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股市新闻 > 新闻正文

不要了,出来好不好,可以插着相拥入睡

“你.....你从哪里弄来的?”
张华死死的盯着秦飞手中的盒子,感觉呼吸都有点不顺了。
他死活都不相信,秦飞能弄来一整盒C5单克隆抗体。先不说药品的稀

“你.....你从哪里弄来的?”

张华死死的盯着秦飞手中的盒子,感觉呼吸都有点不顺了。

他死活都不相信,秦飞能弄来一整盒C5单克隆抗体。先不说药品的稀缺,光是这一盒药就是一千多万,除了大老板,又有几个普通家庭能买得起这么一盒药呢?

可是,事实摆在眼前,秦飞不仅弄来了这么一盒药,而且只花了一晚上的时间。难道说,这个秦飞还真有什么通天的背景不成?

张华心念快速的转动了一下,目光落在了杨若曦绝美的身段上,欲望很快就战胜了理智,冲着闻声赶来的主治医使了个眼色,说道:“病人自己弄到了一盒C5单克隆抗体,用药吧!”

那医生会意,朝着秦飞伸出手:“药品给我,这种药不仅需要专业的设备注射,而且只能保存在低温氮气里面,不然就没效果。”

“好,辛苦你了。”秦飞也没多想,就把袋子给了那医生,然后看了张华一眼,淡淡的说道:“你还杵在这里,是想叫我爹吗?”

“好,你牛逼!”张华冷冷的哼了一声,有些灰头土脸的朝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杨若曦也跟着松了口气,看向秦飞:“是王老爷子给的药吗?”

“嗯,一支能管半年,一盒是六支,爸三年之内应该没有性命之忧。到时候科学会不断的进步,也许有彻底治愈的方法。”秦飞点点头说道。

“那这次谢谢你了。”杨若曦心里还是挺感动的,虽然之前秦飞给他的印象太糟糕了,但是通过这两天的相处,觉得秦飞似乎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白痴老公”了,也许真的是那场车祸,让秦飞变正常了吧。

“呵呵,咱爸生病了,我不管谁管啊。别傻了,我们是一家人。”秦飞轻轻捏着杨若曦柔弱无骨的小手,这一次杨若曦除了脸蛋微微红了一下,不过并没有缩回去。

过了那么两三秒钟,杨若曦才缩回了小手,感觉怀里似乎有一头小鹿在乱撞,低声说道:“我进去看一下爸。”

“我陪你。”秦飞笑了下,感觉一切都美好了起来。现在已经能摸杨若曦的小手了,也许下一步就是亲一下她的小嘴,再过几个月,应该就能睡一起了吧。

秦飞一边美滋滋的想着,一边跟在杨若曦身后走进了病房。

也许是特效药起到了作用。杨国明已经醒了过来,见女儿女婿都在,感觉十分欣慰,但也有些不安,说道:“若曦,小飞,这次花了多少钱啊?”

虽然杨国明也是副局级干部,但身体一直有病,基本上处于半退状态,所以收入并不高。加上平时药物不断,开支出很大。除了平日里住的那套别墅,杨国明的积蓄并不多。见这次又住院了,有些担忧钱不够花。

“爸,没花多少钱。你只管安心养病,有我和一飞呢。”杨若曦看了秦飞一眼,感觉心里多了一丝柔软的东西,似乎此刻的秦飞比起以前的样子,顺眼了至少十倍。

“是吗,那就好,那就好。”杨国明自然看出了女儿对秦飞的神色都和以前不一样了,心里感到也很高兴,三个人聊了一阵子,李梅芳提着一袋子营养品走了进来。

寒暄了一下之后,杨若曦还得去警局上班,秦飞也想继续去捡“垃圾”,因为破铜烂铁里面含有的稀有金属实在太少了,至少得连续捡一个月以上,才能修复那盏炉鼎。

现在杨国明已经醒了,病房这边就交给了李梅芳来照顾。秦飞和杨若曦一起离开了医院。离开停车场的时候,杨若曦问道:“你是回家还是去哪里,我上班要迟到了,你自己打车吧。这张卡给你,到时候五百万兑换了我也存上面。”

