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财经新闻 > 新闻正文

轻一点啊撞到哪里了,好紧好爽再搔一点浪一点

“就吃一个,我好不容易买的。”
“不可以,医生蜀黍说不可以吃。”
在小包子坚决的目光下,韩越无奈放弃,他说,“连生煎包也不让吃,那难道

“就吃一个,我好不容易买的。”

“不可以,医生蜀黍说不可以吃。”

在小包子坚决的目光下,韩越无奈放弃,他说,“连生煎包也不让吃,那难道喝一个礼拜的粥啊。”

闻璐无奈的点头,“差不多,我听赵医生的意思,就是让我这一周都以清淡为主,连酱油都不能吃,所以韩越哥,你就别每天跑腿给我换着花样找东西吃了,挺累的呢。”

“我不累,”韩越将生煎包盒子搁在一边,脸上依然是热情满满的笑意,“等你手术好了,想吃什么我都去给你买。”

提到手术,闻璐的神色有些暗淡。

韩越注意到她手上的书从昨天开始几乎就没怎么翻页过,知道她心事重,宽慰道,

小说文学

“别瞎想了,一个医院怎么会连续两次骨髓移植手术都失败,哪有这种概率。”

闻璐虚弱的笑笑。

但愿吧。

没人注意到,门外的身影待了好一会儿才离去。

从爷爷的病房出来,厉风行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秦助理以为他是担心老爷子身体,便汇报了一下医生那儿询问的情况,“老爷子就是年纪大了需要调养,说是最近身体挺好的,张医生照顾的很细致。”

厉风行只是‘嗯’了一声,什么也没说。

下楼后上了车,秦助理问,“厉总,去公司还是?”

“去喜悦汇酒店。”

车子发动起来,秦助理有些疑惑,偷偷翻出电子行程表来,发现今天没合作要谈也没约人,怎么突然去酒店了?

厉风行的心思向来难猜,他都跟了他三年了,还是没能摸个一星半点出来。

到了酒店,厉风行点了一桌子的菜,都是清淡的,素菜为主。

“上次点的海鲜粥是谁做的?”

“啊?”秦助理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这个‘上次’是哪次。

好一会儿,他才想起点了海鲜粥的那次,不就是在这儿碰见太太的那次么?那会儿厉风行点了一份海鲜粥还让他盯着太太喝完来着。

“我去问问后厨。”

“问到后告诉酒店的人,定一周他做的粥,每次配两三个小菜,清淡为主,适合即将手术的病人吃的,然后一天三顿送到市医院。”

听到这话,秦助理心里才了然了,“您直说送给太太不就行了?”

厉风行说,“你最近话多的很,工作很清闲?”

秦助理打了个激灵,“厉总,我还是先去后厨看看吧。”

距离手术的日子越来越近。

医院离有小包子陪着,韩越也几乎是天天来,闻璐倒也不觉的闷得慌。

“于妈,你现在厨艺越来越好了,尤其这个粥做的特别好喝,我本来还以为喝一周的粥肯定受不了来着。”

“太太喜欢就好。”

于妈脸上的神色有些异样,几次欲言又止。

“太太,晚上就手术了,要不我给少爷打电话,让他来陪着您吧,虽然分居了,但毕竟还没正式离婚,你们也还是夫妻呢。”

提到厉风行,闻璐的神色有些凝滞,“不用了。”

“太太。”

“没事,韩越哥说他下了班会过来陪我的,不用叫别人了,手术而已。”

于妈拗不过她,只得作罢。

到晚上的时候,医生过来给闻璐测了体温,按照原本的时间将她推进了手术室。

检查厅临时有事,韩越赶过来的时候手术室的灯已经亮了,显示里面正在手术,走廊上只有于妈带着小包子在等。

他跑的大汗淋漓的,扶着膝盖大口喘气,“于妈……璐璐怎么……怎么样了?”

“才刚进去。”

韩越扶着椅子缓缓坐在了地上,心里后悔极了,“都怪我,我该早点来的,明知道下班高峰期路上堵车,我还在厅里忙什么?我该来陪璐璐的。”

小包子这些天跟他混的熟了,见他这幅样子,小大人一样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麻麻有人陪的,蜀黍进去了。”

闻言,韩越抬起头来。

手术室里,明晃晃的灯光照在脸上,头晕的想吐。

麻醉的药效渐渐弥漫全身,闻璐的眼前也开始模糊,除了刺眼的手术灯之外,好像还看到了一张包裹在隔离口罩下熟悉的脸。

手术床上,瘦削的手被握住了,是久违的温暖。

“厉总,捐献者换好了,手术也要开始了。”

