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股市新闻 > 新闻正文

如狼似虎的熟妇好爽,在车里疯狂的吃我奶

楚静瑶的美,绝非三言两语能描述的,即便请来宋朝最美的女词人,怕是也难以形容出她的美,最直白的描述——拥有仙女一样的容颜与气质的女子。
能和这样一

楚静瑶的美,绝非三言两语能描述的,即便请来宋朝最美的女词人,怕是也难以形容出她的美,最直白的描述——拥有仙女一样的容颜与气质的女子。

能和这样一位女子共处一室、同床共枕,得是多少男同胞梦寐以求的事啊!

林昆艳福不浅,这当然都是拜他的宝贝儿子所赐,他心中偷偷一乐,暗暗的冲小楚澄点了个赞,跟在小家伙的身后,大摇大摆的走进楚静瑶的香闺。

看着林昆一脸的得意,藏不住的窃喜的表情,楚静瑶恨的牙根直痒痒,真想横身拦住这个家伙,可忽然间也意识到,这样小楚澄肯定会不同意的。

请职业奶爸来,就是为了给孩子健康的家庭成长环境,要是给孩子造成了父母感情不好的错觉,很有可能会在他幼小的心里留下阴影,到时候就无从谈起健康的家庭成长环境了,这一点楚静瑶深有体会。

所以,楚静瑶她忍了……

小楚澄推开楚静瑶的房门,打开了屋里的灯,屋里的一切马上清晰起来,这是林昆第一次走进楚静瑶的闺房,白天的时候他自己在家,但他没有擅自的闯入,他跟大多数的男人一样有好 色之心,但绝对不变 态。

林昆不否认他自己是‘流氓’,但他绝对是一个正值、有原则的流氓。

楚静瑶闺房里的灯光是暖粉色的,偌大的一张双人床非常的精致,床头柜上摆着一个小相框,小相框里是她抱着小楚澄在秋天的枫树林里照的照片,母女笑的很开心,金色的阳光照在他们的脸上熠熠动人。

楚静瑶闺房的落地窗外就是一个大阳台,大阳台上摆着一张

小说文学

白色的摇椅,还有两盆精致的盆景,摇椅的旁边有一个茶几,茶几上放着个透明的饮料杯,可以想象平常闲暇的时候,她就抱着小楚澄躺在上面摇啊摇,母子俩喝着饮料,讲着小楚澄爱听的故事,直到小家伙睡着。

林昆的联想力很强,这是他常年在狼牙兵团里侦查敌情养成的习惯,同一个场景,必须联想出N种不同的画面,从而得出综合的结论和应对方案。

除了这些之外,楚静瑶的房间里再就是女人用的东西,什么梳妆台,大号的衣柜等等。

小楚澄爬上了床,把枕头和被子摊开,又哧溜一下从床上翻到了地上,从床底下的柜子里抱出一个崭新的枕头,笑着冲林昆说:“爸爸,这是我和妈妈为你准备的枕头。”

林昆看了笑着道:“好,谢谢儿子。”

小楚澄仰着有些惺忪的小脑袋,道:“爸爸,你也得谢谢妈妈,这是新天地商场里最好的枕头呢。”

“哦?”林昆笑了笑,转过头对楚静瑶笑道:“那……我也谢谢老婆了。”

楚静瑶一阵的气节,她是真的不喜欢听眼前这个流氓喊她老婆,可在儿子的面前又不得不装,于是牵强的笑了笑,道:“跟我客气什么。”

“爸爸妈妈,澄澄累了,澄澄先睡了,晚安。”小家伙说完,就钻进了被子里,躺在中间的位置,这倒让楚静瑶暗暗的松了口气,这孩子要是躺在边上,那自己今天晚上肯定是要和‘流氓’紧挨着躺在一起了。

“晚安,儿子。”

“晚安,澄澄。”

林昆和楚静瑶笑着道,等小楚澄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楚静瑶马上冲林昆表现出一副难得一见的凶巴巴的表情,张着两瓣性感樱红的嘴唇,咬牙切齿的无声的冲林昆警告道:“流氓,你出去,我要换衣服了……今天晚上你要是敢趁机占我的便宜,我一定……一定要你好看的!”