杨若曦把自己的工资卡给了秦飞,觉得自己这辈子基本上跟定秦飞了,但秦飞又不上班,兜里平时都没钱,所以给他一张卡,随便他怎么花。

“谢谢老婆。”秦飞心里也感动了一下,怔怔的看着杨若曦。

阳光下,杨若曦的脸蛋白里透红,特别是性感上翘的小嘴,似乎娇艳欲滴,要是能亲一下就好了。

不过杨若曦已经看出了秦飞的小心思,瞪着眼睛说道:“别得寸进尺啊,老实一点,回家好好休息一下。”

“那老婆慢走。”秦飞也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便下了车,笑眯眯的冲着杨若曦挥挥手说道。

目送杨若曦离开之后,秦飞才来到附近的银行,取了几千块揣兜里,准备去废品站继续寻找自己想要的金属。

不过,没走多远,一道俏生生的声音在后背响起:“站住,你个骗子!”

秦飞听这道声音有些耳熟,便转过身,却看见赵慕馨站在阳光下,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亭亭玉立的样子,像一朵含苞待放的水仙花。只是神色气鼓鼓的,盯着秦飞说道:“我找你一上午了。”

“找我干嘛?”秦飞抓了下头发,有些不解的问道。

“哼,你跟我来!”赵慕馨抓着秦飞的手腕,拉着他,两人穿过的马路,一直来到了对面公园一处僻静的地方,赵慕馨才松开手:“秦飞,你说我是不是傻子?”

“不是。”秦飞苦笑了一下,摇摇头,不知道这大小姐又发什么疯。

“可是,我爸把我当傻子,身边的人都把我当傻子,还让我暂时休学一个月,带我去看心理医生。你说,他们为什么不相信我?”赵慕馨眼睛有些泛红,看样子委屈得都快哭了。

小说文学

秦飞是最怕女人流眼泪的,顿时皱起了眉头,无奈的说道:“我的大小姐,是你身边的人把你当傻子,你找我有什么用啊?”

“还不是都怪你,你明明用一根树枝刺穿一头狼,为什么不承认?还有,那三个绑匪都是你打死的,现在怎么变成刑警队的周凯打死的?他们都说我受了刺激,已经出现了幻觉?你告诉我,那天的经历是幻觉吗?”赵慕馨气呼呼的瞪着秦飞质问道。

“呃.....就这事啊!”秦飞叹了口气,看着赵慕馨梨花带雨的样子,有些心软了,很想告诉她那天的事情不是幻觉,这样赵慕馨心里肯定好受一些。

但是,这丫头太较真了,没准回去还会找身边的人继续理论,到时候知道这件事的人越来越多,自己处境就危险了。

想到这里,心里甚至有些后悔,那天该用石头砸死那头狼也好,干嘛非得用一根柔软的树枝呢?

只要正常人都不会相信,而肯相信的人,绝对是对于武学有相当了解的人。这种人毕竟是少数,搞不好就和自己的仇敌是一伙的。

秦飞心念转动了一番,才平淡的说道:“赵小姐,可能你真的想多了。你也看见了,我就是一个普通人,走路都成问题,怎么可能打死那三个绑匪呢?而且,我身体这么弱,就算给我一把刀,也未必能杀死一头狼,怎么可能用树

小说文学

枝刺穿一头狼呢。应该是你当时太紧张了,出现了幻觉。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把这一切都忘掉吧!”