他‘嗯’了一声,重重的握了闻璐的手一下,往后退的时候脚步竟有些拖沓。

身着着绿色隔离服的医生护士们很快将手术台围住,冰冷的器械在手术灯的照耀下折射出银白色的光。

紧贴在脸颊的口罩有些闷热,厉风行却无暇去管它,一双浓黑的眼睛始终看着手术台上的那张脸。

这一瞬他忽然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慌张无措。

尽管手术前再三和医生确认过成功率,可此刻毫无规律在胸膛里胡乱跳动的心脏节奏却一直在告诉他,你很怕。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闻璐被麻醉的药效支配着,不省人事。

医生护士有条不紊的忙碌着。

整个手术室里,只有厉风行一个人跟个旁观者似的无所事事。

但他又做不到安静的当个旁观者,手术的三个小时里,他始终在胡思乱想。

胡思乱想的内容很多,比如后悔那么轻易签署了离婚协议。

比如到现在也没问清她究竟为什么突然想离婚。

比如如果她醒不过来了,怎么办。

答案是无解。

他不能接受这个可能性。

三个小时后,心率仪显示正常,所有的仪器上生命体征都显示正常,护士给昨晚手术的医生擦着汗,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厉总,手术成功了。”

厉风行‘嗯’了一声,慢慢走到手术床边。

闻璐的脸上没有什么血色,苍白的几乎透明的皮肤,看着很脆弱。

麻药的药效就快过了,虽然不能睁眼,但她已经隐隐能感受到一些什么,听觉、嗅觉、触觉都在一点点的恢复,她听得到医生护士说话的声音,闻得到消毒水的味道。

也感受到额头上,有一个湿润的轻柔的吻落下。

像梦一样。
闻璐觉得市医院的麻醉效果真的很好,不痛不痒的完成了手术,还能做个美梦。

再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在无菌仓里。

骨髓移植之后要待在无菌仓里至少二十天,以防感染和排异反应,也为了医院能时刻监护病人的身体异常情况,等到白细胞达到合格数量了才能转到普通病房。

一睁开眼,闻璐模模糊糊的看到一个戴着口罩的脸,起先那张脸还是梦里的那张脸,但看清之后,才看到是韩越,隔着一扇巨大的玻璃,在跟她拼命的挥手。

看口型似乎是在问她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闻璐虚弱的摇了摇头,除了静脉输入的那条胳膊有些麻之外,身体还好,只是没力气,没有什么特别难受的地方。

上天多少还是眷顾她的,起码让她得了这样的病还能活下来。

已经是凌晨,黑色的劳斯莱斯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飞驰。

秦助理说,“骨髓捐献者已经安排转院了,韩先生那位也已经收了钱,说是原本就有移民计划,正好今天从南城走,我看着上的飞机。”

厉风行仿佛没听见,有些心不在焉。

“对了,刚刚医院那边刚刚来了消息,说太太已经醒了,状态挺好的。”

说到这儿,厉风行一直紧绷的脸色才终于缓和,‘嗯’了一声看向窗外。

景物在飞速的倒退,过了凌晨三点,南城所有繁华热闹的表象都褪去,除了街边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之外,什么都没有。

手术后的第三天,

闻璐就可以独立起床了,但是还是只能在那一方只容得下一张床和大大小小仪器的隔离室里待着。

一扇巨大的玻璃,隔开了她和外界,每天的饭菜都由医院提供,都是高蛋白的食物,味道实在是称不上好,权当是吃药了。

吃了睡睡了吃的日子实在是无聊,这地方竟然要待上二十多天?

身体稍微有点精神之后,闻璐就开始深深地怀疑这二十多天怎么待得下去。

下午,玻璃窗上传来‘哐哐’两声,她睡眠浅,一下子睁开眼。

没看到人,只看到玻璃窗外面出现一个花白胡子老人的手套玩偶,被灵活的操控着,老人手里拿着一张渔网,正在做一个撒网捕鱼的姿势。

老人一使劲,渔网撒入‘海里’。

闻璐的眼中浮起几分亮光,侧身靠在枕头上认真的欣赏。

等了一会儿,老人费劲的拉扯渔网,拉上来的渔网里有一条硕大的比目鱼。

比目鱼在渔网中挣扎。

此时,一张纸从玻璃窗下缓缓移动上来,写着台词‘不要杀我,我是一条可以满足你愿望的鱼。’

闻璐噗嗤笑出声来。

表演还在继续,老人将比目鱼放归大海。

看到这儿的时候,闻璐已经想起来这故事是什么了,但还是很有兴致,她想知道后面剧情需要出现那么多人,韩越有几只手能表演出来。

当看到一张白纸上写着‘大臣们’三个字代替文武百官时,她笑的前仰后合。

故事的最后,贪心不足的老人和妻子又回到了那个破屋子里。

老人携妻子、比目鱼、渔网谢幕。

躲在玻璃窗下面的幕后人员也终于露出庐山真面路来。

闻璐猜到是韩越,但没想到还有小包子,一丁点儿个子,站直了也只是勉强从隔离窗口露出一个头尖,还是韩越把他抱起来,他才拍着窗户和闻璐笑。

无菌仓里只有电话可以和外界相通,接听之后,那头率先传来小包子的声音,迫不及待的介绍自己的角色,“麻麻,我是比目鱼。”

闻璐故作惊叹,“真的吗?原来你是比目鱼啊,你好厉害啊。”

“是蜀黍教我的!”

