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财经新闻 > 新闻正文

换爱交换乱,浪货叫的再浪一点张开

回去的路上,林昆半路就下车了,他让出租车送章小雅回海辰别墅区,自己则在路边又拦了辆车直奔幼儿园,到幼儿园的时候,时间刚四点二十多一点,他就站在幼儿园大门旁的梧

回去的路上,林昆半路就下车了,他让出租车送章小雅回海辰别墅区,自己则在路边又拦了辆车直奔幼儿园,到幼儿园的时候,时间刚四点二十多一点,他就站在幼儿园大门旁的梧桐树下抽烟乘凉打发时间。

远处,一辆红色的卡罗拉靠边停下,林昆一眼就认出那是楚静瑶的车。

楚静瑶穿着一身玫粉色的职业装,脚上踩着一双十厘米镶钻的水晶鞋,鼻梁上架着一个精致的太阳镜,腋下夹着某奢侈大牌最新款的包包。

推开车门的一瞬间,无数的目光向她看了过来,她就像是一块巨大发光的宝石,人群中总是那么璀璨耀眼,总能吸引来自四面八方的眼神。

‘嗒’的一声轻响,水晶鞋十厘米的锥根落地,所有人的心脏骤然一紧,仿佛这一声‘嗒’是踏在他们的心坎上发出的。

楚静瑶从车上下来,窈窕的身影玉立在下午四点钟的阳光下愈发动人,气质出众的像是寒冬腊月里盛开的玉兰,脚下交错的步伐仿佛盛开的莲花蔓延,就连无意间抬手托起镜架的一个小动作,都是那么迷人……

“咕噜”已经有人开始咽口水了,也有人看的醉了,一副呆呆的神情。

“老婆,这儿!”

突然的一声叫喊,顿时打破了整幅画面的美感,就好像一拳砸在了玻璃上,整个画面碎的霹雳啪啦的,所有人都被这一声叫喊回过了神,楚静瑶更是差点摔了个跟头,脚下一个不平稳,脚踝处‘嘎嘣’一声,崴脚了。

楚静瑶‘啊’的痛叫一声,额头上顿时渗出一层细汗,眼神幽怨杀气腾腾的看向林昆,林昆表情一愣,嘴角的笑容僵硬到石化,真没想到他随便喊的一句,竟酿出了如此严重的后果,赶紧就跑过去扶楚静瑶。

不等林昆跑到跟前,楚静瑶身旁的一辆丰田霸道里跳下来一个瘦猴男,就想要扶楚静瑶,林昆一看这还了得,直接脚底下一发力冲了过去。

这瘦猴男的如意算盘打的不错,想来个近水楼台先得月,趁机跟女神搭个讪揩个油啥的,结果他刚张开臂弯做出一个扶的手势,就觉得身子轻飘飘的飞了起来,是真的飞了起来,他看到自己的双脚脱离了地面……

“滚!”

林昆以子弹头的速度冲过来,并且毫不客气的扬起了他那44码的大脚板子,冲着瘦猴男的屁股就踢了过来,直接把这厮像皮球一样给踢飞了。

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下,瘦猴男在空中划过一道蹩脚的抛物线,呼通一声坠地,那场面叫个疼啊,四肢张开的趴在地上,像个大癞蛤蟆一样。

这边,林昆拍拍手,得意的道:“老子老婆的便宜,岂是随便就能占的!”

周围的人顿时一阵汗颜,刚才那些有心想要‘英雄救美’的男人们,这会儿都悄悄的把那小心思给藏了起来,生怕自己一不小心也被踢飞了。

林昆回过头,嘴角勾起一丝潇洒的弧度冲楚静瑶微笑,结果换来的却是楚静瑶冷冰冰的表情,和那冷如刀子一般凛冽的眼神,他赶紧收回笑脸,张开双臂扶住楚静瑶,关切的问道:“老婆,你的脚没事吧……”

瘦猴男被摔的不轻,浑身的骨头都要裂了,他晃荡着脑袋爬了起来,冲着周围的人群就嚷嚷骂道:“麻痹的,刚才是谁踢的老子,站出来!”

没人回答他,都是一副好笑的表情看着他,他感觉鼻子黏糊糊的,摸了一把竟然出血了,这时也不知道哪个气死人不偿命的夹在人群里嗲声嗲气的喊了句:“哎妈呀哥们,你鼻子来事了……”

“哈哈哈哈哈……”周围顿时暴起一阵大笑。

瘦猴男怒不可遏,回过头,正好看到了扶着楚静瑶的林昆,心里顿时了然,气势汹汹的就冲着林昆走了过去,“麻痹的,刚才是你踢的我吧!”

