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科技新闻 > 新闻正文

合家欢1一54全文在线阅读,男男双性高h浪荡小说

“这人谁啊,男人竟用这么重的香水。”后面的兰欣欣皱眉嘀咕了一句,显然,她这种女生对男人用香水比较反感。
老实说,一个男人用这么重的香水,余飞也反感

“这人谁啊,男人竟用这么重的香水。”后面的兰欣欣皱眉嘀咕了一句,显然,她这种女生对男人用香水比较反感。

老实说,一个男人用这么重的香水,余飞也反感。

但他见多了用香水的男人,所以见怪不怪地哼了一声,然后便下楼给老爹和姜妈办住院手续去了。

手续很快办好,这第一天的费用,包括手术费,就花了五万,将余飞这些年的积蓄挥霍一空。

“天哪,这么贵。”看到余飞拿回来的缴费单,兰欣欣惊叫出声,同时担忧地道:“那以后的治疗费用怎么办啊?”

余飞一脸平静:“自然是要那帮混蛋出。”

“对。”兰欣欣一咬牙:“不能便宜了他们。”

“欣欣,你知道马龙住什么地方吗?”余飞脸色豁然一冷。

“知道。”兰欣欣点头:“余飞哥,你打算去找他?可是,你只有一个人,要不咱们报警吧。”

“不用,咱们走。”余飞冷冷地道。他自己背后隐藏的身份就是警,还报什么警。

“你等下,我有一个朋友在这里做护士,我让她帮忙照看老爹一下。”还是兰欣欣考虑周到,让余飞很是感激。

医院的事安排好后,两人离开医院。

两人打了一辆出租车,余飞先回了一趟家,看着刚整理好的新家一片狼藉,满地的废墟,愤怒的他一拳轰在墙壁上,石灰墙面硬生生被这一拳轰得凹陷下去,看得兰欣欣吃惊地张大小嘴。

“走!”余飞一咬牙,带着杀气,愤然转身下楼,兰欣欣急忙跟上。

马龙的家住在三角井区,一栋五层的洋楼,在这一片区,算是最豪华的住宅了,堪称豪宅。

兰欣欣带着余飞来到马龙家门口时,大门紧闭,还上了锁,根本没人在家。

“余飞哥,他不在家,怎么办?”兰欣欣无奈地道。

“他还有其他住处吗?”余飞盯着眼前的洋楼,一脸的冰冷。

“他这种人,肯定有其他住处,可是我不知道啊。”兰欣欣抱歉地道。

“咦,兰姐,你怎么在这里?”突然,一个年轻的声音传来,四个流里流气的小年轻嘴里叼着烟,吊儿郎当地走过来。

兰欣欣转过身,一看到几个人,当场板起脸训道:“王大军,又在外面鬼混,小心我告诉你爸妈。”

王大军是四个人的领头,个不高但却精壮得像头牛,皮肤黝黑,一脸的痞气。

“切,兰姐,我爸妈这会哪有空管我,正忙着离婚呢。”王大军不屑地道。

“咦,这位是你男朋友啊?哇,兰姐,你换男朋友了。换得好,以前那个杨瑞老子看着就不像男人。”王大军的目光望向旁边的余飞。

“男朋友你个头。”兰欣欣红着脸没好气地道:“你看看他是谁?”

“他谁啊?”王大军几人都是一愣。

当余飞转过身来时,他们怔住了,瞳孔豁然瞪大,嘴巴张开,烟头从嘴里掉下去都不知道,直到火烫的烟头掉在脚背上,这才惨叫着反应过来。

“啊——。”王大军抱住自己的脚,惨叫了好半天才缓和过来,然后愣愣地盯着余飞:“你,你是余飞哥?”

余飞淡然一笑:“怎么,连我都不认识了吗?”

“哇,飞哥,真是你啊!兄弟们,咱们的余司令回来了。”王大军等人兴奋地叫起来,脚也不疼了,立马围上来,跟看一外星人似的。

他们口中的余司令,是小时候,一帮家伙玩耍时对余飞的称呼。

余飞年纪比他们大一些,而且又能打架,小时后是附近小伙伴们的孩子王,经常带着一帮家伙玩当兵打仗的游戏,他自任司令,大军等人当小兵。

之后,余飞当兵去了,王大军就成了这帮家伙的领头。

“啧啧,飞哥,不愧是去当过兵的人啊,这体魄,这气势,俺们都不敢认了啊。”王大军羡慕地赞叹道。

“是啊是啊,飞哥,你啥时候回来的?”一个剃了个大光头的家伙接过话,他叫李光,也是一个让父母头疼的家伙。

“飞哥,还认识我不,我叫廖聪明。”一个小子挤到余飞跟前,露出一口龅牙。

王大军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聪明个鸟毛,就一死龅牙,尼玛读书的时候,考试从来都是个位数,老子还拿过两位数的分数呢。”

