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体育新闻 > 新闻正文

圣僧太大了h,舌头在花缝来回滑

两人刚刚出来,守在专用电梯口的工作人员看了一眼,没有为难他们,还是让他们上去。
当两人再次来到顶楼时,立刻感受到了紧张的氛围,这一点从病房中传出的急促脚步声

两人刚刚出来,守在专用电梯口的工作人员看了一眼,没有为难他们,还是让他们上去。

当两人再次来到顶楼时,立刻感受到了紧张的氛围,这一点从病房中传出的急促脚步声就能判断。

两人进入病房,冯声静正紧张不安的来回走动,而杜仁杰等医生,没有在客厅,而是在病房内急救。

“孙先生,你无论如何都要把老参卖给我。”看到孙小天,冯声静非常激动。

孙小天苦笑,“冯女士,我现在手中没有老参。”

“啊……”

冯声静惊呼一声,顿感天旋地转,没有老参,这可怎么办?

沈优赶紧上前扶住冯声静,并安慰道:“静姐,你别急,孙先生说他有办法。”

这时,杜仁杰等人也走了出来,听到沈优的话,气不打一处,这不是拐弯抹角说他们无能嘛。

杜仁杰不屑道:“一个卖参的参农,能有什么办法?”

杜仁杰左口一个参农,又口一个参农,听得孙小天眉头直皱。

华夏大地卧虎藏龙,参农里面本事强过他的数不胜数,他有什么资格看不起参农?

孙小天冷声道:“杜医生有办法吗?”

“我……我……”杜仁杰语塞,而后惋惜道:“冯科长,我们已经尽力了,节哀吧!”

“杜医生,你什么意思?”冯声静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林老爷子咳出大量鲜血,我们无力回天。”

“什么?”

这个时候,病房的大门被推开,一名四十多岁的男子冲了进来。

“志辉!”

冯声静扑到对方怀里痛哭,此人正是她的老公,林源县副县长林志辉。

“林县长,这一次我们真的没有办法了,你还是另请高明吧!”杜仁杰很伤感,本以为这一次可以攀上县长的关系,可没想到最后落得这样的结果。早知道这样,打死他也不会接这烫手的山芋。

林志辉官场沉浮,喜怒不形于色,可是听到这样的结果,脸色也是大变,忍不住想爆粗口,“怎么回事?不是说老参已经找到了吗?为什么还会出现这种情况?”

杜仁杰硬着头皮解释道:“老参的品质不行,我估计是有人以次充好,所以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孙小天大怒,医术不行怪人参,简直没有天理,沈优也是满面寒霜,老参是她采购的,杜仁杰这样说,不是质疑她的眼力?

“杜医生,上一次你说需要使用五六十年参龄的老参,这一次我可是带来的六十年出头的极品野参,恐怕不是人参品质出了问题吧!”

杜仁杰辩解道:“沈总,现在骗子太多,作假的手段更是层出不穷,稍不注意就会被蒙蔽,我觉得有必要把剩下的人参拿去检验,看看是不是有人为了贪图钱财,故意以次充好。”

说完,杜仁杰把目光投向了孙小天,意思在明显不过,贪图钱财之人就是孙小天。

杜仁杰跟孙小天没有仇,可是孙小天三番两次想去看他的病人这让他非常恼火,一个毛头小子,还是一个参农,弄得自己好像是专家一样。

里面的咳嗽声还在继续,而作为主治医生的杜仁杰却不想办法急救,而在这里推卸责任。

林志辉脸色铁青,冯声静也是难堪到了极点,这简直是本末倒置。

林志辉冷声道:“杜医生,现在别的事情我不想听,我只想问你一句,我父亲的病还能不能治。”

“这……这……”杜仁杰又哑巴了。

孙小天摇摇头,而后说道:“林县长,要是可以,我能进去看看吗?”

沈优也适时开口帮衬道:“林县长,孙先生说他有办法。”

“嗯!”林志辉点点头,这个时候,主治医生束手无策,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

杜仁杰非常的愤怒,可是林志辉都点头了,他也不敢反对,只是眼中闪烁着不屑的神色,他堂堂一个主治医师都束手无策的病,一个小小的参农要是能有办法,那简直是天下奇闻。

孙小天来到病房,眉头皱了起来,患者的病情比想象中的严重,居然一直咳血不止。难怪杜仁杰会说患者不行了,按照这个咳法,好人都坚持不了几天。

“快让病人平躺下!”孙小天对着护士说道。

护士愣了一下,没有按照孙小天的要求做,因为孙小天不是医生。

林志辉等人进入病房,看到痛苦不已的父亲,林志辉露出伤感之色,更是急忙说道:“按孙先生的要求办。”