林昆淡定的点点头,那态度就好像是在说:“就我踢的,怎么着吧?”

瘦猴男顿时两眼血红,脑瓜顶的头发根根倒数,握着一双拳头摆出要狂殴林昆的架势,怒不可遏的吼道:“麻痹的,你知道我是谁么?我是少林寺第一百零八代掌门的关门弟子,我练的是金钟罩铁布衫,刚才你要不是偷袭我,怎么可能把我踢飞,现在我郑重的告诉你,春生哥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说完,这厮马上扎稳马步,摆好了架势,“这叫千斤坠,有本事你再踢我一脚试试,我的千斤坠和金钟罩一起使用……啊!!!”

林昆皱着眉头,咋感觉眼前这厮像是精神不正常呢?他实在听不下去他在这白话了,索性不等他把话说完就提前一脚踢出,结果啊的一声惨叫过后,李春生再次飞了起来,跟上次不一样的是,他这次的抛物线更蹩脚难看,并且落地的时候是后背着地,摔的声音比之前更响亮了。

李春生这一下被摔的彻底熄了火,挣扎了好一会儿才爬起来,摸了一把鼻子,发现两个鼻孔都流血了,人群里那个气死人不偿命的声音再次调侃起来:“哎妈呀哥们,你两个鼻子都来事了……”

李春生心里直有一股骂娘的冲动,要骂的不是人群里说他鼻子坏事的那损种,也不是把他踢飞的林昆,而是那个自称是少林寺第一百零八代掌门并以传授功夫的名义骗了他三万块大洋的大和尚——MD,骗子!

楚静瑶脚扭伤的不轻,这时她的额头上已经疼出了汗珠,林昆赶紧扶着她去车里,但她穿着高跟鞋走起来十分的不得劲儿,林昆干脆一咬牙,也不顾她的反对和她那凛冽如冰刀子的眼神,一把将她给抱了起来。

周围那些路过的、等接孩子放学的男人们,顿时羡慕的哈喇子直下三千尺。

楚静瑶穿着职业装,林昆把她抱起来后,一只胳膊托着她的腿弯和屁股,另一只手从后背绕过来,捂在了她两腿之间的裙摆上,难免深了浅了的碰到不该碰的地方,楚静瑶顿时凤眼圆瞪,一副马上就要翻脸的表情,“你……”

林昆轻佻笑道:“老婆,我这可不是故意占你便宜,周围那么多色狼盯着呢,我要是不给你捂着点,你这小窄裙那么短,还不得被他们都给看光了啊!要不你自己二选一吧,是我给你捂着,还是被他们看光?”

楚静瑶不吭声,算是默认捂着,眼神恨恨的瞪了林昆一眼,要不是因为他,自己的脚怎么会崴?

林昆的手这时不小心又碰了楚静瑶两腿中间的敏感地带,这一下方位正准,楚静瑶的凤眼顿时又瞪圆了,林昆赶紧解释:“这真不是故意的……”

把楚静瑶放进了车里,林昆又重新返回幼儿园的大门口,李春生靠在丰田霸道的车头上,距离林昆不远,暗暗的打量着林昆,心里突然有了个想法——拜他为师!

幼儿园放学的铃声响起来,小天使们在老师的带领下走出学校大门,林昆马上又看到了小楚澄那个漂亮的班主任冯佳慧,她今天穿了一件浅蓝色的连衣裙,衬托在她白皙光泽的脸颊下,有股小清新的调调。

“爸爸!”

小楚澄看到了林昆,马上就兴奋的扑了过来,这一次林昆早有防备,没让小家伙的脑门再重伤到他的命根子,笑着摸了摸小家伙的头问:“儿子,今天在学校乖不乖啊?”

小楚澄摆出一副小大人的模样,道:“必须乖!”

林昆被逗的哈哈笑了起来,抬起头,却看见冯佳慧正在朝他这边看,他正犹豫着要不要上去打个招呼,冯佳慧主动朝他走了过来,“林先生,来接澄澄。”

林昆马上笑着回道:“是啊。冯老师,这小子今天在学校表现的怎么样?”