读唇语,是林昆最基本的一项技能,他心里明白楚静瑶说的什么,脸上却装出一副很茫然的表情,两手一摊,摆出个‘你说什么?’的Pose。

楚静瑶再次气节,不过也实在拿这个臭流氓没办法,只好悻悻的从衣柜里拿出睡衣,回过头一看,却见林昆正一副色眯眯的表情看着她。

她本能的蹙起眉头,刚要忍不住的‘骂’这个流氓一通,马上意识到怎么回事了,脸颊迅速的羞红了起来——她手里拿着的是一件真丝的镂空睡衣,平时在孩子的面前都绝对不轻易的穿,怎么可能在这个流氓的面前穿,而且她身后的衣柜是专门放内衣和睡衣的衣柜,里面整齐的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睡衣、内衣和一排整齐的五颜六色的丁字小裤裤。

林昆的眼神完全在衣柜里面,至于楚静瑶手里的那件真丝镂空睡衣,实在只是冰山一角,实际上这种睡衣都是在平常小楚澄不在家的时候,楚静瑶才会穿的。

林昆色眯眯的眼神里,同时也浮现出一抹惊讶来,真看不出平时气质冷艳,OL范儿十足的楚静瑶,竟然有喜欢穿镂空睡衣和丁字小内内的爱好。

楚静瑶赶紧把手里的镂空睡衣放进了衣柜里,拿出另一件正常保守的睡衣,然后把衣柜的大门嚯的关上,回过头来凶巴巴的瞪了林昆一眼,意思是说:“看什么看,臭流氓!”

林昆全然不在乎,故意嘬着门牙笑了笑,转过身脱掉上衣就准备睡觉。

林昆脱掉上衣的一瞬间,楚静瑶震惊了,他那古铜色肌肉矫健的后背上,布满了无数道交错狰狞的疤痕……这个男人的过去到底经历过什么?

林昆转过身,露出一副刚健的胸膛,肚子上漂亮的八块倒三角肌肉,和后背上无数疤痕交错的场景全然相反,他的胸前竟一丝伤疤也没有。

楚静瑶隐隐明白了,过去她也曾在楚相国的后背上看到过狰狞的疤痕,楚相国曾告诉过她:一个真正的战士,胸前的疤痕是替自己挨的,背后的疤痕是为兄弟挨的。

林昆冲一副震惊表情的楚静瑶咧嘴一笑,楚静瑶马上回过了心思,走过去硬拉着林昆到屋外,轻轻的关上门,然后捱着满腔的怨愤低声的说:“姓林的,我警告你,不要仗着澄澄现在喜欢你,就想胡作非为,今天晚上你要是敢占我的便宜,我一定不会放过你!还有,在我的房间睡觉,你必须先洗澡!”

“老婆,我们一起洗么?”林昆气死人不偿命的道,嘴角一抹轻佻的微笑。

“你……”

楚静瑶简直要被气的崩溃了,她现在真有一股恨不得把眼前这个臭流氓千刀万剐的冲动。

别墅的二楼有一个专门的洗浴间,里面浴缸、桑拿、淋浴等设施一应俱全,就差一个专门搓澡按摩的技师了,否则绝对是VIP级的桑拿享受。

林昆从里面洗完澡出来,裹着浴巾,身上一阵的舒畅,刚才他先是泡澡,然后又蒸了个桑拿,嘿,真舒服啊,这在漠北的军营里可是八辈子都享受不到的。

楚静瑶这时也已经冲完了凉,坐在二楼客厅的沙发上,见林昆裹着浴巾出来,她的黛眉顿时皱了起来,如果按照皱眉头容易衰老的说法,她这一天被林昆气的皱眉头的次数,绝对可以让她提前衰老好几年了。

楚静瑶指着林昆身上的浴巾,一时间气节的说不出话,想她如此一个身姿天仙一般,气质尤如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一样的富家女、高级女白领,平常无论生活中还是工作上,何时像今天这样被连番气节过?

楚静瑶颤抖着指尖,指着林昆身上淡粉色的浴巾,咬牙道:“你……你……谁让你用我的浴巾了!”

“哦?”

林昆一副茫然的表情,扯起浴巾的一角嗅了嗅,然后咧嘴一笑,道:“我说的嘛

小说文学

,这么香!”

