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社会新闻 > 新闻正文

主人不要塞东西我错了,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

接下来这几天,李浩阳果然说到做到,每天都给柳如嫣送一捧玫瑰花来。
只要是个女人,都会被李浩阳的诚意和浪漫打动。更别说他长得也是一表人才,又有财力和实力。这

接下来这几天,李浩阳果然说到做到,每天都给柳如嫣送一捧玫瑰花来。

只要是个女人,都会被李浩阳的诚意和浪漫打动。更别说他长得也是一表人才,又有财力和实力。这样的男人,说白了就是大部分女人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可柳如嫣最近这两天,一直在想岳风。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去想,但总是忍不住去想,去想和岳风生活过的点点滴滴。

一想下来,她才发现,好像真的是和陈玉婷说的那样。她对岳风,好像真的很过分。

可是他们两个已经离婚了,就算以前对岳风过分又能怎么样呢,就算是要补偿也没机会了吧。

而且这两天于小慧和柳峰都在给她施加压力,让她去和李浩阳约会,让她接受李浩阳。柳如嫣本来就是个性格软弱的女人,在父母的施压下,最终还是妥协了。

“如嫣,你能答应跟我一起出去吃饭,我真的很高兴。”

“今天下班以后我就来你家接你,咱们去楚州最豪华的那家云顶餐厅。这顿烛光晚餐,我一定让你吃得印象深刻!”

李浩阳激动地说道,将手中的玫瑰花亲手递给了柳如嫣。

这一次,不再是于小慧代收了,而是柳如嫣亲自收下。

她腼腆一笑,心里也是有些感动,说:

“谢谢你,浩阳。”

这一声浩阳,叫得李浩阳心里‘扑通’直跳,恨不得今晚就带柳如嫣去酒店生米煮成稀饭。

但他知道对待柳如嫣这种女人不能心急,所以也就忍了下来,微笑道:

“那我们晚上见,如嫣。”

……

当天下午六点,岳天雄的私人飞机在楚州市机场降落。

段天行亲自开车,带岳风去机场接岳天雄和岳风的妈妈林芳茹。

在华国,拥有私人飞机的人,不超过二十个,岳天雄就是其中之一。他的飞机,还是从国航那里买的。这飞机起飞一趟,每小时的油费都是两万,在机场停一晚差不多也是两万。

出行一趟,光是这私人飞机的花费都在十万以上。

所以这私人飞机,还不是一般的富豪能玩得起的。在岳天雄眼里,这私人飞机也就是个出行工具和他的私人玩具。

“小子,廋了!”

岳天雄一下飞机,就在十几个保镖的拥簇下朝岳风走来,跟他拥抱了一下。

岳风是他的独子,他把所有的爱和期望都倾注在了岳风身上。奈何他这儿子,就是不走寻常路,放着岳家大少爷不做,非要跑去做人家的上门女婿。

“儿子,快让妈看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

林芳茹也赶紧跑过来,捧着岳风的脑袋左看右看,上看下看,看着看着眼泪就止不住地掉了下来。

&ldqu

小说文学

o;你看看你,叫你在家好好呆着你不听。非要一个人跑到这里来,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林芳茹心疼地哭了起来。

岳风苦涩地笑了笑,搂着林芳茹说道:

“妈,爸,我这哪是瘦了。”

“我每天都在健身,这叫保持身材。我堂堂岳家大少爷,总要注意一下形象吧。”

一旁的段天行闻言,心中暗叹了一声。要是岳天雄和林芳茹知道岳风在柳家这两年的经历,不知道得多心疼。以岳天雄的脾气,估计会叫上百个保镖去把柳家给踏平了吧。

不过在来之前,岳风已经提醒过他,让他不要把自己这两年发生的事告诉岳天雄和林芳茹。

就连离婚这件事,都不能让二老知道。

“真的?”岳天雄望着岳风,仔细打量了他两秒。俗话说知子莫若父,岳风那疲倦和有些发红的眼睛,让岳天雄心里起了怀疑。

岳风被看得有些心虚,嘿嘿笑道:

“我都成年了,你们不会还以为我是小孩子吧。我能照顾好我自己的,再说我是有媳妇的人,我媳妇对我可好了。”

岳天雄闻言,看向段天行,问道:

“天行,他说的是真的吗?”

段天行连连点头:

“真的真的,当然是真的。”

“雄叔,芳姨,有我在楚州,我能让大哥受什么委屈吗?”