冯佳慧笑着摸了摸小楚澄的头,说:“澄澄今天表现的非常棒,不光考试考了一百分,还交了一个好朋友。”

“爸爸,我交好朋友了!”小家伙这才想起来这码子事儿,本来放学前他都打算好了,今天一见到爸爸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然后再介绍自己的好朋友给爸爸认识,结果一看到林昆后,小家伙兴奋的啥都给忘了。

小楚澄说完,便开始大声的喊道:“苏有朋……苏有朋你快过来,我介绍我的超人爸爸给你认识!”

林昆笑着对冯佳慧说:“这孩子的名字可真有明星相,他妈妈一定非常喜欢苏有朋。”

冯佳慧笑着点头,“是啊,等我将来有孩子了,也给他取个明星的名字。”说完,冯佳慧马上意识到她有些失态了,她一个黄花大闺女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而且还是当着学生的家长,白皙的脸蛋马上红了起来。

林昆笑了笑,不知道该怎么接这话茬,正好这时苏有朋走过来了,林昆一看这苏有朋,马上为之一愣,倒不是因为别的,而是站在这孩子旁边的竟是刚才被他踢飞两次的那厮……这孩子该不会是他儿子吧?
 

虽然被踢飞两次,身子都快被摔的散架了,李春生全然不记仇,主动的伸出手向林昆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李春生,是苏有朋的舅舅。”

林昆模仿着李春生的套路,也做了个简单的自我介绍,然后随便聊了几句,林昆这才知道苏有朋是今天才转学过来的,以前在燕京读书。

苏有朋这孩子看上去很精致,白胖白胖的像个陶瓷娃娃,虽然名字和著名演员苏有朋一样,但长相和气质完全不同,除非苏有朋小时候很胖也很内向。

跟冯佳慧、李春生、苏有朋告别完,林昆抱着小楚澄朝卡罗拉走去,路上小家伙凑在林昆的耳边小声的说:“爸爸,我刚才发现了个秘密。”

“哦?”

“冯老师跟你说话脸红了,我猜她一定是喜欢你,你可得把持住了。”

“……”林昆脑门上立马垂下来三道黑线,“小孩子别瞎说,你冯老师刚才脸红,是因为她自己不小心说了让自己脸红的话,不是喜欢爸爸。”

“是么?”小楚澄一副怀疑的表情看着林昆,“爸爸,你可不准骗小孩子哦。”

林昆抬起手指头在小家伙的脑门上爱昵的摁了一下,“放心吧,不会的。”

父子俩来到了卡罗拉车前,小楚澄从林昆怀里下来后,就扑向了楚静瑶,关心的连连问道:“妈妈,妈妈你的脚没事吧,疼不疼啊,我给你揉揉。”

楚静瑶开心的把小楚澄抱在怀里,在他的脸蛋上亲了两下,道:“宝贝,放心吧,妈妈的脚没事,已经不怎么疼了,回家休养一下就好了。”

小楚澄搂着楚静瑶的脖子,脸蛋贴在妈妈的脸上磨蹭着,“妈妈,我今天考100分了,还和苏有朋交朋友了。”

“谁!?”楚静瑶惊惑的问。

“苏有朋呀。”

“是澄澄他们班新转来的一个同学,名字和苏有朋一模一样,不是演电影的那个苏有朋,两个差三十多岁呢。”林昆发动了车子,回过头道。

“哦……”

楚静瑶明白了,笑着摸着小楚澄的脑袋道:“我的澄澄真棒,都考100分了呢,以后再接再厉,好好保持。”

“妈妈,我考100分了,有没有奖励呀?”

“当然有了,澄澄想要什么奖励?”

“想要……”小家伙嘬着手指头想了想,然后说:“妈妈,你先答应我可以么?”

楚静瑶故意摆出一副考虑的表情,小楚澄马上摇着她的胳膊,小孩子撒娇的道:“妈妈……妈妈你就先答应我吧……”

楚静瑶笑着道:“好好好,妈妈先答应你,你说你想要什么礼物吧。”

小楚澄摇头,“澄澄不要礼物,澄澄今天晚上还要和爸爸妈妈一起睡。”

楚静瑶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僵,已经答应孩子了,话就不能再收回了,她摸着小楚澄的脸蛋笑着说没问题,眼神却不经意的瞥向林昆,她怀疑这是林昆教儿子说的,否则儿子应该会要一套新的玩具或者连环画之类的。

