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股市新闻 > 新闻正文

叔叔加油再深点,bl啊好烫撑满了abo

此时的徐世林对杨业的话,不对,应该是每一个字都深信不疑。他立即掏出手机,拨出了自己表叔的电话。“喂,表叔,回家了吗?我是问一下悦曦好点了没?没有?表叔,我认识

此时的徐世林对杨业的话,不对,应该是每一个字都深信不疑。他立即掏出手机,拨出了自己表叔的电话。“喂,表叔,回家了吗?我是问一下悦曦好点了没?没有?表叔,我认识一位神医,要不我请他去你那儿看看?”

徐世林挂了电话,他拉着杨业就往外走:“帮个忙,去我表叔家走一趟。我刚刚问了,我那小表妹感冒越来越严重了。”

因为徐世林头被撞了一下,所以由杨业开车,路上的时候他就说了,他表叔常庸元是当官的,具体什么级别没说,只告诉杨业说话要注意点。

按照徐世林的人工导航,车子在市中心转了两圈后进了一条巷子,然后停在了一个小区门口,上面挂着一块牌子“市委大院家属区”

车子开进去之后,在一个院子门口停下了,徐世林率先走了进去。

两人一进院子,杨业就皱起了眉头,他感觉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煞气。当然,这里所谓的煞气并不是灵异的气息,而是一种比较特殊的低沉气场。

老道士临死前告诉过杨业,道士所学有五术,称为道家五术,分别是山、医、命、相、卜。因为杨业认识老道的时间不长,接触他的时候也已经二十多岁了,所以老道士主要传授了他医和相这两术,另外的山、命、卜,不是杨业不会,而是不精。

磁场的感受就是医中所学,中医看病所讲究的望闻问切,其中的望和闻,就属于气场、气味,的搜寻和判断。

人的气场分高中低三等,成功人士一般的气场属于高等,尤其是掌权者,经常有气场强大这一说法。一般普通人则是中等,不强不弱。而生病或是人气不足之人,气场就会下沉。下沉之后与地相连,与其他气场碰撞,称之为撞煞。

徐世林和杨业一进门,就看到客厅里一个半头银发的中年男子,坐在沙发上看书。厨房里传出锅铲碰撞的声音,还有空气弥漫的菜香味儿。

“表叔,还没吃饭呢!”徐世林上去打了个招呼。

杨业见徐世林有些拘谨,心生疑惑,看样子他这个表叔官职还不小,能让这个豪门大少都小心翼翼,不多见。

中年男子穿着一件白衬衣,下面是普通的西装裤子和一双凉拖鞋,茶几上还放着一个公文包,看样子是刚回家不久。

看到徐世林,中年男子起身,笑了笑:“世林来了,快坐,吃饭了吗?”

徐世林点点头,然后左右看了一眼,指着杨业对中年男子道:“表叔,这就是我跟你说的神医,杨业。”

“杨业,这是我表叔,叫常庸元。”徐世林相互做了个介绍。

“常先生你好。”杨业主动上前和常庸元握手,而常庸元用审视的眼神朝他看了几眼。

杨业能感受到这个常庸元身上的气场很强大,不用讲他也能看出来,这人是一个久居高位的人上人。

“我就叫你小杨吧。能告诉我你在哪家医院上班吗?”常庸元又坐回了沙发,语气很是平淡。

“没在医院,是在一家中医馆工作。”杨业如是说道。

常庸元点了点头,看了看时间,然后起身道:“罢了,我带你先看看我女儿吧。她的情况有些特殊,今天带她去医院做了全身检查,居然没有任何问题,但到现在,她已经两天没有吃饭了。”

常庸元走到房间门口,先敲了敲门,喊道:“曦曦,爸爸进来了好吗?”

半响,没人回答。他苦笑一声,扭开门把走了进去。

一进门,三人就看到布置的很温馨的房间里,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正双手抱着膝盖坐在床上,将她的脸蛋深深的埋在膝盖中间,并没有抬头的意思。

“小杨,你直接去看吧,她这几天都是这样,不太搭理我们。”常庸元眼中闪过一丝担忧。

杨业慢慢的走过去,轻声叫唤道:“小妹,你能抬头让我看看吗?”