“嗯嗯,最高二十一分,的确很高的。”旁边兰欣欣哼了一声。

“呃,那个……。”王大军那张黑脸一红,厚着脸皮讪笑道:“二十一分,那也是两位数不是。”

“嗯,那倒是,就你脸皮厚。”兰欣欣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司令,勤务兵向您报告。嘿嘿!”一个洪亮的声音炸响,一个年纪不大,却肥得跟一头熊似的家伙,站到余飞跟前,一脚踩在地面上,“嗵”的一声巨响,大地似乎都跟着抖了一下。

这家伙站出来,学着电视里的样,胖乎乎的手给余飞来了一个蹩脚的军礼。

这小子叫张小胖,小时候肥嘟嘟的很可爱,余司令于是就提拔成了自己的勤务兵,没想到,几年没见,这家伙竟然胖成了这样,个头都差不多跟自己高了。

旁边站着的兰欣欣跟他一比,那简直就跟眼前站着一座山似的。

“小胖?”余飞差点不敢认了:“你该减肥了。”

“嘿嘿。”小胖挠了挠后脑勺,一个劲傻笑。

“飞哥,您就别指望他能减肥了。”王大军叹气道:“这家伙,你是没见他那吃相,什么东西越油腻,越肥,他越爱吃,甚至有时候什么都不要,直接拿猪油当饭吃。”

“军哥,咱就别说小胖了。”光头李光插话,兴奋地道:“飞哥回来了,以后咱们就跟着飞哥混了,嘿嘿。”

余飞还没说话,兰欣欣喝道:“混什么混,余飞哥才不会像你们这样没出息,整天游手好闲混日子。”

“兰姐,这咋能叫没出息呢,咱们也是有理想的。”王大军抢过话,一本正经地道:“在飞哥的带领下,我们肯定能混出名堂来,说不定哪一天就出人头地了。你看那个马龙,现在多牛逼!要小弟有小弟,要钱有钱,要女人有女人,啧啧……。”

几个家伙说起马龙,一脸的羡慕。
 

兰欣欣看这几个混蛋那羡慕的样子,恨铁不成钢啊,人有理想是好的,可要走正途,怎么竟然去羡慕马龙这种走歪门邪道的社会混混。

“你们都不上学吗,满脑子竟想着混社会?”余飞皱眉问。

王大军哭丧着道:“飞哥,您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几个,考试从来没超过三十分,哪是上学的料啊,早不上了。”

“这倒是,他们几个啊,三年前就不上学了,整日就在外面游手好闲,打架斗殴,连他们的父母都管不了。”兰欣欣插话道。

“兰姐,您这话就不对了,我们都已经年满十八岁,是成年人了,哪还用得着父母管啊。哥几个说是不是?”王大军冲几个家伙问。

“就是就是。”几个家伙纷纷应和:“再说,我们几个的爸妈哪有空管我们啊,都忙自己事呢。”

看来,这几个家伙凑在一起游手好闲,都和父母的放任不管脱离不了关系啊。

“飞哥,您回来了,要不你带着我们混吧,相信我们一定能够出人头地,比马龙混得更好。”王大军激动地道。

李光立即附和:“军哥说得对,马龙那逼样,当初被飞哥打得满地找牙,哪能跟飞哥比啊,飞哥要是带领我们出来混,绝壁比他强一万倍。”

“飞哥,带我们混吧!”小胖和龅牙也大声附和,满是期待的眼神望着余飞。

余飞瞪了他们一眼,严肃地道:“带你们混可以,但必须走正途,不能违法乱纪,像马龙那种混法是不会长久的,懂吗?”

“懂懂……。”几个家伙忙不迭地点头:“只要飞哥肯带我们,您说怎么混就怎么混,我们听您的。”

听到这话,兰欣欣急了,赶紧将余飞拉到一边,压低声音道:“余飞哥,你不能跟他们一样这么厮混,混社会是没有出息的。”

余飞点头:“我知道。”

“你知道,那你还要带他们混什么?”兰欣欣急得直跺脚,她真担心余飞变成一个混混。

“欣欣,这几个家伙你也看到了,如果我不帮他们一把,那他们就真的成混混了,到时候锒铛入狱未可知,被人砍死街头也未可知,都是一起玩到大的兄弟,我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这样堕落下去吗?”余飞解释道。

“余飞哥,我知道你是好心,可你现在你都这么困难,怎么帮他们?”兰欣欣满脸愁容:“而且,他们除了做混混,其他的什么都不懂,让他们做什么?”

