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财经新闻 > 新闻正文

我们娘俩让你日,又黄又粗暴的纯肉np文

都怪你!”陈佳欣无力的靠在沙发上,一双白玉一般的手掌不断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
吃的太多了!陈佳欣第一次发现,原来吃的太多竟然会如此难受。
“还怪我

都怪你!”陈佳欣无力的靠在沙发上,一双白玉一般的手掌不断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

吃的太多了!陈佳欣第一次发现,原来吃的太多竟然会如此难受。

“还怪我,就因为你吃的太多,弄的我都没怎么吃。我不怪你已经算好了,你反倒怪起我来了,讲不讲道理啊!”刚才陈佳欣那狼吞虎咽的样子,让古帆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就怪你就怪你,谁让你做的那么好吃!”陈佳欣完全不讲理了。

“你还是赶紧把碗筷收拾了吧,我给你做饭已经算好的了。别想让我还去刷碗!”古帆坐到沙发上说道。

“古帆哥哥!”陈佳欣的声音马上轻柔了起来,又要开始撒娇了。

“别再给我来这一套,没用!”古帆板着脸说道。

吃一次亏就行了,陈佳欣还得寸进尺了是吧?绝对不能让她得逞。

“古帆哥哥你就帮帮忙嘛,你看人家现在哪里还能动的了!”陈佳欣可怜兮兮的说道。

“那行,以后都别想我给你做任何一顿饭了!”古帆要起身。

“唉呀,古帆哥哥,这怎么能劳烦你呢,我来我来!”陈佳欣迅速起身,虽然现在已经吃撑了,但想想从此吃不到如此美味了,陈佳欣就有种世界末日的感觉。

美食,真的能够改变很多很多的东西,就像现在的陈佳欣,如果陈婉清看到陈佳欣竟然去刷碗了,估摸着眼珠子都会因为惊讶而掉出来。

虽然……

“你小心点好不好?”古帆有点无奈了,这是第二次碗跟地面亲吻的声音了。

“人家这是第一次刷碗好不好!”陈佳欣也很郁闷,为什么这些碗沾了水就那么滑手呢?

“现在你知道一个女人独自带着一个孩子成长,到底有多困难了吧?而这还只是生活中的冰山一角!”古帆斜靠在厨房墙壁上看着陈佳欣的手忙脚乱。

“你不懂的!”陈佳欣停顿了一下,轻声说道。

“我是不懂,我连爸爸妈妈都没有!”古帆耸了耸肩膀。

“你不要拿这个来刺激我!”陈佳欣突然大吼说道。

“你必须要承认这个事实,你最起码还有妈妈,一个深爱着你的妈妈!”古帆沉声的说道。

要解开陈佳欣的心结,就必须要让她受到深深的刺激,必须要情绪激动,平心静气之下,她的一切都是很难得到改变的。

“但我的爸爸呢?我爸爸在哪里?为什么别的孩子都有爸爸,但我却没有?为什么不告诉我?”陈佳欣眼睛通红。

“你想没想过,你询问爸爸在哪里的问题,有可能一次又一次的在伤害你的妈妈?”古帆冷声的说道:“一个母亲,在什么情况之下,对自己的孩子隐瞒她爸爸的信息?我来告诉你,是在那个男人深深的伤害了她的情况下。那是一道巨大的伤痕,而你,你的一切行为,都相当于在这道伤痕上不断的撒盐!”

