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社会新闻 > 新闻正文

使劲里面痒想要,顶得越大力叫的越大声

“那,叔叔,你能把超能力教给诗诗吗?”
小家伙眨巴着大眼睛,一脸期待的看着帝世天。
“当然,不过超能力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学会的哦。”帝世天

“那,叔叔,你能把超能力教给诗诗吗?”

小家伙眨巴着大眼睛,一脸期待的看着帝世天。

“当然,不过超能力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学会的哦。”帝世天歪着脑袋,试图诱惑。

“那怎么办呀。”小家伙低着头,捡起一根树枝,在地上画起圈圈,有些郁闷。

“要不你跟叔叔回家吧,这样我就可以天天教你啦。”

帝世天学着她,捡起树枝在地上划了起来。

听到这句话,小家伙瞬间没有了声音,还警惕的挪了挪身子,与帝世天保持着距离。

以前,有个老爷爷告诉她。

任何企图想要带她离开的人,都是坏人。

她相信那个老爷爷,因为是他从坏人手中救了她。

帝世天也不着急,依旧用手中的树枝缓缓画着。

几分钟后,一张模糊却尽显刚毅的脸庞被刻画而出。

“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他叫古枫。”

听到这个名字,小家伙的身体明显一滞,看着那张残留在记忆深处的脸,咬紧了嘴唇。

很久以前,有那么一个人。

他总是牵着她,抱着她,背着她,去了很多地方,带她玩了很多好玩的。

可,他不见了,跟妈妈一样,再也没有出现了。

“我,记得他,可,他已经很久没来看我了。”

哪怕,明知要坚强,可还是没有忍住,一滴泪珠顺着脸颊落下,湿了尘埃。

惹人心痛。

“他去了很远的地方,没办法再来看你了,不过,他托我,照顾你。”

帝世天大手抚着她的背,让她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人。

小家伙不蠢,她非常聪明,虽然帝世天并没有明说,但她知道,那个人,她的爸爸已经不在人世了,和妈妈一样,永远的离开了她。

这时,她将脑袋埋的更深了。

身体,因为抽泣而颤抖。没有大哭,也没有大闹。但帝世天知道,这个时候的她才最为伤心,难过。

如果说,这个世上最令人痛苦的事有哪些,那么,在渐渐懂事的年龄失去双亲,绝对能够算上一件。

良久,小家伙突然一把扑进了帝世天怀里,“叔叔,你说那些人,他们为什么要抓走爸爸和妈妈啊。”

这一刻,她和帝世天之间再也没有了隔阂,相对别人来说,帝世天给她的感觉更加真实,就像当初那个人一样。

更何况,帝世天还画出了她爸爸的样子,让她更加相信,这个将自己抱在怀中的男人,就是她爸爸的好朋友。

从而,在心中将帝世天默认成最值得信任的人。

“他们啊,都是为了一己之私,因为欲望,因为害怕。”

帝世天眼眸寒光闪过,对周家的残忍有了一个重新的认识,如果不是周如龙,恐怕这个才来到人世不久的孩子,也会匆匆结束这一生吧。

小家伙也不知道听没听懂,就这么缩在帝世天怀里,然后,没了动静。

这时,一缕阳光照来。

帝世天缓缓起身,看着她那张正在熟睡的小脸蛋,心中恨意突生。

这些日子,她究竟是怎样度过的?

又有多少个夜晚,从恶梦中惊醒?!

才让她,在找到一个可靠的怀抱后,瞬间入睡……

轻手轻脚的调整了一个能让她睡的舒适的姿势,看了一眼方才的地方,雷狂和工作人员已经不在,想必是去办领养手续了。

阳光下。

一道巍峨的身影就这么立着,在他的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小的身躯。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雷狂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视线当中。

与去时不同,此时他杀气满面,刚想说话,就见帝世天眉头一挑。

当下,连忙闭嘴。

这才注意到正在熟睡的古诗诗。

帝世天慢慢挪动脚步,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在了床上,然后盖上被子。

退出房间后,帝世天问:“怎么回事?”

“领养手续本来已经办好,但中途插进来两个自称周家家仆的人,我不好擅作主张,所以...”