“哼,这个流氓!”楚静瑶在心里暗暗咬牙道。

林昆这可真是被冤枉了,啥叫躺着中枪,他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啊。

卡罗拉开进了别墅区,停在七号别墅的大门口,小楚澄蹦蹦跳跳的从车上下来,楚静瑶扭伤的那只脚不敢着地,最后还得让林昆抱她回去。

林昆奸佞的一笑,站在车门前对楚静瑶说:“老婆,这次可是你让我抱你的……”

楚静瑶看了一眼已经跑到家门口的小楚澄,回过头来狠狠的剐了林昆一眼,压低声音警告道:“你要是再敢占我便宜,小心我要你好看!”

“哦?哈哈……”林昆大笑两声,躬身把楚静瑶从车里抱出来,故意皱了皱眉头,然后一副考究的表情对楚静瑶说:“老婆,你还真不轻啊,是不是该减肥了?”

“你……”

楚静瑶轻咬贝齿,心里暗恨道:“这混蛋怎么知道自己最近重了两斤?”

“没关系老婆,你胖了俺也喜欢,就算你胖成了个球,俺也不嫌弃你。”林昆嘿笑着道,故意一副乡下人傻憨的表情,看在楚静瑶的眼里却是眼前一黑。

只见她白皙光滑的额头上顿时垂落下无数道的小黑线,这混蛋是在诅咒她变成胖子么?凤眸眼波流转,微微眯起,霎时间寒光毕露杀气腾腾。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尤其是女人,诅咒一个女人变胖,就等于拔了她的逆鳞。

这两天她本来就受够了这个臭流氓,此时就好像点燃了导火索的炸药,到了不得不‘爆’的地步,她张开嘴巴,露出两排整齐洁白的可以去给牙膏拍广告的牙齿,轻吐一口兰气,冲着林昆的脖子就咬了下去。

“啊……”

这绝对是林昆始料未及的,他想象不到楚静瑶这么一个大家闺秀的漂亮女人,竟然会张嘴咬人,而且咬的还真疼啊!他脸上那故意傻憨的笑容顿时抽搐起来,喉咙里本能的就发出一声‘啊’,这‘啊’音刚出一半,站在门口的小楚澄就鼓起了掌,小家伙边鼓掌边开心的喊道:“爸爸妈妈好恩爱哦,爸爸不嫌弃妈妈变胖,妈妈亲爸爸的脖子,太棒了!”

为了不让孩子看到事情的真相,也为了能让儿子开心,林昆一咬牙,生生的把那余下的半声‘啊’给咽回了肚子里,嘴角也强撑着咧出笑容。

楚静瑶发泄够了,松开了口,林昆的脖子上顿时多了两排整齐的牙印,那牙印深凹透着血红,周围依稀能看见血丝,一看就是没轻咬啊。

楚静瑶得意的瞥了一眼林昆,语气淡漠且小声的道:“下次再乱说话,这就是下场。”

小楚澄这时又叫着道:“爸爸妈妈,你们别说悄悄话了,快开门回家吧!”

林昆冲楚静瑶苦笑一下,赶紧抱着她去开门。小楚澄一进门就跑进卫生间嘘嘘了,林昆抱着楚静瑶上二楼,刚把楚静瑶放到她房间的大床上,他还不等直起腰,身后房间的竟鬼使神差的‘砰’的一声关上了。

林昆眼睛一亮,报仇的机会来了!

他故意身子往前一倾,顶了一下楚静瑶的肩膀,楚静瑶没有防备,一下子就被顶的躺在了床上,林昆紧跟着装作脚下没站稳,身子也跟着向前倾,一瞬间就把楚静瑶压在了身子底下,两人面对着面,近在尺咫。

楚静瑶那高挑曼妙的身子压在底下,有着一股说不出的舒服感觉,尤其胸前那两朵饱满弹性十足的地方,抵在胸膛上更是令人心生荡漾。

林昆不是真想把楚静瑶怎么样,而是想故意吓唬她一下,报复她刚才咬自己的那一口,可当他真的把楚静瑶压在身子底下的那一刻,他明显听到了自己的呼吸变得粗重,脸颊微微发烫,体内那在漠北憋了无数岁月的肾上腺素也开始躁动不安起来……此情此景,换做普通人肯定是把持不住,好在他这个曾经的兵王自制力超乎常人,不怕擦枪走火,并趁机故意猥琐的一笑,让这场吓唬楚静瑶的假戏变的更逼真起来。

“你想干什么!”楚静瑶惊慌的叱问,眼神里满是恐惧,脸色发白,一双手用力的推着林昆的肩膀,可她哪能推得动,就像推在一座山上。

“你说呢?”林昆继续猥琐的笑,眼神里闪烁着碧绿的光芒,边说嘴巴边轻轻的向下,正对着楚静瑶那两瓣涂了淡淡唇彩的性感朱唇。

楚静瑶顿时紧张的绷紧了神经,惊慌的道:“你……你再这样我喊人了!”

