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财经新闻 > 新闻正文

成熟女人色惰片,扒醉酒体育老师的裤裆

“姜雪洁,你这个狐狸精,竟然敢勾引我男朋友。”一个留着爆炸头,戴着两个大耳环的女孩,冷冷的盯着姜雅洁。
正是孙伟的女朋友,马丹丹。
“我没有勾

“姜雪洁,你这个狐狸精,竟然敢勾引我男朋友。”一个留着爆炸头,戴着两个大耳环的女孩,冷冷的盯着姜雅洁。

正是孙伟的女朋友,马丹丹。

“我没有勾引你男朋友。”姜雪洁很无奈的辩解道。

她的话音刚落,马丹丹一记耳光就扇了过去,“贱人,还敢犟嘴,在舞厅里不是你搂着我男朋友跳舞吗?”

姜雪洁一下子僵在那里,她的俏脸上出现了五个指头印。

马丹丹旁边那个叫魏佳的女人,冷笑着说道,“姜雪洁,就你这个穷酸,也想和马姐抢男人?你凭什么呀?”

魏佳说着指了指远处一辆奥迪a8,“看到了吗,那是马姐的车子,你个贱货没有坐过那么好的车子吧!”

马丹丹指了指自己脖子上的一串项链,“凤缘阁的钻石项链,十五万,你估计见都没见过这种奢侈的东西吧?

你也就一张脸长得还不错,不过我要是每天把你打成猪头,你还凭什么去勾引孙伟?”

马丹丹说着,抬手朝姜雪洁逼了一步,抬起手又要朝姜雪洁的俏脸扇过去。

可是下一刻,她的手腕却被人死死攥住,无论如何也扇不下去。

马丹丹转过头一看,周阳。

她上下打量了一下周阳,看着他那很普通的服饰,马丹丹一下子冷笑了起来,“穷鬼,就凭你也想为她出头?马上我就会让你后悔的。”

马丹丹说完,猛的拽出了自己的手,掏出电话打了出去。

“喂,六哥,我现在在学校门口,有个屌丝欺负了我,你快点过来。”

电话里传出了一个阴冷的声音,“敢欺负你?我看他是活腻歪了,你等着我马上就去。”

男子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马丹丹挂了电话,转过头盯着周阳,一脸狞狰,“屌丝,过一会儿我会让你趴在地上向我求饶。”

周阳没有说话,他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出去,然后把手机装进了口袋,然后来到了姜雪洁身边,看着姜雪洁脸上的指头印,他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周哥哥,不疼的,你赶紧走吧,她叫的人要是来了你就麻烦了。”姜雪洁看着周阳急促的说道。

周阳伸手拉住了姜雪洁的手,坚定的说道,“雪洁,我永远不会把危险留给你一个人的。”

姜雪洁的眼圈一下子红了。

“呵呵,希望等一会儿你还能说出这种话。”马丹丹看着周阳,鄙夷的说道。

“呵呵,六哥一定会把他舌头拔掉的,那时候他还说个毛线呀!”魏佳在旁边嚣张的说道。

姜雪洁的俏脸一下子变得苍白无比,她的手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周阳用力握了一下姜雪洁的手,姜雪洁的手才慢慢停止了颤抖。

正在这个时候,两辆机车呼啸着冲了过来,到了马丹丹身边,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四个黄毛,摇头晃屁股,朝马丹丹走了过来。

“六哥,就是这个混蛋欺负我。”看到黄毛过来,马丹丹的眼睛一亮,赶紧过来喊道。

为首一个黄毛,看着背对他站着的周阳,骂了一句,“杂碎,敢欺负我的人,你他么的活腻歪了不是?今天不把你揍得满地找牙,你就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

那个黄毛说着来到周阳身边,抓住他的肩膀,把他身子扳了过来,“我他么的倒想看看,你是哪个不长眼的……”

黄毛的话没说完,一下子僵在了那里。

周阳看着黄毛,笑了。

“黄毛,我们好像认识吧?”

