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社会新闻 > 新闻正文

纯肉一对一到处做,和两个女的一起玩3

周云康没有任何掩饰的说道:“没办法,在张永福的眼睛下,我只能隐藏自己,不然我绝不可能活到现在,即便我是他的女婿又如何?我只是为了自保!”
陈六合有趣道:&

周云康没有任何掩饰的说道:“没办法,在张永福的眼睛下,我只能隐藏自己,不然我绝不可能活到现在,即便我是他的女婿又如何?我只是为了自保!”

陈六合有趣道:“那么你暗中与张永福的情人勾搭,也是故意传递给张永福的一种假象了?想让他认定,就你这种满脑子精虫的人,不会有所作为,从

小说文学

而可以让他对你更加放松戒备。”

周云康没有否认,陈六合轻轻敲打着桌面,看着周云康有些啧啧称奇:“看来一个凤凰男并不能满足你的欲望。”

周云康说道:“张永福老了,老了就该把更多的机会让给年轻人,老了还要贪恋权势,那就是老狗老贼,我并没有做错什么。”

“你胆子真的很肥,竟然敢把这些事情告诉我?你就不怕我把你的野心给捅出去?如果传到了张永福的耳中,我很有兴趣看看他会怎么大义灭亲。”陈六合脸上的笑容充满了戏虐。

“没办法,我等了太久太久,没等到任何机会,张永福这个老狐狸太小心谨慎了,根本就不信任任何人,直到你的出现,才让我看到了翻身的希望,所以我只能赌。”周云康说道。

陈六合玩味笑道:“把赌注压在我的身上,显然不是个明智的做法,你不觉得比起张永福来,你太不值一提了吗?就算要合作,也是跟他合作,你微不足道。”

周云康没有任何气馁或慌张,他镇定的说道:“不可能的,因为你跟他一定会成为敌人,你不了解张永福,他心细如发胆小如鼠,你让他产生了威胁,他不会放过你。”

顿了顿,周云康道:“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你把我卖给张永福讨了一个人情,最后张永福也不会念着你的好,依然会想着怎么弄死你!”

“我必须得承认,你这句危言耸听的话用得很合适。”陈六合淡淡说道:“不过,有件事情我很好奇,我跟你合作,能帮你在黑龙会上位,但是你又能给我带来什么好处?”

周云康看着陈六合说道:“很简单,黑龙会可以把‘金玉满堂’的股份全部归还,甚至还能帮助秦若涵再开第二家会所、第三家会所!”

听到这个理由,陈六合差点没气乐,他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周云康:“周云康,只要你不是蠢材,你就应该能看得出,你开出的筹码似乎对我没有半点实质性的利益?凭什么我做牛做马,秦若涵那蠢娘们得利?”

闻言,周云康的眉头皱了皱,显然没想到陈六合会说出这样的话,在他的理解中,陈六合跟秦若涵一定有着及其亲密的关系,很有可能有是秦若涵的男人。

因为陈六合为了秦若涵,会不惜与黑龙会为敌,更不惜与张永福兵戎相接,他自认为陈六合为了秦若涵,可以付出一切。

但是很明显,他想错了,大错特错......

陈六合戏虐道:“周老大,我看你应该去找秦若涵合作才对,而不是我。”

周云康下意识的说道:“不行,秦若涵根本就微不足道,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罢了,如果她不是和你绑在一条船上的话,她甚至可有可无!”

顿了顿,周云康深深凝视着陈六合,道:“六哥,你说过一句话我始终记得,你说你帮助秦若涵是为了搏一个大富大贵,现在我能给你富贵,比秦若涵能给你的多出几倍甚至十倍。”

他深深吸了口气道:“只要你点头,在事成之后,我可以让秦若涵的一切都是你的,无论你是要她的人还是要她的财产,我都可以做到,甚至黑龙会的资源我们都可以共享!”

