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股市新闻 > 新闻正文

污到你下面流水的小黄文,叫的越大声老子越兴奋

洛天赐的信:北海一行,能与你这等英雄人物结识,老夫这一生也算是没了什么遗憾。
此一别,山高路远,不知何时才能相见!
洛凡医谱,乃我祖上所传,其中精髓,就连我也只摸透十

洛天赐的信:北海一行,能与你这等英雄人物结识,老夫这一生也算是没了什么遗憾。

此一别,山高路远,不知何时才能相见!

洛凡医谱,乃我祖上所传,其中精髓,就连我也只摸透十之一二,我曾一度认为,此物不属凡间,今日,将他传授与你。

此医术,越到后面,施展所需的修为也越来越高,老夫此生怕是无力研透,但我相信,你可以。

当一个人,同时掌控生,死两种极致力量的时候,他的未来会走到那一步,我很期待。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

战歌,十斤,别忘了让人给老夫送过来。

洛天赐亲笔。

一封信,看到最后,帝世天忍不住的笑了出来,“就冲你这本祖传医谱,我决定多送你二两战歌。”

洛天赐要是听到这句话,怕是会一口老血喷出来。

一本能够从阎王手中夺命的医术,在你眼里就值二两酒?!

言归正传。

洛天赐的医术如何,帝世天是有所耳闻的,再加上这次,将他卧床三年,全身骨头碎了大半的父亲治好这等神奇的医术,也只是称,摸透了洛凡医谱的十之一二。

那么,这本洛凡医谱,到底还记载着什么样的高深医术,一时间,就连帝世天也不禁好奇了起来。

俗话说的好,技多不压身。

哪怕他对医术并没有多大的兴趣,也不妨碍他学几招。

万一,以后身边的人有个啥疑难杂症的,他也不至于束手无策。

帝世天伸手,将这本足有石砖厚的书籍拿在了手中。

洛凡医谱。

一本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蓝色封面书,它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历史久远,反而像是崭新的,这是祖传的?!

怕不是印刷的吧?

“也对,这么多年了,真正的洛凡医谱原本估计早不知道哪去了。”帝世天自语一句,然后翻开了书。

半个小时后……

帝世天把书合上,揉了揉眼睛,虽然只略微的看懂了前面一点,但也让他差点陷了进去,“怪不得洛天赐那家伙会称这本书不属凡间,实乃有些逆天。”

原来,洛凡医谱里面的医术,只有修行者可以修炼,普通人就是可以看懂,也根本施展不出来。

因为,修行者体内有,气!

每一种医术,都是需要配合体内的气,才能够起到作用。

帝世天估计,后面那些看不懂的地方,就是因为自己的修为不够。

可,他的修为,已经算得上登峰造极了。

那么,创造这本医术的人,修为究竟到达了何种地步!!

一山更有一山高。

自己,还是有些坐井观天了啊。

 

人的体内,果然拥有着无穷的力量。

这一刻,帝世天的眼界变的更加宽阔,突然,胸口一涨,体内仿佛有什么东西松动了一下的感觉。

“对古人,应始终保持敬畏之心。”

帝世天站起身来,微微一笑。

这时,雷狂走了过来,感受到他身上那股久久不能平息的气息,心中一惊,“大佬,你不会又突破了吧?!”

半年前,封神一战,帝世天破而后立,踏入了无数人这一辈子都无法达到的境界。

这才半年过去,怎么感觉又……

“没有,只是略进一小步。”帝世天看了他一眼,心中也是万般感慨。

对洛天赐的感激之心,已经到了无法言喻的地步。

此人,怕是会成为他人生路上为数不多的领路人之一。

雷狂:……

略进一小步?

你那个境界,一小步也不得了好吧...

“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帝世天奇怪的看着他,别看这小子长相不善,其实纯属傻大个一个,平时没事绝对不会进自家本,因为二老实在太热情了,他害羞。。

雷狂一拍脑袋,一嘴标志性的白牙露了出来。“对了,明天是周强的追悼会,我们要过去为看看吗?”

“那是当然。”

因为今天心情不错,帝世天也罕见的贱贱笑道。

“能让您亲自去,也是这小子的荣幸。”雷狂这时也不忘拍个马屁。

“你有什么事,直接说!”帝世天警惕的看了这雷狂一眼,这小子,平时也没见这么拍马屁啊。

见小心思被戳穿,雷狂有些不好意思的撮了撮手,“这个...那个啥,你还记得今天的那个老兵不,就是被您赐了两重天修为的那个。”

“记得,怎么了?”帝世天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您看,也随手赐我两重天呗?”雷狂摆出一个我已经做好了准备的姿势,仿佛下一刻,便会被光辉笼罩,再上两重天。

唰!

