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娱乐新闻 > 新闻正文

乱辈真实故事,开嫩苞女的小说

“干嘛啊?”
陆逸歪着头问李梦寒。
“你爱来不来。”李梦寒说完,踩着高跟鞋转身就走。
擦——
陆逸真想上去打李梦寒的屁股,丫的

“干嘛啊?”

陆逸歪着头问李梦寒。

“你爱来不来。”李梦寒说完,踩着高跟鞋转身就走。

擦——

陆逸真想上去打李梦寒的屁股,丫的,一个小娘们儿,居然敢给我脸色看,不得了叻。

看到李梦寒对陆逸的态度,林院长愣了一下,接着拍了拍陆逸的肩膀,笑道:“小陆啊,没看出来啊,你跟梦寒发展还挺快的啊。”

“院长,你误会了,我怎么可能跟她在一起?”陆逸解释说。

“小陆,别不好意思,我懂得。”林院长神秘的笑道。

这老东西,一把年纪还这么八卦。陆逸懒得解释,拔腿就去追李梦寒。

李梦寒站在走廊尽头等着陆逸,陆逸刚走到她面前,还没来得及开口,李梦寒就冷冰冰地问道:”你昨晚干什么去了?”

“啊——”陆逸以为听错了,这女人居然问自己这样的问题,这不是她的风格啊。

“我问你昨晚干什么去了?”李梦寒加重了语气。

“睡觉啊。”

“睡觉?”李梦寒的脸色更冷了,“陆逸,麻烦你可不可以找一个好一点的借口,我昨晚去找你了,你根本就不在宿舍。你现在告诉我你在睡觉,你是认为我很好骗吗?”

“谁说睡觉就一定要在宿舍?其他地方也可以啊。”说到这里,陆逸突然盯着李梦寒的脸,眼里出现了暧昧地笑容,问道::“李大主任,大半夜的,你去我宿舍找我干什么?难不成要投怀送抱?”

“呸,不要脸。”李梦寒红着脸骂了一句,转身就走了。

她的这个举动让陆逸很意外,这母老虎什么时候这么温柔了,我都这样说了她居然没打我,不科学啊!

正式的任命书还没下来,所以陆逸还是一个护工,回到值班室,一大波医生和护士就来献殷勤,一整天搞得陆逸都快烦死了。

晚上回到萧韵云的别墅,陆逸洗完澡就坐在床上修炼九转金身决。很快,他的身体被一团金光罩住,渐渐地,他的身体逐渐凭空消失。

“嘭!”楼上突然传出一声闷响。

那是萧韵云的房间。

不好!

陆逸的身影陡然又凭空出现在床上,下床,就直奔萧韵云的房间。

只见萧韵云的房门紧闭,陆逸脸色变得凝重起来,该不是干掉了高凌峰,又招来了他的同伙吧?

陆逸附耳在房门口听了听,没有听到任何动静,接着他从兜里掏出一根金针,插进锁孔里面拨弄了几下,“咔”的一声轻响,门开了。

顿时,一股玫瑰的香气扑面而来。

陆逸深吸了一口,然后轻轻地走了进去。

这是他第一次进入萧韵云的房间。只见房间里全是紫色的装饰,紫色的墙纸,紫色的窗帘,紫色的被子,柔软的大床上摆满了铺着紫色的真丝被子。

床上没人!

萧韵云去哪了?

瞬间,陆逸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细汗。

“哎哟——”就在这个时候,浴室里传来萧韵云的叫声。

嗯?

陆逸面色一紧,快速朝浴室靠近。浴室的门没关,中间有一道帘子,萧韵云的声音就是从帘子后面传来的。

陆逸悄悄地掀开了帘子。

“啊——”

发出尖叫的不是萧韵云,而是陆逸。

只见萧韵云坐在地上,身上穿着一套紫色的睡衣,很多部位都露在外面,特别是胸前,都露出半个球了。

陆逸眼睛都直了。

“陆……陆逸,你怎么在这里?”萧韵云没想到陆逸会突然在她的房间。

“我,我听见有声音,就过来了,还以为你出事了呢。你没事就好,我回去了。”陆逸想快点离开这里,不然他真的怕忍不住会对萧韵云做点什么。

“等等——”萧韵云叫住了陆逸。

“怎么呢?”