帝世天冷笑一声,“走吧,去看看。”

周家……找来了?

有意思。

休息室里,一个中年男子正一脸献殷勤的模样,又是端茶又是倒水的,伺候着坐在沙发上的两名青年。

“二位,周大少近来可好啊!”

这人是清泉福利院的一位主管,陆晓峰。

此刻,他主动套起近乎。

哪知,这一声好意的问好,却让周小生,周大生两人面色大变。

周大生哼了一声,“少爷的事就不用你费心了,那个孩子我今天必须带走,你看着办。”

就在前几天,他们的主子,北海城第一家族周家的大少爷,被人生生捏断了双手。

到现在还打着石膏呢,你问他好不好?

“是是,二位放心,我这就让人去办领养手续。”

陆晓峰听出他语气不善,不敢怠慢。

这两人虽说只是随从,但却是被赐周姓的家仆,更是周大少的身边人,在周家或许是被呼来唤去的小角色,可在外面,一般人还真不敢得罪。

当下,便吩咐起人来,“小林啊,赶紧去把古诗诗那孩子的领养手续办好,没见二位周少等着嘛!”

“陆主管,可是已经有人提前办好了古诗诗的领养手续啊。”

小林,就是刚刚给帝世天他们领路的那个女孩,她面露为难,小声说道。

陆晓峰眼珠一瞪,“什么提前办好了,我问你,我签字了吗?啊?”

周家大少指定要的人,要是给别人领走了,他如何交差?!

林萌萌低着脑袋,坚持道:“凡事也要有个先来后到吧,也要考虑孩子的意愿啊,我看古诗诗就挺喜欢那人的。”

这么长时间接触下来,林萌萌非常清楚古诗诗是一个什么样的孩子,话少怕生,情绪还很低落。

一般人,那个不是喜欢乖巧听话还活泼的孩子?

可帝世天明显很有耐心,在她看来,是非常合适的人选。

至于这两个人,一脸的傲气,仿佛瞧不起全天下的人,一来就找上陆晓峰,孩子都没见,就点名指姓要带走。

这让她怎么放心?!

“陆晓峰,你这个下属貌似不怎么听话啊。”周小生突然阴森的笑了。

见他起身,陆晓峰连忙陪笑道:“周少,您息怒,我来处理。”

哪知,周小生一把推开他,“滚开!”

然后,走到林萌萌的身边,扬起巴掌就打了下去,“贱人,你知道老子是谁吗?”

神色,高傲无比。

林萌萌捂着脸,默声抽泣。

见陆晓峰对二人的态度就可以看出,他们身份肯定不低,而她只是一个最低层的打工族,怎么敢反抗,怎么反抗的了?

见她不作声,周小生又不屑道:“下等人永远都是这个低贱样,就连挨打,都只会忍气吞声。”

听到这句话,林萌萌气的身体都在发抖,但,她还是没有勇气开口。

就连陆晓峰,也是脸色铁青,握紧拳头,却又很快松开,跑了过来低声下气道:“周少说的是,我们都是下等人,您消消气,就不要跟我们计较了。”

就算心中再愤怒又能怎么样呢?

这个社会,本就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或者说的直白点,就是人吃人!

有些人,一个想法,一句话就能决定他们这些普通人的命运。

要么忍气吞声,要么丢掉饭碗,一家人等着挨饿。

毫无疑问,陆晓峰只能选择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是天性。

周小生看了他一眼,笑了,“你倒是个识时务的人。”

陆晓峰只能不停陪笑,“谢谢周少,谢谢周少。”

说完,又对林萌萌挤了挤眼,“还不给周少道谢,惹怒了周少,一句话下来让你丢掉工作不说,连你家里都要受牵连。”

林萌萌本来就胆小,听到这句话就更加害怕了,她自己倒是没什么,关键是家里……

“好了,赶紧办正事吧,耽误了时间,周大少怪罪下来,谁都没有好果子吃。

至于那个想要领养孩子的人,如果识时务,就让他直接滚蛋,不然话,打断双腿丢出去,敢跟周大少抢人,有几条命不够死的?!”