楚静瑶:“……”

浴巾用了也就算了,接下来回房睡觉,楚静瑶本来心想反正孩子已经睡了,就不让林昆进屋睡了,可不等她开口,卧室的门就被打开了,小楚澄探出个脑袋,揉着惺忪的小眼睛说:“爸爸妈妈,你们怎么还不睡啊?”

楚静瑶马上收起了脸上萧杀的表情,换上一副贤妻良母的微笑,道:“澄澄乖,爸爸妈妈马上就睡了。”

小楚澄哦了一声,一脸童真的说:“我以为爸爸妈妈趁我睡着了,在外面打架呢,小红跟我说过,她爸爸妈妈总趁着她睡着了,在客厅里打架,每次打的都很凶,衣服裤子都脱光了,还抱在一起摔跤呢……”

楚静瑶的脸唰的一下红了,林昆先是一愣,然后哈哈的大笑了起来,楚静瑶冷了他一眼,刚要说:“不许笑!”,林昆已经领着小楚澄进屋了。

楚静瑶恨的牙根痒痒,在客厅里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才走进了卧室……
 

关了灯,躺在床上,整个房间的空气似乎都变得安静了,楚静瑶却如何也睡不着,除了宝贝儿子之外,她的床上可从来没躺过第二个男人。

现在,这个男人和儿子一起响起了轻鼾,儿子在梦中呢喃的叫了一声爸爸,然后趴在了他的怀里,他也像一个父亲一样,轻轻的揽过了孩子……

借着窗外皎洁的月光,和远处灯塔的光亮,楚静瑶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心里一阵难言的情绪,有对儿子的愧疚,也有被感动的成分。

夜,越来越深了,在确定隔着儿子的那个‘流氓’真的睡着了以后,楚静瑶才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看着儿子幸福开心,她也打心眼里高兴。

……

午夜,十二点。

整个中港市都几乎都笼罩在一片静谧璀璨的灯光中,唯独南城区依旧繁华喧嚣,热热闹的酒吧,吵吵闹闹的KTV,熙熙攘攘的大街上。

疯彪这个好 色之徒,夜夜做新郎,夜夜换新娘,这会儿刚从他私人会所的豪华套间里出来,提了提裤子,裤裆上还沾着一抹透明的白色液体。

阿狗站在门外,刚才是他打电话给疯彪,说有紧急情况的,疯彪这才草草的在屋里的那个小靓妞的身上抖了两下,提着裤子从里面出来了。

“阿狗,什么事儿啊,这么急三火四的。”疯彪坐在了走廊的大沙发上,点了根烟。

阿狗站到疯彪的身侧,道:“彪哥,黄光明那边出了点情况,有些蹊跷。”

疯彪深吸一口烟,轻佻道:“那个老混蛋,他出什么情况了,被车撞了?”

阿狗道:“他被查了。”

疯彪轻轻皱眉,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阿狗道:“我也是刚得到消息,听说是今天中午的事,晌午的时候姜市长亲自去了趟市中心警局,下午黄光明就被市纪检委的人带走了。”

疯彪深锁起了眉头,狠狠的抽了两口,抬起头看着阿狗又确认的问道:“阿狗,消息可靠么?”

阿狗点头道:“可靠,是我一个市中心警局的朋友传来的,黄光明下午被带走后,一直到现在都处于联络不上的状态,肯定还在被调查。”

疯彪点点头,略微沉思一下,道:“阿狗,你马上派人去把黄光明的老婆孩子‘请’来,以防这个老东西在里面不老实,吐出了我跟他的事。”

“好的,彪哥。”阿狗答应一声,下去了。

疯彪继续坐在沙发上抽烟,眼睛微微一眯,闪过一丝狡猾阴森的光芒。

——受妻举报,市中心警察局局长黄光明畏罪自杀。

第二天一早,这则轰动性的新闻就贴满了各大报纸的头条,疯彪一夜未睡,叼着烟卷坐在沙发上,捧着报纸看到这条新闻后他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房间的门被敲响了,一个满脸悲愤的中年熟 妇被阿狗带了进来,这熟 妇相貌中等,但胜在丰腴熟 妇的气质撩人,熟 妇一看到疯彪,脸上的悲愤之情陡然大增,不顾一切的冲阿彪吼道:“混蛋,现在你满意了吧!”

