呆的眼神中,慢慢悠悠消失在旁边的巷口。

周雄半响没有动,他不动,身后的人和躺在地上的光头都不敢动,这时候他轻轻喃昵道:“这哪是什么医生,明明就是一尊隐藏在江湖之中的大神,可以带着咱公鸡帮腾飞的大神啊!”

虽然声音不大,但周雄身边的小弟们听的真真切切,虽然都没说话,但他们对于周雄老大的判定,是深深认同的。

杨梅这一次言而有信,三天之后周常本来到了医馆,说周柳的病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房子基本上也收拾干净了,让杨业去接父亲回家。还送了一面锦旗给医馆,再不多说,匆匆离开了。

周常本是上午来的,杨业中午休息的时候去家里看了一下,东西都清理干净了,基本可以直接回来住人。本打算第二天上午去接父亲的,这可天夜里,医馆里迎来了一位熟人。

太阳落山后,杨业就关上了卷闸门,王朝接了个女孩子的电话就火急火燎出去了。他洗完澡之后正准备出门散步,一辆黑色奔驰S级小车停在了门口。

车门打开,身穿蓝色商务装的徐世林神色焦急跑下来,见到杨业,他立马喊道:“杨神医,你在正好,请帮个忙,我父亲刚才昏迷了,情况紧急,能不能麻烦你陪我走一趟。”

杨业点点头:“好,正好这会儿没事。”

见杨业拉开副驾驶就准备上车,徐世林愣了一下:“杨神医,你不用准备什么东西吗?”

“家伙什都带着,走吧!”杨业拍了拍腰间,笑了一声。

徐世林点点头,立即钻进了驾驶室。

奔驰车一路上极速狂飙,几乎没有看过红绿灯,徐世林趁着空隙扔了两包烟给杨业,说道:“我父亲是患了脑中风,因为他年轻的时候一直太过劳累,身体基础不好,去了京都看过,医生都说没有办法。本想迟些请你过去看看,没想到两个小时前突然就昏迷了。”

“嗯,脑中风情况复杂的话,随时会昏迷甚至休克,再严重点就会死亡了。”杨业点头说道,看样子徐世林如此焦急,对他父亲的情况也做了很多功课。

一路无言,车子离开了主干道以后开进了简易公路,过了半小时,又转进了一条私人公路,杨业看到路边的树木越来越茂密,车子在往山上开。

很快,眼前出现了一栋高大庄严的别墅,车子开进去以后,徐世林带着杨业直奔别墅内部,来不及欣赏这栋建筑的宏伟和豪华,杨业跟着上了三楼。

在一个空间巨大的房间里,大圆床上躺着一个半头白发的中年男子,看上去并不算 太老,此时他双目紧闭,旁边站着两个佣人和一个戴眼镜的身穿白大褂的中年男子。床头柜上摆着两台仪器。

“徐总,这就是你说的神医?”中年医生面容惊讶的看向徐世林,似乎不太相信。
 

徐世林点点头:“付医生,这就是我说的神医,如果你现在没办法的话,就麻烦你让一下,让杨神医看看。”

“徐老板,神医不敢当,医者仁心,如果可以,你叫我的名字也行。”杨业点头说道。

付晟皱起了眉头侧身走到一边,给杨业让了一条道,他倒想看看这个杨神医到底有多大的本事,居然能够让徐总这么信任。

杨业给病人把了脉,又看了他的双瞳,起身之后笑道:“心律平稳,呼吸顺畅,只是脑袋积液和积血问题引起了你父亲昏迷,等我给他施诊化瘀之后便可以醒来。”

徐世林心头一喜,道:&ld

小说文学

quo;那,杨神……杨业,能不能帮我看看我父亲四肢,他,中风后一直都是躺着的。”

“这个……可能需要一个星期连续施诊,还要配合中药治疗。问题倒是不大!”杨业思考之后,轻声说道。

徐世林还没来得及兴奋,一旁的付晟跳起来指着杨业骂道:“你这个骗子,胡说八道,信口开河。我看你根本就不是什么医生,纯粹就是个骗吃骗喝的江湖郎中。”

“我什么地方长得像骗子了请问?如果我说我能让病人醒来,并且让他七天恢复,你就说我是骗子的话,那只能证明你的医术还不到家,可以说,还没入门!”杨业一脸认真的看向付晟。

付晟怒极而笑:“我医术不到家?我九十年代就从英国皇家医学院毕业了,之后一直在京都武警总医院担任心脑血管方面主治医生,要不是徐总的父亲当年和我有一段交际,我根本不会来管

