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股市新闻 > 新闻正文

坐在木马上,可以插着相拥入睡

赵哲明长得要身高有身高,样貌也不赖,体格也挺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赵哲明得意的笑了。
欣赏完自己以后,赵哲明发现张雅不见了,询问服务员后才知道她也换衣服去了。
赵哲明便

赵哲明长得要身高有身高,样貌也不赖,体格也挺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赵哲明得意的笑了。

欣赏完自己以后,赵哲明发现张雅不见了,询问服务员后才知道她也换衣服去了。

赵哲明便在试衣间外等她出来。

不一会,是一件的门打开了,张雅出来了。

看得赵哲明目瞪口呆,哈喇子差点都流出来了,要不是在商场,赵哲明早就扑上去了。

张雅身着高开叉深紫色长裙,性感间又蕴含着优雅,抹胸露出她圆润如玉的肩头和那诱人精致的锁骨。

她的腰际纤细的不禁一握,高开叉的长裙暴露出她白皙性感的大腿,黑色的柳钉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嗒,嗒”的声音。

每走一步,就似乎踏在了在场每个人的心上,全场的安静了下来,无一不为她的绝色而惊艳。

平时一直穿职业装的张雅,身材看着就很棒了,这套晚礼服更是把她的身材勾勒得凹凸有致。

那两个香肩更是冰肌玉骨,肤如凝脂,让人想要扑上去尽情的吮吸。

张雅付完帐以后就驱车前往酒店,在商场,张雅可谓是赚足了眼球,没有哪个男的不驻足观看。

赵哲明们驱车来到了本市最豪华的五星级酒店,酒店外观不能用富丽堂皇来形容,简直比皇宫还要奢华,自己平时是去不起的。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了提前预定好的房间,客户还没有到,赵哲明和张雅便坐下等客户。

不一会,包间的被打开了,进来四五个黑衣男子,看着是保镖,赵哲明心想,这客户的排场挺大的。

这时候,客户走进来了,赵哲明定睛一看这不是上次来接张雅的那个富二代嘛,原来他就是今晚的客户呀。

张雅连忙起身迎接他,这个富二代看到张雅后,那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张雅的胸,张雅今天穿的还是抹胸,更是若隐若现,勾的人直流口水。

张雅安排富二代入座时,富二代坐下后还不忘用手拍了一下张雅的翘臀。

赵哲明看得出来张雅不喜欢这个富二代的动作,但又不能表现出来,只是强颜欢笑。

大家落座以后,便开始商讨起了项目的事,张雅每次提及签合同时,那个富二代总是以各种理由推脱,很明显他想得到点什么。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桌子上的酒喝的差不多了,赵哲明起身去上卫生间。

赵哲明刚进卫生间,正准备脱裤子放水,这时一个靓丽的影子闪了进来,把赵哲明推了进去,瞬间把卫生间的门反锁了。

赵哲明定睛一看,是张雅。

张雅这个时候紧紧的压着赵哲明,赵哲明能清楚的感受到她的呼吸,她的胸口此起彼伏的让人看的流口水。

“你要……”

张雅对赵哲明做了一个嘘的手势。

轻声说道:“实话告诉你吧,外面那个傻二愣子,一直在追求我,我不同意,他就一直缠着我,要不是因为他是公司的客户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

听完张雅的话,赵哲明才明白过来,外面那货想追求张雅,但没想到张雅不同意,今天约张雅过来谈项目,肯定是想背地里下阴招,张雅怕自己应付不过来,所以把赵哲明拉过来了。

“没事,交给我吧。”赵哲明对张雅说道,

“你可不可以先从我身上起来,压的有点喘不上气。”赵哲明说道

张雅这才反应过来,她一直压在赵哲明身上,她从赵哲明身上离开,脸颊上还有点微微发红,看来有点不好意思了。

张雅起身后,赵哲明叫她先回去等自己,上完卫生间就回去。

赵哲明上完卫生间以后,去前台要了戒酒药吃了下去,然后回到包厢。

回到包厢的时候,那个富二代正要敬张雅酒,赵哲明上前说道“这杯酒,我替张经理喝,也算是交大哥这个朋友。”