半响,没反应。

杨业伸手过去抓在小女孩的手腕上,入手尽是冰凉,他皱了皱眉,然后用手勾起小女孩的下巴,将她的脑袋抬起来了。

看到小女孩一张清秀白皙的脸蛋,精致的五官,只是她脸颊上没有半点血色,重要的是,双目之中尽是空洞,好像面前的杨业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曦曦,你肚子饿吗?”杨业在她面前晃晃手,试探性问道。

女孩木纳的摇摇头,依旧不说话。

杨业叹息一声,转身回到了徐世林身边,点了点头:“有答案了。”

三人来到客厅,常庸元听说杨业有答案了,心中开始有点相信这个年轻医生了,便问道:“小杨,你能告诉我悦曦到底是什么病吗?”

这时候一个身上穿着围裙,头发结盘,一脸素颜的妇人走了过来,见到徐世林后,妇人扬起一丝苦笑:“世林,这位就是你请来的神医吗?”

徐世林点了点头。

杨业看着这对年纪稍长的父母,顿了顿,似乎在组织措辞。他点燃一支烟,沉声道:“你女儿没有生病。”

“啊?没有生病,那,那她怎么会这个样子?这几天她都消瘦了好多。”妇人一脸痛心道。

见常庸元也是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杨业缓缓说道:“你女儿,丢了魂,得帮她招魂。”

徐世林也是脸懵逼,弄了半天,他没想到杨业的答案居然是这个。忽然,他很快就感觉到不妙,抬眼朝常庸元看了过去。

果然,常庸元的脸色慢慢拉下去,冷哼一声,瞪着杨业说道:“简直是胡说八道,什么丢魂?新社会里谁还信这些东西?我作为一名党员,也作为一名无神论者,坚决不相信你说的这些荒唐至极的话。我看你顶多就是个神棍,不好意思,我女儿的病不用你看了,你请回吧!”

好家伙,一言不合就赶人。

杨业撇撇嘴,吐出一个眼圈,轻声道:“常先生,我说的并不是迷信,中医之道本就玄之又玄。你相信就相信,不信就不信,我从不勉强,而且,这里面的人是你女儿。下一次,说不定你请我我也不来,告辞!”

杨业说完,转身就走,他从不在不相信自己又不懂中医而且态度狂妄的人身上浪费时间。走到门口的时候,他转身对常庸元说道:“三日之后是满月,你女儿会出事。我先提醒你一句,提前带她到人气旺盛的地方可能避免。”

杨业走到了巷子外,徐世林从后面追了出来。

“我去,你这脾气咋这么烈呢?我不是告诉你了说话要注意点吗?”徐世林有些懊恼说道。

杨业冷笑一声:“我与他无亲无故,又不欠他的,为什么要讨好他?而且,他女儿的病非我不能治。你等着瞧吧!”
 

我越来越觉得你像一个道士了,可又不对,你明明是军医,打架也那么凶狠。真是不明白!”徐世林抓了抓脑袋,忽然想起什么,对正在开车的杨业问道:“那我身上的怎么办?杨业,我可是相信你的啊。”

杨业淡淡道:“回家以后沐浴更衣,放一把见过血的菜刀到你床头,明早起来对着晨光静坐半小时。”

“这就可以了?”徐世林瞪大了眼珠子。

“你要是想办得复杂点也可以,我给你开方子,一天三副药,再给你定期针灸,也能弄好。”杨业撇嘴道。

徐世林吸了口气:“那算了,还是第一种比较划算。”

两人分开以后,杨业回到了医馆,还没进门就听到身后传来车子的喇叭鸣响,一看是玉蓉的甲壳虫,他转身走了过去。

 

“晚上有事情吗?”玉蓉问道。

杨业摇头:“没有!”