“我脚崴了。你不是医生么,快给我看看。”萧韵云说。

“好。”陆逸蹲下身子,抬起萧韵云的脚,只见洁白的脚腕处有一团深紫色的瘀痕,都肿了。

陆逸心疼地问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痛吗?”

“痛。”

“能不能站起来?”

“能,我刚才站起了一下,不过有些痛。”萧韵云说话的时候试着动了下脚,疼的眉头都皱到一块了。

“算了,你还是别动了,我先把你抱到床上去,然后给你擦点药,没事儿,很快就好了。”陆逸说。

“嗯。”

得到萧韵云的允许,陆逸抱着她朝卧室走去。

这是两人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萧韵云身上穿着单薄的睡衣,露出大片白嫩的肌肤,加上身上散发着诱人的玫瑰香,陆逸抱着她,体内的浴火像开水一样沸腾起来,两次都差点让他撞在门上。

真是个妖精。

陆逸心想。

萧韵云偷看着陆逸的表情,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接着,她像个小女生似的,把头埋在陆逸的怀里。

殊不知,她这样反而便宜了陆逸。

陆逸顺着萧韵云睡衣的领口瞄下去,鼻血差点喷了出来,尼玛,也太大了吧,跟篮球似的,这妖精喝了多少木瓜汤?

陆逸把萧韵云放到床上坐下后,蹲下身子轻轻帮她按摩脚腕,等到淤血逐渐散了之后,陆逸才拿药水和棉球帮她拭擦。

 

“陆逸——”

“嗯。”

“你以前是干什么的啊?”

“为什么这样问?”

“你打架那么厉害,医术还那么好,人家好奇嘛。”萧韵云娇滴滴地说。

陆逸笑道:“其实也没有什么,我跟普通人一样,相比之下,也许我是有一个好师父吧。”

“师父?你师父比你还厉害吗?”萧韵云好奇的问道。

“那当然,我师父比我

小说文学

厉害一百倍不止……”陆逸还没说完,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陆逸和萧韵云对视一眼,萧韵云问道:“谁啊?”

“萧总,是我。您睡了吗?”门外传来张小蕾的声音。

“没睡呢。小蕾,你有事吗?”

“萧总,我有些话想和您说,您把门打开吧。咦,您没锁门?”张小蕾说着就推开了房门。

坏了,陆逸还在房间呢。

萧韵云忙递给陆逸一个眼神。
 

陆逸瞬间便明白了萧韵云的眼神,他眼睛一扫,看到房间的角落里有着大衣柜,他想都没想,拉开门就躲了进去。

刚躲进去,陆逸就呆了。

整整一个大衣柜,里面挂满了女性的各种替身衣物,黑色的,紫色的,红色的……每一个就像没穿衣服的漂亮女人似的,吸引着陆逸。

陆逸吞了吞口水,盯着望了好一会儿,他终于忍不住伸出了右手,将一件小东西抓在了手里。

入手,又软又滑,爽的陆逸全身毛孔都张开了。要是能亲眼见到萧韵云穿上这些东西就好了。

陆逸心里想。

张小蕾进来后并没有发现异样,看到萧韵云在收拾棉球,脸色一边,紧张地问道:“萧总,您用棉球干什么?是不是受伤了?”

“刚才洗澡的时候不小心把脚崴了,我刚擦了药,没什么大碍了。”萧韵云微笑道:“小蕾,这么晚了你有事吗?”

小说文学

张小蕾看了一眼萧韵云的脚,确定没有什么事之后才说:“我没什么事,就是过来看看您。”

“恩,我没事,你去睡吧。”

张小蕾默默地帮萧韵云收拾好棉球,又开口道:“萧总,要不今晚我跟您睡吧,您脚崴了,也不方便,有我在还可以照顾一下您。”

陆逸正拿着萧韵云的贴身衣物研究着,突然听到张小蕾这句话,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尼玛,这妮子要干什么?

