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股市新闻 > 新闻正文

老公吃了牛鞭好厉害,刚做完回来老公接着做

“你怎么了?”
段天行皱着眉头,感觉到了柳如嫣的不对劲儿。
柳如嫣满脸通红,她心里万般不愿那样做,不愿意践踏自己的身体和尊严。可是,她如果不这么做,要

“你怎么了?”

段天行皱着眉头,感觉到了柳如嫣的不对劲儿。

柳如嫣满脸通红,她心里万般不愿那样做,不愿意践踏自己的身体和尊严。可是,她如果不这么做,要面对的就是整个柳家的压力,所有人的责骂。

包括她父母今后可能都不会给她好脸色看。

她只是一个女人,一个柔弱的女人,她承受不了这么多的压力。一想到今后要面对柳家人的态度,她就感觉到了一股深深的恐惧。

“我……我……”

柳如嫣张了张嘴,却是怎么都说不出勾引段天行的话来。

段天行不是愣头青,他也算是情场老手了。看到柳如嫣面色绯红,不好开口的样子,他心里就明白了大半。

“混账!”他猛地把茶杯摔在地上,指着柳如嫣骂道:“这种心思你也敢有!”

“你们柳家的人怎么这么没有底线,你对得起我大哥……你……你对得起你自己吗!”

“柳如嫣,我对你太失望了,我现在不仅要和你们柳家解除合作关系,和你的公司也一样!混账,简直混账!”

段天行是真的生气了,情绪几乎失控,他觉得柳如嫣有这种想法,简直是对岳风的侮辱,对他的侮辱。

她才和岳风离婚几天,难道她对岳风一点感情都没有吗?

段天行骂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包厢,‘砰’地一声摔门而去。

柳如嫣一个人愣在那里,努力压抑着哭声,泪如雨下。

“柳如嫣,你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你怎么这么贱!”

“为了柳家人,你值得这样吗!”

这一刻,她恨透了自己,为什么那么软弱,为什么要有那种想法。

她甚至抬起右手,狠狠给了自己一耳光。

……

“妈的,这柳如嫣真的是疯了!”

从饭店里面出来后,段天行余怒未消,掏出手机就要给岳风打电话。

但他还算没有失去理智,刚刚拨出去的号码立马就取消了。

“不行,大哥要是知道柳如嫣这样,他不气死才怪。”

“妈的,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知好歹。”

段天行深吸了口气,将手机放了回去。

岳风对柳如嫣可谓是一往情深,如果这个电话给岳风打过去,告诉他刚才的事,岳风肯定会备受打击。

再说他最近这几天心情本来就不好。

最终段天行还是没把这件事告诉岳风,一个人开车回家。

第二天到了公司后,韩小诗给段天行送来几份文件,让段天行签字。

段天行正牵着,韩小诗问道:

“天哥,听说你昨天答应那个柳如嫣单独和她见面了?她都跟你说什么了?”

段天行和韩小诗也算是很好的朋友,也没什么顾忌,没好气地说道:

“还能说什么,还不是为柳家求情。”

“我是真没想到,那个女人为了劝我改变主意,她竟然……”

段天行有些说不下去,叹了口气:

“算了,不说了。”

可是韩小诗很好奇,非缠着段天行说下去:

“天哥,你就说嘛,她竟然怎么了,不会给你下跪了吧?”

段天行摇摇头:

“那怎么可能,她好歹也是风哥的前妻,我怎么也不会让她下跪吧。”

“你可能怎么猜都猜不到,那女人为了让我改变主意,居然想勾引我,我当场就把她骂了一顿。”

韩小诗闻言,顿时瞪大了眼睛,脸色狂变:

“你……你说的是真的?”

段天行叹气道:

“我跟你开这玩笑干什么,不过我也看得出来,她当时很犹豫。估计是柳家人逼她这样的吧,说起来也不能怪她,反正我是对这帮柳家人服了,简直是一点底线都没有。”

韩小诗也是有些不敢相信,虽说她很讨厌柳如嫣,但是也不敢相信柳如嫣居然会这样。

“这个女人太过分了!她这样怎么对得起岳风,她把岳风的爱,完完全全给践踏了!”