“上车,陪我去逛街。”玉蓉打开了车门锁,语气有些不容置疑的味道。

车子走了一段路,杨业瞥了一眼玉蓉姐那双被黑丝包裹的美腿,还有那休闲衬衣里的巨大,忽然想起什么,没底气的说道:“姐,我身上没钱奥。”

“嘶,姐请你,可以了吧?”玉蓉正专心开车,没关注到杨业的小眼神。

杨业突然咧嘴:“你要是包养我的话其实更加划算,鄙人会洗衣会做饭,会治病会打架,重要的是冬暖夏凉。”

“滚!”玉蓉嗔怒了一句。

两人一句玩笑驱车到了千花市商贸中心,这里有最大的阿波罗广场,有城市公园,还有数不尽的风味小吃和娱乐场所。

走进购物商城,玉蓉身穿七分袖印花连衣裙,手里提着黑色坤包,匀称的双腿用黑丝包裹着,踩着一双六厘米高的鱼嘴细高跟,款款走在杨业身边。四周时不时有些火热的目光朝这边投来,杨业有些不自在。果然和美女逛街压力很大。

“我看你的衣服有些旧了,今天帮你添置几套,就当姐给你的福利吧!”玉蓉一边说一遍朝四周的各大男装品牌店看了过去。

闻言,杨业表情一滞,心中忽然涌出一股暖意,他平静的点了点头:“谢谢姐。”

玉蓉叫杨业随便挑的时候,他还是找了一个国内品牌店,医馆的利润也不大,说到底还是不想玉蓉破费。买了一套休闲装和一套深浅灰色正装,之后杨业再也不看任何东西了。

玉蓉也没办法,到女装区的时候,玉蓉眼睛一亮,直接朝一个英文牌子的装卖店走了过去。

杨业一看是一件女性内衣店,嘴角扬起一丝笑意跟着走了进去。

“玉女士您好,又来看衣服了?我们店刚好到了一批新款,要不要那给您看看?”其中一个导购女孩立马迎上来亲热招呼,看样字玉蓉是这里的常客。

“杨业?”一道清脆的声音从右边柜台后传来,杨业一愣,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

“童菲儿?你,你在这里上班?”杨业有些惊讶,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这个曾让他借宿一夜的女孩。

玉蓉见杨业有熟人,朝童菲儿点点头,继续看内衣去了。

童菲儿穿着黑色职业装,头发高高盘在脑后,一副干练利索的模样。她一蹦一跳走过来,好像早就忘了上次两人在家中的尴尬遭遇。

“呀,这是你女朋友吗?真漂亮。”童菲儿古灵精怪的朝杨业吐了吐舌,禁不住对玉蓉赞美起来。

杨业摆手笑道:“我那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这是我老板。”

另一边玉蓉挑好了一套衣服进了试衣间,刚好又进来了客人,童菲儿过去工作了,杨业站在外面走廊上无聊的抽烟。

这时,三个身穿黑色背心,脖子上挂着金项链,一根烟横叼在嘴里的汉子直接进了这家内衣店。

杨业有些好奇的看着这几个家伙,难不成三个大老爷们结伴来买女士内衣?

“童美女,你可让咱哥几个找的好苦啊。哈哈,今天总算是逮到你了。”一汉子粗狂的嗓门让杨业皱起了眉头。

童菲儿猛地一惊,看到来人顿时脸色一变,惊慌中带着一丝愤怒,她顿了顿,硬着脖子说道:“狗哥,有什么事咱们出去说好吗?这是我工作的地方。”

那狗哥,一口烟熏黄牙,脖子上带着小指粗的金项链,一个光头杵着,任谁看了都知道这是个混子。

狗哥脸色一紧,冷哼道:“出去说?出去了恐怕你这个小野猫又跑了,今天就在这儿说。你弟弟在老子场子里借了三万块钱,现在人跑了,你说怎么办?”

狗哥说完不等童菲儿回答,又换了一副色眯眯的表情盯着她:“给你两个选择,第一,马上还钱,连本带利四万五。第二嘛,老子看你身段挺好,到老子夜总会工作一个月,咱就两清了。”

“不是三万吗?怎么一下就变成四万五了?狗哥,你不要太欺负人。”童菲儿气的脸颊通红,杨业看得出来,这妮子是在强撑着,底气还是有些不足。

旁边有工作人员拿着手机准备报警,狗哥猛地朝她一瞪眼,吼道:“谁特么敢报警,老子今天就要她倒霉。”

玉蓉看好的衣服也没买,看到有人闹事,而且是三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店员,更是气愤不已。她看向杨业道:“她不是你朋友吗?咋不上去帮忙?”