疯彪淡然的一笑,道:“嫂子,没想到你效率这么高,一出面老黄就死了。”

“你个混蛋,还不是你逼的!”熟 妇突然发疯了一样,向疯彪扑了过来,但被阿狗给拦住了。

“阿狗,放开嫂子。”疯彪笑着说。

“你个混蛋,还我老公!”

阿狗一松手,黄光明的老婆李娟立马就发疯了一样朝疯彪扑了过来,疯彪任她扑过来,故意把身子一闪,伸手抱住了她的腰,直接揽到了怀里。

李娟一边挣扎一边大骂,疯彪全然不动怒,歪过头冲阿狗吩咐了一句:“阿狗,你出去吧,我和嫂子有事儿要详谈,别让任何人来打扰。”

说完,疯彪直接把手伸进了李娟的裙子底下……

阿狗会意的一笑,退出门外,就听屋里的挣扎怒骂声越来越抑扬顿挫,没过多久就彻底的偃旗息鼓了,变成了断断续续的呻 吟,最后又是一声怒骂传来——“疯彪,你特么的不是人,你这个挨千刀的王八蛋!”

阿狗嘴角邪意的一笑,站在门外点了根烟,这时在斜对面的一间屋里,两个衣衫不整的双胞胎女孩,正蓬头散发的坐在地毯上抱在一起哭。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卧室,温馨舒软的大床上,林昆‘嚯’的一下睁开了眼睛,瞳孔里一道精光闪过,要是被人看到,肯定会吓了一跳,太像僵尸电影里的诈尸了,但他这可不是诈尸,而是多年部队生活养成的习惯。

就像他从来都不用闹钟,但只要时间一到,肯定会分秒不差的醒过来。

林昆觉得胳膊有点酸,好像被什么东西压住了,歪过头一看,眼前的画面实在是太有爱了——‘儿子’小楚澄趴在他的胸膛上,小家伙睡的很酣甜,嘴角隐隐的流出一抹哈喇子,‘老婆’楚静瑶枕在他的胳膊上,乌黑的秀发散落,露出那美若天仙的脸颊,他的手很应景的搂着楚静瑶的半边香肩,把这母子俩一并揽在自己的怀里——有爱吧!

林昆还从未这么近距离的看过楚静瑶,只觉得这么近看更加的美了,这美打动人心,同时也令他生不出半丝的邪念……好吧,虽然他的小弟弟此时雄姿高昂的,但他发誓那绝对不是受楚静瑶的诱惑,而是晨勃!

怕吵醒了母子俩,也怕楚静瑶醒了以后看到这一幕尴尬,林昆以极其轻微缓慢的动作,将胳膊从母子的头下抽了出来,然后又悄悄的下地。

林昆有个习惯——裸睡,但也不是全裸,而是只穿一个小内裤,昨天晚上他睡觉前本来是穿着睡衣的,别看他平时表现的流氓俗气,但其实他也是一个矜持、心思细腻的男人,怕和楚静瑶睡在一张床上引发尴尬,所以提前穿了睡衣,但早上起来一看,身上的睡衣竟鬼使神差的被脱掉了扔在地上,不用说,肯定是他自己睡觉中无意识自己脱的。

本来就晨勃,再加上只穿了一条小内裤,林昆的裤裆前顿时就支起了一个伟岸的帐篷,他从床上下来,佝偻着腰就满地的找睡衣,找了一圈没发现,最后又绕到了床的另一边,结果在靠楚静瑶的这边找到了,也不知道他昨天晚上是怎么扔的。

林昆一只手拎着睡衣站了起来,恰好这时楚静瑶翻身过来并睁开了眼睛,一瞬间,林昆看着楚静瑶的眼睛发呆,楚静瑶则盯着眼前的不明小帐篷愣了愣,林昆不是没想过在楚静瑶的面前展示一下他小帐篷的伟岸,但那无异于在这位美女的心目中自寻死路,所以趁着楚静瑶还没完全反应过来,他赶紧弯腰用手捂住了小帐篷,而楚静瑶在他完成这一系列的动作之后,也恰好反应了过来,顿时就要尖叫‘啊,流氓!’