她要是跟萧韵云睡,那老子岂不是要在这柜子里躲一夜。虽说有这么多小东西陪着自己,但是这里空间太小,挪个脚都不方便。

不行,得想个办法。

陆逸正在寻思怎么出去,却听到萧韵云说道:“小蕾啊,你放心吧,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能照顾好自己的。时间也不早了,你赶紧睡吧!”

“真的不需要我?”张小蕾问。

“真的不需要。”

张小蕾点点头:“那好吧。您赶紧休息吧,明早我给您熬小米粥。”

“好的。”等张小蕾走了之后,萧韵云才对着衣柜喊道:“陆逸,出来吧。”

这么快就走了?我还没看够呢。

陆逸恋恋不舍的从衣柜里出来,问萧韵云:“你的脚还痛么?”

“好多了。”萧韵云一脸感激道:“谢谢你啊,陆逸。”

“行了,时间不早了,你早些休息吧,晚安。”

“晚安!”

陆逸刚走到门口,正要开门出去,这时,萧韵云的声音突然又从背后传了过来:“等一下——”

“怎么呢?”陆逸回头望着萧韵云。

“你明晚有空吗?”

听到萧韵云这话,陆逸脸上立即出现了暧昧地神色,问道:“你要约我?”

“你说呢?”萧韵云脸上有着妩媚的笑容。

“靠,你真约我?”陆逸吓得一跳,接着色眯眯地盯着萧韵云,坏笑道:“要不别等明晚了,就今晚吧。”

“想的美。”萧韵云白了陆逸一眼,说:“明晚有个宴会,你陪我去。”

宴会?

陆逸愣了一下,说:“不去!”

尼玛,要是两个人约会,还能聊聊人生谈谈理想,没准还能有深入的了解,至于什么个狗屁宴会,他丁点兴趣都没有。

“你确定不跟我去?”

“不去!”

“哎呀,你不去算了,那我让小蕾陪我去吧。”萧韵云说完,接着喃喃道:“唉,明晚宴会上可有很多美女哦,她们个个都是大长腿,白富美,只可惜某人是没有眼福了。”

什么,有美女?

陆逸眼珠子一下就亮了起来,脸上却装的一本正经,对萧韵云说:“反正我明晚也没什么事情,就陪你去吧。有我在你身边,你也安全些。”

“可是——”萧

韵云刚开口,就被陆逸打断:“还有什么可是,就这么说定了。”陆逸说完,不给萧韵云开口的机会,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间。

看着陆逸的背影,萧韵云眼睛眯成了月牙形。

江州医院,特护病房。

马大志阴沉着脸,问道:“文才,院里现在什么情况?是不是见我犯病了,那些人都跑着巴结林春秋去了?”

“爸,你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好好养病,至于其他的事情你就被多想了,一切等你病好了再说吧。”马文才安慰道。

听到这话,马大志眼睛一抬,盯着马文才问道:“文才,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爸,你就别胡思乱想了,我能有什么事情瞒你。”马文才笑道。因为心虚,他不敢直视马大志的眼睛,快速把头扭向了一边。

殊不知,他的这个举动让马大志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

“文才,不用瞒我了,是不是出事了?”

“爸,等你病好了咱们再说行不行?”马文才很担心,他真怕自己说出来,马大志接受不了。

看出儿子担心自己,马大志脸上出现了欣慰的笑容,缓缓道:“文才啊,你现在知道担心我了,看来你是长大了。”

“爸,我都三十了,早长大了。”马文才有些不好意思,扶了扶眼镜。

“是啊,一眨眼你就三十了,时间过得可真快啊。”马大志感叹了一句,接着说道:“这么多年来,我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文才啊,有事你得告诉我,你放心,爸扛得住。”

马大志的逼问,让马文才很犹豫,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把医院发生的事情告诉他父亲。要是说了吧,他怕马大志扛不住,不说吧,马大志又会逼问。

怎么办?