喝完这一杯酒以后,赵哲明把酒杯倒满去敬富二代,赵哲明知道只有把他灌醉,才能有机会把项目签了。

酒过三巡,富二代已经醉的有点迷迷糊糊了,还好赵哲明提前吃了解酒药,暂时还没有什么事。

这时,张雅附耳跟赵哲明说她有些不舒服,赵哲明知道这里绝非久留之地,便和那个富二代说合同的事。

谁知那个富二代看着醉的不省人事,和他说合同的事,他一个劲的说只要张雅陪他睡一晚立马就签。

赵哲明当然不能让张雅陪他睡一晚,赵哲明拉起张雅准备离开。

这时,一直在旁边站着的四五个黑衣人拦住了去路。

“大哥说了,这个小妞留下,你可以滚了。”黑衣人霸气的说道。

原来这个富二代还有这手准备,看着面前四五个黑衣男子,赵哲明感觉到情况不妙,但赵哲明不能把张雅就这样就在这。

赵哲明的手紧紧的攥着张雅的手,手心里的汗止不住的往外冒。

赵哲明也明显的感受到张雅在发抖,她的手有点发凉,赵哲明往后看了看她,没有一点平日里上司的威风。

赵哲明仔细的打量了前面的几个黑衣男子,觉得应该有把握冲出去,赵哲明松开了张雅的手,给了她一个眼神告诉她别怕。

这时,赵哲明抄起桌子上的酒瓶子,直接向站在中间的黑衣男子的头上砸去,然后顺势将剩下的半拉酒瓶子插到旁边的一个黑子男子的大腿上,黑衣男子顺势倒下。

剩下的黑衣男子挥舞着包子般大的拳头往赵哲明身上砸来,赵哲明硬接了他们几拳,然后用脚替他们的下半身,瞬间蛋碎了一地,黑衣男子们躺在地上疼痛难忍。

赵哲明拉起已经发呆了的张雅,向酒店门外狂奔而去,赵哲明时不时回头查看,他们是否已经追上来了,他们要是认真起来的话,赵哲明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刚跑到酒店门口,赵哲明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赵哲明抬头一看,竟然是老马!

“哲明,你这是怎么了!”

老马看见赵哲明拉着一个女人慌慌张张的从酒店里跑出来,心里有点犯嘀咕。

“马叔,我……”

“一时半会说不清楚,她是我的经理,现在遇到一点问题!”

“哲明,你可不能对不起菲菲呀,菲菲为了你做了那么多!”

赵哲明也急了,这下让老马误会了!

“马叔,不是这样的,我不会对不起菲菲的!”

“那就好,那你这是?”

赵哲明不知道该怎么说。

“都给站住,妈的,今天一个都跑不了!”

富二代带着几个打手追了过来!

“马叔,这些事我回去会和菲菲解释的。”

说完,赵哲明拉着张雅就要跑。

老马一把拽住了他,道:“别着急,慢慢走,这些人交给我了!”

“马叔,你……”

老马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赵哲明有种心安的感觉。

老马像一个王者一样,走向了富二代。

“老头!你要干什么!”

老马寒笑一声,看着眼前的人。

富二代不禁打了一个哆嗦。

赵哲明也停了下来,站在那里看着老马。

老马一步一步靠近富二代。

“你……你……”

“你想怎么样!”

富二代的腿发抖。

“你们给我上!”

富二代一把将那几个大汉往前推去。

“呀,看拳!”

 文学

老马挥舞着他那结实的拳头冲了上去?

眼看拳头就要打到大汉的身上了。

“哎呀!”

老马重重的摔倒在地。

“谁乱扔矿泉水瓶!”

“哈哈哈!”

“你个老不死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吗?”

“笑死我了!”

“给这老不死的一点颜色瞧瞧!”

几个大汉一脸得意的围了上去。

赵哲明无奈的摇了摇头。

马叔,你不行就别逞强呀!

赵哲明拉起张雅就开始往外面跑。

老马看着靠近的几个大汉,心里没有恐惧,自己这身功夫也不是白练的。

跑出酒店后,赵哲明把张雅放进副驾驶,然后驾车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在驱车十多分钟后,赵哲明看了下副驾驶上的张雅,她面色潮红,眼神迷离,看着十分迷人。

“好热,……啊”张雅喃喃自语。

赵哲明把车窗开了一点下来,汽车行驶过程中,凉风从车窗外不断吹进来,让赵哲明不经打了个冷战。

“哲明,好热啊,……好热”这个时候张雅还在喊热,他瞬间明白了,她肯定是被那个富二代下了药。

赵哲明真不知道如何是好。

张雅已经把衣服脱到了她那小蛮腰处,那对傲人的大白兔傲娇的挺立在胸前。

看到这种场景,赵哲明内心的欲火开始燃烧,全身的血流都在加速,裤裆也在渐渐变大。

赵哲明将车开进了人流较少的小路,停在路边,然后把车窗都关上,把座椅放平,这送上门的好事赵哲明怎么能轻易放过呢,赵哲明露出了一丝猥琐的笑容。

这也算是报答赵哲明的救命之恩了,没有他的话,她今天不得被那个富二代给糟践了。

而这时的张雅,全身基本脱个精光了,一具美丽的胴体就躺在赵哲明的眼前,赵哲明要是不上,赵哲明就不是个男人了。

赵哲明直接横跨到张雅的身上,开始亲吻她的肌肤,张雅本来白嫩的肌肤喝了点酒以后变得粉嫩粉嫩的,更加诱人。

张雅身上除了淡淡的酒味,还有自身的一股淡香,两种味道混合在一起,令人神魂颠倒。

在药物的催情下,张雅浑身燥热难受。

“我要……快给我……我要”张雅似乎很激烈,她的欲火已经焚烧到了她的全身。

“好,这就给你……”

