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社会新闻 > 新闻正文

他抱着我在镜子前做,老公晚上怎么搞你们

“救命啊!救命啊……谁来救救我……我不想死……呜呜~……”
李长安跑出去,听到后面极为凄惨的叫

“救命啊!救命啊……谁来救救我……我不想死……呜呜~……”

李长安跑出去,听到后面极为凄惨的叫唤声,脑袋不由自主,浮现出刚才看到潘水琴那动人心魄的身材。

在被窝里幻想久了,似乎也有点感情,于心不忍。

而且村里面人,大部分的人,都嘲笑李长安家穷,被看不起,有时候甚至还故意落井下石戏弄。

潘水琴婶子,是村子里少有的几个人,没有嘲笑戏弄过李长安,当初很缺钱,还和她借过钱,现在好像还欠她200多块钱呢!

然而这样美丽,勤快贤惠的女人,最主要身材还这么好,就像是老天爷精心为男人幻想打造而成的,要是被狼吃了,实在是暴殄天物可惜。

最终还是掉转头,跑到大青石之下,顿时看见一脸害怕的潘水琴婶子,身上的衣服被王大牛那畜生撕扯的快没了。

“水琴婶子,快跳下来,我带你走。”

头顶上,那一条青狼,目光凶狠,呲牙咧嘴的,朝着两个人咆哮,随时都有可能跳下来。

潘水琴,一边呐喊,也在一边慌忙的穿着衣服,扣子都还没扣好,也是一愣。

“李长安,怎么是你?”

潘水琴,打死也没想到,出来救自己的,不是王大牛,而是村里面的穷小子李长安,内心是一阵的激动。

“我晚上抓石蛙,刚好路过,听见你喊救命,就跑过来了,你赶快跳下来,我在下面接住你。”

潘水琴激动的眼睛泪水都出来了,可是看了一下那瘦瘦秀气的身材,自己跳下去还不得把这小男孩给压扁了?

“婶子很重的,我跳下来,你接得住吗?”

“没事,别看我身材瘦小,天天在山里跑,有的是力气,快点吧!要是等这一条狼的同伴来了,想跑都来不及。”

潘水琴,美眸一皱,牙咬红唇,直接跳了下来,扑到李长安身上。

潘水琴,身材高挑,微胖类型,绝对有100多斤重,扑下来连同李长安一起倒在地上。

但现在来不及多想,爬起来,把潘水琴婶子拉起来,拔腿就跑。

那头青狼,看见两人要跑,似乎也急了,嗷嗷嗷嗷……叫了一声,由于太高不敢跳下来,然后一下子消失,从另一个方向追了过来。

“啊……!长安,婶子跑不动了,实在跑不动了。多谢你舍命相救,你家里面情况很难,你不能出事情,你先跑吧!

我在后面档着,就算狼追上来,把我给吃了,你也早就跑回家了。”

女人毕竟体力不好,而且身材这么丰满,后面的满月像两个篮球似的,面前衣服领口鼓鼓囊囊两大坨,跑起来就像发生大地震一样,哪里跑得快?

跑了一下就气喘吁吁,大口大口的喘着站着,显然是等死。

李长安看了周围的环境一眼,这样拉着女人跑,显然也很累。

“水琴婶子,别说这些丧气话。你先往家跑,我把这畜生引开,这样你就相安无事了。”

听见李长安的话,潘水琴内心一阵感动,落难见人心,这样的情况,恐怕老公在面前都会丢弃自己的女人,然而这样的一个小男孩冒出来,为了自己连命都不要了,这辈子,这也是第一个男人为自己拼命不要命的。

“不行的,这样太危险了,大不了我们两个和这头狼拼了。”

潘水琴内心一阵感动,眼睛红红的,很着急看着这清秀的小男孩,话刚说完,那头青狼停在两人远处,后面又有两道身影追来,更是吓了一跳。

“放心吧!没事的,我常年在大山里面钻来钻去,跑得快,也有经验对付这些畜牲,你赶快走!否则你留下来还会拖累我。”

李长安拿着材刀,双手紧握比在胸前,青狼停下来咆哮,呲牙咧嘴的却不敢冲上来。

“长安,那你小心一点。”

看见李长安信心十足的模样,的确自己留下来会连累,说完之后转头朝着家里跑,跑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那瘦小秀气的身材,与两头狼对视着,在心中是多么的高大。

这一辈子,连自己的老公,都没这么保护过自己。

一边紧张一边哭着跑。

 

转头看见潘水琴婶子跑远之后,李长安松了一口气,手中握着材刀,一头狼自己不怕,也有信心打得赢,可是两三头,心里就没底了。

三头狼汇集在一起,立刻朝着李长安发起攻击,二话不说拔腿就跑,朝着另一个方向跑。

李长安一边跑,一边从口袋拿出一些粉末,洒在自己身后。

也不知道跑出去了多远,自己身后忽然没有了动静,这才停下脚步,转头看了看。

“哼!真是不知死活,居然敢追一位毒师,嫌自己命活长了。

不对,桃花村虽然大山相连,但是这附近这么多年也没出现过狼,难道从别的山脉跑过来的?”