韩小诗气急败坏地说道,气得直跺脚。

“天哥,你可千万不能把这件事告诉岳风,不然的话,他肯定……”

韩小诗正欲提醒段天行,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砰’地一下被人粗暴地踹开了。

办公室里的二人顿时被吓了一跳,瞪大了眼睛望着门口。

只见岳风,冷着脸站在那里。

“我我我……”段天行吓得从椅子上猛地弹了起来,连忙跟岳风解释道:“大哥,你先别激动,我真的没有同意,我当场就骂她了!”

“不信你可以去看饭店的监控,我说完她我就走了。”

段天行起了一身的冷汗,生怕被岳风误会。

“我没怀疑你。”岳风心如刀割地说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清楚。”

“肯定是柳家人逼她这样做的,她如果真的要这么做的话,就不会犹豫。”

“这个傻女人,在柳家毫无地位,她父母也是墙头草!柳家人三言两语,给她施加点压力她就受不了了!”

岳风说着,两眼发红,气得额头上的青筋都冒了起来。

韩小诗连忙过来安慰道:

“岳风,她已经不是你老婆了,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岳风哪咽得下这口气,他是被气走的,但并不是不爱柳如嫣了。他当初对柳如嫣百依百顺,方方面面都把柳如嫣照顾得很好。

他不明白,自己宠上天的女人,为什么到了别人那里,要这么被人伤害。

“柳洪清!”岳风越想越气,竟起了杀心:“我他妈去干掉这祸害人的老东西!”

韩小诗闻言,顿时吓得面色惨白,两腿发软。段天行连忙冲了过来,把岳风拉进办公室里面坐下,劝道:

“大哥,你疯了?”

“柳家那么多人,你当场行凶,就是岳叔也保不住你啊。”

“你听我的,把柳家所有人当个屁放了,把柳如嫣也忘了。柳如嫣怎么样,已经跟你没有一点关系了。”

岳风僵在当场,双目圆瞪,哑口无言。

……

医院的病房里,柳洪清和其他柳家人在这里等了整整一晚,等柳如嫣的好消息。

见柳如嫣一夜未归,柳洪清苍白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红润,咧嘴笑了起来。

“如嫣一夜未归,肯定是事儿成了,这段天行占了我们柳家女子的身体,不至于穿上裤子就不认人吧!”柳洪清乐呵呵地说道。

柳家的其他人也都松了口气,柳如嫣一夜未归,肯定是和段天行睡了。段天行好歹是风行集团的总裁,既然睡了柳如嫣,肯定会许诺柳如嫣的。

“柳如嫣这个女人还真是贱啊……”

躺在另一张病床上的柳子晨心中暗道,在心里把柳如嫣鄙视了一遍。

于小慧此时也忍不住露出了笑脸,虽然柳如嫣做的事有些不光彩,但是因此从老爷子那里得来一家公司,他们家也算是赚到了。

柳峰垂着脑袋,眼眶有些发红。

其实他是不愿意让柳如嫣去做那种事的,奈何他没本事,也说不上话,帮不了柳如嫣。

“如嫣,爸爸对不起你了……”柳峰深吸了口气,有些

小说文学

心疼柳如嫣。

大概又过了半个小时,柳如嫣披头散发,满脸疲惫地出现在了病房门口。

她昨晚在公园待了一个晚上,眼睛都已经哭红了,她原谅不了自己有那种龌龊的想法。

“如嫣啊,你可算回来了!怎么样,段天行是不是答应和我们继续合作下去了?”

所有柳家人同时站了起来,用期待的目光望着柳如嫣。

柳如嫣面对这些眼神,仍是满脸疲惫,声音颤抖地说道:

“我……我失败了。”

“我没有保住柳家,我……把我自己的公司也赔出去了。”

这话一出,柳家人全都僵在了当场,柳洪清惊得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怪叫道:

“你说什么!”
 

柳如嫣,你有什么用,你让为家族办这么点小事你都办不好!”

柳如嫣一句话,彻底将她自己打入了谷底。

柳洪清哪怕是躺在病床上,说话也毫不客气,冲着柳如嫣大声咆哮起来。

“你说你都陪人家睡一晚了,还没有让那个段天行改变主意?”

“柳如嫣,你这是要害死我们柳家吗!”

“柳家待你不薄,你就只知道为你自己谋福利,不管我们其他人的死活了是不是!”

一群柳家人在听说柳如嫣失败后,全都围了过来,对着柳如嫣一顿训斥,丝毫不顾及她的感受。

柳如嫣脑袋发晕,有些麻木地望着这群人,眼泪直流:

“我没有,我没有陪他!”