“让我猜猜,除了比目鱼之外,乐乐还演了老奶奶对不对?”

“对——”小包子的尾音拉的十分悠扬,掩饰不住的高兴。

聊了好一会儿,电话才到韩越的手中。

 

“身体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我能为你做的。”

闻璐换了个姿势躺着,“看不出来吗?挺好的,已经精神多了,能吃能睡,就是医院的伙食太差了,我能吃点别的么?”

闻言,韩越尴尬的摸摸鼻子,“这个你真的难到我了。”

无菌仓里吃的东西都有严格的控制,他实在是不敢冒这个险。

“好啦,逗你玩的,”闻璐轻松的笑了笑,“韩越哥,你不用每天都来陪我,检查厅很忙吧。”

“还好,不忙,你手术前我没赶上过来已经很抱歉了,明明答应你的。”

闻璐皱了一下眉,“手术的时候,你没来么?”

“我没想到南城现在堵车这么厉害,来的时候你已经进手术室了。”

听着韩越的话,闻璐心里有些疑惑。

她依稀记得手术的时候有医生以外的人在自己身边来着,握着自己的手是一双很暖的手。

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但是很快又被她自己否定了。

不会是他的。

“璐璐。”

韩越的声音拉回了她的思绪。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哦,没什么,”闻璐的目光闪了闪,“对了,捐献者还在南城吗?要是还在的话,我想跟他当面道谢。”

韩越好不容易找到的这个骨髓捐献者是最北部伊宁自治区的,要是走了的话,想再见一面就难了。

“说到这事儿我还觉得奇怪呢,医院说捐献者手术完就走了,说是原本就有移民计划,昨天晚上就已经去国外了。”

“怎么这么匆忙啊?”

“我也不知道,”说到这个韩越笑了起来,“倒像是人家原本要出国了,结果顺便来捐了个骨髓,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感觉。”

“要是以后有机会遇到的话,我还是想当面道谢的。”

“嗯,人生这么长,有心总会遇到的。”

韩越的这句‘人生这么长’像是一种鼓励,落入耳中后,她的身体便又有了几分精神。

一个多月后,闻璐终于从无菌仓转入普通病房,

闷了这么久终于出来,呼吸的空气都让她觉得新鲜可爱,看到窗户外面阳光的瞬间心情就好了很多。

‘笃笃’两声敲门声后,她坐在病床上探头,“进来。”

闻璐以为是韩越或者于妈,所以在看到是厉风行时,她脸上的笑容还没褪去,是许久未见的新生的明媚。
 

闻璐脸上的笑容很快就散了,声音很轻,带着客气礼貌,“你怎么来了?”

厉风行说,“来医院看爷爷,知道你刚转到普通病房,所以顺便来看看你。”

闻璐“哦”了一声。

空气里漂浮着淡淡的局促。

厉风行不是个善于找话题的人,沉默了一会儿才问,“你身体怎么样?在这儿有没有什么不适应的?”

“恢复的挺好的,医生说我发现的早,治疗的也早,之后服用药物维稳就可以了,至于会不会复发,就看运气了。”

白血病的治疗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化疗后免疫力的下降带来的副作用几乎伴随余生,谁也不敢说骨髓移植之后就能百分百的康复。

毕竟他的康复率只有百分之五十。

或许是听到‘复发’两个字,厉风行的太阳穴控制不住的跳了跳,“不会的,术后注意休息和保养,以前喜欢吃的那些生冷的东西就都戒了吧,为了身体着想。”

“嗯,谢谢。”

厉风行原本还有很多叮嘱的话要说,但一下子都被‘谢谢’两个字堵了回去。

坐了一会儿,闻璐竟提起公司近期的一个项目来。

“项目的事情不着急,你先休息,我下午还有个会,先走了。”

闻璐‘嗯’了一声,看着他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忽然说,“厉先生,谢谢你让人送来的饭菜,我很喜欢。”

厉风行握着门环的手顿了一下,要转身时又听到她说,“但于妈的手艺也挺好的,所以以后就不麻烦

小说文学

了。”

空气凝滞了几秒,厉风行说,“秦助理多此一举,我会告诉他以后不必再做这种事。”

