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社会新闻 > 新闻正文

小喜这么多水还说不要,舌头在小豆豆上磨咬吸

那天林辛言就是和他搂在一起。
不是他的是谁的?
何瑞泽的心猛的一痛,如果车祸那天她找了自己,现在她也不至于那么狼狈。
看在宗景灏的眼里,何瑞泽这是默认,冷笑一

那天林辛言就是和他搂在一起。

不是他的是谁的?

何瑞泽的心猛的一痛,如果车祸那天她找了自己,现在她也不至于那么狼狈。

看在宗景灏的眼里,何瑞泽这是默认,冷笑一声,“她不过十八——”

“你懂什么?!”何瑞泽厉声,他的眼睛有点红,知道宗景灏想要说什么,无外乎是林辛言不自爱的话。

才十八岁就怀孕了,她生活不检点的话!

可是他知道她所经历的吗?

何瑞泽上下看一眼宗景灏,那一身不菲的西服,恐怕是普通人一年的工资了吧。

“像你这样的贵公子,体会过人间疾苦吗?知道吃不上饭的感受吗?知道被逼的走投无路的无奈吗?你不知道!你不知道她是怎么活到今天……”

林辛言抓住何瑞泽,对他摇摇头,她不需要同情,不需要谁来可怜,她只要努力活着,照顾好妈妈,和肚子里宝宝就够了。

“你送我去下医院。”她已经快要站不住了。

“好。”何瑞泽弯身抱起她。

林辛言看向有些发愣的宗景灏,似乎意外何瑞泽的话,“对不起,我不能不要工作,但是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人知道,我和你的关系,不让你颜面受损。”

宗景灏眉头紧皱,眸光里波澜闪烁,随即,目光略过她的脸孔,这个女人——

外人不知道林辛言此刻的状况,但是抱着她的何瑞泽却知道,她现在身体一直在抖,何瑞泽抱着她上车,安慰道,“别怕,没见红,就不会有事的。”

何瑞泽以最快的速度上车,带她去医院。

宗景灏盯着远去的车子,脑子里还在回想着何瑞泽的话,林辛言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她的很多举动确实很奇怪。

他为了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掏出手机给关劲去了一通电话。

“去查一查林辛言。”

“查她什么?”

“所有。”

说完宗景灏挂断电话。

“啊灏。”白竹微从餐厅里跑出来,挽住他的手臂,“你还在为没让林辛言进公司生我的气?我都知道错了,我只是太爱你——”

“没有,我们回去吧。”他的声音,表情,都没有一丝起伏。

情绪隐藏的没有人能够看得透。

白竹微只觉得不安。

刚刚他和谁打电话了?

医院。

林辛言被送进手术室。

何瑞泽在外面等着,等待总是很煎熬,他时不时的往手术室内看。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手术室的门打开,林辛言被推了出来,何瑞泽赶紧上前,“她怎么样了?”

医生拿到口罩,“因为过度劳累,出现流产迹象,现在已经没事,不过要注意休息,否则下一次未必这么幸运。”

“我知道了。”何瑞泽推着她进病房。

林辛言看着何瑞泽,由衷道,“谢谢你啊,总是帮助我。”

总是在她有需要的时候帮助她。

“你没事就好。”何瑞泽露出一贯有的温和笑容。

“钱是你帮我交的吧,我得先欠着你了。”林辛言扯着干涩的唇。

“现在不说这些,你需要休息。”何瑞泽不喜欢她和自己这么见外。

进入病房,林辛言看向他,“把我妈叫过来吧。”

她不想给何瑞泽曾添太多麻烦。

何瑞泽以为她想庄子衿了,毕竟人在脆弱的时候,总是想亲人在身边。

他拿过手机给庄子衿去了电话,告诉她林辛言在医院,让她过来。

庄子衿一听,慌神道,“言言怎么了?”