黄毛看着周阳,如见鬼魅。

上一次在姜雪洁家里挨揍,就有他一号,一想起曲婉儿那变态的身手,黄毛就觉得头皮发麻。

周阳在这里,那个曲婉儿说不定就在旁边。

自己要是碰了周阳,说不定被那个曲婉儿怎么收拾呢?

黄毛咽了口唾沫,外强中干的说道,“你小子等着,我这就去叫人去。”

黄毛说完,转身朝机车跑去。

马丹丹和魏佳一看一下子僵住了,这不是他们想的剧情啊!

黄毛在这一带,那也是出了名的狠茬子,现在就看了周阳一眼,竟然被吓跑了,吓跑了?

“哎,六哥,你怎么走了,你得给我出气啊……”马丹丹在后面尖利的喊着,可是黄毛他们已经发动了机车,兔子一样窜了出去,很快消失在远处。

“知道黄毛为什么走了吗?”周阳看着马丹丹和魏佳,“那是因为他们被我揍怕了。

你们背后的人都被我揍怕了,你们还有嚣张的资格吗?嗯?”周阳的声音骤然变冷。

马丹丹和魏佳的小脸一下子白了。

“年纪轻轻的不学好,在学校就装小太妹,竟然还敢欺负人,真以为没人收拾你们了?现在你们两个,向她道歉。”周阳指了指姜雪洁。

马丹丹和魏佳看着姜雪洁,觉得就像吃了苍蝇一样,自己两个人竟然要向这个穷屌丝道歉?

“周哥哥,不用了,都是同学。”姜雪洁赶紧说道。

周阳摆了摆手,这两个小太妹必须把她们的气焰打压下去,不然的话她们在学校还会欺负姜雪洁的。

“你们不想向她道歉,是不是觉得她穷呀?”周阳看着两个小太妹一脸戏谑。

马丹丹和魏佳看着周阳沉默不语。

那分明是默认。

正在这个时候,一辆宾利车呼啸而至,停在了周阳身边。

梁辉从车上下来,拿着一个盒子,来到了周阳身边,恭敬的递给了他。

周阳打开盒子,从里面拿出来一串钻石项链。

看到下面那闪闪发光的钻石,魏佳惊呼了起来,“这颗钻石,比你的大多了,这条项链,没有50万绝对拿不下来。”

“算你有眼光,这是周大生珠宝行的饰品,售价60万。”梁辉在旁边补充了一句。

马丹丹突然觉得自己脖子的项链该扔了。

周阳拿着项链来到了姜雪洁的身边,亲手给姜雪洁戴上。

姜雪洁的身体僵硬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那8K金钻石项链坠,优雅白金与闪耀钻石相搭,戴在姜雪洁的胸前,尽显女人的柔情细腻,也让姜雪洁绽放出了惊人的气质与美丽。

周阳看着姜雪洁,微微有些发愣!

看着周阳盯着自己,姜雪洁的俏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周阳反应了过来,转过头看着两个小太妹,又指了指旁边的宾利,“这是她的车子,这应该比你的奥迪a8好吧?”

两个小太妹站在那里双眼发直。
 

周扬看着她们两个人,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有一点钱,再加上认识几个流氓,就想嚣张,你们还不够格?我告诉你,我是她的男朋友,有我在你们就别想欺负她,现在向她道歉,这件事情我就既往不咎,不然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周阳的脸色,阴沉的可怕。

两个小太妹终于被吓着了,他们看着姜雪洁,结结巴巴的说道,“对,对不起。”

两个人说完,吓得落荒而逃。

看着两个人离开,姜雪洁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走吧,该送你回家了。”周扬过来拉住了姜雪洁的手,一起上了宾利车子。

梁辉驱车朝前面驶去。

“周哥哥,谢谢你今天为我演的这出戏,现在戏已经结束了,这项链也该还给人家了。”姜雪洁伸手把项链摘了下来,递给了周阳。

周阳赶紧摇头,“雪洁,这个项链不是用来演戏的,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姜雪洁看着周阳,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周哥哥,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是我们的条件并不好,这种奢侈品不是我们应该佩戴的,再说了,我带着也不安全啊!你还是把它还回去吧!”