车子开始不断的摇晃,车内充满了男人的喘息声和女人的呻吟声。

第二天,张雅醒来以后,发现自己在酒店的房间里面,身上的衣服还完好,便松了一口气。

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她有些记不起来了。

赵哲明早就溜走了,要是被张雅知道自己昨天晚上占了她的便宜,不得把自己给千刀万剐了。

赵哲明刚走到小区门口,就碰到了老马。

“马叔,你昨天没事吧!”

老马一看是赵哲明,脸色阴沉道:“哲明,我知道男人都喜欢女人,可是你是有老婆的人,而且你老婆敢说长的不好看吗?你对的起菲菲吗?”

“马叔,我都说了,那个是我的经理,昨天晚上因为有些事才那样的。”

“哲明,你如实回答我,你昨天晚上有没有和那个女人……”

“我没有!”

“哲明,到这个时候了,你还不说实话!”

“昨天那几个人说了,给你那个什么经理下了药,你……”

“马叔,我知道错了,可昨天晚上我真的,是她主动的,我就……”

“没忍住是吗?”

“对!”

“哲明,你回家好好想想吧,菲菲等了你一晚上!”

说完,老马愤慨的转身离开了。

回到家以后,林菲菲果然睡在客厅,看来她昨天一晚上都在等自己回来。

赵哲明轻声走过去,生怕吵醒林菲菲,看着林菲菲入睡的样子,那胸前的白兔上下波动,还有那一双白嫩圆滑的美腿,看起来真美。

赵哲明又回房间拿了一条羊毛毯子,准备给林菲菲盖上,怕她冻着了。

给林菲菲盖完毯子,赵哲明便去书房待着,赵哲明在思考那个富二代到底有什么背景,为什么张雅不敢得罪他,如果只是一个富二代的话,以张雅的能力和地位不能说压制他,但也应该不怕他。

赵哲明一定要好好查查这个人的背景,看看他到底是干什么的。

赵哲明准备起身去洗个澡,昨天晚上弄了一身汗臭,身上汗味香水味酒味混在一起,闻着都反胃,得洗澡换套干净衣服了。

赵哲明刚起身,看见林菲菲正靠着书房的门直勾勾的看着赵哲明。

林菲菲穿着粉红色的睡裙,可能是刚睡醒没有整理,林菲菲的胸前的白兔露出了一半,美丽的脚踝没有鞋子的遮挡,展现出它吗骨感的一面,林菲菲的秀发披散着,看过去,林菲菲极具魅惑。

“你醒了,刚回来看你睡的那么香,不忍心吵醒你,就到书房歇会。”赵哲明看着魅人的林菲菲说道。

“你昨天晚上为什么不回来,我等了一晚上,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林菲菲带着哭腔说道。

看着林菲菲这样子,赵哲明的内心十分煎熬,站在那里竟发呆不敢向前。

林菲菲见赵哲明发呆,便哭了起来,看到林菲菲梨花带雨,赵哲明自然是不能没有反应的。

赵哲明寮步上前,将倚靠在门边的林菲菲一把抱进怀里,紧紧的抱着不敢松手。

赵哲明轻轻的亲吻林菲菲的额头,用手拭去林菲菲脸上的泪痕。

林菲菲的睫毛被泪水沾湿,那双拥有着美丽的双眼皮大眼睛被泪水洗礼后更加清亮透彻,看着格外的楚楚动人。

拥抱着林菲菲时,她的秀发从赵哲明脸上掠过,那秀发的味道让人难以忘怀,更能激起人的欲火。

被赵哲明紧紧拥抱着的林菲菲,脸上慢慢的泛起了潮红,时不时的伸出丁香小舌去品尝赵哲明的肌肤。

赵哲明准备去轻吻林菲菲的樱桃小嘴时,林菲菲却伸出她那细长白嫩的食指摁在了赵哲明的嘴上。

>>>>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坐在木马上,可以插着相拥入睡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vsexz.com/stock/385392.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