开关门的声音连续的响起,在偌大的病房中回弹,许久后才恢复安静。

闻璐看着门口好一会儿,神色复杂。

在无菌仓里待了几天后,饭菜又都换成了‘于妈做的’,高温蒸压消毒之后,再由护士送进来。

但她记得于妈的手艺,于妈是南方人,做菜总是偏甜,是改不了的习惯,而这段时间她吃的饭菜口味却没半点的甜味,尤其是那些粥点,她吃了很久,才想起似乎是在喜悦来酒店吃过一次同样口感的。

于妈的口风不是很严,三两句就问出来了。

这段日子的饭菜都是秦助理送来的,她还以为是厉风行特意吩咐的,但看刚刚他的态度,又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他忙得很,杂事不论大小自有助理帮他处理,就连结婚纪念日的礼物,也都是助理提前挑好,他买了带回去。

这些事,她一直都知道的。

从医院回去的路上,厉风行的脸色一直很难看。

秦助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猜测十有八九是跟闻璐有关,他也不敢问。

一路上,车厢里气氛都沉闷的诡异。

“离婚协议给她了吗?”

秦助理心里咯噔一下,有些慌张,“这段时间太忙了,我……我忘了,还没给。”

厉风行签了离婚文件给他转交,他的确第二天就去找闻璐了,但当时听说闻璐就快要手术,实在是没开的了这个口,想着再等等。

“下午拿到医院给她。”

“啊?”秦助理硬着头皮,“厉总,您要不要再想想。”

闻副总那么优秀脾气又好的女人,妥妥的甩张漫雪一百条街,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当然,这这话他不敢说。

厉风行瞥了他一眼,脸色很不好看,“什么时候开始,我的私事也要你来指手画脚了?”

冷凝的眼神吓得秦助理一激灵,忙改口,“没,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下午就拿去给太……闻副总。”

看厉总这决绝的样子,怕是以后称呼也得改。

厉总,您真的是瞎了啊!

“还有,以后不用往医院送饭菜了。”

这句话跟在那些重磅炸弹后面出来,显得过于轻描淡写。

秦助理唯唯诺诺的点头,一时间想不通厉风行究竟是因为确定离婚所以不再让他送饭菜了,还是因为不需要再送饭菜而确定离婚。

——

转入普通病房后,

闻璐把先前堆积的一些工作整理了出来,也不着急,在身体允许的情况下慢慢做。

只是不能让主治大夫赵医生看见,否则还是得挨一顿骂,所以每天她都在和医生护士斗智斗勇,时间久了,自得其乐。

这天,小包子和韩越都不在,没人帮她望风,但助理刚打过一个电话要她给一个处理方案,她不得不从床下掏出电脑来工作。

入神后没注意到病房门开了,眼角的余光瞥见一抹白大褂的身影时已经晚了,她‘啪’的一下合上电脑,“赵医生别误会,我就是太无聊了想找个电影……”

床尾站着张漫雪,一身白大褂,长发扎在脑后,抱着病历本正微微笑着看她,一副济世救人的白衣天使样。

闻璐把没说完的话咽了下去,面色迅速的冷漠下来。

几次接触她都知道张漫雪不似表面这么娴雅温顺,或许是她有偏见,但她的确也没理由喜欢她。

张漫雪说,“我刚到隔壁看一个病人,顺便来看看,看来你恢复的不错。”

“是,我挺好的。”

“那就好,对了,早上行哥来看爷爷了,他来看你了吗?”

闻璐握紧了手指,她知道张漫雪想说什么,她就是想说厉风行来医院了,却根本没来看她一眼就走了。

“他来没来看我,你问他不就知道了?何必这么‘顺便’的来我这儿问?”

“我只是随口一提,闻小姐,你不用这么大反应,既然你们都离婚了,其实他来不来你也不是很在意对吧?养好身体,我祝你早日出院,真心的。”

说完,她便转身要走。

闻璐素来脾气好,但也不是任人欺负的人,看着她的背影说,“张小姐,厉风行来医院虽然不来看我,但他也未必是来看你的,如果你不是爷爷的主治大夫,他来这儿的几率有多大你知道吗?”

张漫雪脸色微微一变。

“零。”

闻璐看着她,从容不迫,“还有,在我面前那么亲昵的称呼厉爷爷没有用,你得有本事在他老人家面前这么叫才行,既然你祝我早日出院,那我就祝你早日能获得厉家人的认可吧,也是真心的。”

她自愿退出,却不代表将厉太太的位置拱手相让,张漫雪想进厉家门可没那么容易,而跑来挑衅她这个准前妻的行为,真的很蠢。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轻一点啊撞到哪里了,好紧好爽再搔一点浪一点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vsexz.com/finance/400108.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