杨业一愣,有些郁闷,别人看到这事儿躲都躲不急,姐姐你还主动开口?

这时狗哥三人朝杨业看了过来,见到他一身打扮,狗哥立马就笑了:“就这瘦不拉几的家伙?哈哈,喂,小子,要是不想缺胳膊少腿的话,就给老子滚远点。”

玉蓉一愣,立即捂嘴笑了起来。一双眸子却紧紧的盯着杨业,意思是你咋还不上?

“咳咳,几位大哥,万事以和为贵,而且这是公共场所,影响不太好,要不……到外面的茶楼再商量……”

杨业的话还没说完,狗哥露出一脸狂怒,直接朝他冲过来:“臭小子,老子看你是活腻歪了!”

“啪!”

狗哥愣在了原地,被杨业一耳光直接打蒙圈了,耳朵里嗡嗡作响,鼻子和嘴里同时溢出鲜血。

“哥,你咋了?你咋不动了?”一个小弟跑上前呼喊起来。

“不好意思,我下手一般不轻。”杨业撇撇嘴,一脸无辜。

周围想起了热烈的掌声,一些看热闹的人们忍不住拍手叫好起来。

“打的好,打死这些狗日的家伙。”

“光天化日之下欺负美女,活该。”

“一个字,打得好。”

这时候狗哥醒悟过来,抹去脸上的鲜血,面目狰狞,唰的一下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还是特制带倒勾的。

“老子今天要放你的血。”狗哥咆哮着朝杨业袭去。

周围的人不少捂住了嘴,眼中尽是惊恐,玉蓉和童菲儿也把心脏提到了嗓子眼上。看狗哥那力道和气势,这一下要是扎中了,非死即伤。

“啪!”

“叮当!”匕首掉在了地上,而杨业身体稍稍侧倾,一只手抓在了狗哥的肩膀上,一个过肩摔将他扔到了地上。

“嚯,好险!”

“这人绝对是高手。”

群众中又有人鼓起掌来。

这时一群保安带着电棒和橡胶辊冲了过来,将狗哥三人制服在地上,这一闹剧才平息下来。

“杂碎,老子记住你了,等着,老子会让你好看的。”狗哥被拖走的时候还在咆哮,满嘴尽是凶狠话。
 

童菲儿眼睛有些发红,她深吸了一口气,看向杨业的时候又换上了一副笑脸:“谢谢你了,杨哥。”

“不客气,只是以后你得小心点。这帮人就像被人吐在地上的口香糖,一但粘上了,甩都甩不掉。”杨业点燃一支烟,语气中有些关心。

童菲儿心中一暖,摇摇头,坚定道:“没事的,这种事情又不是第一次发生。对了,姐姐刚才的衣服还没拿,我去拿过来。”

“我留个电话给你,要是有什么麻烦你可以打我电话。既然你叫我一声哥,我就当你做妹妹了。”杨业笑了笑,把号码给了童菲儿。

从商场出来,杨业显得有些心事。

“怎么了?看你这样子,不会是喜欢上那女孩儿了吧?其实我觉得那女孩不错。”玉蓉抿嘴打趣起来。

杨业笑了笑:“我倒是想,我还想姐做我女朋友呢。”

“去,你这个花心大萝卜,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玉蓉不由有些脸红,在杨业的肩上打了一粉拳。

杨业停下来,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我比窦娥还冤枉啊,碗里的还没吃过呢!”

