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军事新闻 > 新闻正文

父母儿子一家狂欢,太粗...太深了...用力点h

来人,正是豹堂之人。
很快,鱼贯而入的豹堂之人,便占据了整个酒吧,却是不下几百人,这种阵仗,有点大了。
当这些黑衣人全部出现之后,穿的儒雅素朴,手持佛珠的豹哥,才迈着

来人,正是豹堂之人。

很快,鱼贯而入的豹堂之人,便占据了整个酒吧,却是不下几百人,这种阵仗,有点大了。

当这些黑衣人全部出现之后,穿的儒雅素朴,手持佛珠的豹哥,才迈着脚步缓缓而来,气势,当真十足。

 

山林哥在豹堂之人来到之时,已经全都恭敬的站起来准备迎接了,就连跪在地上的钉子哥,也收起了眼中的怨毒之色,满脸惊恐。

怨恨山林哥,他钉子哥还是敢的,可当豹哥真的来了之后,钉子哥是一点这种心思都不敢有,他有自知之明,他更加清楚,豹哥想要踩死他,并不比踩死一只蚂蚁要困难多少。

而他更加明白的是,豹哥真要捏死他,根本就不会顾忌一点雷哥的感受。正是因为如此,钉子哥,恨不得把头都给埋到地上去。

整个酒吧内,唯一还能保持冷静,对豹堂视而不见的,只有独自喝酒的宁孤城了。

豹哥进来之后的第一眼就看到了宁孤城,眼神之中波澜不惊,看不出有任何不满,倒是对跪在地上的钉子似乎感兴趣一样,对着山林哥问道:“这人是谁,怎么跪在这里?”

山林哥低头,恭敬答道:“回禀豹哥,这人是雷哥新收的手下钉子,属下看他有些嚣张,便自作主张处理了他,还请豹哥恕罪。”

豹哥点了点头,淡淡开口道:“雷哥的人,你也敢私自处理了,当真是胆大包天。不过,我阿豹和雷哥都是龙叔手下的好兄弟,他收的小弟不懂事,豹堂帮着教训一番,也

小说文学

是没什么问题的,不过,还是要注意一下轻重的,别弄得死了残了的,雷哥少不得也要给我发脾气。”

嘴里说着山林胆大包天,可事实上,却是根本就没有责怪山林的意思,甚至,连让钉子起身的意思都没有,这态度,分明就是没把雷哥放在眼里,哪里像豹哥口中所说和雷哥亲如兄弟了。

豹哥说完之后,不用山林哥指引,便向着宁孤城的位置走去,脸上也带着淡淡的笑意,直到,走到宁孤城身边之后,自顾坐下,左右依然转动佛珠,右手却是拿起一瓶啤酒,笑道:“你就是宁孤城?”

此刻豹哥没有一点兴师问罪的样子,反倒,像是结交朋友一样。

宁孤城淡淡的看了豹哥一眼,淡然的开口道:“我就是宁孤城,豹哥是吧,要打要杀,尽管放马过来,宁某,接着就是。”

却是宁孤城先开口出言不逊,豹哥还未说话,他的手下就要怒斥宁孤城的时候,豹哥却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管。

随后,豹哥轻笑道:“江家势力很大,我正好需要他们帮我点小忙,江大少又出了一百万的赏金,于情于理,于公于私,我都没有拒绝的道理。”

宁孤城皱眉看了一眼豹哥,不知道他和自己说这些干什么,这些事,没必要对自己解释的,难不成,真要拉拢自己?

豹哥似是看出了宁孤城的疑惑,直接开口笑道:“对我这种人来说,这种事,家常便饭而已,毫无心理负担,今天我来见你,是因为听说你很强,我阿豹最是惜才,若你真是很强,我便推了江大少的赏金又如何,一百万而已,我还没放在眼里,人才,才是无价的。”

豹哥倒是直言不讳了,言语之间,既显示了自己的实力,又说出了招揽之意。

豹哥不兜圈子,宁孤城也不是墨迹之人,直接笑了起来,笑容之中,有些嘲讽。

“豹哥想要收我?却是不知,豹哥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虽然宁孤城言语之间多有不敬,但豹哥也没有生气,指了指四周众多豹堂之人,笑道:“有才之人,多有傲骨,我理解,但我自认为,还是有点本事的,宁小兄弟,若是肯跟我,从此,我敢保证,再无人敢动你半分,而你,也将迅速崛起,锦衣玉食,香车美人,要什么,有什么。”

豹哥这亲自许诺之事,必定是可信的,只可惜,宁孤城还真是看不上豹哥。

“若是,我不答应呢?”宁孤城轻笑,道:“有了甜枣,自然也要有大棒了,是不是,如果我不答应,豹哥就要把我五马分尸呢?”