“喊吧,这别墅里除了你和我,再就是澄澄,你想这件事在澄澄的心里留下阴影么?”林昆故意邪恶的一笑:“要我说,你还是从了我吧。”

“你……”

林昆的嘴唇彻底贴了下来,楚静瑶紧张的闭上了眼睛,两只手死死的抓住林昆的肩膀,一股温热的感觉顿时涨满眼眶,两行透明的泪水划过白皙的脸颊。

床头的闹钟沙沙沙……

一秒钟,

两秒钟,

三秒钟……

时间短暂而又快速的划过,楚静瑶却感觉像是过了几个世纪一样的漫长,她咬紧嘴唇紧闭双眼,死死抓着林昆肩膀的双手因为用力过度指节发白,可等了半天,那对于她来说可怕而又绝望的一幕却没发生。

楚静瑶缓缓的睁开眼睛,泪眼闪烁中看到林昆正坏笑着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呵呵,看把给你吓的,我还真能把你怎么样啊,不过就是想吓唬你一下,谁让你刚才咬我咬的那么狠了,行了,咱俩现在算是扯平了。”林

小说文学

昆轻佻的笑道。

“你,你混蛋!”楚静瑶气恨的骂道。

“哟呵!”

 

林昆又坏坏的一笑,脑袋迅速的俯冲而下,嘴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啵的在楚静瑶的嘴唇上亲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洋洋得意的坏笑道:“这一下算是收点利息,以后你要是再流氓、混蛋之类的叫我,我还收利息,嘿嘿。”

楚静瑶:“……”她面无表情的看着林昆,如果说眼神能够杀人,她已经将这个流氓千刀万剐一万次了
 

从楚静瑶的房间里出来,林昆头也不回的钻进了卫生间,关上门拧开水龙头,凉水哗哗的流了出来,他把头整个伸到下面,任凭凉水冲过。

几分钟后,他站了起来,看着镜子里湿漉漉的自己,长舒一口气,现在感觉好多了,心跳不那么剧烈了,脸颊也不那么烫了,呼吸也平稳了。

戏是假的,可他身体里的反应是真的,他一个在漠北憋了好几年的大男人,突然间压在楚静瑶这么一个女神级别的尤物身上,体内的肾上腺素猛然间仿佛化成了无坚不摧的野兽在他体内横冲直撞,也就是他这个意志如铁的男人把持的住,换做普通的男人,刚才肯定趁机把楚静瑶给……

拽了条毛巾擦了把脸,林昆从卫生间里出来了,小楚澄这时坐在楚静瑶的床上,把他小书包里的东西都倒了出来,翻出这样那样的故事书让楚静瑶给他读,看到林昆后,小家伙马上冲他招呼道:“爸爸,快过来!”

林昆笑了笑,眼神悄然的看向楚静瑶,楚静瑶低着头在帮小楚澄整理书本,脸上的表情看不到,她现在一定不待见自己吧,想着林昆就对小楚澄说道:“澄澄,你先跟你妈妈玩吧,爸爸要下去给你们做晚餐了。”

小说文学

“爸爸,我要吃西红柿炒鸡蛋!”小家伙又转过头问楚静瑶,道:“妈妈,你吃什么?”

楚静瑶冲小楚澄笑笑,道:“妈妈随便。”眼神却一点也不往林昆这边看。

小楚澄道:“不行,随便怎么行呢,要不我帮妈妈想一个菜吧,就吃红烧排骨吧!”

楚静瑶笑着点点头,“好吧。”

小楚澄看向林昆,笑着道:“爸爸,我吃西红柿炒鸡蛋,妈妈吃红烧排骨!”

林昆嘴角一笑,故意拿捏腔调,道:“好嘞,二位客官请稍等,饭菜马上就上来!今天本店店庆,再免费送二位客官一个西红柿牛腩汤!”