护士这才把林老爷子放在病床上。

此时的林老爷子已经出气多,进气少,咳嗽一声都有鲜血冒出,格外渗人。

要不是其刚才服用过一口参汤,恐怕此时已经命丧黄泉。

孙小天深吸一口气,走到病床前,开始为患者进行肺部按摩。

参汤续命不是儿戏,林老爷子之所以这样,那是肺部和静脉淤血太多,参汤作用有限,现在孙小天要做的就是用孙家的按摩手法排除林老爷子肺部和静脉的淤血,不求全部排除,哪怕只排除少许,只要能为心脏供血,患者的病情就不会恶化。

杜仁杰不屑之色更浓,他以为孙小天有什么好办法,搞了半天竟然是按摩,要是这种办法能够治疗心力衰竭,那大街上那些多的按摩师,各个还不得成为医疗大师?

十分钟过去。

突然,躺在病床上的林老爷子发出一声惨叫,身躯也坐立起来,一口鲜血喷得到处都是。

 

“爸!”

林志辉和冯声静大惊失色,惊呼起来。

这时,本来紧闭双眼的林老爷子突然把眼睛睁开,然后长叹一声,“舒服!”

“什么?”

所有人都傻眼了,一次性吐了这么多鲜血,还舒服?这不是脑子有病吗?

只有孙小天不觉得意外,因为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就好比一个人憋气憋太久了,突然能够呼吸后,他会是什么反应?肯定觉得舒服。

林老爷子目前就是这样的情况,肺部淤血,心脏承压,现在淤血排出来少许,心脏又有供血,开始恢复工作,他自然感觉舒服多了。

这个时候,他们也反应过来,因为床单上的鲜血呈黑色,这显然不是普通的血,而是堆积太久的淤血。

杜仁杰的脸色大变,这肺部和静脉的淤血他想尽办法都排不出来,可孙小天简单按摩几分钟,就把淤血排出来这么多,这怎么可能?
 

孙小天抹了一下脑门上的汗水,心里松了一口气,这个时候,患者的命才算保住了,但是距离痊愈,那还早得很。

看到患者清醒,孙小天面带笑容的说道:“老爷子,现在感觉身体如何了?”

林老爷子虚弱的点点头,“好多了,胸口不是那么难受。”

林志辉和冯声静两人喜极而泣,几个月了,这还是老爷子第一次说好多了,要知道以往,就算服用参汤,依然觉得胸闷难受。

参汤只能补充元气,淤血不去,血液不通,身体想不难受都不行。

而现在孙小天排除的是淤血,治的是病,患者自然感觉身体舒服。

杜仁杰脸色沉了下去,他虽然西医,但是偶尔也看了一两本中医。

对方不简单,治病有一套,这杜仁杰现在给孙小天的评价。

普通人看来,孙小天无非就是按摩排淤血,但是这个时候杜仁杰脑海中闪过三个字,“亮山门。”

在医家,特别是名医,都会有一手出神入化的手上功夫。医家把这一招叫做“亮山门”。

亮山门非常简单,就是靠手上的真功夫,瞬间缓解病人的痛苦,让病者和家属产生信任,这样才有利于接下来的治疗。

这乃是名医才有的手段,杜仁杰没有想到,一个卖老参的毛头小子竟然也会有这样一手。

此时杜仁杰想死的心都有,他可是清楚的记得他刚才说过什么,想着刚才不仅三番两次阻拦对方治病,还污蔑对方以次充好。

这样的事情,就算孙小天原谅,林志辉都不会手下留情。

瞬间,杜仁杰苍老了十岁,可是无人理会他,都把目光投在孙小天的身上。

对待患者,特别是久治不愈的患者,态度一定要好,还要表现出自信,让对方相信他这病是能够治愈的,只有这样,才能事半功倍。

孙小天轻松的说道:“舒服就对了,老爷子,你这病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你放心,我给你开个方子,再按摩一两次,你马上就会好。”

林老爷子知道他得了什么病,也知道这种病不好治,可是孙小天那充满自信的话语,让林老爷心里升起了希望,产生了活下去的念头。

人一旦充满希望,精气神都会变得不一样,林老爷子的情况无疑更加明显,可以发现他精神了不少。

孙小天满意的点点头,患者配合,接下来的治疗无疑将会变得更加顺利。

“老爷子,你先好好休息,我给你开方子。”

孙小天离开了病床,林志辉等人也紧跟着走了出来,把孙小天围住。

“孙先生,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林志辉的手微微有些颤抖,治愈?他早就断了这个想法,可是却没有想到,有人这样轻描淡写的讲了出来。

冯声静和沈优同样如此,一脸期待的望着孙小天。

小说文学

“刚才我好像是这么说的,有疑问?还是这样的结果你们不满意?”孙小天笑着说道。

“不、不、不,我们很满意!”林志辉激动的回道。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更何况林老爷子以前是市里的领导,关系网非常广,这就是一种无形的资源。