帝世天的脸瞬间就黑了。

一脸提在他的屁股上,“滚蛋,你当我是神仙呢?”

他能助聂天雄上两重天,是因为聂天雄以前本就是四重天的修为,只不过是因为后来受伤太重,跌落了下来。

如果他能随手赐人修为,这个世界怕是会疯!

“不赐就不赐,这么凶干嘛...”

雷狂捂着屁股,一边望外跑,一边嘀咕。

“你等等!”

呃……

“怎么了,老大,有什么事,你吩咐,上刀山下火海,绝不含糊。”见形式有些不对,雷狂赶紧‘悬崖勒马’,跑到帝世天面前,标志性的微笑,一副憨厚小子模样。

帝世天:……

“我父亲已经痊愈,当年的事,查清楚了吗?除了李立斌,还有谁参与。”帝世天问道。

提到帝国忠,雷狂不敢马虎,严肃的道:“因为这几天一直在查孩子的消息,李立斌那边倒是没怎么注意,不过大致的一些消息还是有的。”

帝世天点了点头,意识他继续说。

“当年的事,应该和李家的人没有关系,李明辉此人,在外口碑还是不错的,提携自己的表

小说文学

弟,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不过李立斌现在在外地出差,这一切还待查证。”

“不在本土?”帝世天眉头一挑。

“正常出差。”雷狂明白他的意思,这是怕李立斌这小子得到什么风声跑路了。

“那先不要管他,以免打草惊蛇,这人,我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帝世天挥了挥手,断然决意。
 

傍晚时分。

小家伙从睡梦中醒来。

她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的梦,在梦里,有干爹,有爷爷有奶奶,她过着很幸福的生活。

她,终于也是有亲人疼的孩子了。

可,当她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又是一个陌生的环境,一时间,不禁有些惶恐。

最后,帝世天领着她,容入了这个家庭。

二老年龄已高,帝世天如今快三十的人了,也没能让他们抱上孙子,就连儿媳妇也不见一个。

他们可是愁的不得了。

现在,家里有了诗诗的加入,可谓是一家欢喜。

二老对小家伙有多宠爱,已经不需要过多言语。

就连帝花语,这个姑姑,也对突然冒出来的侄女喜爱的很。

反观小家伙,却是有些胆怯。

她本居住在拥挤,吵杂的福利院。

三年的时间下来,已经习惯了那种孤独,突然来到这样的一个暖窝,一时间,还有些难以适应。

她很向往,这种有亲人,被人宠着的感觉,让她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人,原本空洞的心,也被填满了暖流。

但,她也很害怕,害怕这一切会再次离她而去...

……

几天前,

北海大酒店被推,二号匆匆退位,这两件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

虽然给北海城造成了一时的轰动,但好在,没了下文。

人们本以为,北海大酒店自己作死,不知道得罪了哪尊从城中路过的大神,惨遭如此命运。

但,事过几天,又是两件足以让北海城震三震的大事发生。

可谓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让这座历尽了无数风霜的小城,变得更加摇摇欲坠起来。

第一,当然是在北海城扎根多年的鼎盛安保公司彻底被覆灭一事。

鼎盛安保公司,这个在北海城经过无数次洗牌都不曾倒下的庞然大物,不说背后究竟牵扯了多少人的利息,就说其自身的实力,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强大。

可,就是这样的一股势力,竟在一天的时间里被连根拔起。

这听起来仿佛不以为然,张嘴就能道来,但仔细酌量,你就会发现,这背后,必然隐藏着一只巨大的推手。

这只推手强大到,可以让无数身居高位的人连反应机会都没有,直接一巴掌拍散鼎盛。

第二,则是现今北海第一家族的周家,家主亲弟身死一事。

几天前,周强结婚的场景是何等的风光,闹的当时北海城几乎人尽皆知,更是有无数大人物蜂拥而至。

可,红喜事刚办不久,人就这么没了。

周家更是对这件事闭口不提,就连死亡原因,知道的人也为数不多,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这两件事,无异于要比前两件来的更加震撼人心。