“骗子....你也开始骗我了是不是?你为什么不肯承认那天发生的一切,你到底在隐瞒什么?我讨厌你,大骗子!”赵慕馨见秦飞也说自己产生了幻觉,心里又伤心,又生气,狠狠的跺了跺脚,才朝着路边的一辆奔驰车跑去。

要不是赵慕馨买通了老爸的司机,不然也不可能知道,老爸和龙在天已经去找过秦飞了。当听说秦飞,连五千万都不要的时候,赵慕馨更加坚定的觉得,秦飞这种高尚的品质,太难能可贵了。

虽然身体有些残疾,可秦飞能用一根树枝刺穿一头狼,已经比龙在天厉害多了,所以赵慕馨已经把秦飞当成了自己的守护神,满怀希望的来找秦飞,和他一起回去说清楚那天的事情,然后让赵忠义同意她们在一起。

只是没想到,秦飞竟然什么都不承认,实在太窝囊,太气人了。赵慕馨一边鼓着小嘴,一边捏着小拳头,本小姐一定会把这件事弄清楚的!

秦飞目送赵慕馨离开之后,摇了摇头,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只要自己修复了炉鼎,炼出了丹药,实力恢复一大半的话,就用不着这么夹着尾巴做人了。

随后,秦飞又去了废品站,然后开始在一大堆破铜烂铁里面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

差不多天黑,秦飞才提着一袋子“垃圾”,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到了别墅。

 

只是别墅里空荡荡的,并没有人,估摸着杨若曦去了医院,便摸出手机拨通了杨若曦的号码:“老婆,你在医院?”

几乎瞬间,电话那头传来了杨若曦冷冰冰的声音:“秦一飞,马上给我滚过来!”
 

秦飞微微楞了一下,看了手机一眼,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拨错号码了。早上离开的时候,两人不还好好的吗,怎么一天都还没到,杨若已对自己又是这种态度了?

秦飞抓了下头发,心里有点郁闷。放下袋子之后,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医院。

二十分钟之后,秦飞到了病房门口。杨若曦带着一阵冷风,直接从里面走了出来,看了秦飞一眼,说道:“秦一飞,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呃...老婆,你叫我秦飞也可以。”秦飞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也没和杨若曦计较,见杨若曦十分生气的样子,讪讪的笑了下:“我做了什么,我怎么不知道?”

“演....接着演.....!”杨若曦咬着嘴唇,眼泪都快出来了,指着秦飞的鼻子:“你可以笨,你可以窝囊,我都能忍。可你为什么要骗我呢?好,就算骗我我也忍了。可那是我爸啊,你为什么要拿他的生命开玩笑?”

秦飞见杨若曦眼泪都快掉出来了,感觉有点心疼,不由得轻声说道:“老婆,我什么时候骗你了?”

“闭嘴,我不是你老婆。秦一飞,你让我恶心,难受,我这辈子最大的耻辱就是嫁给你这么一个骗子!我恨你!”杨若曦紧紧的咬着嘴唇,不让委屈的眼泪滚出来。

秦飞被杨若曦骂了个狗血淋头,却一头雾水,忍不住说道:“老婆,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好,你还在装是吧,你跟我来!”杨若曦拉着秦飞的胳膊,蹭蹭的走到旁边的重症监护室,杨国明浑身插满了管子,眼睛紧闭着,看起来奄奄一息。

秦飞也有些惊讶,自己早上离开的时候,杨国明不还有说有笑的吗,怎么一转眼,情况这么危机了。

难道是?

想到这里,秦飞看向杨若曦,试探着问道:“是药品出了问题?”

“你终于承认了,是不是?你没能力给爸弄来特效药,我不怪你。因为每个人的能力有大小,只要你尽力而为就行了。可是,你也不能弄来一盒假药啊,现在爸爸大出血,全部拜你所赐。”杨若曦冷冷的眸子里,充满了痛苦,委屈,悲伤,还有一丝鄙夷。

