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社会新闻 > 新闻正文

小喜这么多水还说不要,攻哄受把腰抬高一点

“你们怎么能这样,李总裁这几年来,宵衣旰食,为公司几乎废寝忘食,公司也蒸蒸日上。”
“就最近出了些问题,你们就这么迫不及待了?”小苏气不过,

“你们怎么能这样,李总裁这几年来,宵衣旰食,为公司几乎废寝忘食,公司也蒸蒸日上。”

“就最近出了些问题,你们就这么迫不及待了?”小苏气不过,抱不平道。

“小苏,这里哪里有你多嘴的份?”一位董事冷哼一声,“我们在座的都是公司董事,不比你懂?”

“不错,我看你这个秘书,也不用再干下去了。”

“你们。。”小苏眼眶里泪水打转,身子微微发抖。

李青娥深吸一口气,拉了她一把,让她不用再说了。

屋子里,传来一道声音,“进来。”

众人推门而入,不知道为什么,一见到这个男人,他们只感到一阵巨大的压力,背脊之上,都汗津津的。

屋子里,陈飞摸了摸面上的银色面具,确定戴好无误,才慢慢合上了手上的书,黑皮的封面,《乌合之众》,古斯塔夫·庞勒。

目光逼人的看去,会议室里的人慢慢弯下了腰,大气都不敢透一下。

李青娥低头弯腰,心在打鼓,在这个神秘的男人面前,她只觉得自己的双腿都在发软。

会议室里,静到杀人。

“陈董事长。”余均一咬牙,上前了一步,“是我们失职,誉大娱乐公司。。和我们的合作破裂了。”

听到这个指责,小苏害怕到几乎一屁股要坐到地上。

“破裂了?”

陈飞皱了皱眉,“怎么回事?”合作是自己指名道姓办的,怎么可能破裂。

“回陈董事长。”余均咬牙道,“昨天,我们和誉大娱乐公司的合作还谈了下来,到今天,合作就已经破裂了。”

“誉大营销部的负责人李凯,强硬的回绝,说我们公司资质不够!”

“李凯?”

陈飞缓缓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陈飞看了看余均和余世龙,再看了看面色惨白,几乎是视死如归的李青娥,一下就明白了七八分,坐在凳子上,拿起了手机。

陈飞给张会宁去了一条短信,“收回对李凯的一切,开除,一天之内,让他身败名裂。”

放下手机,陈飞平静,看了他们一眼,“还有别的事吗?”

竟然不斥责?

余均心头打鼓了一下,有些拿不准陈飞的想法,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余均上前一步,沉声道,“董事长,你布置给李青娥的任务,她竟然第一桩就弄失败了。”

“让公司白白损失了一笔三千万的订单,我看,李青娥已经不适合再做这个岗位了!”

“不错,上一次李青娥就让公司资金链断裂,差一点导致公司破产,我也觉得,李青娥不适合这个岗位了。”又一个陌生的董事站出来,冷声的道。

“我同意。”

 

“我也同意!”

“……”

一个又一个董事站了出来,不一会,整个会议室里竟然没有一个支持李青娥的,全部要赶她下台。

小苏气到脸色发白,一下站了出来,也不管那么多了,气愤的道,“公司这么多年,一直运营的很好,你们每年分红,也一分不少的都拿到了。”

“凭什么公司一出到点问题,你们就急急忙忙的赶人下台?”

“你们一个个只顾着眼前的利益,不知道羞耻的吗?”

董事们,一个个心虚的低下了头。

“小苏,这里哪里有你多嘴的份!”余均脸色一沉,“我看你是越来越放肆了,公司变成了这个样子,你也有很大的责任。”

“你被开除了,明天去人事部领一份薪水,以后不用再来了。”

小苏身子一晃,脸色惨白到了极点。

公司只有三个员工的时候,她就已经在这了。

卸磨杀驴,不嫌过分吗?

小苏浑身发抖。
“我认为,不行。”就在小苏天摇地转之际,一个冷漠的声音开口了。

陈飞淡淡的道。

“什么?”余均脸色都绿了,“陈董事长……”

陈飞双手按在桌子上,“这事已经结束了,李青娥职权不变,誉大娱乐公司的事,我会处理。”

余均难以置信。

李青娥犯了这么大的错,害得公司损失了三千万的订单,公司董事集体反对,陈天穹凭什么不换人?