陈六合吹了个口哨:“金钱美人,你都给我许诺了,这的确有些诱人。”顿了顿,陈六合打趣道:“可我这个人把情义看得很重怎么办?要让我去掠夺一个可怜女人,我还真没你那么狼心狗肺。”

“六哥,我始终记得一句话,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周云康在极力说服陈六合:“在这个世界上,我一直相信,没有绝对的忠诚,只是看背叛的筹码够不够罢了。”

听到这句话,陈六合笑了起来,笑了出声,最后变成了嗤笑:“这句话,我在七岁的时候就用来蛊惑过一个穿开裆裤的小子,你觉得这句话能够蛊惑我吗?”

陈六合摇了摇头:“不够,拿出你最有诚意的东西!”

周云康不知道的是,当年陈六合用这句话蛊惑的是一个军区大佬的独孙,那家伙现在在京城太子党内,都是个举足轻重的红三代!

“我们有同样的敌人,我们必须站在同一个阵营,据我所知,张永福已经对你起了杀心,并且找到合适的机会后,随时可能下手。”周云康一字一句道:“只有杀了他,你才能绝对安全!”

......

半个小时后,陈六合跟周云康一起离开了农庄,到最后陈六合都没说答应合作或者不答应合作,但其中深意,两人都心知肚明,从周云康神采飞扬的眼神就能看的出来。

不过这家伙现在的样子真是只能用一个惨字来形容,整张脸都变形了,红肿的让人恶寒。

回到会所,陈六合的肚子传来一阵阵咕咕响,这不由让他满肚子的怨气,周云康那个狗娘养的,中午光顾着阴谋论了,到最后都没吃上一口饭。

但是话说回来,看到周云康那副惨不忍睹的尊容,陈六合也委实是没有多少食欲。

拉上已经来上班了的黄百万,两人找了个小面馆随便对付了一顿,当然,陈六合这个常年四季身无分文的铁公鸡是指定不会付账的,最后由化身土豪的黄大队长大手一挥。

付账的声音无比嘹亮,大气磅礴,一顿满打满算不足二十块钱的午餐,硬生生被黄百万吃出了二千块钱的气势。

回到办公室,陈六合坐在老板椅上陷入思忖。

说实话,周云康这个人的确让陈六合有些略微的诧异,这是个能隐忍又有野心的真小人。

陈六合给他下了个定义。

不过,陈六合并不算很看好周云康,虽然他不清楚黑龙会的具体情况,但张永福一手缔造了黑龙会,经营了这么多年,岂是一个周云康说扳倒就能扳倒的?要不然周云康也不会隐忍这么久而迟迟不敢动手了。

陈六合心中有着自己的小算盘,他会不会帮周云康,这还得看看周云康到底有几分实力,如果周云康只会纸上谈兵,他不介意推波助澜且袖手旁观,看一场黑龙会内部的狗咬狗戏码。

至于最后是张永福大义灭亲,还是周云康逆势而上,反正压根跟他没有半毛钱关系。

当然,陈六合之所以会对周云康的合作提议表示默许,并不是因为周云康给出的利益,他对秦若涵的财色,没有太大的兴趣,就算有兴趣,也不会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陈六合同志更喜欢用人格魅力去征服猎物的全身心。

他完全是因为周云康的那句话,张永福对他起了杀心,对于这一点,陈六合并不怀疑,站在这个出发点考虑问题的话,他和周云康的确站在同一立场,对于想杀自己的人,陈六合从来不会心慈手软。

理顺了脑中的思绪,陈六合轻笑了起来:“张永福不是什么好东西,周云康同样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狗咬狗一嘴毛,正好省了我不少麻烦。倒是秦若涵这个娘们,不知不觉就要坐收鱼翁之力,到时候你除了以身相许,还能拿什么来报达我?”