李长安往回走,果然看见三头狼,倒在地上抽搐,显然是中了自己的毒。

“也好,今天可以改善一下口味。”

举起手中的材刀,准备刀起刀落,却发现一头母狼肚子鼓鼓囊囊的,显然里面有小崽子。

小的野货可以偷偷摸摸卖,但是像狼这种保护动物,可没人敢收,而且也是犯法的。

想起自己母亲的病,还是积点阴德吧!

“看在你肚子里的小崽子,饶你们一命,下次看见老子得绕着走,听见了没有!”

李长安说完,又倒出一些粉末,撒在三头狼的嘴巴边,然后起身就走。

三头狼,却都抬起头,看着那离开的背影。

狼若回头,不是报恩就是报仇,这可是通灵的动物。

刚才这么一跑,才发现跑出来很远,来到一些平时都没人来的地方,忽然看见一棵松树旁边的草丛里,居然长满了松菇,而且旁边的茅草里到处都是。

“哇!这里居然有这么多松菇,没被人发现,这么多可算发大财啦!”

李长安瞪大眼睛,赶紧打开蛇皮口袋,一脸激动,趁天还没彻底黑之前,要全部装进袋子里。

过了一会儿,装了一袋子满满的,掂量了一下,很重。

松菇市场价,45块钱一斤,这么多,最起码有两三千块,光今天一天的收获,都能当自己差不多一个月的努力,真是赚了一笔意外之财。

兴高采烈回家,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路过自己的果园,感觉很累,于是走进果园的棚子里,准备休息一下再回家。
 

天彻底黑了下来,走进果棚棚子里,把松菇轻轻放好,紧接着双手抱着后脑勺,倒在竹榻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在果棚外面,潘水琴的倩影从黑暗之中出现,看了看周围确定没人,这才走过来,在门外敲着门。

刚才自己跑回来,一直提心吊胆,放不下李长安担心,所以在李长安果园旁边守着,这也是回家必经之路。

刚才看见一个身影,溜进了果棚里面,看样子应该是李长安回来了,回来就好,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咚咚咚……咚咚咚……!长安,你在里面吗?是你回来了吗?”

刚躺下,外面就有敲门声,李长安几乎是立刻坐了起来,随后听到那温柔熟悉的声音,,脑海之中立刻浮现,下午、潘水琴和王大牛那一幕。

“水琴婶子是我,我回来了。你不是回家了吗?天都黑了,怎么还在这里?”

李长安去开门,一道婀娜倩影走了进来,还转身主动将门紧紧关着,然后如同一副做贼的模样,在月光之下看着李长安秀气的小脸蛋。

“小声一点,我们两个孤男寡女的在这果林里,要是被别人路过看见,会说闲话的。

你没事吧!婶子担心你,所以并没有回家,一直在这里等你回来。”

屋子里虽然有月光照进来但是还是很暗,两人站得很近,连对方的呼吸声都能听到,心跳加速,模糊的视线之中,潘水琴婶子,那张狐媚脸,长得好漂亮,果然不愧是村子里面人们称呼的母狐狸精,还有这身材,简直勾魂夺魄,看几眼感觉魂都没了。

“多谢婶子的关心,我没事的。有事的话,现在也回不来了。”

李长安咧嘴一笑,在月光下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潘水琴却主动靠了过来,将李长安的手臂抓在手中,认真看了看:

“你还说没事,你看你这手臂都受伤了,就知道嘴硬。”

由于靠的太近,目光看过去,正好在窗户倒映进来的月光之下,看到那衣服领口,一道风景。

李长安顿时吞了一口唾沫,心里想,这点伤算什么,婶子这也太好看了吧!自己受的硬伤才叫伤。

几乎是忍不住脱口说了一句:“好圆大白呀!”

潘水琴似乎听到了,立刻抬起头,看了李长安一眼,目光的余光,同时也看到了李长安的那里,吓了一跳。

“这臭小子,肯定在胡思乱想,不愧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第一大,身材倒是瘦瘦小小秀气的,这……天呐!……这以后哪个女人嫁给他,还不得死在他手上……”

内心惊叹,老公出去四五年,自己也没和其他男人有过关系,忽然想到要是自己。。。。。。。

“呸!我在想什么呢!李长安可是我的救命恩人,而且这小子都还没长大,还是个小孩子,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难道真的是几年没有男人,有些忍不住了?”