豹哥笑了笑,道:“明人不说暗话,不是我的人,便是敌人,一百万也不是小数目了,何况,江家势大,我何必得罪他们呢,宁兄弟,若是不肯归顺,我这豹堂数百位兄弟,不知宁兄弟,可以打得过多少,又或许,你的骨头,比子弹还要硬吗?”

豹哥说完之后,一直站在豹哥身后的六个小弟,直接从怀中掏出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宁孤城,大有,一声令下,就让宁孤城死于枪下的意思。

豹哥对此,视而不见,一味地礼贤下士,有时候,是得不到尊重的,彰显实力也是必然的。

宁孤城却是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身上的杀气开始弥漫,眼神冰冷的扫视这六个敢拿枪对着自己的人,冷声道:“敢拿枪指着我的人,从来只有我的敌人,而我的敌人,全都死了。你们,是想死吗?”

宁孤城是肉体凡胎不假,也没有可能在这么近距离之下,躲避五把对准自己的枪口,但是,要说惧怕,那自然也不可能。

他是枪林弹雨里闯出来的,多少次死里逃生,面对生死,早已无所畏惧。

怕的,不是宁孤城,反而是拿枪指着宁孤城的五名豹堂之人,当宁孤城用冰冷充满杀意的眼神看着他们的时候,他们只感觉仿佛被死神盯上了一样,脖子都是凉凉的,仿佛,下一秒,就会被收割走性命一样。

就连豹哥都感觉心中吃了一惊,这浓郁的杀气,根本就做不了假,这一刻的宁孤城,给豹哥的感觉很危险,非常危险,他只觉得,如果这次不能收服宁孤城,那就只有杀了他,否则,他将会后悔一生。

豹哥平复了一下心情后,笑道:“宁兄弟也别生气,他们不懂事而已,只是,不知道宁兄弟,对我的提议感觉如何,我阿豹,必然会厚待与你,绝不会让你失望的。”

宁孤城,冷冷的看着豹哥,道:“让我臣服你?做梦,现在,你们还有机会后悔,否则,除非杀了我,不然的话,我让你们知道,什么才叫地狱。”

当真是桀骜不驯,如此危局之下,不但不臣服,还敢出言恐吓豹哥,宁孤城,这做法,是绝大部分人,不敢做的。

豹哥看出了宁孤城眼中的杀气,知道宁孤城不是开玩笑,更知道,他是真的收服不了宁孤城了。

既然如此,也就没必要在多说废话。

豹哥缓缓起身,淡淡的开口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

说完之后,正准备下命令的豹哥,突然被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打断。

“豹哥,手下留情,手下留情啊,我这女婿和小女吵架,生气喝多了而已,你可不要和他一般见识啊。”
\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不止是让豹哥眉头微皱,就算是宁孤城,也是一脸茫然。

好像,在这里和豹哥起冲突的只有自己吧,好像,现在豹哥要收拾的人,也只有自己吧,那这人是在为谁求情?女婿?什么鬼。

不回头,豹哥就听出了来人是谁了,豹哥毕竟是江城黑暗世界之中的大人物,对于江城有名有姓的大富豪自然是如数家珍的,更何况,黑暗世界总是有许多见不得光的东西,很多时候,是需要明面上的人物帮忙照应等等的。

姜海山与他也有所接触,只是,并不太多而已,毕竟,传出去总是不怎么好听。

豹哥看着宁孤城,轻笑道:“有意思,还真是有意思,我越发好奇了,你究竟是何人,让江大少悬赏一百万出气不说,还能让姜海山这种富豪,亲自出面为你求情,而且,女婿?你是他女婿?”

宁孤城也是一头雾水呢,他都已经做好了拼死反扑的准备,按照他的身手来说,这么近的距离,六把枪自然是躲避不了的,但是,临死之前,他有足够的把握,让豹哥跟着陪葬就是了。

豹哥转头望着独自向他走来的姜海山,神色平和的开口笑道:“这不是姜董事长吗?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要知道,平时想要见您一面,可是不容易呢。”

是不容易,但也绝对没有豹哥所说的这么不容易,姜海山这种大商人,官面上自然是有所保护的,豹哥就算有胆量也是需要顾及几分仔细筹谋的,当然,一般来说还都是相安无事的,毕竟,无论黑的,白的,真的走到了一定的位置,谁又没有三五个关系呢。

他不得罪姜海山,姜海山自然平日里也不会得罪他这么个黑暗世界如日中天的大人物。

姜海山看了一眼被六把枪指着依然面不改色的宁孤城,心中倒是对宁孤城的评价高了几分,长相可以,身材可以,身手也可以,最重要的就是这种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气度了,这才是很少有人可以做到的。

心中对宁孤城暗暗点头之后,姜海山露出笑脸,对着豹哥抱拳道:“豹哥说笑了,您要见姜某,打个电话就是了,姜某那里别人不好见,豹哥难道还不好见吗?”