“没事,就是需要休息,她想见你。”

庄子衿这才稍稍的松了口气。

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医院。

庄子衿过来,林辛言就让何瑞泽先走。

“是啊,给你添麻烦了。”庄子衿深表歉意。

“没事的,那我今天先回去,明天来看你。”何瑞泽看着她,“好好休息。”

“嗯。”

何瑞泽一走,庄子衿便坐到床边,给她盖了盖被子,“有没有想吃的?”

林辛言摇了摇头,脸色有些不是很好。

庄子衿心里难受。

“你本来可以有个很好的未来,可是你为了我,学业没了,现在——”

想到她肚子里的孩子,庄子衿心口就闷闷的发疼,“你说你这是在A国有的,万一是个黄发碧眼的孩子怎么办?”

庄子衿担心那晚是个当地人。

“不管他什么样,都是我的孩子,也是你外孙。”林辛言不会刻意去想那晚的事情,那晚对她来说并不美好。

“A国?”宗景灏来医院看林辛言,本想敲门,发现庄子衿在里面和她说话,就没打扰她们。

“嗯,不管生的是白皮肤还是黄皮肤的,都是我外孙。”庄子衿也想开了,只要女儿觉得开心,她都愿意顺着她,照顾她。

或许她和这孩子也是缘分。

毕竟那么一次就有了。

庄子衿摸摸她的额头,忍不住心酸,“我的女儿啊,跟着我吃苦了。”

“她的孩子没打掉?”宗景灏越来越觉得她像是一团谜。

那天在医院,她明明进了手术室。

她们在说话,他不好进去打扰,转身,迈步离开。

走到医院门口,口袋里的手机响了,他掏出来,显示着关劲的名字。

他接了起来。

“你让我查的事情查清楚了。”
宗景灏微微颔首,线条完美的下颚此刻莫名的紧绷了几分,淡淡的吐出一个字,“说。”

“八年前林国安和庄子衿离婚,便把她们母女送到了A国生活,这八年里从未回来过,直到前不久,才被林国安接回来。”

宗景灏皱眉,这就是她会A国语言的原因,因为她在那里生活过?

“就这些?”明显这些,并不能让他满意。

关劲的声音犹豫了一下,再次张口,“庄子衿被送到A国之后,生下一个男孩,患有自闭症,生活比较拮据,而且这个男孩,在他们回来之前出车祸死了。”

宗景灏皱眉,神色越发的深沉,上次她眼神里流露出来的悲伤,是因为她的弟弟?

那她肚子里的孩子,“没了?她身边没出现过男人?”

“没有——只有个心里医生和她走的比较近。”关劲仔细查看派到那边调查人员,传过来的资料,“没有了,上学时并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其他的男性和她走的近。”

也就是说,他肚子里的孩子可能就是那个心里医生的。

她会被林国安接回来,是因为和他的婚约,让她回来嫁人?

她之所以那么爱钱,是因为在A国生活的比较窘迫,所以,她才会给他翻译文件要钱,去餐厅工作赚钱。

这么一想,宗景灏理清了林辛言种种奇怪的表现。

同时也明白了何瑞泽那翻话的意思。

他的心情多了几分复杂,回头看了一眼,便迈步走下台阶,上车离开医院。

医院里。

林辛言中午没吃饭,这会儿有些饿了。

“妈,我想吃八宝饭。”林辛言忽然想吃甜食。

庄子衿是过来人,知道女人怀孕嘴刁,会偏爱某些味道的食物。

老古话说,酸儿辣女,也不知道她怀的是个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我回去给你做。”庄子衿起身,又怕她在医院没人照顾。

林辛言似乎看出妈妈的担忧,笑着,“我没事儿,医生说注意休息就行。”

如果不是担心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利,她根本不用住院。

庄子衿点了点头,嘱咐让她好好休息,才走出病房。

从车上下来,庄子衿往小区里走时,忽然被几个妇女拦住去路。

都是住这个小区里的。

虽然住进来不久,但是也没矛盾,庄子衿皱着眉,“你们干什么?”