就在马文才犹豫不决的时候,马大志眼一声厉喝:“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一丁点小事你还用犹豫吗?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

见马大志动怒,马文才吓得一跳,赶紧道:“爸,现在院里都在传你。”

“传我什么?”

“说你得了阴阳失调综合征。”马文才神色尴尬的说。

马大志一愣,阴阳失调综合症,这是什么症状?自己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不过他也并未多想,反问笑着安慰马文才道:“文才,你别怕,我这点病是小问题,不打紧。”

“不打紧?”听到这三个字,马文才眼睛瞪得大大的,用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望着马大志。

“怎么呢?有问题吗?”马大志疑惑问道。

马文才吞吞吐吐地说道:“爸……我听他们说,犯有阴阳失调综合症的人,在生活中某些行为不同于常人,比如说,尤其喜欢和中年男人……”

后面的话马文才没说下去,马大志都爆发了。

“啊啊啊,是哪个王八蛋瞎说的?是陆逸还是林春秋?他妈的,老子就算豁出去也不会让他们好过……噗——”马大志还没骂完,便怒极攻心,嘴里就喷出了一大口血,气晕了过去。

马文才傻眼了,你刚才不是说扛得住么?怎么我刚说完,你就气晕过去了?愣了一会儿后,马文才反应过来,接着冲门外大喊:“医生,医生……

第二天下午,陆逸还没吃饭就被张小蕾带到了公司。

这是陆逸第一次来天衣集团。

天衣集团主要是做服装的,三十层的大楼,装的宽敞明亮,来来往往的人员工异常忙碌。陆逸刚走进去,眼睛都盯着穿着职业装的女员工使劲瞄,一个个都裹着丝袜穿着高跟鞋,看的陆逸都快要流口水了。

丫的,在这上班的男人真幸福。陆逸开始有点羡慕了。

看到他没出息的表情,张小蕾嘴角露出不屑:“瞧你这点德行,跟没见过女的似的。”

“这你就不懂了吧,我不是没见过女的,只见没见过像她们这样的。”陆逸指了指几个女员工,对张小蕾说:“你看看她们,个个颜值高,身材好,关键是脸上的微笑让人舒服,不像某人,成天板着脸,一副大姨妈来了不走的表情。”

“你是在说我?”张小蕾停下脚步,冷眼盯着陆逸。

“我可没说你。”陆逸否认。

“你就是在说我。”

“那你知道还问。”陆逸撇嘴,心想这女人是不是脑子有病,明知道自己说的是她,还问这么清楚干啥?

张小蕾忍着怒气,寒声说道:“陆逸,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方法让萧总那么相信你。不过我要警告你,你要是敢对萧总有非分之想,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你威胁我?”陆逸眯起了眼睛。

张小蕾点点头道:“你可以这么认为。”

顿时,陆逸脸色一冷,淡淡道:“张小蕾,你是不是管得有些宽了?萧总信任我那是她的事情,如果你看不惯我,大可让萧总解雇我,当然,前提是萧总会听你的。”

“你——”

张小蕾气急,正要开口,陆逸又说话了。

“张小蕾,鉴于我们都是为萧总办事,又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我好心的提醒你一句,以后最好别威胁我。这个人吃软不吃硬,你要是再敢危险我,我会让你见识到我的厉害。”陆逸说。

张小蕾怒极,冷声道:“你威胁我?”

“你可以这么认为。”

听到陆逸这句话,张小蕾气的浑身都在颤抖,不过陆逸根本就没在意,而是问道:“萧总在几楼?”

“三十三楼。”张小蕾说完,才发现跟自己说话的对象是陆逸,心里又是一阵来气,自己真是个白痴,怎么就告诉这混蛋萧总的办公室了。

看到一脸怒气的张小蕾,陆逸有些好笑,问道:“美女,你要跟我一起去见萧总吗?”