陈佳欣愣住了。

“你自己好好想想,你不小了,一些东西应该可以分析的到。”古帆看这次‘进攻’差不多了,马上撤退。

陈佳欣是需要刺激,但这个力度还是要把握好的,一旦过度的话,这效果就达不到预期了。

“这妮子,不会想不开吧?”古帆嘀咕着,他都已经在沙发上坐了五分钟了,陈佳欣竟然还在厨房,并且一点动静也没有,这让古帆很有点担心。

悄悄的走过去,看到陈佳欣还像一具雕像一般的站着,眼神散乱没有聚焦,很明显已经神游物外了。

“这是好事!”古帆轻吐一口气,陈佳欣在思考,只要有思考,就已经代表着她在慢慢改变了。

古帆也知道,不可能凭借着自己几句话就让陈佳欣放下十几年的执念,但只要有一个好的开始,这才会有接下来的一系列进展。

家教老师变心理老师了,古帆自嘲的笑了笑,直接靠在沙发上去思考一些法术的问题了。

又过了大概五分钟左右,古帆感觉有人在自己对面沙发上坐了下来。

“想明白了?”古帆睁开眼,看着已经恢复平静的陈佳欣。

“没有!”陈佳欣摇头。

“慢慢来,不着急!”古帆轻声的说道:“其实,你只需要明白陈姐是对你真的好,有这个基础在,其它的都能够慢慢揭开!”

“你帮我把这一切揭开,我无条件的配合你!”陈佳欣眼睛中爆射出强烈的求知欲,她想知道这一切为什么是这样。

“无条件的配合我?”古帆盯着陈佳欣。

“嗯!”陈佳欣狠狠的点头。

“那就先从你对陈姐的态度上做出改变。我不要求你一下子彻底改变,但一点一点的改变,这应该可以做到的吧?”任何东西都是一点一点堆积起来的,想一步到位,多数都是不现实的。

“我尽量改变!”陈佳欣咬咬牙说道。

“学习成绩也是,慢慢释放出来,这个必须慢慢的。要不然,如果被陈姐知道自己的女儿对她隐瞒到了这种程度,对她的打击会非常非常的大!”古帆提醒说道。

“打击?”陈佳欣眼睛一亮。

“打消你那些歪想法。我们要去探寻过往,现在一切都还不清楚,你如果现在就太偏激的话……未来会后悔的!有些事情,一旦做了,就办法挽回了!”古帆严肃的说道。

“好吧!”陈佳欣良久后这才点点头。

“好!咱们的协议就算如此达成了,接下来就是……探寻你妈妈的过往。你十六岁了吧?十六年前,不,应该是十七年前,你妈妈在哪里,做什么,也许从中我们就能探寻到一些东西出来!”古帆打了个响指。

其实,最好的办法还是直接询问陈婉清。

但从陈婉清那么多年都没给陈佳欣透露一星半点,哪怕让自己女儿如此的记恨自己都在所不惜,可见那段往事从她那边得知到的可能性很低很低。

所以,想真正的解开陈佳欣的心结,真正探寻到以往的一切,唯有自己去寻找。

“十七年前!”陈佳欣眼睛一亮,但接着又黯然的说道:“我,我不是很了解!”

她从未去试图了解过自己的妈妈,她记恨还来不及呢,哪里去关心过去的一些东西?

“不了解也没关系。我们可以自己寻找,我相信你妈妈房间内一定能找出一些线索!”古帆感觉自己从心理老师又迅速变成了一个侦探了。

陈佳欣眼睛一亮,想到了古帆开锁的技能,这事貌似真的可行。

“就是,就是咱们私下进你妈妈的房间,这真的好吗?”古帆有点弱弱的问道。

“主意是你出的,你现在难道要反悔不成?”陈佳欣瞪大眼睛。

“主意虽然是我出的,但当时我完全站在你的立场角度上来思考这个问题,现在我冷静的想了想,觉得……”

“没什么觉得不觉得,这是我的主意,一切都是我主导的。这可以了吧?”陈佳欣已经迫不及待了,真不想听古帆在这里唧唧歪歪。

探寻过往,亲手把一切秘密揭开,只是如此想想,就让陈佳欣感觉到十二万分的兴奋。

甭管陈佳欣再怎么聪明,哪怕自学都已经学到了大学课程,这也改变不了她的心智其实还未成年的程度。

古帆欣然答应!