这几天秦飞的表现不错,让杨若曦以为秦飞已经变了,先不说有不有本事,至少脑子正常了。

可是,万万没想到,那个老头子是假的,药品也是假的,这一切都是自己的“白痴老公”精心编排的一个剧本。

捡一堆破铜烂铁,就有人出五百万,而那个人刚好又是已经淡出人们视线接近十年的“杏林老神仙”。

而“杏林老神仙”,没要一分钱,就送了秦飞一盒特效药,这么破绽百出的剧情,就算八岁小孩儿都不会相信,可笑的是,她杨若曦相信了。

也许,自己真的很笨,竟然被一个“白痴”玩弄于鼓掌之中。

杨若曦看着沉默不语的秦飞,心里感到浓浓的悲哀,不仅自己的智商受到了羞辱,还连累了自己的爸爸,现在生死未卜。

而这一切,就是拜眼前这个男人所赐!

秦飞在杨若曦冷冽的目光中,思索了半分钟的样子,才皱着眉头说道:“我知道怎么回事了。”

“是吗?知道了最好,我今天亲手抓了三个‘老神仙’,都自称王厚德,在外面招摇撞骗。没想到你路子这么野啊,和这些老骗子混在了一起。那五百万,就是你们平时在外面招摇撞骗弄来的吧?”杨若曦紧紧的盯着秦飞,那冰冷的口气,似乎让周围的空气都下降了好几度。

秦飞没有反驳什么,以他的头脑,自然很快就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推测得清清楚楚的。只是,秦飞不想解释。若是别人相信你,你什么都不用说,他都会完全无条件的相信你。

要是别人不相信你,就算你把心肝掏出来,人家也只会觉得恶心。

一时间,秦飞觉得有些累了。自己生前虽然是一个人,但是呼风唤雨,过得逍遥自在。重生之后,尝试着去呵护,去爱一个人,没想到却这么艰难。

从一开始,到现在,杨若曦就从来没有相信过自己。

秦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伸出手,在杨若曦厌恶的眼神中,替她擦了下脸颊上的泪痕,平静的说道:“我懂了,以后不会再来惹你生气了。”

秦飞说完,转过身朝着楼下走去。

站在走廊暗处的张华,露出了一抹阴沉的笑意,心里暗暗说道:一个白痴,跟哥斗,哥好歹也是一流大学的高材生,分分钟玩死你。

杨若曦看着秦飞落寞的背影,心里忽然升起了一股空荡荡的感觉。这傻子,为什么不解释一下?

算了,他差点害死了爸爸,我应该恨他才是。他爱去哪里去哪里吧,继续和那些老骗子招摇撞骗去吧,要是下次被我碰到,一定亲手抓他。

只是,秦飞没走多远,又折了回来。让杨若曦的小心肝,竟然砰砰的跳了起来,他回来干嘛,是要准备解释了吗?还是想到了什么理由,准备又来骗我?

只是,秦飞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从怀里摸出了银行卡,放在了窗台上,随后,一声不吭的再次走进了电梯。

杨若曦不由得心里惨笑了一下,自己卡上就几万块钱,他也许看不上吧。

秦飞走后,张华从走廊另一侧走了出来,假装巡视的样子,冲着杨若曦打了声招呼:“若曦!”

杨若曦点点头,飞快的擦了下眼角,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学长。”

“别太担心了,伯父的病,我亲自操刀,绝对没事。还有,特效药我一定帮你弄到手!”张飞看着杨若曦完美的身材,心里有了一个更肮脏的念头,就是放长线,钓大鱼。睡杨若曦一次怎么能行呢,这么漂亮的女人,一定要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里,给自己当地下情人。

杨若曦肯定想不到,所谓的“假药”都是张华一手策划的,让她赶走了秦飞,这样才给了张华可乘之机。

见张华似乎没有再提开房的要求,杨若曦心里好受了一些,说道:“那谢谢学长了。”

“不客气,还没吃饭吧?我们出去吃点东西。人是铁,饭是刚,身体才是最重要的。”张华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杨若曦没什么心情吃饭,但是接下来还要靠张华给杨国明弄药,便点点头:“嗯,我请你。”