看到这一幕,杜仁杰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才是主治医师,可是现在搞得孙小天像主治医师一样。

看到茶几上面有纸和笔,孙小天俯身“唰唰”写了起来,不一会,一张处方已经开好。

拿着方子,孙小天递给了林志辉,“林县长,这是古方小定心汤,对心力衰竭有奇效,可以恢复林老爷子的元气。”

“多谢孙先生。”林志辉接过来,递给冯声静,“快去安排人熬药。”

冯声静正想去抓药,杜仁杰急了,要是这个方子真有用,他最后表现的机会都没有了。

眼珠子一转,杜仁杰心里有了想法,说道:“林县长,这位孙先生来历不清不楚,又不是医院的医生,万一出了问题可后悔莫及,要不这样,我知道几位医术高明的中医,让他们来检查一下,一定会有更好的治疗方法。”

按照杜仁杰的想法,既然孙小天这个中医可以治疗心力衰竭,那么其他成名已久的中医更何以,与其让孙小天逞威风,还不如把功劳让给别人,这样至少有举荐之功。

但是,杜仁杰忽略了他在病人家属眼中的可恶程度,听到这样的提议,冯声静马上不高兴了,“杜医生,刚才说没救的是你,现在说有更好的治疗方法也是你,你说我们该不该相信你?”

林志辉没有说话,他此时已经恢复了县长的姿态,但是那阴沉的眼神,说明了他对杜仁杰非常的不满。

沈优更是毫不客气,直接说道:“马后炮,早干嘛去了?”

杜仁杰非常尴尬,可是坚持道:“我这也是为病人负责,毕竟来历不明的处方,还是少用为妙。”

孙小天露出些许微笑,说道:“杜医生,这可不是来历不明的处方,而是出自千金方,药王孙思邈遗留,清心宁神,对心脏有奇效。”

杜仁杰反驳道:“清心凝神,林老爷子明明是肺叶淤血,你这方子有可用?”

“白痴!”

孙小天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西医讲究哪里坏了治哪里,可是中医不一样,要追本溯源,讲究阴阳变化。

肺叶损,心脏伤,先调心,再治肺,凡是都要一步一步的来,岂能一口气吃成大胖子。

“不用多说,我相信孙先生,就用他开的处方。”林志辉不容置喙、斩钉截铁的说道。

杜仁杰想死,这无疑宣布了他的死刑,他以后在县医院的日子绝对不好过。

十几分钟后,汤药熬制出来,孙小天示意,冯声静这才给林老爷子服下。

又等了差不多十分钟,汤药开始起作用,这个时候孙小天再一次用按摩手法排除患着内部的淤血。

这一次没有吐,刚才是因为病人心脏供血不足,所以才一直咳嗽,现在心脏有汤药的滋补,咳嗽得到好转,淤血可以通过其它渠道排出去。

十几分钟后,按摩结束,林老爷子的脸色变得红润,整个人看上去更加精神。

到了这个时候,傻子都能看出林老爷子的病情正在好转,更何况智商正常的人。

“孙先生,这一次实在太感谢你了。”冯声静和林志辉再次上前道谢,内心的感激之情无以加复。
 

举手之劳罢了!”

孙小天没有居功自傲,对于别人来讲这也许是天大的功劳,但是对于他来讲,这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更何况,他也是为了自己。

救治一名频临死亡的患者,想来功德不少,只是现在没有彻底治愈,具体多少不清楚罢了。

“林县长,冯女士,既然老爷子的病情稳定下来,那我就不多打扰了,明天我会再过来一次,帮助老爷子排除体内淤血,然后吃几副调理身体的方子,这病也就差不多了。不过老爷子经此大病,元气大伤,以后饮食要多注意,清淡为主。”

“明白,孙先生放心,我们一定按照你的要求办。”冯声静急忙点头。

林志辉邀请道:“孙先生,这眼看就要中午了,不如吃一顿便饭再走?”

“这个……”孙小天为难道:“我还有一个朋友,等会还要一起坐车回乡下,怕是有些不方便。”

“一起,一起!”冯声静道:“孙先生今天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不吃顿便饭说不过去。至于班车的事情你更别操心,我下午安排人送你回去。”

“好吧!”盛情难却,孙小天还是答应了,顿了一下说道:“那我先去把我朋友接过来。”

“应该的!”冯声静点头,对着沈优道:“小优,麻烦你帮我开车送下孙先生。”

“嗯!”