楚静瑶要真是尖叫出来了,肯定会惊醒了旁边的小楚澄,林昆情急之下,趁着楚静瑶刚张开嘴但声音还没发出的一瞬间,果断的伸出手捂住了她的嘴,生生的把这句尖叫给捂了回去。

楚静瑶被捂的脸色通红,林昆用拎着睡衣的手,冲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又用眼神指了指床上的小楚澄,楚静瑶会意,凶巴巴的瞪了林昆一眼,转而情绪得到平复,但很快她又皱起了眉头,盯着林昆捂着她的手。

林昆起初一愣,但接下来马上就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他捂着楚静瑶嘴巴的手,正是他刚才情急之下捂着小帐篷的手,这手刚捂完小帐篷,又去捂楚静瑶的嘴巴,这是不是就相当于……间接的一次亲密接触?

林昆不好意思的咧嘴一笑,冲楚静瑶小声的道:“不好意思啊,不是故意的。”

楚静瑶忍着满腔的怨愤,用嘴型冲林昆吼了一句——“你给我出去!”

林昆依旧咧嘴笑,小声的道:“老婆,你别生气,我这就去给你做早餐。”说完,转身就溜出了卧室。

楚静瑶愤恨的鼻孔都要冒烟了,但也拿这个流氓没办法,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一阵的恶心。

做早餐对于林昆来说小菜一碟,以前在部队的时候,他这个漠北兵王可跟其他军区的兵王不一样,别的军区的兵王作为军区里的尖头兵,可都是被‘供着养着’的,除了执行特殊的任务以外,什么事都不用做。

林昆跟这些兵王不一样,他是什么事儿都喜欢亲历其为,可以说他不摆谱,也可以说他有一颗热爱劳动的心,同时他也心灵手巧,啥东西几乎一学就会,除了做饭之外,他还懂一些军医、修理、建筑等的知识。

早餐再丰盛也就那几样,林昆倒做不出什么花样来,不过他营养搭配讲究的非常好,这在楚静瑶这个精心研究过营养搭配的女人的眼里,实在是异常的惊讶,真没看出来,臭流氓也懂得营养搭配这种精细的活?

楚静瑶和楚澄下楼,本来母子俩是有说有笑的,但一看到林昆之后,楚静瑶的脸色忍不住的就黑了下来,小楚澄只顾着开心的扑到林昆的怀里,没有注意到。

小楚澄开心的吃着早餐,林昆也一起吃,楚静瑶却半天也不动筷子,并且脸色不怎么好看,小楚澄以为妈妈的胃不舒服了,关心的问道:“妈妈,你怎么不吃呀,是不是胃不舒服了?”转过头又冲林昆道:“爸爸,你快看,妈妈的胃不舒服,不能吃东西了。”

林昆笑着看着小楚澄,又看向楚静瑶,明知故问的问道:“老婆,胃不舒服了?待会儿我陪你去医院看看吧,别让儿子担心了。”

“没有,我好的很!”楚静瑶赌气似的冲林昆说道,然后又回过头慈爱的笑着对小楚澄说:“澄澄,妈妈没有胃不舒服,妈妈是在想工作上的事。”

“哦。”小楚澄开心的笑了起来,道:“太好了,妈妈没有胃不舒服。妈妈,吃饭的时候不要想事情了,快吃饭吧,爸爸做的早餐很好吃呢。”

楚静瑶笑着点点头,拿起了筷子。

这时,别墅的门铃突然响了……
 

“妈妈,有人按门铃,我去开门!”小楚澄从椅子上下来,噔噔的跑向门口。

“咦,阿姨你找谁?”

小楚澄打开门,门外站着一个亭亭玉立的阿姨,小家伙歪着脑袋想了想,不等章小雅开口说话,马上恍然道:“阿姨,是你呀!”

章小雅看着眼前这个漂亮精致的小男孩,心里一阵的疑惑,自己不记得什么时候见过他呀,同时她的心里也是一阵颓然,没想到他的儿子都这么大了。

小楚澄继续仰着脑袋道:“阿姨,前两天晚上我见过你,你差点被坏人抓走了,是爸爸打倒了那几个坏人救了你。阿姨,你是来找爸爸的么?”

章小雅心里马上明白了,笑着点了点头,道:“是啊,我来找你爸爸,他在么?”

“不在!阿姨再见!”小楚澄果断的道,说完直接砰的关上了别墅的门。

章小雅站在门外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小家伙刚开门的时候明明对自己很热情,怎么忽然态度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好像很不欢迎她?