“噗嗤,不正经。走吧,晚上去哪儿吃饭?”玉蓉觉得这小子,要是不正经起来,比谁都不正经。

两人想了一会儿,先把东西放进车内,然后到旁边的小吃街去吃小吃。

夜幕渐渐降临,千花市繁华的另一面慢慢的展现出来。霓虹灯下,杨业和玉蓉两人肩并肩走在沿江

小说文学

路上,刚刚吃了风味烤串、绿豆沙冰、意大利面条等不少食物,不得不选择先走走路消化一下。

“不得了了,前面有人跳水,快来人救命啊。”一声尖叫划破了沿江路上宁静的夜空。

杨业和玉蓉对视一眼,两人加快脚步朝前面走去。炎炎夏日,外面散步和运动的人很多,前面出事的地方很快就被一堆人围满了。

“啧啧,还是个孕妇啊,怎么就想不开跳下去了呢!”其中一个女人指着十几米开外的码头说道。

模糊的水面上传出响声,几束手电灯光照过去,看到两个光着膀子的年轻男子抱着一个女人往岸上走。

“哎呀,真是孕妇啊,你看那肚子都挺起了。不知道还有没有救!”

“这要是没气了,就一尸两命啊,真不知道这个年轻女人咋就这么想不开,再大的委屈好歹也要想想肚子的娃呀。”

周围散步的妇人驻足讨论了起来。

两个男子将孕妇抱上江堤后,拉起衣服快速消失在人群中,做好事不留名,他们该做的都做了。

一大群人立马将躺在地上,浑身湿漉漉的孕妇围了起来,七嘴八舌的,就是每一个人上前救治。

“都给我让开,我是医生。”一声大喊,一个身穿运动套装的年轻男子挤了进去。

年轻男子先是翻开孕妇的眼皮看了一下,然后把脉,再探人中气息,过了半响,他摇了摇头:“已经没用了。”

这时人群外传来一声嘶吼:“媳妇儿……”

一个穿着大裤衩和背心的黝黑男子冲了进来,看到地上的孕妇,男子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愣了两秒,他一把扑在孕妇身上:“为什么?不就是我妈说了你一句肚子不争气吗?就算是个女娃我也要了,我从没说过嫌弃你啊,为什么要干这傻事儿呢!”

杨业和玉蓉终于挤进来了,两人看着地上悲惨的一幕,不禁鼻子一酸,尤其是玉蓉,她扯了扯杨业的衣角:“还能救回来吗?”

“我试试吧!”杨业摇头,几步走到了黝黑男子身边。

“我是医生,让我看看吧!”杨业轻声道。

这时刚才那名身穿黑色运动衣的年轻男子突然说道:“我已经看过了,溺水者已经没有了气息和脉搏,神仙来了也于事无补。&rdquo

小说文学

;

“对啊,刚才这位医生已经看过了,小伙子你就别过去了,看着心里怪难受的。”一个中年大妈摸了一把眼泪说道。

杨业没有说话,附身将耳朵贴在了孕妇的鼻孔处,静静的感受了三十秒,他蹭的一下站起来,对黝黑男子说道:“如果只有百分之一甚至还不到的希望,能救活你媳妇,你愿不愿一试?”

“我愿意,我愿意,只有还有一丝希望我都愿意。医生,大夫,求求你救救我媳妇。我王虎以后就是给你做牛做马,我也愿意。”黝黑男人转过身,趴在地上对着杨业直磕头。

杨业扶起来,然后对周围的人喊道:“劳烦各位后退三米,我要尽力救治这位孕妇。”

“你这样只是折腾亡者,徒劳的,不要在这儿丢人现眼了。我是仁心医院的医生,难道还比不上你吗?”年轻男子在人群中大声说道,并没有后退的意思。

杨业走到他面前,神色冰冷的盯着她,一字一顿道:“我现在只想救人,没空和你磨嘴皮子,给我退后。”

一声夹着元气的低喝,自称为仁心医院的年轻医生不由自主后退了几步,他指向杨业:“我今天就要看你在这儿丢人,哼!”