这件事情陈六合并没有打算告诉秦若涵,不是他不信任秦若涵,而是秦若涵这个娘们明显主见有余而城府不足,她知道了太多,不但没什么好处反而很有可能坏事。

下午的时间,是会所生意的冷淡期,无所事事的陈六合在办公室里吹着空调,玩玩电脑,睡睡觉,过的无比惬意。

晚饭时间,陈六合就像是赖上了黄百万这个长期饭票一样,又拽着屁颠颠的黄百万一起吃饭,就在会所对面的地摊上吃着。

“六哥,今天不要去接小妹吗?”要了两碗杂酱面,黄百万小心翼翼的问道,越是跟身旁这个年轻人接触的多,他越是觉得身旁青年的深不可测,在他黄大牙的眼里,陈六合俨然就成了一个绝顶牛掰的人物。

陈六合随口笑道:“不用。”沈清舞已经接受了赵家伸出来的橄榄枝,今晚开始就要去赵家任家教老师,他相信有人会把小妹照顾得无微不至。

顿了顿,陈六合解释道:“小妹接了份家教的兼职,每晚八点到十点,有车接送,还管晚饭,一个月小三千大洋。”陈六合脸上的得意颇为欠抽。

黄百万咧嘴一笑,一脸敬佩的说道:“小妹是个有文化的人,更是个有本事的人,三千块能请动小妹,是那家人赚了,他们的福气。”他这话倒是没有半点拍马屁的嫌疑,全是发自内

小说文学

心的真话。

陈六合也是无比得意的咧嘴直笑:“何止是福气,简直是他们家烧了八辈子的高香再加上祖上积德了。”

黄百万一个劲的连连点头......
 

吃过饭,陈六合跟黄百万两个人大摇大摆的回到了会所,黄百万继续站在大门口处充当门卫,看着进进出出来来往往形形色色的人,乐此不疲。

如果有一些派头不错的,还能看到他舔着脸上前去搭讪几句,十足一副让人不敢恭维的狗腿子相。

那副尊容的确容易让人心生轻视和鄙夷,但此刻站在门口的几名保安,却没一个人敢对黄百万投去任何一丝拥有异样的目光。

经过昨晚的事情,他们绝对相信,这个看上去毫无闪光点的刁民,是个敢动辄玩命有雄心豹子胆的主。

就算没有亲身经历昨晚惊心动魄的事件,也都道听途说,虽然秦若涵三令五申,但真正想封住所有人的口,显然还是不太可能。

坐在大堂沙发上看了一会儿黄百万的作态,陈六合哑然失笑的摇了摇头,旋即站起身朝会所内走去。

他没回办公室,竟然破天荒的四处晃荡,看着一个个衣着妖娆暴露的陪酒妹和女客人,心请那叫一个舒畅。

当然,用陈六合自己的话来说,那就是尽心尽责的巡视,做为一个团伙的重要领导人,必须要深入群众打入群众。

至于到底是群众还是裙中,只有陈六合自己心知肚明。

 

“六哥好。”

“六哥今晚这么有闲心啊?不如妹妹陪你喝两杯怎么样?”

所过之处,许多会所内的员工都对陈六合恭敬问候,无论是保安还是服务生,亦或是陪酒妹,这种受欢迎程度,委实让陈六合自己都有些诧异。

他不知道的是,昨天晚上的事情经过一天一夜的发酵,在这些员工的圈子内越传越神,陈六合在这些人心目中的地位已经无限伟岸,神乎其神!

“哎哟,六哥来啦,六哥,要不要姐姐喊两个新来的小妹陪你消遣消遣?姐姐保证个个都是细皮嫩肉、胸大多汁。”

来到二楼KTV区域,恰巧碰上了主管陪酒妹的红姐,只见着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美妇人赶忙迎了上来,态度那叫一个热情,就恨不得往陈六合身上贴了。

陈六合脸上挂着笑容,看着眼前这个熟得快要滴出水来的娘们,别说,还真是诱人,除了年纪稍大一点,有三十多岁外,其他不管是身材还是样貌,都没得说,再加上那股子骚劲,属于能轻易勾起男人欲望的类型。

哈哈一笑,陈六合一巴掌不轻不重的拍在了红姐的肥臀上:“红姐,还叫什么小妹,有你这个熟瓜不就行了吗?我相信你肯定比她们水嫩多汁。”

红姐顿时做出一副娇羞的模样,对陈六合抛了个千娇百媚的小媚眼,趁势往陈六合的怀里靠了靠,道:“原来六哥喜欢姐姐这种成熟型的啊?姐姐倒是想随时为六哥张腿,不过今天可不行哦,姐姐的亲戚来啦......”