一直未曾开口的周大生,漫不经心的说了。

可,就在这时。

休息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浑身气势冲霄的帝世天,带着身高近两米的巨人雷狂,走了进来。

“方才,是谁说要打断帝某的腿?”

因为雷狂刚刚是和林萌萌接触的,所以其他人并没有见过他。

不过

小说文学

,帝世天这一句话却是表明了他的身份。

“你,就是那个打算领养古诗诗的人?”周大生眯着眼睛,看着眼前这两个明显来者不善的男人。

不过,他也并没有丝毫慌张,因为他是周大少的人。

“不错。”帝世天点了点头,如实回答。

“那你知道该怎么做了?”这次,开口的是周小生。

“办好手续,然后带小家伙走。”帝世天笑了笑。

“不知死活的东西。”周小生脸色一冷,准备上前给帝世天一点教训。

但,有人比他动作更快,还不等他反应过来,一只大手便死死握住了他的脑袋。

雷狂眼神如锋利的刀光,“莫说你一个小小的家仆,就算你周家家主来了,在这位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出。

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对他不敬?!”

周小生心中大惊,他是赐姓家仆,更是周强的随从,一身实力对上十几名大汉都不成问题,可在这个男人面前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抓住了命门,这人,到底是谁?

周大生同样心中一颤,猛得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小子,我劝你赶紧放了我弟弟,不然后果不是你可以承担得起的。”

他跟随周强,北海城什么大小人物没见过,唯独没有见过帝世天,所以认为他只不过是一个初生牛犊。

然后,他的一番警告,却连帝世天的正眼都没引来。

“手续,办好了吗?”帝世天转头,微笑道。

林萌萌呆呆的点了点头,“办好了,但主管还没签字。”

她的右手,一直捂着脸,不敢放下。

“你的脸,谁打的?”帝世天是何等眼光,岂能看不出这是怎么回事。

“没事,没事。”林萌萌下意识了看向被提起的周小生,接触到后者恨不得杀人的目光,瞬间吓的不敢吱声。

“教他做人。”帝世天撇头,对雷狂吩咐道。

虽然并不清楚事情经过,但以他对周家人的了解,定然不是林萌萌主动惹事,不然,就不会是一巴掌那么简单了。

雷狂会意,直接抓住周小生的头发,生生将他压的跪在地上。

啪啪啪!

以他的力道,几巴掌下去,直接把周小生给打懵了。

“你这么喜欢扇人巴掌,有没有想过,有这么一天?”

帝世天背负着双手,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

“哒,嗝,揪,窝...”

周小生本来想说的是,大哥救我。

却因为牙缝漏风的原因,所以……

陆晓峰此时只感心中痛快,这周小生仗着自己是周强的随从,嚣张至极,狂妄无边,今天被雷狂这么整一下,实在让人想要大声叫好。

虽然他也很害怕周强事后追究,但帝世天二人明显也不是好惹的角色,所以,他只能在一旁痛并快乐着。

“狗...,我要你死。”看着自家兄弟如此惨状,周大生猛然爆起,企图一击必杀帝世天。

嗯?

狗...?!

帝世天抬手,一道声音犹如来自九天之外,“跪下!”

轰!

正在半空的周大生突然七窍流血,双腿不由自主的重重跪倒在地。

一时间,地面层层龟裂,四面墙壁皆是瞬间崩塌。

周大生身上的骨头被寸寸压断,但却被一股力量生生拖住,让他跪的笔直。

骨头咔咔崩碎的声音,传入所以人的耳中,宛如催命曲。

雷狂连忙屏住呼吸,他知道,帝官这是动怒了。

余下三人,皆是瞪大了双眼,这种只在电影中才会出现的场景,今天竟被他们有‘幸’见到了。

一嗓子给吼死了?!

抬手即可索命,开嗓拘人魂魄。

此等手段,生平仅见,闻所未闻。

周大生到死,都不明白,自己到底招惹到了什么样的存在。

“我帝世天,身为大华男儿,守家卫国十三载,可曾有人敢对我用这三个字!