同时,也给某些‘大佬’狠狠上了一课。

第二天。

当这些消息彻底传开的时候,就连那些按部就班的普通人,都嗅到了一股不寻常的味道。

接连发生的四件事,任何一件,都不是表面上的那么寻常。

而当初在北海大酒店周强的婚礼现场,目睹了帝世天杀死朱明松的人,更是猜了个七七八八。

北海大酒店。

鼎盛安保公司。

再加上,商界领头羊,周家,

这一切,未免有些太过巧合了一些。

……

早,八点。

殡仪馆。

数千平米的广场上,此刻停满了各种形式的豪车。

往来人流,不伦是何等身份,皆是一身黑色装束。

胸口处,还别有一束白色花朵。

今,是周强的哀悼会。

她的妻子,孙丽艳早就哭的稀里哗啦,当然,不是因为伤心,而是因为以后的她就要坐实寡妇之名。

如果周家一旦发现她有不忠之心,等待她的,将是噩梦。

孙有为脸色有些难看,但也识趣没有多话。

“小强,你走好,姐姐马上就让那个畜生去陪你。”

这位年纪轻轻就坐上了一家之主位置的女人,平日里,冷艳,高傲。在这一刻,却露出了狰狞的一面。

不得不说,仇恨是一股无比强大的力量,它可以轻易的改变一个人。

“你还要执迷不悟吗?你斗不过他的。”周如龙叹了一口气。

要说他恨帝世天吗?他当然恨,毕竟死的是他的亲儿子。

可他也知道,他没资格去恨。

因为这一切,本就是周家咎由自取的。

“老东西,这里面躺的可是你的亲儿子,你竟还在这里优柔寡断,惹人耻笑!”

周蜜看着他,如果不是场合不允许,她恨不得再给周如龙一巴掌。

自己儿子都被人杀了,竟连报仇的勇气都没有,她周蜜,怎么会有一个如此软弱的父亲。

周如龙摇了摇头,没有反驳。

其他周家人,见到这一幕也只是冷笑连连。

哪怕他们都是周如龙的后辈,但也没有一个站出来帮他说话,现如今,周蜜当家,他周如龙,不过是一个快要入土的将死之人罢了。

“周家主,节哀顺变。”

这时,一个肥胖的中年人一路小跑过来,喘息道。

啪!

“来这么晚,还有胆子到我面前来?!”

周蜜直接给了这人一巴掌,周家家主的威势完全展露出来。

这胖子捂着脸,也不敢接话,只好一个劲的赔礼道歉。

直到周蜜不耐烦的挥手,胖子才松了一口气。

“嗯?周家主,周少的...棺材怎能如此随意?我这就打电话让人送上好的棺材过来。”

突然,胖子的目光落在了那一副被雷狂随意用几块木板钉起来的棺材上,顿时感觉找到了表现的机会,说着就掏出了电话。

“傻逼!”

周蜜脸色瞬间一沉,又是啪啪啪的几巴掌打在了胖子的脸上。

胖子一时有些懵,“周家主,您...这是什么意思?”

“我周家还没穷到连一口上好的棺材都买不起,需要你来送?!”

胖子:……

胖子有些迷糊,这大人物的心思真是摸不透啊。

既然你买的起,为什么不给自己弟弟换口好的棺材呢。

等到别人传出去,丢的岂不是自家的脸?

这时,其他人也是疑惑不已。

只有周蜜自己知道,她是不想换吗?是没钱换吗?都不是。

她是买不到。

没错,就是买不到。

整个北海城,卖棺材的地方,全部没有卖,棺材好像一夜之间变成了什么抢手货,以至于她不得不让周强就躺在这个破旧的棺材里。

周蜜不想解释,其他人也没敢多问。

就在这时,天空漂起了细雨。

天地同悲。

一辆黑色的商务车,也缓缓的停在了广场之上。
 

窸窸窣窣。

雷狂下车,为帝世天撑起一把黑色的雨伞。

“周家排场确实够大,死个人,都有这么多人来送行。”

理了理西装的领带,帝世天看着眼前人挨人的场面,不禁开腔说了一句。

“走吧,说了不让他安心入土,一定要做到才行。”

两人迈着步子,不急不缓,给人一种正在散步中的感觉。

哒哒的皮鞋踩着雨水的声音,让前面的部分人,听的清清楚楚。

“还有人迟到?”有人回头冷笑一声。

“这两人,怕是要和那胖子落得个一样的下场咯。”

“哼,来为周少送行,胸口竟不戴白花,真是找死!”

周围,不停有人议论。

帝世天也不在意,径直往里面走去。

中途,人群皆是不自觉的退开,因为他们都想看看,帝世天最后会遭到什么凄惨的下场。

人群最前方,周蜜像是感受到了什么,回头看了过去。

下一秒。

倒退两步,脸色瞬间煞白,在她那放大的瞳孔里,出现了一道她最不愿意见到的身影。

虽然她一直扬言要对付那个男人,但,当他再次站到她面前的时候,她...慌了!

