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股市新闻 > 新闻正文

污小短文故事100字左右,总裁不许下面穿裤子

灭了周家,够吗?
这样的几个字眼,显尽狂妄!
“就凭你?”
傲寒终于受不了帝世天一副自大的模样,“拜托,虽然你是修行者,但周家也不是吃素的,他们能够动用

灭了周家,够吗?

这样的几个字眼,显尽狂妄!

“就凭你?”

傲寒终于受不了帝世天一副自大的模样,“拜托,虽然你是修行者,但周家也不是吃素的,他们能够动用的资源足以在北海城呼风唤雨,你确定自己睡醒了?!”

虽然她的语气不算好听,但帝世天也不在意,“等着吧。”

仅仅三个字,便没了下文。

帝世天太过镇定,从头到尾都没有丝毫的慌张。

如果一个人不是有着足够的底气,哪怕演技再好,也会露出一丝破绽吧?

傲寒有些诧异,难道自己真的看走眼了?

可,灭掉周家这件事实在太过匪夷所思,毕竟,他才三十不到,人榜上的天才也没这么大的口气吧。

大约二十分钟的样子,一名尖嘴猴腮的男子走进了福利院。

看到地上倒的一地家仆,啧啧两声,“周家还真是养的一堆废物,这么多人都被干翻了,真是没法跟我们这些训练有素的人比。”

“谁是帝世天?”

随后,男子走到几人面前,开门见山道。

“收尸的?”雷狂站了出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男子愣了愣,随即向后退了一步,“我告诉你啊,两国交战,不斩来使。”

雷狂:……

“你不是周家派来的?”雷狂问道。

“什么周家不周家的,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鼎盛安保公司的人。”

男子大手一挥,一脸自傲,然后扫了一眼几人,又问,“我再问最后一遍,你们谁是帝世天,如果还不说,就把你们全部...嘿嘿!”

“我是,你们鼎盛安保公司也要来插一脚?”帝世天站了出来。

男子打量了一下帝世天,双手抱胸,“我当是什么厉害人物,就你这样的土鳖,也能将朱高层给杀了?”

听到这句话,傲寒差点两眼一昏晕了过去,这家伙还杀了鼎盛安保公司的高层?

这得是多会惹事啊,一个周家都够受的了,再加一个鼎盛,这是要单挑半个北海城吗?

不行不行,绝对不能将诗诗那丫头交给他,留在自己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至于陆晓峰和林萌萌两人,早就被震惊的麻木了,此刻脑海只有六个字,我是谁?我在哪?

“说事!”帝世天语气一寒,这个猥琐男的废话实在太多了。

看着几人震惊的表情,男子很是享用,但被帝世天这么猝不及防的一下,吓了一跳,这家伙竟敢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

不过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雷狂,男子并没有傻乎乎的放狠话,等到了外面他们还不等死?

“是这样的,我们副董事要见你,跟我走吧。”

“为什么不进来?”帝世天眉头一皱。

“地方太小,容不下。”男子嘿嘿一笑,看向帝世天几人的眼神中仿佛再说,震惊吧?恐惧吧?

雷狂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意思是,要干仗??”

呃……

没有看到想要中的结果,男子脸色有些不好看,当下就恶狠狠的说道:“出去领死,干仗?就凭你们?”

“哦?”

帝世天罕见的对这么一个小角色来了兴趣,他凑近过去,问道:“你们来了多少人,让你这么有自信?”

男子想了想,贱贱的道:“不多不少吧,五百还是八百?你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五百?

八百?

这个时候,傲寒终于明白过来,男子之前那句,地方太小,容不下是什么意思了。

就福利院这点地方,之前周强带一百家仆进来都有些拥挤了,别说五百人,甚至八百人了。

同时,对帝世天本来不好的印象更是差到了极点。

“那这个安保公司可是很有意思了。”帝世天话里有话。

“您的意思是?”雷狂嘿嘿一笑,老大这是想搞事了呢。

“像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势力,本就不应该存在,留着他们也只不过是祸害而已,哪怕外边穿的再光鲜亮丽,也掩盖不了他们内在的黑暗。”

“所言极是。”雷狂点了点头,黑的白不了,白的黑不了。

“他们不是人多吗?那就比一比。”帝世天想了想,对雷狂说道。

傲寒:……

男子:……

比人数??