“为什么你们都要怪我,我到底做错什么了,是我让他跟我们柳家解除合作的吗。还不是你们自己不求上进,只知道靠人家。”

“现在人家不管你们了,我有什么办法!”

柳如嫣已经濒临崩溃,也顾不上自己在柳家到底是什么地位,冲这群长辈们咆哮道。

只听“啪”地一声,一记耳光已经甩到了柳如嫣脸上。

这一巴掌是谁甩的柳如嫣根本没看清,她踉跄了两步,扶着桌子,差点摔倒在地。

“小丫头片子,你敢教训我们,让你去陪段天行,你为什么不听话!”

“你要是陪了他,他肯定会改变主意!”

“混账!简直是混账!”

这时,于小慧也加入了批斗柳如嫣的队伍,失望地拉着柳如嫣说道:

“如嫣,你为什么不听话!你难道不知道我们家是什么情况吗!”

“一家公司啊!”

柳峰缩在后面,这种情况下,他丝毫不敢发言。

柳如嫣稳住身体,朝着这群人冷冷一笑,随即两眼一黑,身体控制不住地向地面滑去。

就在她意识快消失的时候,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一只温暖的大手给托住了,随后又是一个耳光声在房间里面响了起来。

不过这一耳光不是打在了她的脸上,她不知道是谁挨打了,因为她晕了过去。

老三柳霞不可思议地望着突然闯进来的岳风,捂着被岳风打肿的脸,龇牙咧嘴地冲岳风骂道:

“狗东西,你敢打老娘,你算什么东西!”

她的咆哮声,可以说是惊天动地,跟钟红一样泼辣。

“啪!”

她刚说完,岳风又是一耳光朝她扇了过来。岳风一手托着晕过去的柳如嫣,一手指着在场的柳家人,恶狠狠地骂道:

“你们让我老婆去勾引别人,草泥马的,她是你们亲人!”

“你们还有没有一点人性!”

岳风的突然出现,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岳风,你还敢来,你是什么东西,我们柳家的事,需要你一个外人插手吗!”

“赶紧滚出去!”

“废物,赶紧滚!”

柳家的男人,个个撸起袖子,女人们各自散发着自己的泼辣,一副要跟岳风干仗的架势。

“都给我闭嘴!”岳风狠狠一喝,气势扩散开来。

柳家人突然被吓到了,他们忽然发现,现

小说文学

在站在他们面前的岳风,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任劳任怨,任人欺辱的岳风了。现在的岳风,身上有一股让他们难以言喻的气势,那是……上位者的气势。

柳家人不敢相信,岳风一个废物上门女婿,身上哪来的什么气势?

可这气势就在眼前,确实把他们给镇住了。

他们哪知道,已经挣脱了枷锁的岳风,已经不再是那个任他们欺辱的柳家上门女婿,而是一头腾飞的游龙,他本就是贵家公子,何须装什么气势。

这就是他本来该有的气势!

“谁再上前一步,我现在就把他拖出去埋了!”

岳风冷冷望着这群人,语气霸道地说道。

柳家这帮老弱病残,顿时又被吓退了两步,柳乘风指着岳风,颤声道:

“你……你敢!岳风,别忘了你曾经也是我们柳家的一份子,做人别这么不懂得报恩!”

岳风闻言,大声冷笑了起来:

“恩?你们对我何来的恩情?”

“侮辱我,使唤我吗?柳乘风,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你他妈亏不亏心!”

柳乘风被岳风骂得还不了口,“你你你”了好几声,却是一句话没能说出来。想上去教训岳风,却没有那个胆子,他这老胳膊老腿儿的,哪是岳风一个年轻人的对手。

“混账!你来这里到底是干什么的,来这里撒野吗!”

病床上的柳洪清,气得胡子倒竖,指着岳风教训道。

岳风望向他,冷笑道:

“我来看报应,你柳家为富不仁,现在已经遭报应了。你这个老不死的,逼自己孙女去陪男人。”

“柳洪清,等死吧你!老而不死是为贼,你这老贼,早晚有一天落我手里!”

“真到了那时候,我把你骨灰都给你扬了!”

岳风已经愤怒到了极点,他是趁着韩小诗和段天行不注意偷跑出来的。但他也冷静了下来,知道自己不可能来医院里面宰了柳家的人。

他虽是岳家岳天雄之子,但也不能当众行凶,否则岳天雄也保不住他。

岳风原本只是想来医院给柳家人放放狠话,结果到了门口就听见柳家人在辱骂柳如嫣。他当场就失控了,冲进来就先给了柳霞一巴掌。

“你你你……”

“你这小子好狂妄啊,你算什么东西!”