另一边,秦飞离开医院之后,就站在马路对面的一颗大树下,并没有走远。他心里十分的清楚,那盒药绝对是真的。只是为什么了变成了假药,肯定是那个四眼狗搞的鬼。

但是秦飞也不想去拆穿什么,就算打四眼狗一顿,带到杨若曦面前说清楚,但是杨若曦不相信自己,一样会认为四眼狗是被自己“屈打成招”的。

如果,杨若曦就这么被四眼狗弄上床的话,那说明杨若曦也不过如此,不配做他秦飞的老婆。

秦飞见张华和杨若曦走进了一家饭店,嘴角露出一个淡然的笑意,点了一支烟,慢吞吞的朝着别墅走去。

回到别墅之后,秦飞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关上门,身形渐渐融入进了黑暗中。

现在,秦飞要做的是先把炉鼎修复。然后去挣一笔钱买需要的药材,炼制出丹药,来恢复这具废柴一般的身体。

至于爱情,算了,太高大上了,我玩不起!

秦飞兜里也没钱,干脆来到了废品收购站附近的桥洞住了下来。秦飞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丢人的,当初勾践还不是在草棚里卧薪尝胆了数十年。

一连几天,秦飞都早出晚归,桥洞里的破铜烂铁也越来越多了。秦飞只留下一些有用的,剩下拿去换钱,维持基本的生活。

秦飞是人,也要吃喝拉撒。但如今的世界,没有钱寸步难行,秦飞只能先过着这种乞丐一般的生活。

中途,秦飞也去过医院。杨国明身体明显好转了不少,毕竟张华还想泡杨若曦,所以还是尽心尽力的医治杨国明。

这让秦飞心里也放心了不少,默默的呆了一阵子,也默默的离开,像是一道影子,没人知道秦飞来过。

一晃,又过了几天。秦飞住的桥洞,几乎塞满了各种金属,现在只需要提炼出来,就能修复炉鼎了。

秦飞买来了鼓风机,无烟煤,开始在桥洞里捣鼓了起来。这一晃,又是三天。

当秦飞看着渐渐凝缩成拳头大小的稀有金属,嘴角终于有了笑意。等待半冷却之后,夹起来放在炉鼎上面,用一把捡来的手术刀,精心的修补着。

足足花了一整天的功夫,残缺的炉鼎终于修复好了。秦飞长长的吐了口气,那么下一步,该去赚钱了。

秦飞走出了桥洞,蓬头垢面,满脸胡茬,那落魄潦倒的样子,和大街小巷的流浪汉没有任何的区别。

阳光下,一个穿着牛仔短裤,露出两条大白腿的漂亮女孩儿,朝着秦飞走了过来:“大骗子,我终于找到你了!”
 

秦飞见赵慕馨朝着自己走了过来,不由得苦笑了一下,知道自己的麻烦又来了。说道:“小姐,你不呆在自己的城堡里,来找我干嘛?”

“这个,你不用管。先跟我上车!”赵慕馨皱了下鼻子,那不是嫌弃,而是娇蛮可爱。雪白的小手,抓住了秦飞的手腕,生怕他跑了似的,拉着秦飞上了一辆豪华气派的奔驰600。

开车的司机是一个和善的中年大叔,穿着白衬衣,灰色马甲,典型的管家形象。回过头,还冲着秦飞微微笑了一下。

“唐叔,去康纳利旗舰店。”赵慕馨关上车门,对着前排的大叔说道。

“好。”大叔点点头,启动了汽车,缓缓的拐上了大马路。

“喂,大骗子!”赵慕馨气鼓鼓的瞪着秦飞,说道:“你这次不许推迟,必须帮我一个忙。”

