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股市新闻 > 新闻正文

哥想你了让我捅好吗,啊 cao死你个浪货

医护人员将老人推进了手术室,李梦寒也跟着进去了,很快,手术室的灯就亮了起来。
陆逸陪着憨厚青年在手术室门口等候。
陆逸打听了一下才知道,从原来憨厚青年叫王大

医护人员将老人推进了手术室,李梦寒也跟着进去了,很快,手术室的灯就亮了起来。

陆逸陪着憨厚青年在手术室门口等候。

陆逸打听了一下才知道,从原来憨厚青年叫王大雷,是附近的建筑工。今天下午,王大雷爷爷到工地给他送饭,当时王大雷正在楼上干活,所以让他爷爷就在楼下等他。

老人担心孙子,在楼下一直仰头望着王大雷,加上老人眼睛又不好使,突然看到有个黑点落了下来,等老人反映过的时候,一根钢筋已经贯穿了他的脖子。

陆逸一直安慰着王大雷。

没过多久,林院长带着几个人也赶了过来。

“小陆,情况怎么样了?”看到陆逸,林院长就立即问。

“李主任还在里面手术。”陆逸说。

“你就是陆逸,果然是年轻有为啊。”突然,一声冷哼传了过来。

陆逸抬头一看,只见林院长右手边站着一个中年人,猪头一般的脸,秃头,挺着将军肚,宽松的白大褂穿在他身上,衬托的他反倒不像个医生,更像个厨师。

猪头马!

陆逸一眼就认出了他,连忙站起来问好:“马副院长好。”

“哦,你认识我?这倒是稀奇,我还以为你把谁都没放在眼里呢。”马大志话里带着刺。

林院长诧异望了陆逸一眼,心想这小子什么时候得罪了马大志了?

陆逸笑了笑,说:“马副院长您说笑了,您的大名我可是如雷贯耳,我来医院这些天,听到最多的就是关于您的事情,我还听人说,您在院长办公会上,经常跟院长拍桌子呢。他们都说,您马上就要当院长了。”

陆逸心里冷笑,你丫的想整我,行,我先给你使点绊子。

此言一出,林院长脸色一沉。

马大志霍然变色,吼道:“陆逸,你少在这里煽风点火,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滚蛋?”

“够了。这里是医院。吵吵闹闹,成何体统?”林院长沉声喝道:“陆逸,你给我少说两句。还有你老马,你是医院的副院长,跟一个护工计较,也不怕失了身份。”

马大志脸一红,狠狠地瞪了陆逸一眼,小子,你给我等着,有你好看的时候。

陆逸无所谓的撇了撇嘴。

 

等了一个多小时,手术室的们终于打开了,李梦寒从里面走了出来。王大雷急忙将她拦住,问道:“医生,我爷爷怎么样了?”

李梦寒轻轻的摇了摇头,原来钢筋贯

小说文学

穿老人的颈部,卡在了喉咙和颈动脉之间,钢筋取不出来,老人已经没有救治的希望了。

王大雷一见李梦寒摇头,顿时就跪倒在地,不住的给李梦寒磕头,“大夫,我求求你,一定要救救我爷爷,我就只这么一个亲人,我愿意用我的命换爷爷的命。”

见到王大雷如此,李梦寒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把他从地上扶起来,轻声说道:“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我真的无能无力。”

她已经叫里面的人在为老人清理外部伤口了,这也是她唯一能做的事情。

陆逸望了王大雷一眼,突然对林院长说:“院长,不如让我试试吧!”

林院长摇头叹息道:“小陆,这次情况很特殊,虽然我知道你医术很高超,但是梦寒都说没希望了,我看你也就算了吧。”

“领导,你让这位医生试试吧。我爷爷还没死,还有希望。”王大雷听陆逸要救他爷爷,上千一巴攥住陆逸的手,泪流满面的说道:“大夫,你要是真能把我爷爷救我,我给你当牛做马。”

“哼,李主任都说没希望了,你一个护工能有什么本事?别以为回点中医,就当自己是华佗在世了。”

“院长,让我试试吧。”根本不理会马大志的嘲讽,陆逸双眼直直的盯着林院长。

看到陆逸眼神坚定,林院长心里一动,问道:“你有治疗方案吗?”

“有,针灸。”陆逸说:“先取钢筋,然后用金针止血。当然,难度会很大。”

“胡闹。”马大志气愤道:“院长,金针止血现实中根本不可能。”

“你有更好的办法吗?”林院长冷冷的看着马大志问道。

“没有。可是冒然治疗的话,出现了医疗事故怎么办?就算陆逸真的能取出钢筋,老人年纪那么大了,能走下手术台吗?”马大志据理力争。他在看来,陆逸纯属是胡闹。

林院长看着陆逸,心里有些犹豫,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陆逸。可是陆逸那坚定的眼神,又给人强烈的信服感。

终于,林院长下了决定。

“让他试试吧!”
 