看着姜雪洁那固执的眼神,周阳无奈的接了过来。

看到周阳接过了项链,姜雪洁甜甜的笑了,“周哥哥,你就算不

小说文学

送我项链,我也知道你对我的好呢!”

“对了,刚才你说你是我的男朋友,你是认真的吗?”姜雪洁看着周阳认真的问了一句。

“咳咳……”周阳剧烈咳嗽了起来,“哪有啊,我就是骗骗那两个小太妹而已。”

“哦,这样啊!”姜雪洁的眼中,明显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周阳看着姜雪洁,想要解释什么,可是他想了想又闭上了嘴巴。

车子到了姜雪洁的家里。

“梁辉,你走吧,我和雪洁上去了。”周阳看着梁辉,很自然的吩咐了一句。

“周哥哥,你也回去吧,我今晚上想要好好休息一下。”姜雪洁说完,自顾自的朝楼上走去。

“不是,雪洁……”周阳在后面喊了一句,可是姜雪洁却头也不回的上了楼梯。

“怎么看起来好像是生气了呢?”周阳摇了摇头,转身上了车子。

梁辉看着周阳,微微一笑,“周阳,你没察觉姜雪洁为什么不高兴吗?”

“没有啊?你看出来了?”

“我当然看出来了,人家姜雪洁问你,你说你是她男朋友,你是不是认真的,你却说是为了骗那两个小太妹,从那时候开始,姜雪洁就闷闷不乐了。”梁辉一边开车,一边给周阳分析。

“就是啊,我说句那个,姜雪洁为什么就不高兴了呢?”周阳一脸疑惑。

“周阳,你是真傻还是假傻,难道你没有看出来,姜雪洁喜欢你吗?”

周阳一下子愣住了,他想了想,赶紧说道,“怎么可能,她一个小丫头,怎么可能喜欢我。”

“嘿嘿,喜欢一个人,年龄是问题吗?你别忘了,马克思比燕妮,可是大了二十多岁。”

“不是,雪洁只是我帮助她太多,她对我感激而已,那根本不是喜欢。”周阳还在辩解。

梁辉看着周阳,认真的说道,“周阳,别骗自己了,你也是过来人,应该知道姜雪洁想的什么。”

周阳一下子没了言语。

“周阳,你说,你喜不喜欢姜雪洁?”

“这个,我也说不上来,反正和她在一起,我感觉挺好的,她的青春和阳光,深深的感染了我。”

“周阳,你少来,你要是心里没有姜雪洁,她受到那两个小太妹欺负的时候,你就不会那样做。”梁辉瞪了周阳一眼,“你和林清雅已经离婚了,你完全可以追求自己的幸福,所以,你要是喜欢姜雪洁,就接受她吧,那姑娘蛮好的。”

“咳咳……”周阳剧烈咳嗽起来。

车子到了别墅,停了下来。

周阳下了车子,看着梁辉说道,“梁辉,和我一起住这里吧。”

周阳的话音刚落,后面一个人喊了一句,“少爷,你总算是回来了。”

随着声音,一阵香风飘过,一个柔软的躯体,已经贴到了周阳的身后。

曲婉儿。

“周阳,我回去还有事,就不在这里住了。”梁辉直接调转车头,疾驰而去。

周阳隐约听到梁辉的嘟哝,“周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渣了。”

“咳咳……”周阳剧烈咳嗽起来,他赶紧推开了曲婉儿,“婉儿,你别这样,容易被人误会。”

“人家是你的女人,还怕别人误会?”曲婉儿看着周阳,含情脉脉。

“婉儿,你别这样,我有正是和你商量。”周阳赶紧转移话题。

“什么事情啊?”