其实并不是古帆没有担当,古帆要的就是陈佳欣的这种主动性。而现在来看,陈佳欣的‘配合’比想象中的还要好。

同时,这也说明这件事在陈佳欣心中到底占据了什么样的位置。如果结果并不让人如意的话--不管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在古帆出手的情况之下,陈婉清房间的门锁很轻松的被打开了。

小说文学

这是一间很温馨的房间,有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就跟陈婉清身上的香味一样。

房间内的一切都收拾的井井有条,不见有丝毫的散乱。

胡思乱想中的那种陈婉清内衣随意可见的场面也没出现。

不知道怎么的,古帆心中稍稍有那么一点的失落……

其实陈佳欣也跟古帆一样在打量着这个房间。

她从未进来过!

放在别的母女身上,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但在陈佳欣跟陈婉清母女这边,却是个事实。

“应该在这边!”陈佳欣眼睛中闪过一抹复杂之色,然后打量一番,锁定在了一张桌子前。

这桌子并不是梳妆台,而是一张办公桌,办公桌靠窗,上面有着各种文件,可以想象的到,陈婉清肯定经常在这里办公。

古帆看的出陈佳欣眼神中的复杂,心中微微叹气,却没有多说什么。

“把锁打开吧!”陈佳欣找了一遍,只有一个抽屉是锁着的。

到了这个时候,古帆自然不会犹豫,在抽屉锁的位置轻轻一抹,接着一拉,抽屉就开了。

陈佳欣瞪大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

虽然古帆先后多次彰显了这种能力,但如此近距离看到这一切,还是第一次!而除了神奇之外,她实在找不出其它的什么词语来形容这一切了。

古帆微微笑了笑,其实不是古帆的技术有多高,而是灵力的作用。古帆把灵力凝结成钥匙的样子,自然就打开了,简单的很……
 

抽屉中很空!

完全拉开,这才能看到一个扁平的盒子!一个看上去很旧很旧的木头盒子。

陈佳欣把盒子拿了出来,发现上面还上着锁!

“打开吧!古帆哥哥!”陈佳欣深吸一口气,她现在有种接触到真相的紧张感。

这东西被陈婉清里三层外三层的保护着,肯定是非常重要的东西。而看到里面的东西,也许就能探寻到陈佳欣想要知道的那些秘密。

“你想好了?”古帆自然看的出陈佳欣的紧张。

“想好了!我要知道一切!”陈佳欣坚定的点点头。

一个人可以默默的把自己的才华彻底隐藏起来,这样的人,她的心已经可算坚强了。

古帆伸手一抹,锁应声而开。

而此时,陈佳欣根本就没再为古帆开锁的技能而震惊,而是深吸一口气,颤巍巍的伸手,慢慢把盒子打开。

盒子,终于被打开了。

只是看到里面的东西,古帆跟陈佳欣都愣住了。

盒子中除了一张照片之外,竟然再也没有了其它任何东西。

“这照片,有大概十八年的样子!”古帆仔细的看了看,说道:“而照片上的人,这个应该就是陈姐吧?”

其实照片都已经泛黄了,不太清晰了,时间真的已经很久了。

陈佳欣盯着照片上的一个人,依稀可以看的到她自己的影子。她跟陈婉清真的非常非常的相像。

“陈姐现年多大年纪了?”古帆问道。

“三十三!”

“你多大了?”

“十六岁半!”

“也就是说,陈姐在十六岁半的时候生了你,而怀你的时候,肯定还不到十六岁!照片上的陈姐,应该就是十五岁多点的样子。这照片是在怀上你不久前照的!”古帆分析的说道。

“旁边这两个人你认识吗?”照片上总共有三个人,陈婉清在中间,在她的两侧还有其它两个女生,虽然照片已经泛黄了,但却还是能够看的出来,这是两个未来的美人胚子,就算相比陈婉清也不逞多让。

“不认识,完全没印象!”陈佳欣摇摇头。

古帆沉思了一下说道:“你看看还能找出其它的东西不,小心一点,别让你妈妈察觉到我们进入过她的房间。如果没有其它的发现,那就只有一个办法,找到照片上的这两个人!”