你是认真的吗??

虽然帝世天没有明说该怎么做,但雷狂至今已跟随他七载,他心里在想什么,雷狂如何不知道?

当下,取出电话。

“雷上校,你好!”电话那头,传来吴凡生的声音,明显,带着激动。

“我和那位,在本土的清泉福利院,不过有一个叫鼎盛安保公司的,带了差不多一千人堵了门,那位的意思是,和他们比比...人数?”

本土战区。

吴凡生听到这句话,手一抖,差点没给手机扔出去。

帝官,被堵了!

还是在他的地界,这还得了!

鼎盛安保公司他知道,以前是本土一个非常猖獗的势力,现在已经渐渐洗白。

但,哪怕洗白了,也改变不了他们的本质。

现在都什么时代了,真是作了一手漂亮的死。

“你放心,我马上到,请那位稍等片刻。”吴凡生保证了一句。

“我会转达。”雷狂回道,然后挂断电话。

“吴凡生马上到,这次动静,说不定闹的有些大了?”

“没所谓。”帝世天摆了摆手。

电话并没有开扩音,内容也不过是叫简简单单的几句话。

男子摇了摇头,也没阻止雷狂打电话,在他看来,就算搬来救兵又能如何呢?

不过是徒增伤亡罢了。

“走吧,随你出去瞧瞧?”帝世天对男子说了一句。

男子杨眉,“别被吓死了哦。”

傲寒抚着额头,这个帝世天还真是能做死。

外面几百人,你要出去瞧瞧?

不被打死才怪!

“你跟着干嘛?”帝世天突然回头,笑眯眯的看着她。

“我...也瞧瞧不行吗?”傲寒脚步一顿,随即说道。

帝世天笑而不语,继续往外走去。

周小生,陆晓峰,林萌萌三人,非常默契的对视一眼,然后一起跟着走了出去。

也去...瞧瞧?

福利院外。

今天迎来了非常罕见的一幕。

近一千名统一服装的安保人员,将福利院堵的水泄不通。

一个个,杀机满面。

秋风吹起,一片枯黄的树叶,缓缓落在了站在最前方的聂天雄脚前。

“为何,我竟感到有丝丝不安……”
 

聂天雄。

鼎盛安保公司董事。

他是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穿着一双黑色的皮靴,一身简单的装着没有半点成功人士该有的样子。

反而,浑身上下都有一股肃杀的气息。

预感,这种东西看不见,摸不着。

但,却能真正的感受到。

打个比方。

今天,某某的右眼皮跳了两下,一般人都会下意识的想到,右眼跳灾,从而产生不好的预感。

现在的聂天雄就是这般。

虽然没有那么玄乎,但作为修行者,感官比普通人强,能细微的感受到一些常人所不能感受的东西,也属正常。

更重要的一点便是,他曾经上过战场。

对那种硝烟,杀戮的气息非常敏感,望着福利院的门口,心中不安的感觉变的愈发强烈。

仿佛,有一尊远古凶兽即将从中走出来。

“聂董事,你怎么了?”

这时,一旁的儒雅四眼男见他眉头紧皱,疑惑道。

这人名叫李天行,是这次行动的主要负责人之一,他虽然没有在鼎盛安保公司任职,但却是一位货真价实的二重天修行者,与聂天的修为相当。

聂天雄看了一眼这个表里不一的家伙,摇了摇头,“没事,可能是我想多了。”

 

李天行推了推眼睛,呵呵一笑:“真

小说文学

不知道会长是怎么想的,带这么多人不说,竟还让我们两人亲自前来,难道此人有三头六臂不成?”