帝世天来了!

这个杀他弟弟的罪魁祸首,竟然来到了现场!!

就在昨天,她和齐老亲眼看见,帝世天一个念头削了二重天的李天行,那种手段,太残忍,光是想想,就让人汗毛炸立。

这个男人来到北海城之后,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太过骇人!

周蜜牙关都在打颤,直到真正面临帝世天的那一刻,她才发现,自己竟然连开口的勇气都没有。

“周如龙?”

帝世天看着那个面带愁容的老者问道,至于其他人,根本就没正眼瞧。

“是。”周如龙淡定的点了点头,对来人,心中已有几分猜测。

“我叫帝世天。”

“嗯,我知道。”

一场对话,就这样没了下文。

这是帝世天与周如龙第一次见面,虽然只有寥寥几句,但却能够感受出很多东西。

当年,周如龙能够保下诗诗,帝世天在心里,对他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感激的。

但,毕竟杀了他的亲儿子。

周如龙没有开口说些求帝世天放过周家的话,因为他知道,帝世天和周家之间必是你死我亡,没有其他的结果。

帝世天也没有说让他不掺和此事,放他一马之类的话,因为周如龙不会退缩,哪怕不会对他出手,也一定会坚守周家到最后。

“帝世天?那里来的臭小子,给周少送行竟敢连白花都不戴,你究竟有没有将周家放在眼里?!”

先前的胖子,考虑到在周蜜面前已经留下了不好的印象,现在有这么一个表现的机会,岂会放过?

周蜜:……

周如龙:……

这得是多会作死的人,才会这么没有眼力见,别人主家都没有说什么,你一个外人在这指手画脚干什么。

“哦?你是哪位?”帝世天问道。

“我是天盛集团的总经理,洪波,你又是哪里冒出来的瘪三?连我都不认识,怎么够资格来跟周少送行?”

洪波挪动着肥胖的身躯,不屑的看着帝世天说道,在他看来,帝世天一身西装连一万块钱都不到,怎么可能算得上什么人物。

“天盛集团的总

小说文学

经理,比她的身份如何?”帝世天指了指周蜜。

“我这点身份在周家主面前自然是算不得什么,但比你嘛,呵呵,请个块头大的保镖就来装派头子?也不看看今天到场的都是什么人!”

洪波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就是说帝世天比不上他。

帝世天笑了一下,“你问问她,我又没有将她放在眼里。”

轰!

这句话一句,全场都沸腾了起来。

一个个都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随后又是幸灾乐祸起来,这小子,找死啊。

“哈哈...”

洪波更是大声笑了出来,一脸的肥肉都在不停抖动,“周家主乃北海城商界龙头,你竟然说不把她放在眼里,你是要笑死我吗?”

帝世天摇了摇头,这个世界上怎么总会有那么几个傻子,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

“把他的另一边脸也打肿,这样看起来比较对称一些。”

雷狂得令,将雨伞往空中一推,然后瞬间来到洪波的面前。

速度太快,洪波根本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啪啪啪的几下,另一边脸也肿了起来。

打完之后,雷狂再次一个闪身,回到帝世天身后,接住了那把落下的雨伞,期间,帝世天身上就连一滴雨水也没沾到。

“嗯,这下看着舒服多了。”帝世天点了点头。

众人:……

“你...你...竟然敢打我,等仪式结束,我要你死!”洪波反应过来,发现两边的脸都肿了起来,顿时像一头发了疯的公牛。

“这小子完了,还是太年轻啊。”

“是啊,洪波现在不敢动手,但等仪式结束,这小子就无处可逃咯。”

……

就在这个时候,周蜜终于鼓着勇气走了过来,咬着牙说道:“帝世天,我弟弟已经被你杀了,今天是他的哀悼会,希望你不要闹事。”

!!!

什么!

听到这句话,洪波的脑袋差点炸开,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周强...是眼前这个男人,杀死的?

面对杀死自己弟弟的仇人,周蜜的语气竟还这么客气,那这家伙的身份...

砰砰砰。

下一秒,洪波直接磕起头来,别人连周家的大少都说杀就杀了,他洪波算个屁啊,“这位先生,请您原谅我的无知,是小胖狗眼不识泰山,对不起,对不起。”

众人:……

洪波:命都快没了,还要个鸡毛的面子啊!

然而,帝世天却根本没有理会他们的意思,反而指着周强躺的那副棺材对雷狂问道:“这棺材是你打的?”

雷狂点了点头,十分认真。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污到你下面流水的小黄文,叫的越大声老子越兴奋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vsexz.com/stock/400214.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