陈佳欣马上就开始更仔细的查找了起来。

其实从陈婉清如此严密的藏储中也只找到了这么一张照片,其它地方能找到有价值线索的可能性,已经非常非常低了。

结果也是如此,查找之后,一无所获。

“我们怎么找?”十七年前的照片啊,除了长相之外,没有其它的任何线索,根本就没查找的任何头绪。

古帆也有点头痛。

“你妈妈是东海本地的吗?”古帆问道。

陈佳欣摇头。

古帆有点无语,陈佳欣这完全就是一问三不知的架势,完全不能提供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啊。

“根据照片上的年龄来分析,你妈妈跟这两位都应该在上高中。或者找到这两个人,或者找到你妈妈以前上高中的学校。”古帆说道。

“根据这照片寻找到这两个人的可能性太小,近乎不可能。哪怕现在是网络时代也很难很难,只有寻找到妈以前上高中就读的学校!”陈佳欣顺着古帆的话说,一个能够自学到大学课程的人,没有这点分析能力,那不是白混了?

“但问题的关键是你什么信息都不知道!”古帆摊开双手。

“查看我妈的档案!”陈佳欣想了想说道。

“陈姐进过事业单位或者当过公务员吗?或者说,给别人打过工,签订过那种需要档案的合同?”古帆询问。

“我不知道!”陈佳欣苦恼的说道。

古帆无语了,还是一问三不知,哪怕确定了方向,还是无头苍蝇,比先前好不了多少。

“你妈把以前的一切都应该清理干净了,档案什么的,想也别想了!”古帆把照片拿在手中,然后把盒子锁上,放进了抽屉中。

“你要拿走照片?”陈佳欣瞪大眼睛,一旦被妈妈知道的话……

“现在的情况已经很清晰了。这只是陈姐保留的对过去的唯一一点回忆。而我相信,这种回忆会一直放在角落中,也许一年也许十年都不会翻出来看一下!我们拿走,陈姐是发现不了的!”古帆自信的说道。

陈佳欣点点头,说道:“那就算有这照片,我们还是没有方向啊!”

“总比没照片好吧?我们可以尝试着把一些东西放到网上,看看能不能找出什么线索来!”古帆说道:“你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也许出现线索的时间会很长,更有可能我们压根就找不到什么线索!”

“我明白!”陈佳欣点点头说道:“只要有一丝丝可能性,我就不放弃!”

古帆犹豫了一下没有多说什么,一个十五岁多点就怀孕的女孩,这个怀孕本身就应该非常非常的复杂。要揭开这个面纱,真的好吗?

如果万一面纱揭开,这对陈婉清来说又意味着什么?

不过,古帆想的是让陈婉清跟陈佳欣能够真正拥有那种母女应该有的亲密关系,如果能做到这一点,不管经历了什么,古帆这也都算是功德一件了吧。

锁了抽屉,然后古帆亲自把进入的痕迹清除干净,两人这才锁了门出去。

 

“走!”出了房门,陈佳欣马上拉着古帆就走。

陈佳欣的小手还是很柔软的,摸起来很舒服,所以古帆任由陈佳欣拉着,嘴中问道:“去哪里?”

“去照相馆,他们肯定有办法把这两个人的照片还原的更加清晰,同时,甚至还有办法推演出十七年后现在大概应该是什么样子。这样的话,我们寻找起来是不是就相对更容易一些?”陈佳欣边走边说。

“你想过没有,也许我们在网络上的搜寻,陈姐也能看的到!”古帆看陈佳欣下了楼,拿了包,把照片放进去后马上就要走,不得不提醒陈佳欣一下。

“只要不跟美容相关的东西,她是不管的!放心吧!”陈佳欣信心十足的说道。

“我终于看到你对陈姐并不是一无所知的一面了!”古帆感慨的说道,真不容易啊。

“我发现你一直占我便宜!”陈佳欣狠狠的瞪着古帆。

“我怎么占你便宜了?”古帆愕然。

“你叫我妈叫什么?”陈佳欣冷声说道。

“哈哈哈,这么说你还是我侄女了?叫声叔叔听听!”

“滚!”

“叫一声听听嘛,我试试是什么感觉!”

“滚!”

“别这么粗暴,就叫一声,就一声!”

“古帆,你给我滚!”