陈六合装出一副遗憾的表情,手掌在红姐的胸口抹了一把,道:“没事,咱们来日方长。”这个日字,委实被陈六合咬出了一翻风味。

“咯咯,那就这么说定了,姐姐可是等你来日哟。”红姐媚眼如丝。

“哈哈,好!”跟红姐挑逗了一会儿,陈六合就向三楼走去。

话说他来会所也有两天了,可丫还没到过三楼的休闲区和四楼的美容区呢,他现在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这个团伙高级领导,似乎很不称职。

相对二楼和一楼来说,三楼就安静多了,放着优雅的轻隐约,这里的服务生和服务小妹也都穿的很正统,男的是西装裤小马甲,女的则是高开叉旗袍以及透明肉丝。

这让万女眼前过,独爱腿与丝的陈六合来说,是个意外的惊喜,有一点他不得不佩服一下秦若涵,这娘们挑服务小妹的眼光,还是很毒辣的,个个的水准都在及格线以上啊。

“六哥。”

“六哥晚上好。”

现在的陈六合,绝逼是会所内人气最高的一只,不管走到哪,就没有不认识他的,而且认识他的,就没有敢对他不恭敬的,包括压根没经历过昨晚事件的三楼员工。

“小妹妹,你丝袜破了。”

“小妹妹,你胸罩带子开了。”

陈六合这个为老不尊的家伙口无遮拦,不断的调戏着服务员,每每都让得这些大部分刚走上社会的女孩们脸红赤耳,娇羞逃离。

三楼主要经营的是茶座以及一些麻将包房的生意,所以这里也没什么看头,转了一圈,陈六合就觉得索然无趣,不知不觉走到了娱乐区。

这里,有着一些简单的娱乐设备,例如台球、保龄球,还有一个设备还算齐全的健身房。

这个健身房不是很大,仅仅占到三楼的三分之一空间,几百平米吧,算是半对外开房,大部分时间都是内部员工休息时间来玩玩。

站在健身房外面,陈六合朝里头一看,当看到一个美妙女人正把一双修长的腿一字劈开做瑜伽的时候,陈六合眼中来了浓浓的兴趣。

丰胸、细腰、长腿,这画面太美,太能让人想入非非,特别是那劈开的两腿中间,仿佛充斥着让人无限遐想的诱人空间。

一时间,陈六合也不走了,看的是津津有味。

不知道过了多久,专心做瑜伽的美丽女人终于察觉了有人在偷窥自己,看到健身房大门处的陈六合时,她没有羞恼的呵斥,而是翻了个鄙夷的大白眼。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做瑜伽?”秦若涵呼吸匀称的从地下爬起身,胸前那对巍峨不受控制的颤动着,低领的紧身瑜伽服让得她胸口的大片肌肤暴露在空气当中,百花亮眼。

这个女人不是秦若涵还能是谁?整个娱乐会所,恐怕也只有秦若涵才具备让陈六合产生兴趣的念头。

不过说实话,这娘们是真有资本,堪打九十分的脸蛋加上几乎完美的身段,是个实打实的尤物,饶是见多了美女的陈六合,都不禁暗自赞叹一声,就颜值而言,这娘们是上上成。

“呵呵,没想到你现在还有闲心做瑜伽?”陈六合大大方方的走进了健身房,眼神再次在秦若涵的曼妙身段上打量了几下,在紧身瑜伽服的修饰下,把她那匀称傲人的身材勾勒得更加完美。

“为什么没有?一个女人最大的资本就是美貌,我可不会愚蠢的让这把武器生锈。”秦若涵拿毛巾擦拭着脸颊上的汗珠,理所当然的说道。

顿了顿又道:“更何况我现在需要担心什么吗?就算出了什么事,不是还有你站在前面帮我顶着吗?”