“干嘛?”秦飞抓了下头发,有些无奈的问道。

“你先告诉我,你答不答应?”赵慕馨问道。

“这个,力所能及的话,可以答应。”秦飞想了下说道,上次气走了赵慕馨,秦飞心里还是有点过意不去的。所以这一次,赵慕馨又来找他,秦飞想找个机会弥补一下。

“那就好,绝对在你的能力范围之内。不过,我先带你去买两套衣服,你是我的英雄,我不想别人狗眼看人低。”赵慕馨翘着白花花的美腿,看向秦飞的眼神,明显带着亮晶晶的小星星。

秦飞“呃”了一声,见赵慕馨也不说什么事,也没有再问。虽然眼前这女孩子有点公主病,但她却很信任自己,这一点让秦飞心里觉得很舒服。便点点头,说道:“好,我也想换一身衣服了。”

半个小时之后,奔驰车停在了一条繁华的大街上,身后是高端,大气的意大利男装康纳利旗舰店。

台阶上,站着一个穿着小西装,包臀裙,露出两条性感美腿,看起来紧致,妩媚的导购美女。

见来了一辆奔驰600,眼睛都亮了。不过,见车内走出来一个蓬头垢面的青年,微微皱了下眉头,但脸上还是挂着职业性的微笑:“欢迎光临!”

赵慕馨毫不在意的挽住了秦飞的胳膊,朝着台阶上走去:“给你们一个小时的时间,我要他焕然一新!”

说着,手中的一张黑金银行卡,递给了那个导购美女。

导购美女自然识货,不敢再小瞧秦飞,一边微笑着把两人引了进去,一边对里面的店长,说出了赵慕馨的要求。

这种旗舰店,不仅仅是卖服装,还包括了形象设计一条龙的服务,前提就是,只要你足够有钱。

而赵慕馨这张可以透支五千万的黑金卡,说明了一切。

一个小时之后,店长恭恭敬敬的把黑卡递到了赵慕馨的手上,满脸的谄笑:“小姐,你不用花一分钱,这家店是您家的产业。”

“好吧,辛苦了!”赵慕馨收回了银行卡,不过随即又从香奈儿包包里摸出一叠钱:“拿去喝茶。”

“谢谢小姐!”店长美滋滋的接过钱,退到了一边。

这时候,秦飞也从后面走了出来,洗完热水澡,又做了一个精油按摩,感觉浑身舒爽了不少。至于衣服,秦飞倒不是很在意,让店长准备两套T恤,牛仔裤就行。

那些名贵的手工西装,秦飞一套都没要,感觉太招摇了一点。毕竟以自己目前的处境,还是低调一点的好。

赵慕馨打量了秦飞一眼,满意的点点头:“不错,挺帅的。”

秦飞笑了下,摸了摸刚刚修剪的小平头,问道:“那现在去哪里?”

“去我家,吃饭!”说完,赵慕馨怕秦飞不答应,直接挽住了他的胳膊,几乎是拽着秦飞离开了旗舰店。

“呃,你能不能放开我?”来到马路上,秦飞有些讪讪的看着赵慕馨说道。他生前虽然十分的厉害,但在男女方面,却像一张白纸。

赵慕馨娇媚可人,身材也好,饱满的弹性,挤压着秦飞的胳膊,让他喉咙都干干的。

赵慕馨看了秦飞一眼,狡黠的笑了下:“大骗子,你害羞了?”

“我没害羞。”秦飞强作镇定的说道。

“切,脸都红了。你不是杨若曦的老公吗?不会你俩还没那个吧?”对于秦飞的身份,赵慕馨倒是很清楚的。不过她不在意,因为她也是女人,以女人对女人的了解,杨若曦绝对不会喜欢秦飞的。

赵慕馨相信,只有自己才懂秦飞究竟有多好,在他人眼里,秦飞就是一个“白痴”。

秦飞见赵慕馨提起了杨若曦,心里不由得微微痛了一下,眼前浮现出了一张冰冷,倔强的脸蛋。暗暗叹了口气,说道:“行了,我的事情你少管!”