今生有缘婚纱摄影!

现在专门照相的照相馆很少很少了,因为现在手机、各种相机实在太普遍了,自己拍照非常的方便也非常的快捷,谁还来照相馆啊!

所以,照相馆必须要开展婚照业务,要不然的话,任何单纯的照相馆都不可能赚到能吃饱饭的钱。

争吵了一路的古帆跟陈佳欣就出现在了这里。

按照陈佳欣的说法,这并不是东海市最大最好的婚纱摄影店,但却是技能最棒的!

至于陈佳欣是怎么知道这一切,古帆没兴趣。

只要能够完成既定的目标就可以了,其它的都无所谓。

进入其中,豪华的装修,各种各样漂亮的婚纱,亮瞎了古帆的眼。

陈佳欣双眼放光的看着各种各样的婚纱,看看这个很喜欢,看看那个也很喜欢的样子。

有服务员上前招呼古帆跟陈佳欣两人。

陈佳欣彰显出有钱人霸气的一面,直接提出跟经理面谈云云。

人家服务员倒是很客气,也许是感觉到了陈佳欣的‘钱霸气息’,不敢得罪这样的客户。

哪怕这个客户年龄不大,但是……谁规定年龄不大就不能穿婚纱了?

“你就不能客气点?”在服务员安排两人坐在柔软的沙发上送上茶水等待的时候,古帆说道。

“我必须要表现出我是大顾客的一面,这才好得到重视!只有重视起来,这才能还原的更真切,推演十七年后的模样,也能更贴近真实面容!”陈佳欣认真的说道:“你不得不承认,有的时候,很多事情都是需要花费大价钱才能办得到!钱,非常非常重要,这一点你应该深有体会吧?”

“你在揭我伤疤!”古帆怒道。

“切,你伤个我看看?还疤。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以你那开锁的技术,你如果真想弄钱,多少弄不到?还会巴巴的跑来给我做家教?”陈佳欣一副别把我当傻子的模样,有点小得意。

“那你既然明白这些,为什么你就不能体谅陈姐为了赚钱的奔波呢?”古帆严肃的说道。

“这是两码事!”陈佳欣狡辩。

“你有现在优越的生活,都是陈姐打拼出来的。其实不管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对陈姐的态度,都必须要发生转变!”古帆再一次强调。

“我都答应你了,我会做到的!”陈佳欣扭捏的说道:“这个需要时间拉!”

“嗯,你有这个意向就好!”古帆点点头,打住了话题。

而此时,一个三十多岁,身穿职业套装,身材火辣性感的成熟美女走了过来……
 

古帆眼睛闪亮,迅速打量了一下这个成熟美女,黑色铅笔裤,配上白衬衣,然后是一个大开领的黑色西装外套,恰到好处的把高耸的双峰凸显出来,给人一种衬衣上的纽扣好似随时都会被冲击破碎的感觉。

“哼!”陈佳欣轻哼了一声,不满古帆现在近乎呆滞的样子,更不满眼前这个女人的高耸。

陈佳欣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本钱,心中不断安慰自己还未成年,还没到真正变大的时候。

“先生,小姐,我是这里的经理,我叫程淑梦,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帮到你们的?”程淑梦对古帆眨了眨眼睛说道。

古帆像是被电流击中了一般,连忙不再去看程淑梦。

奇怪,女人都会放电吗?这个程淑梦,好像有点不端重的样子啊。

“程经理,是这样的,我需要你把这张照片上的这两个人单独处理出来形成图片,我要清晰的图片。同时,我需要你们给我推衍出十七年后这两个人现在的模样。”陈佳欣问道:“你们能做的到吗?”

“这位小姐,这可不是什么大业务,现在很多地方都有能力达到你的要求!”程淑梦这是责怪陈佳欣因为这点小事把她给叫来了。

“让我满意,我给十倍的价钱!”陈佳欣淡淡的说道,有钱,就是能任性。

古帆则是瞪大了眼睛,十倍的价钱,这个妮子,怎么感觉有点败家呢?