“让他试试吧!”林院长说。

听到这话,马大志立即冷笑道:“试试?说得轻巧,万一出了事,责任算谁的?”

“责任由我承担。”陆逸平静地说道:“我师父从小就告诉我,医者,德为先,术为次。一个合格的医生,首先考虑的应该是怎样把病人治好,而不是要承担怎样的后果。只要有一线希望,医生就不能放弃病人。因为医生就是他们最后的希望。院长,我想试试看,即便失败了,所有责任我一个人承担。”

陆逸一番话,说的林院长肃然起敬。就连李梦寒,也深深望了陆逸一眼。

唯有马大志一脸不屑,冷哼道:“你承担责任?哼,你连医师资格证都没有,承担得起吗?”

“他承担不起,我来承担。”林院长说:“如果出现了医疗事故,我愿意承担任何后果。”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已经录下来了。”马大志扬了扬手里的手机,眯着眼笑道。那张过于肥胖的脸笑起来的时候肥肉堆在一起,十分恶心。

“小陆,拜托你了。”林院长走到陆逸的面前,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放心吧院长,我一定全力以赴。”陆逸郑重说道。

李梦寒想要说什么,张嘴又闭上了,目视着陆逸走进手术室。

此时老人在手术台上躺着,气息微弱,如果不是仪器上显示老人微弱的心跳,任何人见了他都会认为已经是个死人了。

陆逸拿出金针,将体内的内劲逼到手掌上,然后双手同时下针,一眨眼的功夫,老人心脏周围就被他插了八根金针。

接着,陆逸从牛皮夹子里拿出了一根奇怪的金针。它比一般的金针要长两倍,细如发丝。当这个金针捏在指尖后,陆逸的脸色瞬间变得凝重。

因为他要用这根金针,放慢老人身体内血液循环的速度,这样,他就可以取出钢筋。即便到时候不小心弄破老人的颈动脉,他也有办法在极短的时间里帮老人止血。

陆逸深深地呼吸了一口,闭上眼睛,凝神静气。

突然,只见那根金针在他指尖飞速旋转起来,持续了大约十秒,陆逸猛然睁开了眼睛,手指一弹,金针呈一条弧线射了出去,没入老人的心脏之中。

成功了!

陆逸脸色一喜,接下来,他用右手小心翼翼的握住钢筋的一端,慢慢的用力,将钢筋平稳的拔了来。

钢筋拔出来的时候,伴随一道血箭喷了出来。

不好!

陆逸一惊,飞速在老人脖子周围连续插了三根金针,将老人颈动脉周围的穴道全部封死,幸好,老人的颈动脉和喉咙都没有破裂。

来不及多思考,陆逸快速缝合好伤口。

接着——

陆逸的右手又按在老人的背心,将汹涌内气输进老人的身体中,与此同时,他另一只手拔出了老人胸口的八根金针。

一心二用,极其耗费心神。

很快,陆逸满头大汗,脸色苍白。

当八根金针全部全部从老人身上拔出来之后,陆逸右手猛地一拍,一道内气汹涌的从老人的背心冲进心脏。

呲——

一缕金光从老人胸前激射而出,半截插进墙壁,颤抖不停。

正是陆逸先前所用的那根七寸金针。

过了好一阵,陆逸才慢慢地收回右手,随后无力的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老人的命终于让他救了回来。

手术室外,林院长和李梦寒等人都紧紧盯着手术室的门,一言不发。

王大雷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坐卧不安,好几次想找林院长问问情况,可是看到后者一脸严肃的表情,他终究没敢开口。

李梦寒低头看了一眼手表,眉头微皱,“都两个小时了,陆逸怎么还没出来?”

“呵呵,出来又能怎样,结果还不是一样。”马大志笑道。他似乎已经看到,很快他就能做到院长的位置了。

林院长脸色一沉,正要说话,却见手术室的灯熄灭了。抬头一看,只见陆逸脸色苍白的站在手术室门口。

林院长快步迎了过去,急切地问道:“小陆,怎么样?”

“你是问我还是问病人?”陆逸笑着说。

“你,你还好吧?病人怎么样了,抢救过来没?”林院长问道。

“没事了,已经脱离生命危险。”陆逸说:“接下来只要在医院住一段时间就没事了。”

王大雷一听他爷爷没事了,“扑通”跪在陆逸面前,一边磕头一边说:“谢谢大夫,谢谢大夫,我这辈子给你做牛做马在所不辞。”

“言重了。我是医生,救死扶伤是我的天职。”陆逸扶起了王大雷。

这小子走了什么狗屎运?他竟然成功了。

马大志没想到陆逸会成功,冷哼一声,转身就要走,这个时候,背后突然传来陆逸的声音:“马副院长,你就这么走了吗?”
 

陆逸的话让马大志眉头一皱:“你还有事?”