“切,你以为我不知道啊,你被杨若曦赶出来了吧。不过没事,本小姐支持你们离婚,回头我嫁给你!”赵慕馨笑嘻嘻的说道。

“算了,我养不起你。”秦飞也没放在心上,虽然他和杨若曦已经闹得很僵了,但他也不是风流成性的男人,对身边娇媚万千的赵慕馨并没有太多的感觉。

赵慕馨见秦飞似乎不太喜欢自己,心里有些不舒服,气鼓鼓的哼了一声:“木头!”

过了一阵子,奔驰开进了一栋豪华气派的别墅,停稳之后,杨若曦拉着秦飞下了车,径直走进了大厅。

赵忠义坐在沙发上,见自己的女儿回来了,本来挺高兴的,但是见身边多了一个秦飞,心里顿时有些愠怒了起来。但脸上还是带着温和的笑容,说道:“馨儿,怎么带客人回家,也不跟爸爸打一声招呼?”

“爸,秦飞又不是外人,打什么招呼啊。菜不够的话,让吴阿姨炒两个就是,要不我亲自下厨也行。”赵慕馨有些娇蛮的说道。

“那行,吃饭吧。”有秦飞在场,赵忠义也不好发火,朝着餐桌边走去,拉开凳子坐下,并让保姆再多弄两个菜。

“把这当自己家就行,别客气啊。”

赵慕馨对秦飞亲昵的样子,让赵忠义嘴角微微抽了一下,心里十分的鄙夷,这秦一飞还真不愧是吃软饭的,都吃上瘾了。之前在杨国明家里吃了二十年,现在看样子是准备来我赵家吃软饭了?

不行,我赵忠义的女儿怎么可能嫁给一个有妇之夫呢?说不定他馨儿还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被秦一飞给欺骗了。

想到这里,赵忠义看似很随意的说道:“是啊,秦先生,不用客气。以后经常来玩就是,对了,上次在别墅门口的那个女孩子,是你什么人啊?”

赵忠义心里那点小九九,秦飞自然一眼就看穿了,不过看在赵慕馨的面子上,秦飞并没有生气,只是淡淡的说道:“我老婆。”

“哦,结婚多久了,有孩子了吗?”赵忠义微微笑了下,继续问道。

不过,还没等秦飞说话,赵慕馨就不高兴了,瞪了赵忠义一眼:“爸,我找他来是来帮忙的,不是让你来审犯人的。”

“爸就随口问问!”

赵忠义有些无奈,自己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平时也挺机灵的,怎么在这件事上,就这么犯浑呢?

秦飞到没有什么感觉,这半个月来,已经习惯了各种形形色色的目光,而赵忠义已经算是相当含蓄了。

只是,见赵慕馨再次提起了“帮忙”这件事,便忍不住说道:“你们家,好像也不需要我帮什么忙吧?”

“对啊,秦先生应该也挺忙的,你就别胡闹了。”赵忠义也跟着说道,巴不得秦飞吃了饭就赶紧走。

“爸,你是不是糊涂了。昨晚上你还跟我说,你遇到麻烦了,有人想伤害你。我是你的女儿,我不找人帮你解决,谁帮你解决啊?”赵慕馨气鼓鼓的说道。

“这....”赵忠义迟疑了一下,他最近确实遇到了麻烦。一个商场上的对手,放话要干掉赵忠义。所以这阵子,赵忠义都没怎么去公司上班,晚上还让龙在天过来陪着他下棋,也算是变相的保护他。

听到这里,秦飞已经明白了赵慕馨的意思,所谓的帮忙,应该就是保护赵忠义几天。

虽然自己一直什么都没承认,但赵慕馨还是无条件的信任他,这一点让秦飞觉得有点感动,便点点头说道:“好,那我留下来试试!”

只是,话音刚落,一道高大的身影从门口走了进来,脸上带着几分不屑:“有我在,某些骗子可以滚了!”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不要了,出来好不好,可以插着相拥入睡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vsexz.com/stock/399737.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