“这个单子我们接了,跟我来吧!”程淑梦干脆的说道。

陈佳欣对古帆眨了眨眼睛,仿佛在说这就是金钱的魔力。

古帆耸了耸肩膀,却也不得不承认,钱真的很重要。对任何人,都是如此。

今生有缘真的很专业,他们的技术人员在处理照片上,真的很老道。

在陈佳欣提出自己的要求,并且提供出陈婉清现在的照片做对比后,程淑梦直接让陈佳欣明天来取照片。

而在陈佳欣大方的直接先支付了一半定金后,程淑梦更是亲自把两人送到了大门之外,服务可谓是周到热情至极。

哪怕翻十倍,这个业务也就不到五千块钱而已,堂堂一个那么大婚纱店的经理,真的有必要那么热情吗?

而且,古帆一直都感觉这个程淑梦好像对自己很感兴趣的样子。这就更让古帆奇怪了。

古帆虽然知道自己魅力确实很大,但也不到瞬间就把一个如此成熟的美女给吸引到如此地步的程度啊!

带着这种疑惑,在出门的时候,古帆稍稍回头又看了看程淑梦。

程淑梦还站在门口,正盯着古帆呢,看到古帆望过来,微微笑了笑。这一笑,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妩媚!

但古帆这次却没有胡思乱想,而是眼神微微收缩,接着自然转身,这才跟陈佳欣离开。

古帆心中掀起了风浪,这个程淑梦,很不一般,在她的身上,古帆察觉到了隐约之下的能量波动。

古武者?异能者还是修真者?

古帆现在没有答案。

“看来不能小看了其它人啊,我先前竟然没有发现。是她隐藏的太好?还是我太大意了?”古帆心中暗暗想着,同时也算在告诫自己。

“喂,回魂了,刚才那个美女是不是很吸引人啊!”陈佳欣的小手在古帆跟前摇晃着,一脸的不高兴。

“确实!”古帆一脸回味。

“哼!那你回去找她好了,我看的出她对你感兴趣,这绝对是一个人尽可夫的人。没想到你品味如此低下!&r

小说文学

dquo;陈佳欣冷声的说道。

“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在吃醋?你不是喜欢上我了吧?”古帆眨了眨眼睛说道。

陈佳欣气极,怒声的说道:“我喜欢上你?别做梦了。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没有最好,没有最好,你不是我的菜,像刚才程经理那种才是我喜欢的类型,成熟!你还是太生涩了!”古帆上下打量着陈佳欣,言不由心的说道。

“古帆你是个大混蛋!”陈佳欣气的直跺脚。

——

古帆还没来过游戏厅,这是第一次来。

而这里各种各样的机器,让古帆算是开了眼界。

几百平米的庞大空间,各种机器整齐或者散乱的摆放,各种动感的音乐交杂,让人忍不住的都要跟着这些音乐摆动一下自己的身体才好。

古帆不喜欢这样的环境,实在有点太吵了。古帆喜欢安静,也习惯了安静。

但陈佳欣很明显不同,她来到这里,就好像一只飞出了牢笼的精灵一般,脸上堆满了笑容。

“你知道吗,我早就想来这里玩了!但妈妈不让……”陈佳欣大声对古帆说,她怕在这种环境下古帆听不到她说话。

“我不喜欢这里!”古帆毫不掩饰自己的喜好。

“陪我玩一回嘛!”陈佳欣做了个鬼脸,根本不给古帆反对的机会,迅速去买币了。

古帆微微摇摇头,算了,就陪她一回吧,其实她也挺可怜的,把自己伪装成那样,而伪装,就是一种压抑。这种压抑都不知道已经积累多长时间了。现在有个发泄出来的渠道跟机会,也算是好事。

“耶,我赢了!”

“你不是说没来玩过吗?”古帆郁闷,他一直输。

“我说过吗?我只是说妈妈不让而已。”陈佳欣狡黠的笑了笑,大声说道:“咱们再来一局!”

古帆无语,赢自己就让她如此兴奋吗?真当我是个菜鸟是吧?