被岳风如此大骂,柳洪清气得脸都白了,差点背过气去。

岳风不再理这些人,抱起柳如嫣就要离开。

“你干什么,你放开我女儿!”

“你已经不是他老公了,你想干什么!”

于小慧见岳风要抱走柳如嫣,气得立马就冲了过来。

岳风冷冷望着这个前岳母,毫不留情,一脚就把她踹飞了回去,然后拔腿就跑。

“哎哟喂!”

“你这小子,我要报警,他拐我女儿啊!”

整个病房已经炸开了锅,于小慧原本还想追出去,一个护士出现在了病房门口,拦住了她的去路。

“我说你们这个病房,能不能安静一点!医院是你们开的吗,你们不休息,其他的病人还要休息!”

这护士实在是忍不住了,这两天柳家人天天在病房里面吵架,周围其他病房里的病人都已经开始投诉他们了。

“小丫头片子,你说什么!”

 

“我们是柳家的,你敢这么跟我们说话,你不知道柳家在楚州的地位吗!”

柳霞和钟红当场发飙,就要跟这护士吵起来。

护士闻言,双手抱在胸前,冷笑地望着这帮人,说:

“柳家?你们已经不是以前的柳家了,人家风行集团已经把你们踹了。”

“现在整个楚州都知道你们柳家已经要完蛋了,你们还在这里耀武扬威。”

“我警告你们,你们再吵的话,我们只有报警了!”

护士丝毫不给柳家的人留脸面。

这些话,如同岳风的巴掌,打在了他们所有人的脸上。

他们柳家现在……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柳家了,这才是他们应该认清的现实。
 

岳风抱走柳如嫣后,直接把她带到了酒店,开了一个房间。

将柳如嫣轻轻放到床上后,岳风将被子给她盖上了。看到柳如嫣满脸泪痕和疲惫的样子,岳风的心里,一点也不好受。

尽管柳如嫣已经和他离婚了,尽管柳如嫣对他不好,哪怕离婚当天,也没忘侮辱他。

可是他,就是放不下柳如嫣,更不愿看到柳如嫣被人欺负。

他希望离婚以后,哪怕没有他柳如嫣也能过得好,至少要照顾好自己。

可这才离婚多久,他发现柳如嫣又瘦了。

“傻女人,为什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为什么要受这些委屈!”

“柳家人值得你这样吗,你要全天下,我岳风都能给你!”

岳风深情地望着熟睡中的柳如嫣,内心呐喊着。

但他也只能在心里面说这些话,因为现在,柳如嫣已经不是他老婆了,他连说这些话的资格都没有。

他伸手摸了摸柳如嫣的额头,发现柳如嫣竟然发烧了。

“怎么烧得这么厉害……”

岳风微微皱起眉头,连忙跑下楼,到附近的药店里面去买了一些退烧药。

他把这些退烧药放在床头,等着柳如嫣醒来。

本来他是想离开的,怕柳如嫣醒过来之后两个人都尴尬。但是柳如嫣现在还发着烧,他也不放心离开。

叹了口气后,岳风还是准备坐在沙发上,安静地等着柳如嫣醒过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渐晚,已经到了傍晚时候。

岳风也不知不觉地靠在沙发上睡着了,这些天,他也没睡好。和柳如嫣离婚,对他的打击确实很大,当初他的父母都不同意他和柳如嫣的婚事,所以办婚礼的时候都没有来参加。

并且他父亲岳天雄只给了他两年时间,两年要是没能把柳家扶持到楚州第一家族,就让他和柳如嫣离婚,回家接管家族生意。

当初岳风信誓旦旦地向岳天雄保证,保证一定能把柳家扶持起来,一定让柳如嫣光明正大做岳家的儿媳妇儿。

现在两年期限已到,却是另一种结果,甚至不用他父母来逼,他自己都把婚离了,算是自己打了自己的脸。

如今回到岳家,他该如何面对其他人,先不说他父母。岳家的其他人,肯定会拿他当笑话。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着,大概晚上八点的时候,柳如嫣从床上醒了过来。

她揉着朦胧的双眼,揉了揉有些发晕的脑袋,她现在还不知道自己是在酒店里面。

待她清醒了一些,忽然就看到岳风在沙发上睡着了,而且也反应过来自己是在酒店里面。

“岳风……”

“我不是在做梦吧……”

柳如嫣倒吸了一口凉气,不可思议地望着沙发上的岳风。

她努力回想了一下,才想起来自己今天在医院里面晕倒了,然后有个人把她托住了。

“难道是岳风……他来医院干什么,是他把我送到这里来的吗?”