“我有一种感觉,这次行动,可能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顺利。”聂天雄语气严肃,那种对危险的预感是在无数个生死瞬间磨炼出来的,绝对不会有错。

“聂董事,你太敏感了。”

李天行转动着修长的五指,轻声道:“这次的目的,可不单单是为了给朱明松报仇,更是为了让本土人士记住,鼎盛虽然隐了,但不代表不如从前了,我想,这才是会长如此安排的原因吧。”

“话虽如此,但狮子扑兔,亦用全力,这句话,这些年我都没敢忘。”

回想起以往的一幕幕,就好像是在昨天。

可,从他踏上这条路开始,一切都回不去了,不是吗?

就好比现在,哪怕心中有再多不安,但还有退路可言吗?

李天行显然没有将他的话听进去,他五指突然握紧,脸色狰狞道:“挑衅鼎盛,待会一把捏死他。”

秋风再起。

天空,突然变得昏沉沉的,电闪雷鸣,大雨将至。

聂天雄眼珠下移,方才那片枯叶,已经不知何时,断成两节。

就在这个时候,福利院的大门处率先走出一道身子,是那个尖嘴猴腮的男子。

他嘿嘿一笑,连忙跑到前方的聂天雄和李天行两人,卑躬屈膝道:“聂董事,李先生,杀朱高层的那个人出来领死了。”

李天行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要他么你说?劳资又不瞎。

帝世天从后面踏步而出,在他的后面跟着雷狂还有傲寒几人。

抬头看了一眼天空。

“此时此景,甚好。”

雷狂点头,笑而不语。

此刻,傲寒几人根本就没心思去听帝世天说了什么,只觉得心脏跳动剧烈,被眼前的一幕狠狠冲击到了。

将近一千人的阵仗,而且个个训练有素,可不是周家家仆那种货色可以比的。

傲寒偷偷看了帝世天一眼,这次,怕是在劫难逃了。

你能打一百,能打两百,能打一千吗?!

“大块头,让你家先生道个歉认个错吧,事情说不定还有回转余地,现在可不是逞强的时候。”傲寒拉着雷狂小声问道,修行者,面对这种场面也无非只有两种结果吧?

要么被打死,要么被累死!

至于千人敌,恐怕只有人榜前列甚至地榜上的那些天才能够做到吧。

雷狂对她礼貌一笑,然后一双虎目落在了下方的聂天雄身上,开腔道:“北海城,要变天了。”

聂天雄瞬间全身绷紧,这种目光,就像是一头老虎在盯着自己的猎物般,让人不寒而栗。

“你这种人,不该出现在这里。”

一句话落下。

让全场的气氛诡异到了极点。

其他人,都不明白雷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聂天雄本人怎么可能不知道?

“呵呵,你小子就是帝世天吧?你杀我鼎盛高层,现在竟说我们不该出现在这里?什么意思,只准你杀人,不准我们放火?”

李天行阴沉着脸,显然将雷狂当成了帝世天,这几个家伙从出来到现在,竟没有正眼看他一下,这让他自傲的心备受打击。

雷狂:……

“我跟你讲话了?插什么嘴?”

一旁的男子想要解释什么,却被李天行一把推到在地。

“好小子,这么多年,敢用这个语气跟我李天行说话的,你是第一个,不把你的脑袋割下来,实在难解心头之恨。”

说着,李天行手中翻出一把短刀,寒光一闪,就准备对雷狂动手。

人心隔肚皮,这句话一点都没错。

看起来这般儒雅的外表之下,没想到隐藏着如此心狠手辣的一面。

可,就在这个时候,聂天雄突然伸手拦住了他。

“你什么意思?”李天行脸色一沉,对聂天雄的举动很是不满。

“我想跟他说两句话。”聂天雄退后一步,认真道。

虽然他已经退出那个地方多年,但心始终是热的,如果不是因为实属无奈……今天的见面,恐怕就不会是这般针锋相对了。

当年,还在少年时。

那面旗帜下,发过的誓,他这辈子都不敢忘记过。

“好,我给你个面子。”李天行犹豫了一下,最终将短刀收了起来,同为鼎盛办事,再加上聂天雄的地位和修为都不弱他,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

“方才你问我一个问题,现在我回答你。”