岳天雄冷冷一笑,望着他们两个,说:

“你们两个小子穿一条裤子的,我能问出什么名堂来吗?”

“算了,先去吃点东西吧。今天临时开了个重要会议,所以来晚了,我和你妈都还没吃晚饭呢。”

岳风忙道:

“那咱们就去云顶餐厅吧,那里有您最喜欢吃的北方菜。”

“天行,你给云顶餐厅的老板去个电话,让他把三楼空出来。”

段天行点点头,连忙走到一边去打电话。

岳天雄对那几个保镖吩咐道:

“你们就在附近的酒店休息吧,不用跟着我了。”

“我要跟我儿子去吃饭。”

那几个保镖面面相觑,他们是贴身保镖,自然要贴身保护岳天雄的安全。岳天雄可是岳家的家主,华国的风云人物,他这种身价极高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背后想要他的命。

“大先生,祁老说了,我们必须要贴身保护您的安全。”

“现在祁老不在,我们不敢离开您左右。”

其中一个保镖说道。

祁老是岳风的爷爷岳震庭的保镖,岳震庭过世后,祁老就成了岳天雄的保镖。

那个老头儿,替岳家效力了几十年,年轻的时候就跟着岳震庭。是一位绝顶高手,否则的话,也不可能保护岳家两代家主。

岳天雄笑道:

“你们回去的时候顺便问问祁老,他唯一的一个关门弟子岳风,功夫到底有多厉害。”

那保镖愣了愣,不可思议地望着岳风,连忙颔首鞠躬道:

“原来大少爷是祁老的关门弟子,失敬失敬!”

岳风淡淡一笑,说:

“你们去找个酒店好好休息吧,我爸的安全,交给我们负责就行了。”

……

 

云顶餐厅是今年刚开的一家大餐厅。

听说老板是楚州本地人,有很多家云顶餐厅的连锁店,就在楚州也开了一家。

这家餐厅是高档餐厅,在全国都很有名。楚州这一家在闹市区最大的一栋商场里,那栋商场,也是风行集团旗下的。

“浩阳,我记得这家餐厅消费不是一般的贵,要不我们还是换一家吧,不用这么破费的。”

走到云顶餐厅的门口,柳如嫣有些胆怯了。

光是走到门口,她就已经感受到了这个地方的高档,她觉得自己和这里有些格格不入。

她在柳家的时候,也就是个打工的,别看她自己管着一家公司,其实每个月的工资,还没他们公司的经理工资多。也就是穷,她要是有钱的话,自然不会感到自卑。

“为什么要换?”李浩阳淡淡一笑,深情地对柳如嫣说道:“在我看来,你配得上一切的好东西。”

“这家餐厅可是很难预约到位置的,幸亏我跟这里的经理认识。我花了五十万,订了他们整整一层楼,让他们提前布置好。为了这一次的烛光晚餐,我可是做足了准备的。”

“如嫣,你可不能不给我这个面子。走吧,咱们进去。”

面对李浩阳的如此殷勤,饶是柳如嫣,也有那么一瞬间有些动摇了。

她红着脸,愣愣地跟着李浩阳走进了这家餐厅。

这家餐厅一共有三楼,最上面的一层楼,是那些有钱人用来开party的。听说包全场最少都是三十万起步。

看来这李浩阳,确实是下足了血本。

在服务员的接待下,李浩阳和柳如嫣被领到了三楼。

当灯光打开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彻底把柳如嫣给惊呆了。她忍不住捂住了嘴巴,骇然道:

“好……好漂亮啊!”
 

整个云顶餐厅的三楼,被李浩阳装潢得跟婚礼现场似的。

眼花缭乱的鲜花和花篮,红色的地毯,悠扬的音乐,还有男主角和女主角。似乎这就是一场即将要就行的婚礼,就差宾客了。

柳如嫣看到这样一幅场景,先是被惊呆了,赞叹了一声。随即反应过来后她便转身想要逃离,这个阵势,确实是把她吓到了。

“如嫣!”

李浩阳连忙叫住她,淡淡一笑道:

“别紧张,这是我们第一次约会,我怎么可能向你求婚。”

“这样显得我李浩阳也太轻浮了吧,你放心,只是一顿烛光晚餐而已。我说了,会让你印象深刻的。”

柳如嫣转过身来,有些不好意思地望着李浩阳:

“浩阳,你真的……太用心了。”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谢谢你!”