“你女儿未婚先孕?怀了野种对吗?”最先开口的是个胖乎乎的中年女人。

住庄子衿的隔壁。

“平时看你们人模人样,没想到你女儿竟然是这种货色,你上次不是说,你女儿才十八吗?”那胖妇女掐着腰,咄咄逼人。

庄子衿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声音发颤,“你,你们听谁乱嚼舌根子?”

“难道我们说错了,你女儿根本没怀孕?”

庄子衿的手一抖,是啊,她女儿怀孕了。

“真不要脸!”

“就是,年纪轻轻就勾搭男人,看着是个清纯的小姑娘,原来是个小浪货!”

“就是,就是,纯良的样子,都是装给人看的,背地里干着龌龊的勾当——”

“你们闭嘴,是谁让你们说的?”庄子衿愤怒,扭曲了原本温和的脸。

“敢做,就别怕人说!”

庄子衿捂着快速起伏的胸口,厉声为女儿辩解,“我女儿不是你们说的那种人!”

她觉得心都要被人撕碎了,她的女儿不是那样的人。

为什么要这么中伤她?

“不是?那为什么才十八岁肚子里就揣了野种?”

庄子衿语塞,林辛言怀孕是事实。

她就知道,未婚先孕,会让人指指点点,可是没想到她们会如此激烈的指责谩骂。

“让开!”庄子衿推开她们,快速的走进小区。

 

虽然内心恼极了她们的言语,但是想到女儿还在医院,便压着不适,给女儿做饭。

她以为自己已经掩饰的很好,到医院给女儿送饭,还是被她看出来。

“妈,你的脸色——”

“我没事。”庄子衿不想让女儿知道她今天听到的那些话。

林辛言盯着庄子衿故意闪躲的脸,她不会说谎,一说谎就不敢看人的眼睛。

很明显,她说了谎。

林辛言没戳穿,接过她递过来的八宝饭。

明明那么甜,但是她感觉不到,只觉得苦。

她低着眼眸,“妈,明天我就可以出院了,我回家陪你几天。”

她以为庄子衿脸色苍白,是因为想弟弟了。

这是妈妈的心病。

庄子衿一惊,决绝的果断,“不行。”

让她听到那些话,她心里得多难受?

林辛言皱眉,“妈——”

“听我的。”庄子衿故作严肃,“不管是交易,还是什么,你现在已经嫁到宗家,就应该住在哪里。”

庄子衿的反应太过异常,林辛言不想多想都不行。

她不在吭声,嘴里失了味觉,只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往肚子里咽东西。

晚上翻来覆去,她都睡不着。

后来是天快亮了,她才缓缓睡去,不过也就是一会儿,很快就醒了。

早上,何瑞泽过来,庄子衿回去给林辛言做吃的。

等到庄子衿走出病房,林辛言从床上下来,何瑞泽过来扶她。

她抬起头看着何瑞泽,“我觉得我妈有事瞒着我。”

“什么事?”何瑞泽问。

“我不知道,所以我想弄清楚。”她蹉跎了一下,“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你说。”

“我想跟着她。”

看看她到底是因为什么不想她回去住。

之前庄子衿明明说,希望她住家里的,那样方便照顾她。

可是昨天她的反应,又那么激烈。

明显不正常。

她现在就妈妈这个亲人了,她不能让妈妈去默默承受些她不知道事。

何瑞泽确定她可以走,才答应。

一路上都很平静,庄子衿到小区下车进屋。

林辛言尾随。

从电梯上下来林辛言看到她们住的地方,房门,墙上,写着不要脸,未婚先孕,各种辱骂的字眼,还泼了油漆。

庄子衿站在门前气的颤抖,身子晃了晃,倒了下去。

“妈——”

何瑞泽跨步过来,接住了倒下去的庄子衿,“先送去医院。”

明显是被墙上那些东西刺激了。

林辛言哽咽着说好。

妈妈从弟弟去世,加上车祸留下来的后遗症,身体很差。

看到这些肯定会气恼。

忽然晕倒,林辛言担心极了。

庄子衿被送进急求室。

林辛言站在门口,像是失了魂魄。何瑞泽走过来搂住她的肩膀安慰,“别太担心。”