沈优和孙小天再次离去,至于杜仁杰等人,早就没脸待在这里了,客厅中只剩下冯声静和林志辉。

冯声静道:“志辉,这个杜仁杰太可恶了,要不是孙先生脾气好,恐怕老爷子今天危险了。”

紧接着,冯声静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讲了出来,还有她和沈优去熬药时,沈优告诉她的。

开始众人对于孙小天一直想看病人有疑惑,可是到了现在,这个疑问浮出水面,原来孙小天来这里时就有救人的打算。

可是却因为一些外在的原因,差点失之交臂,现在回想起来,冯声静一阵后怕。好不容易遇到一位名医,要是因为这样而错过,那才是冤死了。

“嗯,我心里清楚。”林志辉点头道:“医院关系到全县人民的生命健康,害群之马绝对不允许留在里面。”

……

沈优的豪车上,孙小天正打着电话,“娇姐,你事情都办好了吗?我过来找你。”

“好了,我在世纪百货。”

挂掉电话,孙小天道:“沈总,我朋友在世界百货,麻烦你了。”

“不远,很快就到。”沈优调转车头,疾驰而去。

世纪百货外,李娇站在街道上四处观望,寻找孙小天的影子。

婀娜的身子,性感成熟的身体,还有那精致的容颜以及饱含秋水的桃花眼,让李娇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万众瞩目的焦点,回头率杠杠的。

旁边不远处,有三名穿着短袖的男子,裸露在外的皮肤上纹满了纹身。

此时,他们正叼着香烟,用贪婪的目光扫视着李娇的身体。

其中一名寸头男子道:“大哥,这妞真正点,你看那屁股翘得,真让人受不了。”

“胸大、屁股翘,身材还好,长得更没得说,大哥,你看那小妞的眼睛,啧啧,好深情!!”另外一名染着红毛的男子说道。

“你们懂个屁,那叫桃花眼,天生风流,这样的女人玩起来可舒服了,只要你征服她,什么花样都愿意陪你玩。”

“真的吗?”两人眼睛发光,这无疑是男人做梦都想要得到的东西。

“我还能骗你们不成?”为首的夹克男子比小弟好不了多少,火热的眼神恨不得把李娇一口吃掉。

“走,我们过去会会美人!”

夹克男扔掉香烟,率先走了过去,两名小弟紧随其后,生怕慢了一步。

这时,李娇也注意到他们,看这三人的穿着打扮,知道这三人不是什么好东西,想离开这里。

但是,混混岂会轻易放过猎物,看李娇有离开的意思,快步走上前,拦住李娇的去路。

“美女,别急着走嘛,我叫张强,美女叫什么?我想跟你交个朋友。”夹克男子就是张强,言语十分轻佻。

“让开!”李娇俏脸微寒,她岂会跟这些不三不四的人交朋友。

“美女,这你就不对了,多条朋友多条路,况且我张强也不是无名之辈,你在林源县打听打听,谁不知道我张强的名号,你认识我,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张强颇为自恋的说道。

小弟也不甘寂寞,红毛男子道:“就是,美女,不是我们说大话,以后只要你在林源县出事,报我们大哥的名号,保管保你太平。”

“怎么样?现在有兴趣跟我们做朋友吗?”

小说文学

三人哈哈大笑起来,寸头男子接话,只不过这一次流露出他们的目的,“美女,你有男人吗?正好我们三个都没有女人,你挑一个也行,挑两个也行,挑三个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开心,我们都可以满足你。”

李娇俏脸微寒,冷声道:“我嫁人了,请你们让开。”

“嫁人了?没事,我们也不介意!”

三人不打算轻易放过李娇,毕竟如此极品的女人十分少见。

李娇大急,四处张望想求助,刚好看到正在找她身影的孙小天,情急之下,李娇也顾不得那么多,喊道:“老公,我在这里!”

李娇嗓声甜美,非常的有韵味,孙小天对她的声音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立马发现这是李娇在说话,只是这内容让孙小天懵圈,娇姐的老公不是死了快一年了嘛,怎么又冒出一个老公来?

难道不是李娇喊的?

孙小天四处扫视,发现李娇的身影,看到对方招呼他,还看到三名不正经的男子跟李娇站在一起。

“这该不会是娇姐新的老公吧!”孙小天不能接受,心目中的女神爱好竟然如此独特。

不满归不满,可是却不能不过去,孙小天带着满肚子的怨念走了过去。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孙小天明白,事情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李娇把手挽在孙小天的胳膊上,还亲热的说道:“老公,你终于来了,等你半天了,我们走吧!”

“我?老公?娇姐竟然叫我老公?”孙小天有些找不到北,但是看到旁边那三名脸色铁青的混混,好像又明白了些什么,想到:“这该不会又是一群想拱白菜的猪吧!”

对三名混混的行为非常不耻,但是孙小天心里却十分感激他们,要不是他们,娇姐也不会叫他老公,更不会主动挽着他。

所以,孙小天真想跟他们说一声,“谢谢了。”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圣僧太大了h,舌头在花缝来回滑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vsexz.com/sports/400181.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