“婉儿,我今天又遇到了刀疤脸……”周阳简单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婉儿,你不可能永远在我身边,有些事情,我必须独自面对,所以,我想让你教授我武功。很快的那种,不知道你有没有这种方法?”

“有啊!”

“真的吗,你告诉我,如何才能快速提升我的武力值?”周阳兴奋的喊道。

“和我睡一觉就可以了。”曲婉儿很认真的说道。

“下一个。”周阳断然拒绝。

这不是调戏小男人嘛。

“少爷,我是认真的,我师父教授了我一套方法,只要我们睡一觉,我的内力,可以迅速进入你的体内,打通你的经脉……”

“然后我就羽化了对不对?婉儿,你小说看多了吧?不行,下一个。”周阳瞪着曲婉儿。

“少爷,办法,倒还真有一个,你不是医生嘛,你对人体穴位,知之甚详,所以,我准备教授你一套点穴手法,到时候以巧破力,你也能大幅度提升自己的攻击力。”

“这个,可以。”周阳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推开了卧室的门。

“好,少爷,就点穴了。”曲婉儿说着,直接开始脱衣服。

“咳咳,婉儿,不是教我点穴嘛,你这是干什么。”周阳被曲婉儿的彪悍,弄得剧烈咳嗽起来。

“少爷,不穿衣服,方便你认穴啊!”曲婉儿说着,那外套,已经被她扔到了一边,身上,只剩下了一套小衣。
 

周阳佩服于曲婉儿的业务熟练程度,“婉儿,就算是穿着衣服,我也能够认清楚穴位。”

周阳赶紧转过了头。

“嘻嘻,吹牛,来,你现在找一下我的乳下穴。”

“不找。”

“那你找一下我的血海穴。”

“不找。”

“周阳同学,你学习态度不端正。”

“你说的那都是什么地方?”

“咯咯,好了,少爷,我在你身上,边找穴位,边给你讲解吧。”曲婉儿一副为人师表的样子,葱葱玉指,直接点在了周阳的命门穴,关元穴,很快,又转移到了涌泉穴。

“曲婉儿,你乱点什么啊,那三个穴位,都是,都是提升男人那方面能力的。”被曲婉儿一阵按动,周阳觉得浑身一阵燥热,那下面,已经撑起了帐篷。

“哦,你知道啊,那就行了,我们换下一套穴位。”

……

一晚上,周阳被曲婉儿调戏的不要不要的,不过周阳也的确掌握了一些粗浅的点穴手法。

与此同时,花园小区。

一栋居民楼里。

林清雅坐在沙发上,眼神呆滞。

他被张大海从家里赶了出来,现在已经没有地方可去,无奈只好来到一个相好家里,蹭个住的地方。

本以为靠上了张大海,今后就可以风光无限,潇潇洒洒,没想到张大海家的公司竟然倒闭了,竟然倒闭了。

张大海口口声声自己是个扫把星,把自己就像用过的卫生纸一样,直接扔了出来。

昨天还是风光无限,今天竟然落魄如此,林清雅的心就像是开水煮了一样。

难道自己真的就是小姐身子丫鬟命?

“清雅,以后你打算怎么办?”想好魏云看着林清雅问了一句。

林清雅沮丧的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啊!”

正在林清雅难受的时候,房门被推开,一个女孩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

魏佳。

刚一进门,魏佳就一脸郁闷的喊道,“姐,你说气人不气人?今天我和马丹丹竟然被姜雪洁那个穷鬼给欺负了。”

“姜雪洁简直一无所有,怎么会欺负你们呀?”听到魏佳说姜雪洁,林清雅一脸疑惑的问了一句。

以前和姜雪洁是邻居,姜雪洁家的情况她是一清二楚,她老妈有病,姜雪洁还在上学,用穷的叮当响形容她,那都是夸奖。

再说了,那丫头性子内敛,她有什么倚仗欺负魏佳这个魔女?