这是柳如嫣最近这段时间以来,第一次被感动了。在家里,除了被柳家人数落,就是被于小慧数落,于小慧给了她不小的压力。

而李浩阳的认真和殷勤,让柳如嫣感受到了被人关注和呵护的那种感觉。这种感觉,只有岳风才给过。

“谢什么,说实话,我可没怎么追过女孩子,我还怕你不喜欢呢。”李浩阳嘿嘿笑了笑。

“我才不信你!”柳如嫣似乎已经和李浩阳拉近了些距离,说起话来也不拘谨了:“你把这里弄成这样,说没追过女孩子谁信啊。”

李浩阳哈哈大笑道:

“还真不是我的功劳,这个装潢设计是我的好朋友,也是这里的经理弄的,我就负责出钱再给点意见而已。”

正说着,云顶餐厅的经理就亲自上来了,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

“浩阳,你跟你女朋友来啦。”

那经理上来便笑呵呵地和李浩阳打着招呼。

一旁的柳如嫣垂下了脑袋,脸色羞红。

李浩阳连忙解释道:

“刘飞,别瞎说,人家还不是我女朋友呢。”

“你这么说,人家如嫣会尴尬的。”

那刘飞哈哈笑道:

“这不快了嘛,再说人家还没成为你女朋友你就开始心疼了。”

一旁的柳如嫣,顿时更加害羞起来。

刘飞把二人请到落地窗前的餐桌坐下,绅士地对柳如嫣说道:

“如嫣小姐是吧,今晚由我这个经理专门为你们两个人服务。”

“待会儿如果有什么需要的,尽管来叫我。”

“祝你们用餐愉快。”

柳如嫣有些受宠若惊,这么高档的餐厅,她是第一次来。这么高档的服务,还是云顶餐厅的经理亲自来服务他们,她更是第一次享受。

“好……好的,谢谢刘经理!”

刘飞似笑非笑地朝李浩阳眨了眨眼睛,偷偷朝他比了个‘ok’的手势,然后就离开了三楼。

“你们两个今天就服务楼上那两位,上面那位先生是我的好朋友,千万不能慢待了。”

下楼后,刘飞叫来两名服务员,对她们说道。

……

“如嫣,这是给你的,今天是我们第一次约会,我会记下这个日子的。”

李浩阳把早已经准备好的一大捧玫瑰花,双手递给柳如嫣。

柳如嫣接过玫瑰花,腼腆一笑道:

“谢谢!”

“今天的一切我都很喜欢。”

李浩阳淡淡一笑,说:

“我说过了,你配得上一切最好的东西。”

面对李浩阳的疯狂攻势,柳如嫣也不得不开始仔细斟酌于小慧的话了。她现在已经和岳风离婚,而且公司也没了,可以说是人财两空,一无所有。

虽然她身材长相都不差,但毕竟是离过婚的,能遇到李浩阳这么优秀又这么喜欢她的男人,确实是很难得。也许错过一个李浩阳,就不会再有下一个李浩阳了。

她已经错过了一个对她很好的岳风,难道现在又要错过李浩阳吗?

虽说才刚离婚,现在接受李浩阳不太好,可是……她现在正是最艰难最需要陪伴的时候。一时间,柳如嫣有些纠结起来了,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接受李浩阳。

柳如嫣其中一个缺点就是没主见,她只好给陈玉婷偷偷发了条短信,把情况给她说了一下,希望她给点意见。

过了一会儿,陈玉婷就回了过来,还连回了好几条:

“唉!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你还是自己看着办吧,毕竟我又没见过那个李浩阳。”

“不过你对不起人家岳风是真的,你要考虑清楚了,李浩阳能像岳风一样,从一而终地都对你好包容你吗?”

“李浩阳的条件虽然是很不错,作为你的闺蜜,我也喜欢你过得好一点。但生活不是只靠钱来维持的,有一个一直爱你和包容你的男人,可比钱管用多了。”

看完陈玉婷的短信后,柳如嫣不仅没有得到答案,反而更加纠结了起来。

“浩阳,其实你的条件已经足够优秀了。但我是离过婚的,而且我们柳家现在也已经完了,你……真的不嫌弃我吗?”