陈六合失笑一声:“你倒是想的开,用一点小恩小惠就想让我挡在你前面当牛做马了?”

秦若涵眨了眨眼睛说道:“是你自己说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陈六合哑然失笑,总算看到了这娘们小无赖的一面,他忽然较有兴趣的问道:“能清楚自身最大的优势这点很好,不过我很好奇,你把自身这把武器打磨的这么光鲜,你打算诱惑谁?”

秦若涵斜睨了陈六合一眼,坦白道:“你有兴趣的话,我不介意诱惑你。”

陈六合说道:“想诱惑我?很简单,脱光了衣服陪我睡一晚,估摸着有戏。”

秦若涵冷笑道:“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吃干抹尽,穿上衣服就不认账?”

“这就跟投资一样,是投资就会有风险的嘛。”陈六合无耻说道。

“你这种投资风险太大,我可输不起。”秦若涵说道:“纯粹的肉体交易并没有什么意义,真的想要对你下手,就必须抓住你的心,我喜欢有情感的交融。”

“没事,日久生情。”陈六合笑嘻嘻的说道,逢场作戏,他可是高手中的高手。

听出了陈六合话中所指,秦若涵俏脸一红,禁不住啐了一声:“你真是个无耻混球。”

“那也比阴险小人强十倍百倍。”陈六合耸耸肩说道。

秦若涵冷眼摇头:“但我可不喜欢日久生情,日在前面不好,我更喜欢情生日久。”

“那真是太遗憾了。”陈六合摇头。

秦若涵没去理会,拿着毛巾转身向更衣室走去,忽然,她顿了顿赤-裸玉足,回头说了句:“我还是个邹儿,你真的就一点都不感兴趣?”

陈六合一楞,旋即说道:“邹儿最矫情。”

秦若涵美眸一瞪:“你大爷。”

“你二大爷。”陈六合毫无绅士风度的骂了回去。

秦若涵气急,呼出一口气,又问:“你今晚怎么这么有闲心,还知道良心发现的在会所里溜达?”

“我说过做为一个领导,必须要深入裙中。”陈六合一本正经的胡编乱造。

秦若涵冷笑:“有裙给你深,你又不敢。”

陈六合毫不为意道:“代价太大,我更喜欢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你就是个想吃白食的渣男。”秦若涵无情揭穿。

不等陈六合说话,秦若涵又道:“有没有兴趣玩两把?”

“玩什么?”陈六合笑眯眯的问道。

“玩球。”秦若涵说道。

陈六合双眼放光,直盯着秦若涵的傲人双峰:“这个可以有。”
 

看着陈六合那龌龊的神情,秦若涵冷笑一声,懒得解释,转身继续走向更衣室,头也不回道:“有本事别走,在这里等我。”

在关门之际,秦若涵还不忘提醒:“别想着进来偷看,我知道这扇门即便是反锁了也拦不住你,你真要看我也不会阻拦,如果你不怕我一哭二闹三上吊赖着你一辈子的话。”

看着紧闭的大门,陈六合摸着胡渣子满脸玩味的笑了起来:“有意思的娘们。”

反正闲来无事,陈六合还真没有离开,他倒是不介意陪秦若涵这娘们耍耍。

叼着一根眼,陈六合环视了健身房一圈,心血来潮的走到了一台测力器的面前,这是一台世面上常见的测力器,就是一拳打上去,它能准确的显示出这一拳的磅数。

晃了晃右手腕,陈六合直接一拳都轰了上去,测力器上那厚实的拳击橡胶登时发出了一声暴躁的重响,只见那橡胶仿若承受了不可思议的力量一般,正在剧烈震动。

而在测力器左侧的磅数显示表上,一连串的数字正在快速跳动,仿若出了故障一般未能定格......