“好棒哦!”

小楚澄开心的叫道,楚静瑶却是一副不为所动的表情,低着头继续帮儿子整理书本,林昆向她看过来,她也像是完全感觉不到似的,林昆苦笑一下,转身下楼,这时她的嘴角才轻轻的露出一个微笑。

厨房里食材齐全,林昆只稍微的施展了一下他的厨艺,就做出了两菜一汤,主食是红豆米饭,额外放了点黑芝麻和香米,一开锅那香味叫个诱人。

楚静瑶脚扭了不方便下楼,林昆就把饭菜端到了楼上,摆在二楼客厅的茶几上,然后就喊母子俩出来吃饭。

小楚澄扶着楚静瑶一瘸一拐的出来,却不见林昆的踪影,小家伙跑到楼梯口,冲楼下喊道:“爸爸,你在干什么,怎么不上来和澄澄一起吃饭呀!”

楼下传来了林昆的声音,“儿子,你和你妈妈先吃,爸爸忙完了就上来。”

小家伙哦了一声,回到茶几旁边,桌子上的饭已经盛好了,筷子也摆好了,香喷喷的米饭和菜香马上就引诱的小家伙直流口水,小家伙端起饭碗扒拉了一口,然后鼓着腮帮子冲楚静瑶道:“妈妈,爸爸做的饭好好吃哦,你快尝尝!”

楚静瑶吃了一口,笑着冲儿子点点头,“澄澄,喜欢吃就多吃点。”

“嗯。”小楚澄点点头,大口的吃了起来。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娘俩已经吃的差不多了,楚静瑶晚上的饭量很小,几乎是吃一点就饱了,小楚澄则是遇到了好吃的就风卷残云,很快就把小肚子填的差不多了。

这时,林昆端着一个西方用的餐盘从楼下上来,餐盘的上面盖着个盖子,看上去还挺神秘的,小楚澄马上就问道:“爸爸,你端的什么呀!”

林昆神秘的道:“秘密。”

小楚澄哦了一声,小眼睛里充满了好奇,跑过来围着餐盘来回的看。

林昆把餐盘放到了楚静瑶的面前,楚静瑶还是一副不搭理他的表情,对于他和餐盘都看也不看,一点好奇心都没有,林昆自己干笑了两声,冲小楚澄问道:“儿子,想不想知道这里面装的是什么好东东呀?”

小楚澄马上说道:“想!”

林昆说:“这东东可好吃着呢,最适合饭后吃了,而且心情不好的时候吃起来,也有一定的疗效,只可惜一些害怕自己胖的人不敢吃……”

楚静瑶站起来,准备回房间。

林昆赶紧拦在她身前,嬉皮笑脸的道:“这位美女,请听我把话说完。”

“让开。”楚静瑶冷着脸道,她又不是小孩子,林昆说了那么多,她当然知道里面放的是什么,尤其听到林昆说到‘胖’字的时候,她就更听不下去了。

林昆冲小楚澄递了个眼神,小家伙马上会意,站到楚静瑶的身边,拉着楚静瑶的胳膊摇晃道:“妈妈,你就听爸爸说完吧,澄澄想知道里面的是什么东西。”

楚静瑶看着儿子直接道出答案:“澄澄,里面是甜品,你以前吃过的。”

小楚澄仰起好奇的笑脸,看着林昆道:“爸爸,是甜品么?”

林昆笑着点点头,“不过,你妈妈只说对了一半。”

小楚澄疑惑道:“啊?”

林昆笑着道:“儿子,揭开盖子。”

小楚澄马上迫不及待的把盖子拿下,一份精致的并欺凌水果沙拉呈现在眼前。

“哇哦,好棒哦,爸爸你太厉害了!”小楚澄盯着沙拉,直流口水,仰起头问:“爸爸,我可以吃么?”

“当然了。”

小家伙马上迫不及待的吃了一口,抬起头对楚静瑶道:“妈妈,你也尝尝吧,好好吃哦,比餐厅里的还好吃呢!”