真是过够了安稳日子,就不知敬畏。”

帝世天挥手,灰尘尽散。

其后,一双眸子中仿佛有金光闪动,“时隔三年,你们周家再次对一个只有六七岁的孩子动了心思,有何目的。

是你自己说,还是我亲自问!”

一时间,杀意纵横!
 

是你自己说,还是我亲自问。

一句话,直接让周小生瘫软在地,刚才的风光早已散尽。

但他还是从帝世天的话中听出了一丝端倪。

他是怎么会知道三年前周家准备对这个小女孩赶尽杀绝?!

难道……

“你,到底是谁?”

周小生顿时浑身汗毛炸立,想到了一种可能。

然而,回应他的只是雷狂的一个大嘴巴子,“聒噪,赶紧回话。”

 

周小生嗷嗷叫了一声,眼神惶恐,不敢再多话。

实则,内心已经挣扎了起来。

说吧,等于背叛周家,在任何地方,对待背叛者,一向都是残忍无比,下场可想而知。

不说吧,看了看周大生七窍流血的模样,再想他生前骨头一寸寸断裂所要忍受的痛苦,又是一阵瑟瑟发抖。

“给你五秒钟时间考虑,过时,送你上路。”

这时,帝世天伸出巴掌,已经有些不耐烦。

周小生胸口起伏,呼吸凝重,他非常清楚,这个家伙既然说出了口那么就一定做的出来。

“五!”

“四!”

……

“等等,我说,我说。”

最后一秒,周小生还是没有面对死亡的勇气,选择了妥协。

“既然选择了说,就把事情讲详细,你要清楚,就算你不说,我也能够查的出来。

你也别不信,只要我想,北海城哪家死了条狗,我都可以清清楚楚。

所以,没直接杀你,不是因为想从你口中得到什么,而是在给你机会。”

一席话,无风无雨,却透露着让人心惊的信息。

周小生艰难的咽了咽口水,这才慢慢说道:“几天前,周大少在北海大酒店举办婚礼。

却突然出现的了一个自称古枫兄弟的人,扬言是来给古家报仇的。听说这人先是和孙家少爷起了一些冲突,便直接将其双腿给捏断了。

最后鼎盛会的朱明松出面调解,甚至连枪都掏出来了,没想到,却被那人给杀了。

后来等我们家主到了之后,他更是当着所有人的面直接捏断了周大少的双臂。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周大少并没有去找那人,但为了

小说文学

报仇,所以就把主意打到了三年前被老家主拼命保下来的古枫女儿身上,也就是古诗诗。”

说完,还偷偷打量了一下帝世天,据他猜测,眼前这个如同鬼神般的男人很有可能就是古枫的兄弟。

可据了解,当时的帝世天只不过是一个人而已,那么现在他身边的这个巨人又会是谁?

这种抓自己如抓小鸡般的实力,绝对在二重天以上啊。

听完,帝世天漫不经心的点燃一支香烟。

当天,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闹他婚礼,断他小舅子双腿,再又断他双臂,期间,他一句话也未曾说过。

可转身,就将主意打到了古诗诗身上,如果今天自己不在这里,那小家伙的下场简直不敢想象。

想到这里,帝世天暗下决心,周强此人必须除掉,不然下次就很有可能对自己家人下手了。

闷声的狗能咬死人。

这句话,一点都没错。

“他让你们将古诗诗带到哪里去?”想了想,帝世天问道。

“说是找到了孩子之后,就送到皇朝国际。”周小生也没犹豫,直接将自己所知道的说了出来。

嗯?

皇朝国际?

见帝世天皱眉,一旁的雷狂连忙解答:“皇朝国际,是周家旗下的一处娱乐场所。”

娱乐场所?!

以周强双手的伤势,还有力气去那种地方?难不成是躺着??

“那里是周家的地盘,鱼龙混杂,有将近两百家仆镇守,听说还有一名二重天的强者,非常安全。”

周小生抬头,仿佛希望从二人的脸上看到一些震惊。

但,他失望了。

“真是大手笔啊。”听了周小生的话,帝世天略有深意的笑了一下。

雷狂也是嘿嘿一笑,二重天的强者?他稍微放点气息都能压死的蚂蚁,更何况帝官。

接着,帝世天眯着眼睛想了想,“这样,你给他打电话,就说找到孩子了,但领养过程出了一些问题,需要他亲自过来解决。”

周小生:???