潘水琴的脸忽然羞红起来,抬头白了李长安一眼,没好气的询问道:

“长安,你说什么好白?”

听见问话,李长安脸色尴尬。

“咳咳!……水琴婶子,没呢!我说你皮肤很白,长得美漂亮好看。”

潘水琴是过来人,自然知道这小子胡思乱想,要不然那裤子也不会这么难看,并没有生气,绝美狐媚的容颜,露出笑容,松开了李长安的手,然后双手帮李长安整理着衣服以及扣子。

“长安,婶子当然长得好看了,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男人来故意找婶子的麻烦,你喜欢吗?”

话问出来这小子明显脸都红到了脖子,在帮整理衣服领口,能感觉到,小男该心跳的厉害。

“呵呵,和你开玩笑的,现在婶子和你说件正事。

刚才下午你看见的,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事。我有困难,女儿上学需要住校,急需钱。王大牛说借钱给我,然后把我骗去蛇王湾,没想到对我意图不轨,我当时也是一时糊涂,以后再也不相信王大牛那鬼话了,男人都信不得。

这件事情,还请你保密,回到村子上不要乱说,好吗?算婶子求你了。”

李长安看着这女人,感觉好难受啊!同时也笑了笑,开口说道:

“水琴婶子,人之常情,我懂的,你放心吧!我不会乱说出去的。

村里的老人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坐在地上都能吸灰,我懂的,理解。”

潘水琴,听见李长安的话,那一张狐媚脸很美,忽然忍不住扑哧一笑,白了李长安一眼:

“你懂?看你这一副很懂的样子,你懂个啥?你到是和婶子说说看?”

潘水琴笑骂的时候,似乎站累了然后坐在了竹榻上,立刻发出“”咯吱咯吱……咯吱!~”的声音。

两个人孤男寡女,一个这么大没有过女朋友,一个老公出去打工四五年没回来,待在这房间里,简直就如同干柴烈火,这声音响起来,非常的怪异,两人立刻尴尬,并没有说话,心扑通扑通跳的更加厉害。

两人在月光之下,目光就这样对视着,就连潘水琴,心也是跳得厉害,居然有些心慌。

“呸!臭小子,你在想什么呢!脑袋里是不是尽胡思乱想,想些不干净的东西?

行了,天色不早,我也该回家了,要是被人看见,肯定会说闲话的,到时候我们两个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明明是自己胡思乱想,却笑骂李长安。

潘水琴从竹榻上站了起来,用手拧了一下李长安的胳膊,露出一脸媚笑,然后贼兮兮的透过窗户,打量着果园外面四周没有人,这才走了出去。

李长安愣在原地,内心兴奋激动,潘水琴这么漂亮的女人,没想到今天和自己走得这么近,还这么亲近开玩笑。

以前可是觉得高不可攀,卑微的心只能仰望,偷看几眼都怕别人发现。

李长安一个人傻笑,休息了一会儿之后,这才拿起蛇皮口袋,离开果园回家。
 

由于天气炎热,吃了晚饭过后的村民,都会拿着扇子或者凳

小说文学

子,来到村里几棵老树下乘凉,以及唠唠家常。

“嘿!穷鬼,大半夜鬼鬼祟祟的,干了什么亏心事?”

李长安从果园回来,有意避开这些人,但被杨铁柱给瞧见了,于是回头笑了笑。

“哪有干什么亏心事?我在果园干活,现在才回来呢!肚子饿死了,晚饭都还没吃。”

说着转头就走,身后的杨铁柱,却又开口喊住:

“ 你等一下,你说你在果园干活,怎么一蛇皮口袋满满的装的是什么东西?是不是手脚不干净,偷了谁家的东西?”

这话一出,村上闲聊的人,目光都凝聚过来,大家让打开蛇皮口袋看一看。

李长安从记事起,似乎自己家里面就一直这样很穷,小的时候不懂事,饿了看见别人有吃的就羡慕,家里面没有,就去偷,比如去果园偷果子,菜园里偷瓜果,偷人家老母鸡下的蛋,这事都干过。

只有年纪大稍微懂事了,才不干这种事情,不过名声在村里面也极狼藉。

老树下乘凉,杨铁柱,身旁还有两人,立刻走过来,将李长安的袋子打开,想当场抓住看看李长安到底偷了什么东西。

当看见袋子里面,一蛇皮口袋满满的,全部都是新鲜的松菇,而且摆放有序,并没有烂,杨铁柱瞪大眼睛,一脸不敢相信,这么多松菇,还不得卖几千块钱呀!