小说文学

他这一档子事。”

“哟哟,标准的华夏高端医学人才背景啊,留过学,在大医院做事儿,调子还高,那今天我这个江湖郎中要是让病人站起来,下床了呢?”杨业冷笑一声说道。他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些海龟医生们,一口一个我啥啥啥,说起个人简历来都恨不得吹上天。

徐世林也有些看不过去了,他皱眉道:“付医生,我感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父亲的护理,但是在没看到结果之前,请你不要恶意诋毁我请来的医生,不,是我的朋友。毕竟我徐家还是给了你不少诊金的。”

闻言,付晟一张脸憋的通红,点点头沉声道:“好,既然徐总你都开口了,那我就和这个小子赌一把,如果你父亲今天能下床,不,只要他四肢能动,我就,我就一头撞死在这里。”

杨业不说话,一把掀开病人身上的被子,右手一探拿出羊皮包,打开之后右手一挥,一枚银针刺入病人的天台穴,又一挥,一针刺入承光穴,最后一针刺入眉中,食指在承光穴上的针尖上一弹,一股元气顺着银针进入病人大脑。

“拿一个脸盆来,接一半凉水。”杨业说道,左手覆盖在病人的心脏部位,慢慢的往他咽喉部位推移。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杨业让一名佣人端着脸盆站在床头,他直接跳到床上,双手将病人身体慢慢抄起,让病人的头侧对着脸盆,右手在病人的后脑勺轻轻一拍。

病人突然睁开眼睛,哇的一声,张口吐出一团黑血,然后是呕吐,一些浑浊的液体从病人口中吐出来,直接进了脸盆里。

这时候杨业迅速拔掉银针,下床,对着病人说道:“感觉怎么样?”

“嘶…”病人深吸一口气,看着天花板道:“舒坦……”

这时候站在旁边的徐世林激动不已:“爸,爸你能说话了,哈哈,终于醒来了。杨业,你,你真的是神医啊!”

杨业摆手,扭头看了一旁脸色苍白的付晟一眼:“稍等一下,我马上让你父亲下床。”

说完,杨业将羊皮包上所有的银针全部用上了,每一针都刺在病人的双腿穴位上,同时以元气渡入他双腿的经脉之中。

“双腿又感觉吗?”杨业问道。

病人顿了顿,皱了皱眉:“热,感觉两只腿下面有火炉在烤一样。”

“这就对了,再忍忍。因为你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活动过了,双腿和四肢的经脉已经僵化,血液不流通,这需要些时间恢复。”杨业淡笑着说道。

时间再流失,而付晟却感觉每一秒都是一种煎熬,他发现自己已经输了,而且输的很彻底。但不到最后,他不会相信会有奇迹发生。

杨业拔出银针,双手在病人的脚掌底部开始按摩,大拇指和食指以点击的方式刺激脚掌下的穴位。大概过了十多分钟,杨业站起了来,抹去额头上的汗水,长处一口气道:“行了,你现在试着下床看看。”

闻言,徐世林就要过去扶他父亲,被杨业拦住了:“让他自己来,毕竟还不是太老。”

徐江海感觉四肢软绵绵的,但是他知道自己已经躺了很久,迫切的想站起来,感受一次双脚踏在地上的感觉。他用脑袋靠在床头,双手用不了太多力气,用脖子和后背的力量将身体一点一点的往上蹭。

然后翻身,左脚落在了地上,随后右脚也落在了地上,他双脚在毛毯上探了探,双手扶着床头,深吸一口气,低喝一声,唰!整个人一气呵成站了起来。这一刻,徐世林只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

付晟则是面如死灰,他恼怒的大吼一声,整个人往后面的墙上冲过去。跑出去几步,被杨业一把拉住了。

“不错,看不出来你还是个有血性的医生,不过我不要你的命,只要你一个道歉,真心实意的道歉。”杨业认真的看着对方。

付晟顿了顿,后退三步,朝杨业弯腰九十度,深深鞠了一躬,沉声道:“对不起,是我才学浅薄,学艺不精误会了杨神医,还请您多多包涵。”

杨业摆手笑道:“俗话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付医生性格耿直,将来必定会更上一层楼。”

这时候徐世林走过来一把抓住杨业的手,颤抖着嘴唇,激动道:“杨业,真是太谢谢你了,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

“徐先生客气了,治病救人是我的本分,不过我现在倒是有些口渴了。”杨业大笑着说道。

付晟和徐江海父子说了几句之后就匆匆离开了,今日这一遭对他来说意义重大,可谓是开启了他对中医前所未有的认知。他打算回京以后,潜心学习中医,恶补这方面的知识。

另一边,徐世林连忙叫佣人上茶,对杨业道:“哥们,看上去你我年纪差不多,就别这么客套了。这样,以后你就叫我世林,或者小林子也行,这是我的小名,哈哈!”