直到几秒钟过后,四个由电子红灯组成的数字才稳定下来。

1091!

这四个普通的数字在测力器上显示出来,却有着惊世骇俗的意义,这证明陈六合这一拳的力量,是1091磅,就相当于一千斤左右的力量!

恐怖!只能用恐怖两个字来形容,要知道,普通成年人的一拳力量,大约在一百多斤左右,能上两百斤的都少之又少,而陈六合这一拳,却是接近一千斤!

毫不夸张的说,这一拳别说打死一个人,就算是一头野牛,恐怕都会被陈六合一拳轰翻在地。

幸好,此刻的健身房并没有其他人,否则看到这一幕,一定会被吓傻!

简直不敢想像,就陈六合这样并不算魁梧的身体内,怎么能爆发出这么强悍的劲道,这种不带任何冲.刺的爆发力,根本就不科学!

看着这组足以惊心动魄的数字,陈六合风轻云淡的摇了摇头,挨千刀的叹了口气:“廉价机器就是廉价机器,还没用全力,就差点崩溃......”

这句话,不知道可以把多少人的心脏吓破,不过陈六合对自己的身体素质还算满意,即便这一年时间没怎么刻苦训练,他的实力仍旧没有丝毫退步。

这一等,就是半个多小时,等秦若涵从更衣室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了一副模样。

身上的瑜伽服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套干练的职业套装,修身的小西装里面,是一件纯白带蕾丝花边的小衬衫,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的西裤,把一对圆润的肥臀勾勒得无比诱人。

“难怪那么多人都喜欢白领金领女强人,光是这一身穿着,都能让人生起征服欲。”陈六合摸着鼻子笑道,这娘们身上飘散出一股清香,显然是刚才洗澡了。

“走吧。”秦若涵对陈六合抬了抬下巴,带着些许挑衅意味。

陈六合一副如你所愿的表情摊了摊手掌,率先走出健身房,紧跟在他身后的秦若涵眼神无意间飘到了角落那台测力器上。

登时,她整个人震惊的无以复加,白皙的手掌捂住了柔唇,强忍着自己没有惊呼出声,那1091四个醒目的数字太过刺眼了。

她不可思议的看着陈六合的背影,良久后,才艰难的吐出两个字:“变.态!”

......

秦若涵所说的玩球,玩的当然不是自己身上那两颗大球,更不是陈六合裆下叼着的那两颗小球,而是台球!

这不免让陈六合大失所望的同时,又来了点兴趣,站在台球桌旁,陈六合笑看着秦若涵:“玩这个?”

“怎么样?你敢不敢?”秦若涵挑衅道,她今晚就是想杀杀陈六合的锐气,这家伙的嚣张气焰太盛了,而台球,正是她最擅长的一种娱乐。

“看来你很自信啊?”陈六合哑然失笑的说道。

“自信不敢说,但对付你,应该绰绰有余。”秦若涵抬着下巴说道,她当然不会告诉陈六合,她从小就热爱台球,在台球方面的天赋也异常出众,还接受过一段时间的专业训练,省内的中型赛事,她都拿过几座奖杯,全国性质的也参与过不少。

要不是她当年不愿意放弃学业的话,早就进入职业圈,去打职业赛事了,说不定那时候华夏国会多出一个台球女王。

生怕陈六合不敢来,秦若涵嘲讽一声:“别说你不会,一个大男人,不会连我这个弱女子的挑战都不敢应吧?如果怕输的话,你也可以明说,我不会瞧不起你的。”

“拙劣的激将法。”陈六合笑了笑,眼中浮现一抹玩味,道:“玩玩倒是可以,不过我这个人不喜欢没有彩头的博弈。”

“那你说,想赌些什么?”秦若涵内心充满了冷笑,在她看来,陈六合就是在找死,跟她玩台球还想来点赌注?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陈六合眼神怪异的在秦若涵身上来回打量了几下,才奸笑道:“既然你这么想玩,那我们就玩点刺激的吧?输一局脱一件,怎么样?”