余均一下就急眼了,错过了这个扳倒李青娥的机会,以后就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

“董事长!”余均上前了一步,“为了公司的利益着想,我请求,撤掉李青娥。”

“不错。”余世龙也上前了一步,斜睨了李青娥一眼,“以李青娥的能力,现在已经不足以再胜任总裁这个岗位了。”

“是啊。”这些董事你一言,我一语,全说了起来。

李青娥身子一晃,脸色苍白。

陈飞摇了摇头,淡淡的道,“不行。”

“为什么?”余均是真的急眼了。

“因为……”陈飞笑了笑,目光从他们身上一一看了过去,“我乐意。”

我乐意。

三个字,说的余均和余世龙等人脸色骤然一僵,彻底没话说了,陈飞从抽屉里抽出了一张纸,淡淡的道,“另外,这边还有一份调令。”

&

小说文学

ldquo;何金平,被开除了。”

这里什么门道,陈飞一眼看的清清楚楚,但是余均和余世龙父子,陈飞暂时还不想动。

他们两个,在公司里占有股权可不少,可是何金平还是参与了。

余均心头一寒,猜测陈天穹已经猜测到了一些,心头莫名有些敬畏,“开除了他,那营销部主管的位置……”

“给陈飞。”

“陈飞?”余均一下瞪圆了眼,直接拒绝道,“不行,这个陈飞只是我们公司一个拖厕所拖了三年的人,他有什么资格当营销部的主管?”

“就是。”余世龙也怒了,在陈飞面前拍桌子道,“他就是一个吃软饭的,半点能力也没有,给他这么高的职位,难以服众。”

陈飞的一个个决定,让

小说文学

他们有些难以理解。

“我说了,我乐意。”陈飞淡淡的道,一句话,把他们全堵了回去,一个个涨红了脸,憋到猪肝色。

“散会。”

陈飞的眼神有些嘲讽的看着他们,充满了意味深长。

余均和余世龙,带着一股子的怒气离开了会议室,陈天穹带来三个亿的投资,在公司里绝对控股,哪怕他们全部反对,也没有意义!

陈飞说什么,就是什么!

散了会,明媚的气色重新回到了李青娥的脸上,拉着小苏的手,李青娥的脸色前所未有的开心。

竟是有一种劫后重生的感觉,“真是想不到,陈董事长这么信任我。”

“是呀。”小苏捏紧了拳头,有脸解气的道,“陈董事长那话实在是太帅了,‘我乐意’三个字,把他们一个个脸色噎的和猪肝一样,我看的都笑出来了。”

“总裁,你说这陈董事长,应该很年轻吧。”

“年轻……”说到这个问题,李青娥恍惚了一下,陈天穹一直带着面具。

可是面具下,也应该是一张足够年轻的脸吧。

只是和她一般大小的人,竟然会有这么强的气场?

李青娥忍不住把这个人和陈飞做了一下对比,然后摇了摇头,看来自己真是疯了,这两个人差别实在是太大了,影子根本重叠不到一起去。

“李青娥,这次是你运气好!”擦肩而过,余均老脸黑到了极点,低声,恶狠狠的道,“陈天穹不会一直这样保着你的!”

“不劳你操心!”李青娥冷哼了一声。

“陈二少爷。”

看着陈天穹从会议室里走出来,早就守在会议室门口的李志承和李信,一下跌跌撞撞的走上了前,“噗通”一下,两个人双双直接跪下了,直挺挺的跪在了陈飞面前。

陈飞淡淡的看着这两人。

“陈二少爷,求求你,救救李家吧。”李志承哀求的道,“我孙儿不懂事,在外面惹了人,现在只有……”

“攻击李家的命令,是我下的。”

陈飞一句话,淡淡的打断了他,李志承脸色一片雪白,两个人齐齐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看着陈飞。

“志承。”

陈飞蹲下身子,深深的看着他,“你老了,李家的人,我看你是没能力管了,你退位吧。”

“雄昊公司,我会派专人来接手,你,服不服?”

“我?”李志承满头花白的头发,深深的低下了头,“我服。”

“爷爷!”李信不可思议,又惊又怒,一下猛的就抬起了头,陈飞这是一句话就剥夺了他们李家的全部,凭什么!

“啪啪”,陈飞两耳光,狠狠抽在了李信脸上,三年积郁的怒火,陈飞在这一刻发泄了出来。

陈飞揉了揉手腕,从口袋里,慢条斯理的掏出了一张手帕,擦了擦手掌,再扔进了垃圾桶,“看在你爷爷的面上,这一次我放过你,怎么惹的我,你自己回去悟吧。”

“你要不是李志承的亲孙子。”陈飞指了指李信。

“我保证,你第二天尸体会飘在江面上。”说完,陈飞转身就走了。

“李家的事,到此为止,如有再犯,李家上下,寸草不生。”

李志承和李信浑身发抖,双双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完了,全完了。李信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惹的人就是陈家二少爷,难怪他们李家挡不住。

一想到这,他就觉得自己可笑,云城陈家的手笔,谁挡的住?