柳如嫣有些茫然,在她倒下的时候,没多久就晕过去了,所以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一看床头的退烧药,她大概就明白了。应该是岳风看到她在医院里面被柳家人欺负,然后就带走了她,这退烧药,也是岳风买的。

因为那药的种类,是岳风常买的那两种药。之前柳如嫣身体不好,经常发烧感冒,岳风每一次都是买的这两种,所以柳如嫣有印象。

手里拿着药,望着睡着的岳风,柳如嫣的心里有些复杂。

以前岳风在的时候,她怎么看岳风都不顺眼,经常跟着于小慧一起欺负岳风。

而且岳风被柳家的人呼来唤去的时候,她也没有帮岳风说过话。

在岳风和她离婚的时候,她更是高兴得不得了,庆贺自己摆脱了这样一个废物。

可真正没有岳风的这几天,她忽然有些不习惯了。

她不喜欢一个人去面对这些事情,更不喜欢没人照顾她,也不喜欢生病了,还要自己硬抗。

她喜欢一生病,就有人把药送到她面前来,就像现在。

“我真的错了吗……”

“我以前是不是不该那么对你……”

柳如嫣望着岳风,突然有些后悔起来。

就在这时候,岳风打了个哈欠,醒了过来。

柳如嫣见状,连忙收回自己的情绪,脸上立马恢复了清冷。

岳风抹了一把脸,站起身望着柳如嫣:

“醒了?”

柳如嫣点点头,面无表情地望着岳风,问道:

“是你把我送到这里来的?你经过我的同意了吗,我们已经离婚了,你有什么权利私自带我来酒店!”

岳风闻言,挠了挠头,说:

“我要不带走你,我看柳家人没那么容易饶过你。”

“你们在里面的对话我在门口就听到了……”

说着,岳风皱起眉头,走到柳如嫣面前,质问道:

“柳如嫣,虽然我们离婚了,但我也希望你能爱惜你自己。”

“柳家人叫你去干什么你就去?他们有把你当成自己的家人吗?你怎么这么没有脑子!”

柳如嫣顿时脸一红,咬了咬嘴唇,去勾引段天行这件事,已经成了她心里的一个污点,不愿提起的污点。

她瞪着秀眉望向岳风,冷声道:

“关你什么事!”

“我们已经离婚了,我做什么跟你有关系吗,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你已经被扫地出门了,还不去找工作,你以为还像在柳家一样,有人养着你吗!”

岳风见状,顿时也怒了。他把柳如嫣救出来,这女人没有一句感谢就算了,还像以前一样损他。

“对!不关我的事!”

“不关我的事你现在还不知道躺在哪儿!柳家人差点逼死你你不知道吗!”

岳风突然情绪失控,愤怒地冲柳如嫣咆哮了起来。

柳如嫣被岳风的样子吓了一跳,娇躯猛地一颤。

岳风也知道自己有些失控,垂下脑袋,苦笑了一声,自言自语地说道:

“没错,咱俩已经离婚了,你变成什么样关我什么事。”

“对不起,是我自作多情了。”

“药我给你买回来了,你自己按时吃吧,我走了,以后都不会管你了。”

说完,岳风转过身,就准备离开这里。

不过临走前他还是忍不住提醒柳如嫣:

“好歹夫妻一场,我提醒你一句。柳家人,根本没拿你当过自己人,区区一个柳家,你没必要为他们做这些事情。早点离开的好,柳家已经快完蛋了。”

柳如嫣哪会听岳风的教训,当场就反驳道:

“区区一个柳家?柳家就算完蛋了也比你强,你又是什么,你当初还不是被柳家养了两年!”

岳风闻言,冷笑道:

“你说得没错,我什么都不是。”

“我走了,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岳风离开了这里,顺手将房门也带上了。

见岳风竟然在她面前这么拽,柳如嫣气得把枕头猛地砸了过去,大声骂道:

“岳风,你混蛋!”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老公吃了牛鞭好厉害,刚做完回来老公接着做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vsexz.com/stock/400178.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