“你自己去。”

张小蕾说完,走向了另外一部电梯。

“靠,这么不给面子?小气鬼。”陆逸嘀咕了一句,进了电梯直接按下了三十三。

很快,陆逸就来到了三十三楼。

萧韵云的办公室外,有七八个保安来回巡逻,一个个面孔坚毅,眼里带着杀气,凭陆逸的经验,一眼就发现这些保安不是普通人,而是手上沾过血的退伍军人。

陆逸表明了身份,保安又跟办公室内线通话核实之后,这才放陆逸进去。

“咚咚!”陆逸敲响了萧韵云办公室房门。

咯吱—

门打开了,萧韵云一脸微笑地出现在陆逸面前。

她今天穿着一套白色职业套装,将火辣的身材完美的展现出来。丰胸细腰,臀.部浑圆。戴着一幅大号的黑框眼镜,给人一种知性的美感。

“萧……萧总!”陆逸吞了吞口水,结巴地叫道。

“你今个怎么呢,说话都不利索了?”萧韵云笑问。

“这要怪你。”陆逸说。

“我又怎么呢?”萧韵云一脸疑惑。

“谁叫你今天这么知性,搞得我都有些不适应了。不过萧总,你还真是不管穿什么都好看。”

听到陆逸的解释,萧韵云咯咯大笑,得意道:“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我是大美人啊,当然不管穿什么都好看。”

这女人,一点也不知道谦虚。陆逸心里想。

“行了,进来吧。”萧韵云带着陆逸走进了她的办公室,刚进屋,陆逸就被震得目瞪口呆。

三百平米的办公室,装修的是欧式风格,波西米亚落地窗帘,意大利的沙发,波斯的地毯,以及埃及的浮雕摆件……每一样,都价值不菲。

在落地窗边上,还挂着一长条各式女性的服饰,陆逸猜测,这多半是天衣集团设计师设计的。

不过这些都没能吸引他的注意力。

陆逸的眼球已经被办公室最中央的一件东西所吸引。

那是一个立起来的水晶雕像,雕刻的是一个年轻地西方女人,她容貌艳丽,身材纤细,上身赤.裸,下.身裹着一件似纱非纱的长裙,若隐若现,给人无限的遐想。

不过让人难惋惜的是,她的双臂是断的。

“好看吗?”见陆逸望着雕像发呆,萧韵云在他耳边轻声问道。

“好看。”

“那你觉得是她好看,还是我好看?”萧韵云又问。

“额——”陆逸傻眼了。这个女人,不仅人长的妩媚,还很是聪明,一不小心,就会掉进她的圈套。

萧韵云“噗嗤”笑道:“开个玩笑,看你为难的。不过说实话,维纳斯真的很漂亮,她虽然她没有双臂,但却使他多了一份残缺的美。”

“她叫维纳斯?”陆逸好奇的问道。

“你不知道?”萧韵云相看怪物似的看着陆逸。

“不知道。”陆逸摇摇头,说:“我师父给我定了规矩,不准我这辈子不准娶外国女人,所以我一直对外国女人不关注。”

“还有这事?”听到陆逸提到他师父,萧韵云好奇心大起,问陆逸道:“陆逸,你师父到底是什么人啊?怎么会给你定这么奇怪的规矩?”

“算了,不说他了。”陆逸扭头过问萧韵云:“你让我来干什么?”

“你不提我还差点忘了。”萧韵云走到一边,从沙发上拿起一个大袋子递到陆逸面前,说道:“我让设计师给你做了身衣服,你赶紧换上试试,要是合适的话,晚上就穿着陪我去参加晚宴。”

“就穿我身上的衬衣行么?”陆逸问。

“晚上出席的人都是江州有头有脸的人物,要正式一些。”听萧韵云这么一说,陆逸就明白了。

“试衣间在哪?”陆逸问。

“没有试衣间,就在这里换吧。”

“什么,在这里换?”陆逸睁大眼望着萧韵云。

萧韵云笑道:“叫你换你就换呗,怕什么,这里就我们两个人。再说了,我也要换衣服。”

“什么,你也要在这里换衣服?”

陆逸突然有些害怕了,想到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彼此当着面换衣服,他吓得脸色都变了。这女人要干什么,该不会是想对我霸王硬上弓吧?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乱辈真实故事,开嫩苞女的小说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vsexz.com/ent/400203.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