俗话说,花花轿子人人抬,好听话谁不愿意听呢,姜海山都主动示好了,豹哥自然也不好多做为难。

“不知,姜董事长来找在下有什么吩咐呢?”豹哥这是故意一问了。

姜海山倒也面不改色,只是,看了看宁孤城之后,叹气道:“豹哥,说出来实在是家门不幸啊,出了不孝女了,倒是一言难尽,只是,还请豹哥万万手下留情,放了这宁孤城一马吧,谁让,他是我的女婿呢,他要是有什么得罪豹哥的地方,豹哥尽管说,我姜某必定替他给您赔罪。”

不等豹哥开口说什么,宁孤城就已经皱起眉头来,虽说他能够看得出姜海山是在帮他,但是,有些话总是要讲清楚的,什么情况,他怎么就成他女婿了,帮人,也不是这么一个帮法吧。

“这位大叔,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怎么就成了你的女婿了呢?别不是认错人了吧。”
 

不管怎么说,姜海山都是想要帮他摆脱眼前的困境,态度上宁孤城还是很好的。

豹哥玩味的看了看宁孤城,对着姜海山笑道:“姜董事长,你看,人家都不领你的情呢,自己的老丈人,难道他都不认识吗?不如,姜董事长有话直说如何,阿豹能做的,自然会考虑的。”

小说文学

姜海山此刻心中早已怒骂宁孤城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认不认识重要吗?先把命保住再说吧,怎么就碰到一个死脑筋的人呢。

心里烦归烦,救还是要救的。

姜海山苦笑道:“倒也不怪他,我也是刚刚才知道这个消息的,哎,家门不幸啊。”

说着,姜海山瞪了宁孤城一眼,怒声道:“姜若雪是我的女儿,你说我是谁?”

这一说,宁孤城还真就知道了,姜若雪他当然认识了,虽然接触很短,可是,印象很深也很好,这人,竟是姜若雪的父亲,可是,就算是姜若雪的父亲,也没必要喊自己女婿啊,没这必要吧。

“原来是姜叔叔,孤城失礼了。”

知道这是姜若雪的父亲之后,宁孤城态度自然变得谦和起来。

姜海山对着宁孤城冷哼一声,随后看着豹哥苦笑道:“豹哥,他以前没见过我,所以不知道我是谁,不知豹哥可否放过他呢,有什么事,我帮他赔罪如何?”

姜海山越是急切的样子,豹哥反而越发不急了,这可不就和谈生意一样嘛,生意嘛,自然是慢慢谈的,谁先急,谁吃亏。

“姜董,按理说呢,我怎么都应该给你这个面子的,只是,你也知道,我就是混口饭吃罢了,你这好女婿,得罪的可是江家大少,而我呢,也正好有需要请江家帮忙的地方,连赏金都已经接下了,现在让我放过他,可不就是让我得罪江家吗?姜董,您说,这合适吗?”

豹哥说着,脸色都开始变得愁苦起来,仿佛真是很为难一样。仿佛还不过瘾,又接着开口道:“还有,刚刚我本来很欣赏这个年轻人,忍不住起了爱才之心,心想,哪怕豁出去得罪江家,只要他肯跟了我,我也一定要保住他,却没想到,他不但不领情,反而开口威胁,说话间竟是完全没有把我,把豹堂放在眼里的意思,姜董,您说,我能怎么办呢。”

“姜董,要不然这样你看如何?年轻人嘛,谈恋爱很正常,分分合合的也正常,不如,让令千金在找一个男朋友就是了,就算伤心,也总不会很长时间的,总会过去的,何必,为了这样一个不知进退之人,得罪江家,也让我为难呢,您说,对吗?”

豹哥这说来说去,只说自己有多难多难,虽不是直接拒绝姜海山,但其意思也很明确了,那就是,想要从他手里救下宁孤城,姜海山要自行掂量掂量了,毕竟,他豹哥若是放了宁孤城,可是得罪了江家大少,也让自己心里不爽的。

姜海山明知这些只是豹哥的说辞,又能如何,只能抱拳苦笑道:“还请豹哥给个面子吧,实在是,女儿已经怀有身孕,否则的话,我也不至于贴着老脸跑过来替这小子求情了,豹哥放心,您的一切损失,姜某人一定会铭记于心,想办法报答的。”

这些话,可以算作是对豹哥的承诺了,只是,怀孕是什么意思?

宁孤城听的一脸懵逼,姜若雪,怀孕了?还是自己的?自己怎么不知道?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父母儿子一家狂欢,太粗...太深了...用力点h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vsexz.com/mil/400208.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