聂天雄盯着雷狂,然后猛得拉开自己的领口,他的整个前胸都已经塌陷了进去,皮肤皱成一团,模糊不清。

“当年,我身负重伤,纵使心中有一万个不愿,也不得不退了出来。

我家里穷,父亲死的早,只有一个老母亲守着一间老房子过日子。

可,当我带着这一身被我视为荣誉的伤痕回到家中的时候,却发现房子已经被拆迁的强制收走了,家中老母亲流落街头,落下满身病根。

最后,是鼎盛的总董事帮了我,这,就是我今天站在这里的原因。”
 

雷狂瞳孔猛缩,下意识的看向帝世天。

也就在聂天雄这番话落下的那一刻,帝世天未曾离开过天空的目光,终于落在了他的身上。

聂天雄曾经是兵者,而且还是上过战场的一类,帝世天如何感受不到?

可以说,这类人都是英雄,他们流的血,受的苦,全都是为了这片国土,和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

这种人,心就算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

从出来墨迹到现在没有说话,就是因为想要看看这个聂天雄,面对这种局面,最后会如何抉择。

是顺从本心,还是违背本心。

但,没想到他会说出一段和自己如此相似的经历。

他能够想象的到,那一刻,聂天雄的心究竟是怎样的冰冷,因为,在得知帝国忠被人废掉的那一瞬间,他曾身同感受。

但,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不能因为心中有恨,就让无辜的人承受伤害。

“你的心,我懂!”

乌云褪去,天空再次恢复晴朗,帝世天的声音,传入了所有人的耳中。

“你是谁?”

聂天雄双眼通红,那一句我懂,他不知道已经等了多少年。

可,真的有人懂吗?

帝世天抬头,朗声道:“我名,帝世天。”

众人,皆是一愣。

原来,这个人,才是真正的帝世天。

李天行反应过来,狠狠的瞪了尖嘴猴腮男一眼,恨不得一刀捅死他。

搞来搞去。

主角到现在才出场,亏他刚才

小说文学

……想想都觉得丢人。

男子:……

怪我咯?

没有理会他们是何表情,帝世天接着道:“现在,告诉我,你会怎么做?”

聂天雄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沉默片刻,才道:“看在同僚的份上,如果你们能保证,从今以后,以鼎盛为尊,我可以在总董事那里说说好话,尽量保你们一命。

这是我目前,唯一能做的事情,不然,今天你们恐怕……”

聂天雄看了一眼旁边的李天行,又看了看身后的近千人,他只希望,帝世天他们能够答应下来。

不然的话,帝世天几人面对这种局面必死无疑!

两个二重天,近千的训练有素安保人员,哪怕是三重天,也能给耗死。

雷狂和帝世天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笑了。

这是,要让他们给鼎盛效力?

就在这时,帝世天他们还没说话,李天行立马就跳了出来,“不可能,聂董事,我希望你能够理智一点,此人是我鼎盛必须要除掉的对象。

如果让他活下来了,岂不是以后随便什么垃圾都搞敢挑衅我们了,那鼎盛颜面何在?!”

他的语气非常坚决,眼中的怒火几乎化作实质,恨不得现在就杀了帝世天。

“李天行,我希望你摆清楚自己的位置,这件事我会亲自和总董事说,怎么处置他们,也是总董事说的算。”聂天雄冷哼一声。

这李天行仗着自己是二重天的修为,行事说话各方面对他这个前辈一点应有的尊敬都没有,如果不是修为倒退,这种货色,早一巴掌拍死了。

“别拿总董事压我,这件事,你问问兄弟们答不答应。”

说着,李天行对着身后近千人喊道:“兄弟们,此人是杀掉朱高层的罪魁祸首,现在为朱高层报仇不过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可聂董事竟然有意放他们一马,死去的朱高层答应了吗?你们会答应吗?!”

“不答应!不答应!”

……

一道接着一道反对的声音响起,让聂天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李天行笑容更甚,“兄弟们,你们说,对待仇人,我们该怎么做。”

“杀!杀!杀!”

近千人的声音响彻云霄,看到这一幕,傲寒的脸色都吓白了。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污小短文故事100字左右,总裁不许下面穿裤子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vsexz.com/stock/400212.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