宗景灏回到家里发现林辛言还没回去,想到她在医院,便驱车而来。

或许是因为知道林辛言过去比较不幸,又或者因为她是自己妻子的身份,心里对她起了几分恻隐之心。

来到医院没在病房看到她,却在要离开时的走廊里,看见她和何瑞泽搂在一起的画面。

不由的心底钻出一股火……

不由的心底钻出一股火,这火来的莫名其妙,连他自己都弄不清楚。

他的声音森冷,“你们在这里秀恩爱?!”
这声音——

即使没相处很久,林辛言一下就听出这声音是属于谁,身体不由的一僵,她转过头,果然。

他站在不远处,表情阴森凌冽,“我上次说的话,你当耳旁风?”

林辛言下意识的从何瑞泽的怀里撤出身子,刚刚是因为担心庄子衿,所以没注意和何瑞泽的身体接触。

“我——”

林辛言刚想解释,却被何瑞泽抓住手腕,他看着宗景灏,“你们的婚姻就一个月,各取所需的交易,你有什么理由干涉她的私事?”

知道了林辛言的一切事,何瑞泽心痛,惋惜,所以现在想要珍惜她,保护她。

宗景灏的目光盯着何瑞泽攥着林辛言的手腕,片刻,喉咙里溢出一声嘲讽极致的冷笑,“你让一个怀着自己孩子的女人,嫁人,现在喧宾夺主?”

小说文学

他唇边残留的冷笑,蓦然一收,目光凌厉如一柄利剑,直逼何瑞泽杀的片甲不留,“你也算是个男人?”

林辛言的心猛的一起抽,羞愤又无措。

他竟然以为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何瑞泽的,对何瑞泽她是感激,是尊重,怎么敢去用自己的肮脏抹黑他?

她挣开何瑞泽攥着自己的手,看着宗景灏,“你要说我,就说我,请不要带上别人。”

林辛言的维护,出乎了宗景灏的意料!

还真是相爱!

可是看在他的眼里,可笑又愤怒。

她现在是他妻子的身份,却在他面前和别的男人展现他们恩爱!

莫名的火气在他的胸腔翻滚!

但是何瑞泽有句话说的对,他们的婚姻是一场交易,他没资格去指责,只是他并不想看着他们在一起的样子。

“浅水湾的地皮,如果你还想要,来找我。”说完他转身,迈步,离开。

林辛言出神了好几秒,没想到她已经放弃的机会,他又重新给自己。

这个对她来说,诱惑真的很大。

如果掌握了那块地皮的交易权,她就有和林国安谈条件的筹码。

而不是一味的被林国安打压。

“言言。”何瑞泽有几分担心,貌似宗景灏的话让她上了心。

林辛言摇摇头,“我没事。”

过了二十分钟后,庄子衿被推出手术室,庄子衿是气急攻心导致的昏厥。

她现在就一个女儿了,听到别人那么侮辱自己的女儿,庄子衿心里接受不

小说文学

了,加上门口那些,她一时间没承受住。

“病人气血郁结,受不了刺激,尽量不要让她有大的情绪波动。”送入病房后,医生交代。

林辛言点头,“谢谢医生。”

林辛言知道弟弟的死对她打击很大,如果不是还有自己,恐怕当时她就随着弟弟去了。

她以为让妈妈远离那个伤心的地方,会好些。

不曾想,又因为自己的事情受了刺激。

只是,知道她怀孕的人不多,是谁做的呢?

而且为什么要那么做?

是什么目的呢?

何瑞泽看出她的心事,走过来,“那个地方不能住了,我给你从新找个地方吧。”

林辛言点了点头,那个地方确实不能再住下去了,免得妈妈有心情波动。

“我想弄清楚,那些是什么人弄的。”林辛言总觉得这事不是偶然,而是有人故意为之。

“交给我吧。”何瑞泽笑笑,“我是你哥哥,自然也是你的亲人。”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小喜这么多水还说不要,舌头在小豆豆上磨咬吸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vsexz.com/society/400093.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