“人家找了一个牛掰的牛男朋友呗,”魏佳换上了拖鞋坐到了沙发上,“那个小丫头骗子,竟然和马丹丹的男朋友跳舞,马丹丹和我准备收拾她,没想到被她男朋友拦住。

马丹气不过,叫他道上的朋友过来替她出气,没想到那个人竟然被她男朋友吓的落荒而逃。

她男朋友还给她买了一条钻石项链,60多万呀!

更可气的是,他还开着一辆宾利车在我们面前炫耀,他警告我们,姜雪洁不是们能欺负的,现在连一个姜雪洁都能够压到我们头上,我都气快被气吐血了。”

“你说什么车子?宾利?”林清雅一下子警觉了起来。

“嗯,宾利添越,把马丹丹那辆奥迪a八甩出去几条街。”

“魏佳,姜雪洁的男朋友叫什么名字?”林静雅急促的问了一句。

“应该是叫周阳吧!”

林清雅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他看着魏佳急促的问道,“他真的给姜雪洁买了一条60多万的项链?”

“是啊,他当时还拿出来,直接给姜雪洁戴上了呢!好了,困死了,睡觉去了。”魏佳打着哈欠,转身朝卧室走去。

林清雅坐在那里目瞪口呆。

随手就买60多万的钻石项链,手里都有多少钱?

周阳并不是只做了一个科室主任,他是真的发财了。

想到了这里林清雅的肠子悔青了。

这么有钱的人,自己怎么就把他踹了呢?

不行,还得找他去。

可是自己这样去找他,他根本不可能接受自己,这可怎么办呢?

林清雅在那里苦思冥想,到了深夜,她的眼睛终于亮了起来,她拿起电话打了出去。

“喂,姐,求你一件事情。”

……

第二天,周阳赶到了仁安医院,他刚到办公室,电话就响了起来。

周阳一看,竟然是姚月华的电话。

姚月华是周阳大学同学,也是他和林清雅的媒人,在学校,她一直就像大姐姐一样的照顾周阳,所以周阳对她是尊敬有加。

“姚姐,好久没联系了啊!”周阳笑着说道。

&ldquo

小说文学

;是啊,我这不是刚从国外回来,就赶紧给你打电话嘛,你个小没良心的,这么久也不联系我。”姚月华笑骂了一句。

“姚姐,我错了,你要是中午有时间的话,我请你喝酒,给你赔罪。”

“我也正有此意,就在得月楼吧,不见不散。”姚月华说完挂了电话。

中午的时候,周阳赶到了得月楼。

“周阳,过来。”这样刚到门口,一个丰腴的女子,就朝他摆起了手。

周阳心里一热,笑着迎了过去,“姚姐,一年多没见,你又漂亮多了。”

姚月华伸手捶了一下周阳的肩膀,笑着说道,“臭小子,现在越来越会说话了,走吧,我已经订好包间了。”

周阳点了点头,和姚月华一起,走进了包间。

在包间里,背对着门坐着一个女人。

当周阳看到那个女人时,脸一下子沉了下来。

林清雅。

“姚姐,不是说好我给你接风吗?这是怎么回事?”周阳看着姚月华皱着眉头。

“哦,你和清雅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我就想着请你们一起吃顿饭……”姚月华笑着解释。

可是她的话还没说完,周阳转身就走,“姚姐,我改天再请你吃饭,我还有些事情先走了。”

现在他看都不想看到林清雅。

可是他刚走了两步就被姚月华拉住了胳膊。

“臭小子,说走就走,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姐姐?”姚月华瞪着周阳。

“你对我的好,我永远记在心里,你永远都是我姐姐。”

“那就给我坐下。”姚月华霸道的拉着周阳,按到了椅子上。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成熟女人色惰片,扒醉酒体育老师的裤裆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vsexz.com/finance/400185.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