柳如嫣放下红酒杯,望着李浩阳问道。

李浩阳郑重地回答道:

“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这些外在的条件都不重要。如果不喜欢人的话,外在条件再优越又怎么样?如果喜欢对方,外在条件就算再差,我想那也根本就不是问题。”

柳如嫣愣住了,没想到李浩阳这种有钱人,能说出这些有内涵的话来。

与此同时,楼下的刘飞正准备给李浩阳他们拿瓶红酒上来,他手机响了。

看到来电显示后,他顿时眼皮猛跳,是风行集团的老总段天行亲自给他打来的。

“段……段总,有什么吩咐吗?”刘飞诚惶诚

小说文学

恐,恭敬地问道。

段天行是谁?那可是楚州的风云人物,最年轻有为的企业家,多少老企业家都要求段天行办事。

“刘经理,三楼现在有人吗?待会儿我要领三个重要人物来吃饭”电话里面,段天行问道。

刘飞顿时变了脸色,尴尬地说道:

“段总,三楼……现在还真有人。”

“是……”

不等他说完,段天行就打断了他的话,语气不容置疑地说:

“把三楼收拾一下吧,告诉那位客人,我十倍赔偿他。”

“还有一会儿我们就要过来了,记得收拾快一点。”

刘飞闻言,顿时捂了捂额头,有些犯难。

段天行亲自交代的事,他不敢不从,但三楼可是他的好朋友在泡妞,人家这么重要的一个日子,他能去给人家搅和了吗?这朋友还做不做了?

“可是段总,楼上……”

刘飞正要向段天行解释,又被打断了。

段天行声音变冷,淡淡道:

“你知道这次来的是谁吗,华国四大家族之一的岳家。”

“岳家大先生,大先生的夫人,还有岳家大少爷。”

“如果你觉得为难的话,我现在直接跟你们老板联系,我看他敢不敢让岳大先生去其他地方吃饭。”

这话一出,刘飞吓得面如土色,倒吸了一口凉气。

岳家家主岳天雄来了?还是一家人?

“别别别,段总,您千万别给老板打电话。”

“我马上上去收拾,我亲自去收拾,保证您和大先生一家来之前,把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

刘飞连忙说道。

别说是他,就是他们老板在这里,都不敢让岳天雄换一个地方吃饭。

华国的顶级豪门啊!

此时在三楼,李浩阳和柳如嫣正聊得开心。

“如嫣,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能不能给我一个照顾你的机会?”

李浩阳望着柳如嫣,郑重地问道。

柳如嫣愣住了,小脸绯红地望着李浩阳,张了张嘴,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

就在这关键时候,刘飞冲上来了,尴尬地对李浩阳和柳如嫣赔礼道歉:

“两位,对不住你们了。”

“你们得赶紧把这里让出来,一会儿有个大人物要来这里吃饭。”

这话一出,李浩阳瞪大了眼睛,激动地站了起来:

“刘飞,你小子在跟我开什么玩笑!”
 

“刘飞,你小子在跟我开什么玩笑!”

李浩阳激动地站了起来,语气有些愤怒地问道。

今天可是他最重要的日子,他刚才正准备表白,就差柳如嫣的答案了。结果这刘飞上来就让他们离开这儿,给什么狗屁人物腾地方。

这不是跟他开国际玩笑吗!

别说他,柳如嫣都有些不高兴了。虽然今天李浩阳是主角,什么都是李浩阳操办的,但她好歹也是被邀请的那个。现在要赶他们走,是个人心里都不舒服。

“兄弟,对不住,真的对不住了。”

“两位,如果不是有大人物要来,我真的不想打扰你们啊。那位大人物说了,会十倍赔偿你们的损失的。”

刘飞连忙给李浩阳还有柳如嫣鞠躬道歉,就差给他们两个跪下了。这事,确实不怪人家生气,落谁身上都得生气啊。

可他也没办法,来的是谁?顶级豪门岳家!还是一家三口啊!

就是他们楚州大佬段天行,在岳家面前也只是个小小的晚辈,他一个打工的经理,哪敢有二话。

“什么狗屁大人物!”

李浩阳猛地一拍桌子,也不给刘飞面子,义正言辞地说道:

“我不管他是什么大人物,今天这个三楼我还就不让了。”

“这是我和如嫣的第一次约会,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他也得给我在下面等着!”