杨业低头在地上找了一块断砖,画了一个太极图案,他将孕妇抱起来横放在太极图中,头和脚对准两点,双手交叠放在腹部。看样子,像是要举行一种仪式一般。

“给我来四个年轻力壮的汉子,要身体健康的,谁愿意过来?只要你们站着这里就行。”杨业沉着脸环视一圈。

很快,有两个似乎正在夜跑的年轻男子举手走了进来。那黝黑王虎也站到了杨业身边,很快又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壮汉走了过来。

“医生,你要我们怎么做都听你的,只要能帮的上忙。”那三十多岁的壮汉瓮声道。

杨业点头,指着八卦图形道:“你们四人东西南北各站一个方,把鞋子脱掉,站直了就行,脚掌要踩在图形的边线上。”

四人按照杨业的吩咐站好之后,杨业走到了孕妇身边,站在中间位置,他这次要施展极少用的祝由术。

祝由术在中医历史上由来已久,最远可追溯到上古时期,是古代文人借用符文、咒语、草药来治病救人的一种手段。在某个时期,也有人将会祝由术的医生称之为巫师。实际上,一名巫师,最基础的能力就是会祝由术。

杨业刚才趴在孕妇的鼻前感受,她虽然脉搏停了,心跳停了,但还有一丝人气尚未消散。所以,他才想到用这个方法,用五行八卦阵,吟唱咒语,借他们四个精壮男子的人气来救治孕妇。

时间紧迫,杨业双手高举头顶,眼看明月,吟唱道:“斗、印、法、坤、乾,祝寿借金之力,喈!”

“斗、印、法、坤、乾,祝寿借木之力,喈!”

“斗、印、法、坤、乾,祝寿借水之力,喈!”

“斗、印、法、坤、乾,祝寿借火之力,喈!”

“斗、印、法、坤、乾,祝寿借土之力,喈!”

吟唱完毕,杨业双臂朝四名男子缓缓拂过,这四名男子只感觉一阵微风吹过身体,然后大脑一阵晕眩。

此时杨业已经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但他不能放松一丝一毫,双臂指引着肉眼无法看到的人气,从八卦图形两级边线上,一点点的往中间汇聚。

当这股强大的人气汇聚到自己身上时,他缓慢的附身,双手从孕妇的头顶拂过,直至脚掌。

“呼!”杨业长处一口气,感觉浑身已经湿透,双腿一软,整个人瘫坐在地上。

别人不知道,要指引人气需要多么巨大的精气神,此时的丹田内已经被掏空,没有了一丝力气。

玉蓉急忙跑过来,将杨业扶着,关心道:“你怎么样了?”

周围的人也被杨业这神奇的救治方法弄得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半响,有人开口问道:“怎么还没反应?不会是唬人的吧?”

王虎蹲在杨业身边,拉着他的手臂,盯着地上一动不动毫无反应的妻子,哭丧道:“大夫,怎么样了?能活过来吗?”

“哈,大家不要被这个家伙骗了,刚才他这都是神棍唬人的把戏。我都说了,人已经死了,没有救了。你们为什么不愿意听一个专业医生的,而去相信一个年轻小神棍呢?我说,这种人就应该被抓进去坐牢,要是古代,还要侵猪笼。”年轻医生顿时来了底气,一个人的声音盖过了所有人的声音。

“杨业……”玉蓉满脸焦急的看了孕妇一眼,见杨业不说话,她心里堵得慌。杨业的手段和水平,她是知道的。

杨业苦笑一声,夹起一支烟点燃,吸了一口:“尽人事,听天命吧!该做的我都做了!”

听到杨业这么一说,周围本来就心存疑惑的人顿时来劲儿了,七嘴八舌的朝杨业指责起来,还有的人说要打他一顿。江堤上,一下就热闹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不只是谁大喊了一声:“看,那大肚婆手指动了,我滴天呐。”

“呀,真,真的,手指动了,诶,动了!”

当奇迹发生的这一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杨业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他伸手在孕妇的鼻前探了探,又拿着她的手腕把脉,转头看向王虎,抱歉道:“对不起,大的救回来了,小的,已经无能为力。”

听到这句话,王虎的脑袋中轰隆一声巨响,他双唇颤抖着,双膝一软直接跪在了杨业面前,磕头道:“谢谢神医救了我老婆,谢谢神医的救命之恩,谢谢……”说到后面,堂堂七尺男子汉,已是泣不成声。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叔叔加油再深点,bl啊好烫撑满了abo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vsexz.com/stock/400160.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