算了算了,既然孩子说大人不在家,自己也不好意思再敲门了,怎么说也是大家族里的姑娘,厚脸皮的这种事她干不出,章小雅只好悻悻的走了。

小楚澄噔噔噔的跑回了餐厅,坐到了椅子上,楚静瑶问:“澄澄,刚才是谁按门铃啊?”

小家伙喝了一大口豆浆,打了个小饱嗝,道:“卖保险的。”

“嗯?”

楚静瑶微微蹙眉,目光凝视着小家伙,小家伙脸上的表情马上紧张起来,把头扭到了一边,等楚静瑶再想要开口问他,小家伙已经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冲林昆喊道:“爸爸,咱们快出发吧,我上学要迟到了。”

望着儿子往楼上跑的背影,楚静瑶心中笃定,这孩子刚刚肯定撒谎了,同时她眉角闪过一丝忧色,小孩子撒谎可不是好习惯,必须要改掉。

楚静瑶更没心情吃早餐了,站起来就准备追上楼去问个究竟,林昆这时正嚼着油条,冲她摆了摆手,道:“别着急,教育孩子得讲究方法。”

楚静瑶没理他,噔噔噔的上楼了。

过了大概十多分钟,母子俩从楼上下来了,小楚澄背着小书包走在前面,低着小脑袋抽抽泣泣的,楚静瑶紧跟在后面,脸色十分的不好看。

林昆一看就明白了,这母子俩肯定没和谐成。

林昆放下了手里的油条,拽了张餐巾纸擦着手,向母子俩走了过去,他咧嘴笑道:“哟,你们娘俩这是怎么回事,闹别扭了?”话音刚落,小楚澄就向他扑了过来,哽咽的喊道:“爸爸……”

林昆一把将小楚澄抱了起来,替小家伙擦了擦眼泪,笑着道:“儿子,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快把眼泪收回去。”说完,他的表情突然变的坚定。

小楚澄瘪着嘴角,强忍着不哭,但终归他只是个五岁的孩子,没过几秒钟就又开始哭了起来,而且眼泪比之前更汹涌了,但却没哭出声音。

看着儿子无声的流眼泪,楚静瑶心痛了,同时对林昆也起了成见,说到底林昆只是她花钱请来的外人,有什么资格教育她儿子,还让孩子哭?

楚静瑶正准备开口训斥林昆,林昆冲她递了个眼神过来,示意她稍安勿躁,紧接着就见林昆轻轻的拍了拍小楚澄的背,笑着说:“儿子,既然这么想哭,那就大声的哭出来吧,刘德华不都唱了么,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小楚澄立马哇的哭了起来,一颗颗硕大的泪珠滚出了眼眶,落在了林昆的胸口上。

“姓林的,你……”

楚静瑶克制不住,严厉的冲林昆呵斥道,林昆马上抬起手,冲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楚静瑶还想继续呵斥,林昆干脆伸出手捂住了她的嘴。

小楚澄很快就不哭了,抽泣了一下,回过头看着林昆和脸红的楚静瑶,哽咽的道:“爸爸妈妈……你们……你们别吵架,澄澄……澄澄不哭了。”

见儿子不哭了,楚静瑶的情绪平复了些,但依旧愤恨的瞪了林昆一眼。

林昆全然不在乎楚静瑶的眼神,还故意躲开了楚静瑶心疼小楚澄伸过来的手,他一脸严肃认真的对小楚澄说:“儿子,听着,男人可以流血不流泪,也可以无罪的放声大哭,但你作为一个五岁的小男孩,爸爸妈妈的乖儿子,你必须遵守一个原则,不能对爸爸妈妈撒谎!否则爸爸妈妈会生气,爸爸妈妈照顾你不容易,尤其你妈妈一个人带了你五年,你怎么舍得让她生气难过呢?”