柳如嫣微微皱起秀眉,劝道:

“浩阳,要不然算了吧,万一真的是大人物,惹到他们就不好了。”

李浩阳闻言,冷笑道:

“如嫣别怕,什么狗屁大人物,我认识的大人物多了去了。”

“就是我楚州市当局的大领导我都跟他一起吃过饭,我就不信,这大人物还能翻了天不成。”

柳如嫣见劝不动李浩阳,顿时也有些为难起来。她胆子小,最怕惹到那些大人物。

刘飞见劝不动李浩阳,又听到李浩阳的大放厥词,心里顿时也冷笑了起来。

他不再好言相劝,冷着脸说道:

“我当你是朋友,才劝你离开。”

“李浩阳你听好了,今天要来这里的,是华国四大家族之一的岳家。”

“岳家大先生,岳夫人,还有岳家的大少爷,更有我们楚州市的风云人物段天行段老板。”

“今天这三楼,让不让你看着办吧。”

说完,刘飞也不再说了。如果李浩阳还执意不让的话,他只能叫保安上来把这两个人抬出去扔了。

李浩阳和柳如嫣听完刘飞最后的话,顿时脸色狂变,倒吸了一口凉气。

“岳……岳家……”

“段……段总……”

这下子,柳如嫣也从椅子上猛地站了起来,娇躯都止不住地颤抖了起来。

别说她,李浩阳抖得更厉害。

“这……这怎么可能呢,岳家大先生,他们……他们怎么可能亲临我们楚州这小地方?”

李浩阳有些不敢相信。

“李浩阳,如果你不信,这是段老板的手机号码。他刚才亲自打电话过来通知我的,不信你就自己打电话过去确认一遍。”

“我看你有没有这个胆子打。”

刘飞彻底没了好脸色,直接把段天行的号码翻了出来,亮给李浩阳看。

柳如嫣连忙凑过来看了一眼,那确实是段天行的号码,段天行的号码,她可以说是记得滚瓜烂熟。

“没错,这确实是段总的手机号码!”柳如嫣笃定地说道。

这下子,李浩阳不信也得信了。

“怎么样,李浩阳,打过去问问吧。”

刘飞冷笑地望着这不知天高地厚的李浩阳,嘲讽起来:

“我就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的那么牛逼,要让岳家大先生一家在楼下等你。”

李浩阳红着脸,憋屈到了极点,仿佛自己挖了一个深坑然后自己跳了下去。

他现在不走也得走了,否则打扰了岳家一家人吃饭,他哪承受得起岳天雄的怒火。

“如嫣,我们走!”

李浩阳望着柳如嫣,用尽所有的力气和脸面,咬牙吐出这几个字来。

柳如嫣心里也是十分不爽,皱着秀眉,拿起自己的包包便走了,李浩阳连忙追了上去。

“十倍赔偿你不要了?”刘飞见状,又补了一句。

“不要了!”李浩阳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傻逼,你不要我要……”

刘飞冷哼了一声,连忙招呼云顶餐厅所有的服务员上来把这里全都拆了。以最快的速度布置一个温馨的进餐环境,连他这个经理都不得不打下手,生怕岳家人来了他们还没弄好。

最后刘飞还是有些忐忑,岳家来他们餐厅吃饭,说不定明天还能上楚州的娱乐新闻。这么大的事,要是不通知一下老板,万一事后老板知道了,不会生气吧……

想着,刘飞还是给老板打了一个电话。

“老板,大……大事情,岳家大先生要来我们这里吃饭了,还有岳夫人和岳少爷,还有咱们楚州的段老板。”刘飞哆哆嗦嗦地给老板汇报着。

云顶餐厅的老板闻言,猛地吸了口凉气,颤声骂道:

“妈的,你怎么不早点说!”

“快,把餐厅的所有客人都请出去,必须给岳家大先生一个安静的进餐环境!”

“今天晚上所有的服务员和厨师工资涨三倍,务必要把大先生他老人家伺候好!”

“我听说大先生喜欢吃北方菜,如果大先生对我们云顶餐厅的北方菜和服务都很满意,他随便投点钱,给我们在京都开几家分店,我就守着那几家分店我这辈子都不愁吃穿了你知道吗,小刘!”

刘飞诚惶诚恐,连连点头:

“知道,我知道!老板你放心,今天我就把大先生当成我亲爹,把岳夫人当成我亲妈,把岳少爷当成我亲哥来服务,保证让他们全都满意!”

挂断电话后,刘飞连忙下去,开始赶人了。

……

此时在商场楼下,无数知名企业家和一些身居高位的官方大佬,通通都被赶了出来。

关键,他们所有人都没敢生气,也没敢骂街。

楼下现在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整个商场的保安都下来站成了两排,等着迎接岳家人的到来。

李浩阳和柳如嫣还未离开,看到这一幕,顿时傻眼了。

“我靠,他们居然把西区的李局都给赶出来了……”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主人不要塞东西我错了,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vsexz.com/society/400186.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