“你输了!”三局后,古帆笑眯眯的看着脸上带着不服气神色的陈佳欣。

“再来,这次是你运气好!”陈佳欣咬咬牙。

古帆耸了耸肩膀,然后,接下来的每一局,陈佳欣都输!

“看我做什么,我以前真没玩过,但谁让我学习能力强呢,这些游戏,几局就能上手了!”古帆淡淡的说道。

“不装你会死啊!”陈佳欣眼珠子一转,拉着古帆就走,说道:“我们换一种玩!”

“换什么你都输!”古帆还是淡淡的说道。

“真的吗?”陈佳欣展颜一笑。

而接着下,古帆就有点悲剧了。

因为陈佳欣任何游戏都只玩一局!

古帆没玩过这些游戏,甚至没时间去了解这些游戏,哪怕有着再强的学习能力,第一局下来,也是毫无悬念的败下阵来。

古帆自信第二局的时候,陈佳欣想赢自己就绝对不会那么容易了。

但可惜的是,陈佳欣根本就不给古帆这样的机会。

“你耍赖!”

“你自己笨而已!”陈佳欣吐了吐舌头,继续杀向下一款游戏。

“我去接个电话!”正玩着呢,古帆的手机响了,看了看来电显示的号码,古帆跟陈佳欣打了个招呼,直接往外走,在这里接电话,古帆不担心自己能不能听清,却是怕对方听不清自己说什么。

“哈哈哈!”看着古帆的背影,陈佳欣哈哈大笑,在她看来,古帆这是‘电遁’了,跟‘尿遁’完全一个模样。

“喂,古先生吗?”电话是王成龙打来的。

“王总,是我,老爷子是不是醒来了?”古帆问道。

“对,老爷子已经醒来了,我第一时间就给你打电话!”王成龙语气中带着雀跃。

“嗯,你把医院地址给我吧,我下午过去看看!”古帆惦记着王老爷子身上的那块玉片呢。虽然还没真正的看到玉片,只是感应到了玉片的气息。但古帆笃定,王老爷子身上肯定有玉片存在。

“好好,我把地址发你手机上!”王成龙连忙答应着。

老爷子醒来,更加证明了古帆医术的高超,王成龙很期待古帆前来,只要古帆来,哪怕付出任何代价,也要让古帆再出手一次。

“怎么样?”见王成龙挂了电话,王雨烟连忙问道。

“他下午就过来!”王成龙说道。

“太好了!哥,一定一定要让他给爷爷好好看看!那就是个神医!”王雨烟高兴的说道。

放在以前,王雨烟根本不可能相信一个比她年龄还小的人,竟然有着那么高超的医术。

但现在,事实摆在眼前,王雨烟却不得不相信了。

“嗯,我知道,放心吧。”王成龙问道:“检查结果出来了吗?”

“还没有,林伯伯正在检查!”王雨烟说道。

“你去看看,替我谢谢林伯伯,我先安排一下,他下午就过来了!”王成龙支走王雨烟。

等王雨烟进了病房,王成龙换了个位置拨打了一个电话。

“是我!查的怎么样了?”

“王总,现在还没有什么线索!”

“多长时间了?还没查到任何线索?我再给你一些时间,晚上之前不给我一个有价值的信息,你自己看着办吧!”王成龙怒气冲冲的吼道,然后干脆挂了电话。

“一群饭桶!”王成龙一拳捶打在墙壁上。

自从听了古帆的提示后,王成龙第一时间就安排人追查了。他绝对绝对不允许有人陷害自己的爷爷。

但现在都一天了,却一点线索也没有,这让王成龙感觉不可思议的同时,也显得更加的愤怒,有着一种情绪被压抑着根本发泄不来的憋闷感。

“是你们当中的谁?但不管是谁,只要找出你们来,别怪我心狠手辣,大义灭亲!”王成龙脸色阴沉,眼神中闪过一抹痛苦之色。

祸起萧墙啊!亲人之间的屠戮。王成龙感觉自己的心在绞痛!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我们娘俩让你日,又黄又粗暴的纯肉np文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vsexz.com/finance/400155.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