这是要让他彻底叛变啊!

万一帝世天扛不住周强,他可就要落得一个千刀万剐的下场。

相反,如果周强败阵,帝世天说不定一好心就放了他呢?

“好,我打。”

最终,周小生还是决定背叛到底,毕竟已经背叛了,就没有回路可言了。

再加上,帝世天很有可能就是那天在北海大酒店的神秘人,一身实力深不可测,值得他堵一把。

“我该怎么说呢?”

可,当他掏出手机的时候又犹豫了,毕竟以周家的影响力领养一个孩子能出什么意外,周强肯定会怀疑。

“不想死的人,总会有办法的,不是吗?”

雷狂蹲下身子,露出一个魔鬼般的笑容,他可没有义务去帮周小生想办法。

“知,道了。”周小生吓的身体连忙一缩,生怕雷狂又给他一大嘴巴子。

他深呼几口气,尽量让自己的情绪变的稳定起来,如果让周强有所怀疑,不用想,他肯定要完蛋。

“少爷,我是小生啊。”

“我知道,孩子的事什么情况,怎么拖了这么长时间?”电话那头,传来周强阴沉的声音。

“我打电话给您,就是为了说这事的。”

“哦?难道有什么变故?”周强疑惑道。

“是啊,少爷,您要为我们做主啊。”周小生哭丧着脸。

“怎么回事?挑重点说,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的像什么话?”周强的语气明显变的有些不悦起来。

“少爷,本来我们已经办好了领养手续,但中途插进来一个自称外地大少的家伙,也要领养古诗诗。

我当时就不乐意了,可这个家伙身边有高手啊,而且我已经说了这是少爷您的吩咐,您猜这家伙怎么着,他竟然说今天谁来了都没用。”周小生胡编乱造,一点也不含糊。

雷狂:嗯?前面几句话怎么听着如此熟悉?

“哦?什么来头。”周强也没怀疑,继续问道。

“说是什么,什么宋家的少爷。”

“大生呢?”

“大生被打的不省人事了,要不是对方说要留一个报信的人,估计我现在也……”

“好一个狂妄之辈,以我周家如今的地位,来本土了不拜山头也就算了,竟还如此不给面子,我倒要看看究竟是外地哪家的大少。”

电话那头的周强语气愤怒道,接着又说,“你在那等着,我马上带人过来,让他也给我等着。”

这几天,周强正处于气头上,结婚的大喜日子被人给操了不说,就连双手都被捏断了。

如果不是心中忍不下这口气,他现在恐怕还在医院躺着呢。

所以,今天被周小生这么一刺激,直接上了头,没有丝毫怀疑。

挂掉电话,周小生瞬间松了一口气,然后期待的看了看雷狂和帝世天,像极了一条渴望得到奖励的狗。

“不错,脑子倒是够灵活。”雷狂也不吝啬。

帝世天心中暗笑,这周小生倒也是个人才,竟想到用这么个招,等周强等人来了之后,看到的却是这样一幕,不知道会是何等精彩的表情?

看着背负双手站在前面的帝世天,陆晓峰和林萌萌两人感觉是那般的不真实。

特别是林萌萌,因为之前她与帝世天是有过短暂接触的,在她的印象当中,帝世天是一个比较严肃却又和善的人。

但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他竟有如此一面。

气吞山河!

所向披靡!

用这八个字来形容他再适合不过了。

如果非要再加几个字,那么一定就是,杀人不眨眼。

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面对北海城第一家族,竟表现的如此风轻云淡。

“陆晓峰,这是怎么回事?”

一道略显愤怒的女声在这个时候突然响起,打断了二人的思路。

几人转头看去,这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女子,她穿着一件白色的风衣,一米七几的身高再加上高跟鞋,都快有帝世天那么高了,一张漂亮的脸蛋还带着些许气愤。

“主任,这……”

一见来人,陆晓峰连忙跑了过去,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难道要实话实说?