楚静瑶笑着对小楚澄道:“澄澄吃吧,妈妈不吃。”

小楚澄疑惑的道:“妈妈为什么不吃,真的好好吃呢,妈妈你就吃一口吧。”

林昆插话道:“因为你妈妈怕胖,所以她才不吃的。”

小楚澄道:“妈妈,胖就胖呗,反正爸爸今天都说不嫌弃你了,我都听到了。”

楚静瑶:“……”

林昆看着她笑着道:“你就尽管吃吧,我这冰激凌沙拉肯定吃不胖你的。”

楚静瑶不相信的看着他。

林昆接着道:“里面我放了黄瓜酱和其他几样降脂的食材,冰激凌也是用你冰箱里的无糖木糖醇做的,从能量均衡的角度讲,你吃这个水果冰激凌沙拉非但不能胖,还能起到一定的降脂瘦身的效果。”

楚静瑶依旧不相信,“我凭什么信你?”

林昆笑着说:“我以前在部队的时候,部队每次出去执行任务,饮食都要求高能量高卡路里,而且我在炊事班待过,对于什么食物高能量高卡路里,什么食物能抑制卡路里,都背的滚瓜烂熟,就比如说黄瓜吧,平时我们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是被列入禁忌食材的,就因为它有阻止糖分转化成脂肪的功效,不利于卡路里转化成脂肪的形式储存。”

见林昆说的头头是道,楚静瑶半信半疑,再加上小楚澄在旁边一直说好吃,她最终还是没能抵得住好奇跟诱惑,坐下来吃了一小口,儿子没说谎,这沙拉确实比西餐厅里那些名贵的沙拉好吃多了,香甜爽口而且不腻,吃了一小口之后,马上就想着第二口,吃了第二口又想第三口……

“你要是敢骗我,肯定饶不了你!”楚静瑶抬起头冲林昆说了句,接着便无所顾忌的吃了起来。

楚静瑶答应小楚澄今天晚上和爸爸妈妈一起睡,所以林昆又能睡楚静瑶的香闺了,睡楚静瑶的香闺挺舒服的,主要是她那张大床上的进口席梦思床垫,无论你什么姿势躺在上面,都能让感受到最舒服的享受。

小楚澄晚上睡觉前要洗澡,这个任务以前都是楚静瑶的,随着孩子越来越大,她这个当妈妈的也越来越不方便了,现在林昆这个爸爸出现了,这个任务自然就落到了他的肩上,再加上小家伙主动要求和爸爸一起洗,他就更不能推诿了。

林昆是很喜欢小楚澄的,过去他从来没有想过结婚生子,也从来没想过自己将来会当爸爸,但就是在这样一种心态下,他见到了小楚澄之后还是很快就喜欢上了这个机灵可爱的小家伙,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投缘吧。

别墅里任何角落、任何设施的装修都是豪华的,专用的洗浴间里有一个不小的浴池,一个桑拿房,一个大花洒的淋浴,林昆昨天在这里冲过凉,对这里还算熟悉,爷俩先在浴池里泡澡,小家伙拿了许多玩具进来,把浴池里都快给装满了。

林昆躺在浴池里泡着舒服的温水澡,这时候要是能来根烟抽抽,当着你是惬意的不得了,但为了不呛到小楚澄,他还是把烟瘾给捱了下去。

小楚澄在水里玩的不亦乐乎,突然趴到了林昆的胸前,神秘兮兮的冲他说:“爸爸,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呀?”

林昆奇怪的哦了一声,问道:“什么秘密?”

小楚澄指着林昆左边胸口再往左一点的位置,小声的说:“妈妈这个地方有一颗红痣。”小手又往下指了指,“这儿有一只彩色的小蝴蝶。”

“额……”

林昆顿时一阵错愕,脑海里自然的联想到在楚静瑶那白花花的胸口有一颗红痣,在红痣的下面,也就是奶奶的下面有一个彩色蝴蝶的纹身。

见林昆愣神,小楚澄眨着眼睛天真的问道:“爸爸,你难道没看过么?”

“啊?”

林昆被问的一愣,这要是实话实说说没看过吧,仿佛很没面子,怎么说楚静瑶也是他名义上的老婆,老婆的身子都没看过,未眠有些说不过去,索性他把脖子一仰,理直气壮的道:“看过,当然看过了……”

“哦……”

小楚澄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我就说嘛,妈妈肯定是对我撒了谎,怎么可能就我一个男人看过他的小蝴蝶,明明还有爸爸嘛,等洗完澡了我得去问妈妈。”

噗通!

林昆心脏一颤抖,脑袋直接滑进了浴缸里,溅起了一大片的水花……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换爱交换乱,浪货叫的再浪一点张开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vsexz.com/finance/400175.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