小楚澄忏悔似的低下了头。

林昆顿了一下,接着道:“儿子,你也不用太自责,这世界就没人生下来后不犯错的,犯错没关系,知错能改就是好孩子,爸爸妈妈的乖宝宝。”

小楚澄抬起了头,楚楚的看着林昆,林昆露出微笑,“儿子,快向你妈道歉,解释一下为什么撒谎了。”

小楚澄点点头,从林昆的怀里下来,走到楚静瑶的身旁,牵起楚静瑶的手,摇晃道:“妈妈,对不起,澄澄知道错了,澄澄不应该撒谎,澄澄撒谎是因为刚才来找爸爸的是个漂亮的阿姨,我担心她抢走爸爸。”

看着儿子认错的楚楚模样,楚静瑶的心再次痛了,两颗晶莹的泪花闪烁在眼角,她连忙抬手擦了擦,抱起了小楚澄,道:“澄澄,妈妈不怪你了,刚才也是妈妈不好,说话语气有些重了,爸爸不会被抢走的。”

说着,楚静瑶向林昆看了一眼,林昆赶紧做出反应,道:“对,儿子你放心,爸爸是绝对不会被别人抢走的,爸爸永远爱你和妈妈……”同时走到楚静瑶的身前,张开双臂将母子俩深深的拥入了怀中。

楚静瑶没有反抗,为了儿子,她什么都愿意付出,看向林昆的眼神里也充斥着一丝柔情,仿佛他们本来就是一家人,他就是她的男人,孩子的父亲,但这柔情稍纵即逝,仿佛烟花只绽放在瞬间,继之而来取而代之的是一把锐利的刀子,凛冽的扎向了林昆,因为……这流氓居然趁机摸了她的屁股!

好吧,林昆确实是冤枉的,他确实是无心将手放在了女神楚静瑶的屁股上的,可说出来谁信呢?既然没人相信,那就干脆摸的彻底一点喽……

楚静瑶的眼神变的越来越凶戾,如果有可能,她恨不得立马剁了这流氓的爪子!

偌大豪华的房间里,充满了爱液芬芳的味道,疯彪提着裤子站了起来,旁边李娟捂着脸趴在地上,疯彪好 色不假,但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能劈头盖脸的骂他,所以他干完了李娟之后,果断的甩了她一个大巴掌。

这一巴掌打的李娟彻底的清醒了,身旁站着的这个脸上插着大疤的男人,先是利用她逼死了自己的丈夫,然后又强暴了她,自己的一对双胞胎女儿也没能逃出他的魔手,她恨这个男人,恨不得现在立马杀了他,但她却不能,非但不能,以后想要活的像样一点怕是还要靠他施舍。

这就是现实,赤 裸裸的现实。

疯彪整理好了衣服,走出了房间,阿狗一直守在外面,名曰阿狗,真就如狗一样忠诚。

疯彪点了根烟,同时也递给阿狗一根,道:“阿狗,去办那个小子吧。”

“彪哥,现在风声紧,我怕……”

“呵呵,怕什么,就一个黄光明被扳倒了,屁大点的事儿,本来还寻思先让他整整那小子,没想到这老小子那么不中用,还不如他老婆好用。”

疯彪吐出一团烟,道:“那小子必须给办了,现在中港市这些混道上的,不管是大人物还是小人物,都知道我的人被一个外来的愣头青给踩了,我要是不狠狠的踩回去,那些孙子还不得笑我笑掉大牙了!”

阿狗道:“彪哥,那怎么个办法?”

疯彪阴测测的一笑,道:“老套路。”

林昆开着老捷达,和楚静瑶一起送小楚澄去上学,在学校门口和小家伙告别之后,又调头送楚静瑶去上班,路过一个十字路口的红绿灯的时候,林昆忽然发现身后有一辆黑色的吉普车,和一辆面包车紧跟着他。

林昆眉头稍微一皱,暂时不动声色,他不想惊扰到楚静瑶,但看目前的情况,那两辆车很有可能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追截上来,所以绿灯一亮,他脚上的油门就猛的一踩,手挡往前一推,老捷达嗷的一声咆哮就冲了出去。

楚静瑶被猛的晃了一下,差点磕了脑门,气急的喝斥道:“姓林的,你疯了!?”

林昆轻佻一笑,“老婆,坐稳了,我带你享受一把现实版的极品飞车!”

言罢,脚上的油门猛的踩到了底,老捷达的发动机发出一阵沙哑的嘶吼,冒出一团浓烟,以极限的速度冲向了前方。楚静瑶赶紧把好扶手。

……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如狼似虎的熟妇好爽,在车里疯狂的吃我奶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vsexz.com/stock/400169.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