“我还以为我救治了病人,马副院长你会夸奖我两句呢。”陆逸笑道。

马大志抬头,只见林院长和李梦寒都望着他。

马大志心思一转,肥胖的脸上出现了笑容,亲热地说到:“小陆,恭喜你,你成功了。你创造了一个奇迹。之前我说话重了点,可也是病人的生命安全考虑嘛,还请你不要介意啊。”

“我很介意。”陆逸眯着眼说。

“你这是什么态度?我都给你道歉了,你怎么还这么不讲理?”马大志气的吐血,这个混蛋竟然敢这么跟自己说话。

“我为什么要尊敬你?”陆逸一脸鄙夷:“论医术,你不如我。论医德,你不如林院长,我凭什么要尊敬你?”

他早就看马大志不爽了。

如果之前不是急着救人,他早就把马大志骂的狗血淋头。

这家伙,心里只记得升官发财,至于病人的生命,他根本没放在眼里。也就是因为存在这样一些人,才让现在医患关系变得如此紧张。

试想,如果每一个人医生心里都装着病人,以救死扶伤为天职,哪还会有这么多的医疗事故出现?

社会上也不会出现那么多抨击医生事例。

对于一个没有医德医生,为什么要尊重他?

“马副院长,如果一个医生不能时时刻刻把病人的生命放在第一位,那还是尽早脱掉身上的白大褂的好,免得玷污了医生这个高尚的职业。”陆逸说。

“你——你——”马大志脸上的肥肉颤动着,手指指着陆逸,气的说出话来。

李梦寒望着陆逸,眼里出现了欣赏之色。

是的,是欣赏。

能挑战副院长权威的,整个医院,也许就只有他了吧!

不知为什么,李梦寒竟然对陆逸产生了一点好感。这个家伙,也不像平时表现出来的那么混蛋,关键时刻总会让人惊喜。

林院长早就见识过陆逸的翻脸比翻书还快,只是没想到陆逸的言辞也这么犀利。不过这样也好,至少能给马大志一点颜色看看。

在马大志快要爆发的时候,林院长笑着说道:“小陆,你也累着了,赶紧去休息吧!&rdqu

小说文学

o;

“好。”陆逸答应着。他真是累极了,刚才为了救治老人,他几乎把内劲耗费一空,现在一阵大风就能把他吹倒。

陆逸刚迈出一步,腿一颤差点栽倒在地。

林院长急忙扶住陆逸,问道:“小陆,你怎么呢?”

“没事,就是累着了。”

“梦寒,你赶紧送小陆去休息室。”

在林院长吩咐下,李梦寒扶住陆逸朝休息室走去。

李梦寒的手臂扶住陆逸的胳膊,两人挨得极近,加上走路时候的摩擦,陆逸只觉得手臂上传来惊人的柔软。

真大。

陆逸暗自吞了吞口水。

到了休息室,李梦寒扶着陆逸上了床,等陆逸躺下后,李梦寒又给他倒了一杯水。

“你是怎么做到的?”李梦寒好奇的问。

“你指的是什么?”陆逸笑着说。

“别跟我装疯卖傻。”李梦寒瞪了陆逸一眼,说:“我仔细看了,那钢筋贯穿老人的脖子,卡在喉咙和颈动脉之间,正常手术的话根本不可能顺利取出钢筋。你是怎么做到的?”

陆逸望着李梦寒,笑道:“你想知道?”

李梦寒点了点头。

“那陪我睡一觉。”

“流氓。”李梦寒抬手一巴掌朝陆逸脸上抽过去。

啪!

巴掌结实打在陆逸的脸上。只见陆逸眼睛一闭,晕了过去。

看到他这个样子,李梦寒更生气了,“喂,你别装了,再装的话,信不信我把你打成猪头。”

然而陆逸根本没有理会她。

“你还真装过瘾了是吧。”李梦寒有些恼怒,伸手在陆逸腰上掐了一把。可是陆逸没有任何反应。

李梦寒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俯下身子一看,陆逸真的晕了过去。

瞬间,李梦寒心里有些愧疚。

“谁知道你这么不禁打,我不是故意的。”李梦寒自言自语。

等陆逸睁开眼睛的时候,屋子里亮着灯。

“你醒了?”李梦寒就坐在床边,冷冷的问道。可是陆逸从她的眼里看到了一丝担忧。

“嗯。现在几点了?”陆逸问。

“早上八点。”

陆逸一惊,自己居然睡了十几个小时,看来自己真是累坏了。

“饿吗?”李梦寒轻声问道。

陆逸点了点头,昨天晚饭都没吃,能不饿吗?

“我去食堂给你买点早餐。你呆在这里别动。”看着李梦寒走出休息室,陆逸一时还没适应,丫的,这女人啥时候这么贤惠了?

李梦寒走后,房间里只剩下陆逸一个人了,突然他盘膝坐起,暗中调动内劲,陡然,陆逸脸上出现了狂喜。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哥想你了让我捅好吗,啊 cao死你个浪货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vsexz.com/stock/400204.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