可他是怎么惹到陈天穹的?

陈飞转身,缓缓离开。
一耳光,跪下,都完成了。走到厕所,陈飞缓缓摘下了脸上的银色面具,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长叹了一口气,“李青娥,我们的夫妻缘分,也许就到这了么?”

陈飞自嘲一笑。自己该办的事,自己也都办完了。

“对了,陈飞去哪了?”

李家老爷子和李信站起来,失魂落魄的走了,经过这一次打击,李家是一蹶不振了。

李青娥也敏锐的意识到,中海市这是要变天了啊。

“真没想到,李家惹的人就是陈天穹!”

今天一晚上下来,李青娥有些如在梦中。

李青娥忽然想到从刚才开始,陈飞就不见了。

才一转角,小苏看见了‘恰好从洗手间’走出来的陈飞,小苏脸色稍稍一板,“你干什么去了?”

小苏很不舒服,知不知道,今天总裁刚刚经过了一次生死存亡的危机。

而这个陈飞倒好,身为总裁的老公,不闻不问,全程没有参与。

到最后,还是陈天穹解的围,这个陈飞还有没有一点担当?

“我去公司外抽了根烟。”看了一眼穿着OL白领制服,一脸傲娇之气的小苏,陈飞愣了愣,随口道。

“你……。”小苏气的有些发噎,这也太没出息了。

“好了。”李青娥摆了摆手,看了陈飞一眼,眼神里有些失望,又有些释然,其实这本来就是陈飞的能力,不是吗?

这个事即便告诉了他,他也解决不了。

“回家吧。”看了陈飞一眼,李青娥挽了挽头发,也没说什么,今天她心情大好,新上任的董事长竭力保她,挫败了副董事长想上位的阴谋。

李家随之瓦解,一代豪门灰飞烟灭,被云城陈家接手。

而青娥公司,接下了誉大一笔价值三千万的订单,公司蒸蒸日上,指日可待。

哎,唯一可惜的是,陈天穹竟然不是陈宪,那会是谁呢?

李青娥暗暗陷入了沉思。

陈飞也没有去理会李青娥这会怎么想,回家的路上,李青娥道,“陈董事长给了你一个机会,让你直接升任了营销部的主管,顶替何金平的位置,这是陈董事长看重你。”

“你可要好好把握这次机会。”

陈飞只是点了点头,没有接这个话,小小一个营销部主管,陈飞只是随手而为之。

陈飞真正要接手的,其实是那家新开业的誉大娱乐公司。

誉大娱乐公司陈飞略有了解,那是华夏排名第三的一家公司,涉及艺人培养,出道,影视等方方面面,公司下,捧红了很多的一线女明星,也可以这么说,陈飞现在就是那些女明星的老板。

不过不急,那是家族给自己的一份考验,而陈飞还打算考验一下家族。

第二天,中海市震动。

偌大的李家,三代豪门,一夜之间灰飞烟灭,雄昊集团易主,被转移到了云城陈家,陈天穹的名下。

雄昊集团旗下,涉及三十多个产业,几十个亿的生意。

这个盘子一和盘托出,对中海市的影响是巨大的。

“老大。”

一家KTV里,撞开了门,三十个小混混互相搀扶着,鼻青脸肿,有的人手臂甚至都被打断了。

包厢里,几个大哥正在玩扑克,其中一个人,手臂上纹狼画虎,皮肤黝黑,他叫黑狗,张浩。

这一代的大哥,手下有上千号兄弟,罩着几十家KTV,夜总会。

黑狗,是江湖大佬韩水鬼给他的‘诨号’,实际上,他叫疯狗,形容他打起架来如拼命三郎,不管人死活,曾经他手拿两把砍刀,从城西砍到城东,一刀砍下了当时一个大哥的一只手。

从此以后,张浩就坐稳了‘疯狗’的名头,中海市无人敢惹。

“大哥,出事了,我们被打了。”几个混混进了门,鼻青脸肿的道。

“怎么回事?”张浩把牌一扔,抬起头看了一眼,接着面无表情的道。

“陈飞,就是那个上门女婿打的。”领头的那大个,低下头去,不敢看张浩,三十个人一动不敢动,三十个人开了两辆面包车,去打人家一个上门女婿,结果被人折断了手臂,全打了回来。

这事要多丢人有多丢人。

“你们三十个人,打不过一个吃软饭的?”张浩阴沉下脸,整个人慢慢的站了起来。

看张浩发火,这些人身子发抖,一下齐齐的低下头去,不敢吭声了。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小喜这么多水还说不要,攻哄受把腰抬高一点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vsexz.com/society/400085.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