李长安脸上露出尴尬的笑容:“铁柱哥,你看,我没偷东西呢!这是我从山上找到的松菇。”

一听说一蛇皮口袋松菇,乘凉的人都围拢过来,有的人还拿手电筒照了照,大家都倒吸一口气。

“呀!还真是这么一口袋的松菇,长安,你在哪里找到的,明天带我也去去呗!&

小说文学

rdquo;

很多人看着心里都羡慕有些嫉妒,这穷鬼怎么这么走运?这穷鬼凭什么踩狗屎运?这么穷的人就活该穷一辈子,这样的好运让自己碰上才对呀!

李长安知道财不露白的道理,这些人已经脸色各异,明显起了嫉妒心,要是再看几下,肯定会看出事的,赶紧将蛇皮口袋合上。

“呵呵,婶、叔们,我刚从山上回来,一天没吃饭,我先回家了。”

李长安走了之后,留下众人在那里指指点点,更多的是猜测,李长安在哪里得到这么多的松菇,一个人肯定没找完。

这穷鬼怎么也配拥有这么好的狗屎运?

回到家里,父母看见这么多松菇,也是高兴坏了。

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把松菇拿出来,然后去地窖里摆放着,等赶集了才拿去卖。

紧接着回到堂屋,狼吞虎咽,吃着简单的素饭。

晚上睡觉,可就有些难受了,脑子里满是隔壁童雅思嫂子,以及下午看见潘水琴的那一幕,两个女人在脑海之中走来晃去的,不知不觉睡着了,两个女人也出现在梦中。

第2天醒来,长长叹了一口气,老老实实去换一条小裤子。

童雅思,刚回来要烤酒做豆腐卖,需要收黄豆,以及买或者做一些工具,这几天忙得焦头烂额,又要伺候着向问天。

虽然和李长安也见面,也只是抛抛媚眼,或者背地里搞些小动作,并没有干那种事情。

因为她家里面有人在打灶,或者有木匠在造东西,根本就没那种机会,李长安却一直惦记着。

还有这可是家里,父母都在家,老父亲没事喜欢坐在门口,稍微有点动静,也害怕被发现,这几天看来是没机会了。

接下来这几天,也一直在山上转悠,可是收获都不好,凭借着自己学中医,会看植物长向的玄学知识,一天勉强有一百来块的收入。

因为天天都有人在山上转悠,像李长安这样找东西卖的大有人去了,山上的东西很少。

说实话不如出去打工,工资稳定,但是母亲的病,还有父亲老干不了重活,出去打工是不可能的。

终于到青阳镇赶集,这天天还没亮,就将松菇装在箩筐里,还有几只石蛙,以及父亲种的一点蔬菜,绑在自行车后面,离开村子。

天都还没亮,在半途大道上,看见前方有一个妇女的倩影,拿着手电筒,肩膀上挑着一担子的菜,在走着,背影看起来很熟悉。

于是用力蹬着自行车的脚踏,加速来到这妇人面前,定眼一看,脸色有些喜色。

“水琴婶子!早啊,没想到你比我还早。”

桃花村距离青阳镇,有十几里路,卖菜要去得早,抢位子,家里面没车子的只能走路,而且天还没亮就要起来走,要恰好时间,天亮刚好到青阳镇。

潘水琴手拿电筒的衣袖,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手电筒照射过来转头,那一双妩媚的脸,也是笑了笑:

“长安,这大晚上的,你骑个自行车,手电筒都不拿一个,你这样看得到路吗?而且速度不慢,很危险的。”

听到潘水琴的话,李长安笑了笑:

“水琴婶子,嘿嘿!你没听说过吗?村里面的人都说我有一双贼眼,晚上我在山上都能看清路,从来不用手电筒。

就算现在天还没亮,我也一样能看清楚婶子,身材真好。”

潘水琴,一边走着,李长安在旁边一边推着自行车,忽然转头白了李长安一眼:

“臭小子,别胡说八道,小心让别人听见了。”

李长安,从小和师傅师娘学中医,也被药水泡着长大,所以视力比常人强,特殊训练过的,晚上都能看清事物。

长大之后,只要不耽误修炼就行。也很少去师傅师娘那里,因为想到师傅和师娘的事情,自己就会心烦意乱,甚至心疼,说不出的感觉,眼不见为净。

“水琴婶子,你这一担子的蔬菜也很重,而且这里才到“过榜凹”,离青阳镇还有八九里,这样走很累,要不你上车,我载你走吧!”

潘水琴,内心有些高兴,美眸打量着李长安自行车后面,他自己都捆绑有很多东西,想了想之后开口:

“长安,婶子谢谢你的好意,不用了,我这一担子东西两个箩筐呢!东西太多放不下,你自己先走吧!天亮可能我也到了,你去得早,到时候帮婶子占个好的位置就行。”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他抱着我在镜子前做,老公晚上怎么搞你们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vsexz.com/society/400207.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