徐江海走了两步后,杨业连忙嘱咐他上床躺着,他的身体经脉才疏通不久,不能长时间活动,必须经过一星期针灸和推拿后才能完全自由行动。
 

一转眼就到了晚上九点多,杨业要回去,徐世林硬是不让,拉着杨业上了车,非要去整点宵夜喝两杯。听说杨业是部队出来的以后,徐世林更加高兴了,因为他也当过两年义务兵,对军人是相当的尊敬。

驾车来到一座高档酒楼门口,下车后杨业看了一眼牌子“百味楼”倒是有些韵味。进门之后,里面的装潢古色古香,服务人员都是穿着古代的长袍,女子则是近代的浅色旗袍,别具一番风味。

点了几样精致小菜,上了一个羊肉火锅,徐世林打开一包软中华,给杨业甩过去一支,自己点上一支,对身后的服务员招手:“去告诉你们经理,叫他把我收藏的那瓶32年赖茅拿过来。”

“好的徐总!”服务员说完后,立即转身离开了。

杨业眉头一挑:“这店你是老板?”

闻言,徐世林哈哈一笑:“实话告诉你,整个千花市百分之六十的高档餐饮店,都是我们家的。”

“嘶,难怪你出手那么阔绰!”杨业点上烟笑了起来。

很快,酒菜上齐,杨业因为给徐江海治疗消耗了不少元气,闻着火锅的香味儿,肚子里的馋虫也醒来了,两个大男人很快就甩开膀子吃喝了起来。

两个小时后,两人脸颊微红,勾肩搭背笑着走出了“百味楼”杨业伸手拦下一辆的士,道:“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了,明天再去给你父亲针灸。”

徐世林打了个饱嗝,在杨业肩膀上拍了一下:“行了,给你钱也不要,老子也不勉强,等你想要什么的时候跟我说一声,你要这百味楼都能送给你。”

杨业点了点头,打开车门的时候他突然转过头,收起笑容,眼睛定定的看向徐世林。

徐世林被杨业看的有些发毛了,伸手在脸上摸了几下,疑惑道:“怎么?我脸上还有饭粒吗?”

“小林子,没跟你开玩笑,一般人我不会讲。今天咱喝了这顿酒就是哥们了,我得提醒你一下,这几天没事尽量不要出门,刚才看到你天庭上方有黑气缠绕,不太吉利。”杨业突然认真说道。

徐世林一愣,紧接着哈哈一笑:“卧槽,你小子还会看相啊?我能有什么事,放心吧!”徐世林嘴上这么说,心里还是打了个突突,记住了杨业这句话。

“没事最好,那我先走了!”杨业打了个招呼,直接钻进了的士。

第二天上午,杨业正在清点药柜,王朝突然跑过来,甩了一张纸到杨业面前:“喏,今天该去进药了,这上面有地点和联系人,清单在背面,车子已经给你放到门口了,早去早回。”

这时候玉蓉走过来,轻声道:“杨业,你去熟悉熟悉也好,我们进药渠道都是专一的,以后对你有帮助。”

“他呢?”杨业指了指王朝。

玉蓉撩起刘海:“他要看家,我要出一趟诊。”

王朝嘿嘿一笑,将两片钥匙扔到柜台上,然后翘起二郎腿讥讽道:“我是老员工了,这些活儿都干过无数遍了,你这个新来的当然要去做咯。”

杨业笑了笑,走过去拿起钥匙,自语道:“大狗看家,小心进贼,丢了可要赔。”

等杨业走到门口,王朝才反应够来,指着他已经消失的背影骂道:“姓杨的,你特码刚才那话什么意思?说谁是狗呢?你大爷!”