就说躺在地上那个已经断了气的小子骂了帝世天一句,然后帝世天一抬手,就把人给震死了?然后整个休息室也被拆成这样了?!

别开玩笑了。

这样的事若不是亲眼所见,说出去谁会相信?

“这什么这,这一片的废墟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有,那个躺在装死的家伙,妆化的倒是不错。

对了,你也别装可怜了,整的像自己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咱们这里是福利院,不是戏院,你们要演戏是不是弄错场合了?”

傲寒霹雳吧啦的说了一大推,她是这间福利院的主任,今天因为临时有事就出去了一会,没想到回来一看,福利院都快被人拆了,这让她如何不生气?

周小生都快哭了,大姐,拜托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行不,我他妈这是装的?我是真可怜了,脸都肿了没看着么...

陆晓峰只能在一边干笑,不过这笑简直比哭还要难看,他也很想说这是真的,但实在不知道如何开口。

见他们都不说话,傲寒只好对林萌萌问道:“萌丫头,你来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萌萌张了张嘴,也是一阵语塞。

“你们,你们……”

傲寒顿时气不打一出来,都装起哑巴了?

“他们不说,你说,你是干什么的?这又是怎么回事?”

当下,她又问到了帝世天身上。

帝世天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我是来领养孩子的,至于这……好吧,我承认,这都是我干的,不过后续我会赔偿的。”

大华男儿,岂能敢做不敢当?

虽然弄的比较不好意思。

“什么?你不是来演戏的?”傲寒一脸震惊的看着他。

演戏?

帝世天摇了摇头,能让他配合演戏的人,只怕一只手都能数过来吧?

见他并不像开玩笑,傲寒缓缓的走到周大生身边,蹲下身子用一根指头放在他的鼻尖,足足试探了十多秒。

“啊!”

然后,一声震耳欲聋的尖叫。

“真死人了?!”

“陆晓峰,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死人。”傲寒再次问了,这次气势明显足了不少,竟隐隐给人一种压迫感。

陆晓峰也知道,这种事迟早是瞒不住的,但他也实在不敢随便开口,所以就将目光看向了帝世天。

“说吧。”

帝世天咳嗽两声,看我干毛?

十分钟后,傲寒终于弄清楚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怎么感觉...

很荒唐。

“他们两个……是周强的家仆?”傲寒看着地上一死一伤的两人问道。

陆晓峰点头。

“人是这家伙杀的?”手指帝世天的方向。

陆晓峰迟疑了一下,再次点头。

“周强马上过来?”

陆晓峰还是点头。

“呼……”

傲寒深呼了一口气,最终说道:“这件事有些麻烦,出了人命,周家一定不会罢休的,但这事也确实是他们过分了一些。”

她最终的态度,竟不是第一时间责怪,这让帝世天对她生出几分好感。

如果换一个势利点了人,指不定又是一番惹人生厌的话。

傲寒犹豫片刻,又对帝世天说道:“你快走吧,赔偿的事就算了。”

帝世天摇头,走?开什么玩笑,他做事可不喜欢拖泥带水,这种除掉周强的好机会,此时不做,等到何时?

再加上,小家伙还在睡觉,他可不忍心吵醒她。

“你……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识好人心呢。”

通过林萌萌了解到,帝世天只不过是一个来领养小孩的好心人,但因为周家做事太过霸道,这才起了冲突。

周家的行事风格她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如果等会周强来了,帝世天能有好下场?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真的有不能走的理由。”帝世天略表歉意。

见他一副死脑筋的模样,傲寒还以为他是男人要面,打肿脸充胖子,所以气的发抖。

“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连能屈能伸都不懂呢,那是周家家主的亲弟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

你不走是吧,我赶你走。”

然后,傲寒直接准备动手把他给推出去。

帝世天眉头一皱,显然有些不适应傲寒的这个举动。

突然,一道高大的身影诡异的出现在了两人中间。

“这位女士,我家先生不适与生人接触,还请自重。”

雷狂露出一个微笑,认真道。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使劲里面痒想要,顶得越大力叫的越大声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vsexz.com/society/400209.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