“好,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光屁股出门别嫌丢人。”秦若涵想都没想就直接应承下来,面带讥讽道:“我真想看看你裸奔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哈哈,那就把本事拿出来看看。”陈六合笑了。

两人打的是国标,斯诺克那玩意陈六合不太喜欢,不是因为他不会,而是因为斯诺克的时间太久,他更喜欢简单直接的国标。

......

随着秦若涵一个标准的开球,两人之间第一次对弈开始,有球入袋,秦若涵继续执杆。

坐在一旁的陈六合不慌不忙的看着,抿了口服务员送上来的咖啡,嘴角含着一抹笑意。

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无论是从秦若涵握杆的方式,还是看她俯身击球的姿势,陈六合都知道,这娘们绝对是个台球高手,手下还真有那么几分本事,估摸着应该有职业水准,难怪这娘们这么有自信。

果不其然,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跟陈六合的猜测如出一撤,只见秦若涵这娘们出杆利索,撞球入袋无比干脆,颇有一种一杆全收的架势,中间有几个难度极高的球也被她收入袋中,堪称一声惊艳。

喜欢台球的人都知道,看高手打球,是一种享受,不过陈六合这个身在局中的家伙却一点也没有台球迷的共性,紧张更是谈不上了。

他的目光全程都落在秦若涵的身上,当秦若涵每一次俯身,陈六合都是目不转睛,虽然秦若涵的领口扣着扣子,但他仍然有几次都能窥见一片深邃之下的一抹分红蕾丝花边,在往里,是两颗波澜壮阔的半球。

“啧啧,果然有货啊。”陈六合美滋滋的欣赏着。

终于,在秦若涵一个不大不小的失误下,最后一颗半色球从洞口边缘弹了出来,秦若涵浑不在意的对陈六合抬了抬下巴:“轮到你了。”

在她看来,她已经赢了,陈六合的七个球没有一个好打的,她可不相信陈六合有什么逆天的水平能够起死回生。

事实也正是如此,陈六合打了一个臭杆,白球连全色球的边都没挨到,白白送给了秦若涵一个自由球。

陈六合这家伙明显一副放弃治疗的模样,没有遗憾也没有懊恼,重新坐回了座位。

殊不知,这家伙的心思压根就没放在打球上,只是想着能让秦若涵多俯身几次,他还没看清这娘们的粉色文胸上印着的到底是荷花还是兰花......

第一局的结果没有任何意外,秦若涵清完了半色球后又一杆把黑8入袋。

这娘们就像是一个斗胜的母鸡一般,昂着头颅,斜睨陈六合。

陈六合很坦然的耸耸肩,直接脱去了上身的汗衫,当他那赤.裸的上身暴露在秦若涵眼前的时候,秦若涵再次忍不住的震惊了,满眼的惊诧与不敢置信。

她发誓,她从来没见过一个人的身上会如此的千仓百孔仓夷满目。

只见陈六合那拥有古铜色的皮肤上,到处都布满了伤痕,狰狞的刀疤数不胜数,更是有几处让人触目惊心的弹孔,有一处最为刺眼,那是在心脏左侧。

这一瞬间,秦若涵看傻了,整个人都呆滞在那,脑中仿若失去了思考能力,她不敢去想像一个人到底经历过什么样地狱般的灾难,才会拥有这样的残破身躯。

这家伙......是从修罗地狱爬出来的吗?

“陈六合,你......”秦若涵的声音都在颤抖:“你到底经历过什么?”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纯肉一对一到处做,和两个女的一起玩3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vsexz.com/society/400129.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