“车呢?”杨业走到门口,左右看了一眼,根本就没看到车在哪儿。突然定睛一看,一辆电动小三轮儿正锁在路旁树上。

杨业走过去拿钥匙往锁里一插,咔擦,开了,尼玛……

一上午的时间,杨业开着“敞篷”电动小三轮儿载着满满的药物回来了,大门开着,柜子后面的王朝却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杨业没办法,把药物分类之后装进药柜,将剩下的放进仓库,才坐下休息一会儿。

这时候王朝端着一碗饭从后面出来了,见事情都做完了,他哼哼了一声,坐在柜子后面吃了起来。

杨业坐在椅子上抽烟,这时候门外一辆白色宝马突靠边停了下来,车门打开,两道倩影从外面走进了医馆。

沈梦瑶身穿水蓝色无袖长裙,提着一个米白色坤包,穿着白色高跟鞋,头发自然的放在身后,一副美若天仙的画面引入杨业的眼中。她身边则是一身黑色职业装,穿着淡粉色衬衣,胸前伟岸,一双黑丝美腿踩着高跟鞋的夏晴晴。两位大美人一左一右走了进来。

正在吃饭的王朝听到脚步声,抬头看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眼珠子都差点看直了,他狼吞虎咽把嘴里的饭咽下去,擦擦嘴,笑脸盈盈走了出来:“两位美女,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因为杨业坐在打听侧面,沈梦瑶和夏晴晴根本就没看到他。

“你好,我们是来找人的!”夏晴晴客气说道。

王朝一听,立即抬头挺胸,将白大褂套上,朗声道:“我就是这里的主治医师之一,本人王朝,两位如果有什么病痛,直接找我就可以了。”

“不好意思,我们是来找杨业的,他在这儿吗?”沈梦瑶摇头笑了笑。

王朝闻言,顿时脸黑了一边,伸手往旁边一指:“就是他。”

“啊……杨神医,终于找到你了,咯咯!”夏晴晴突然一个惊叫,把王朝吓了一跳,看到大美女亲热巴巴的朝杨业跑过去,心里顿时五味陈杂。

“呵呵,夏小姐你好,身体好了吗?”杨业吐出一个烟圈,笑着问道。

夏晴晴瞄了沈梦瑶一眼,捂嘴笑道:“多亏了你和咱们沈总的飞机情缘,不然还真遇不到你这样的神医,好了,现在完全好了,你看我,起色多红润。”

杨业点了点头,朝夏晴晴仔细看了几眼,嘴角扬起一丝淡笑:“是的,挺红润。”

“对了,杨神医,你吃饭了吗?我和沈总过来,就是专程为了感谢你的。”夏晴晴浅笑着说道。

杨业还没说话,突然听到了肚子里传出来“咕咕”的响声。两人对视一眼,笑了起来。

夏晴晴驾车,杨业坐在副驾驶,沈梦瑶坐在后排,三人直接离开了中医馆。夏晴晴说,要请杨业吃千花市最有特色的好吃的。

看着绝尘而去的白色宝马车,王朝往门口狠狠的啐了一口:“走了什么狗屎运,居然还认识这么漂亮的美女,嚓。”

杨业还好奇夏晴晴会带自己去什么地方,等车子一停,他看到右边的“百味楼”的牌子,顿时愕然,看样子这“百味楼”的生意和口碑挺好。

他当然是装作没来过的,一路四周看看瞧瞧,走到门口的时候,一个旗袍女子走了过来,笑道:“不好意思三位,今天本店已经客满了。”

三人皆是一愣,夏晴晴眼尖,看到了大厅里还有两三个空桌子,顿时不满了,回驳道:“你什么意思?里面明明有空桌子,为什么说客满了?怕咱们没钱是吗?”

旗袍女子带着职业微笑:“不好意思,那几桌已经被人包了,所以抱歉。”

“包了他们又没人来,我们可以先吃嘛,大不了我们快点吃就是了。你们怎么能把客人拒之门外呢?”夏晴晴的气势咄咄逼人,加上人长得又漂亮,几人之间的气氛变得有些压抑了。

旗袍女子顿时脸色一变,冷声道:“我都已经跟你们说了,百味楼也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进来吃的。今天已经客满,如果你们硬是要进来,那就喝白开水吧。没人招呼你们。”

说完,旗袍女子转身就走了进去。

“喂,美女,我认识你们老总徐世林,能给个面子吗?”杨业冲女子的背影喊道。

闻言,女子停下脚步,转身看向杨业,突然冷笑一声:“我说我还认识市委书记呢!搞笑!”

“算了晴晴,我们另外找个地方吃吧。”沈梦瑶看了杨业一眼,脸色也有些不大好看,她怎么说也是个公司老总,啥时候受过这种憋屈。

夏晴晴气的两腮鼓起,狠狠道:“不行,老娘今天非要在这儿吃,不是,要在这儿喝,喝穷他们。”

“咳咳,那个……二位,能借电话我用一下吗?这里的老板真是我朋友!”杨业淡然的声音此时响起。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男友很涨的时候坐上去,宝贝乖把腿张开你的水好好喝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vsexz.com/ent/400161.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