“放心,我会找正事给他们做的。”余飞给了兰欣欣一个自信的眼神,接着转身走向王大军几人,劈头就问:“大军,先帮我办件事,马龙在什么地方,知道吗?”

“马龙?”几人看向马家豪宅紧闭的大门,王大军想了一下:“飞哥,这小子今天不在家,不过我知道他经常去的几个场子,咱们可以去那里找找。只是,您找他干什么?”

问到这个问题,余飞脸色一寒,周围的空气温度骤然一降,让王大军几人心头一颤,这气势有些可怕。

“今天早上,他带人把我家砸了,老爹和姜妈现在还在医院,生命垂危。”余飞满脸寒霜地道。

“什么?我擦,敢动飞哥的老爹和姜妈,我特么剁了他!”李光摸着他的大光头怒吼。

“飞哥,咱们这就去找他!”王大军等人也是一脸愤怒。

“等一下,去之前,给他留个纪念。”说完这句,余飞走向马家洋楼的大铁门前,摸了摸铁门上那个巨大的锁头。

“飞哥,您想砸门进去?”王大军凑上来:“我这就去找铁锤来。”

“不用。”余飞吐出两个字,突然,轰然暴起,一脚狠狠踹在铁门上。

“哐当”一声爆响,铁门应声而开,后面一帮人直看得目瞪口呆。

尼玛啊,飞哥猛啊!那么一大把铁锁,一脚就被踹开了,这是人的脚吗?

“进去!”余飞一脚跨了进去,进里面时,又一大脚将大厅的大门踹开,冲进了洋楼的大厅里。

王大军几人跟着蜂拥而入,看着大厅里豪华的沙发、空调、电视,就连地板都铺着昂贵的红色地毯,两眼发直,跟看到一娇滴滴的美女似的。

“啧啧,有钱人啊,这随便拿一件出去卖,可值不少钱。”龅牙廖聪明眼馋不已。

然而,余飞冰冷的话打破了他的梦想。

“一件也不许拿,全砸了!”

众人一愣。

“飞哥,都砸了多可惜啊。”龅牙很心疼。

“少特么废话,飞哥让砸就砸,叽歪个鸟毛!”王大军喝道,第一个冲上去,一脚踹向豪华的大电视,一声爆响,家庭影院配置的电视被踹得支离破碎。

“砸!”李光狠狠一咬牙,不甘落后,抄起地上一张椅子,用力朝养着昂贵金鱼的浴缸砸去。

“砸他娘!”肥得跟一座山似的小胖最猛,一脚下去,当场就把一沙发踹废。

“老子也砸!”龅牙见兄弟们都开干了,他哪有不干的道理,在大门后面找到一根铁棍,下一刻,铁棍挥舞,一阵横扫,所过之处,一切化为废墟。

兰欣欣最后面冲进来的,看着几个人在里面一阵乱砸,吓得她大叫:“余飞哥,快叫他们住手啊,这是干嘛呢?”

“欣欣,马龙砸了我的家,我还他一次而已。”余飞冷冷地道,没有半点让几个家伙住手的意思。

“这……。”兰欣欣也不好说什么了,想想马龙这也是活该。

不过就余飞家里的那些东西,所有被砸的加起来,估计还没这里一张地毯贵,这样互砸,马龙简直是亏血本。

然而,亏的还不止这里,王大军几人砸上瘾了,根本停不下来,大厅砸完后,不用余飞吩咐,冲上楼继续一路砸,所过之处,简直是惨不忍睹,跟“鬼子”扫荡似的。

这里猛打猛砸,弄出这么大声响,左邻右舍的居民们纷纷跑出来,听说有人砸马龙的家,一个个震惊得不要不要的。

马龙现在可是这里的一霸,谁吃了豹子胆敢砸他的家,不要命了吗。

于是,周围住户的人蜂拥着跑出来,想看一下敢砸马龙家的人,是何方牛人!
 

当然,很多人来围观是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心里还在大喊砸得好,恨不得自己也去砸一下,只是没那个胆而已。

这种心态,一部分是因为仇富心理,一部分是痛恨马龙的人。

马龙这些年靠巧取豪夺,祸害十里八乡的老百姓发家致富,早已让人深恶痛绝了,他们巴不得有人来收拾这家伙呢。

半个小时后,余飞等人终于砸完收工,从里面出来,身后留下一堆堆废墟,损失最低也是上百万,足以让马龙吐血了。

“哎,那不是王大军几个混小子吗?他们竟敢砸马龙的家,不要命了!”王大军这小子,这个片区的人没几个不认识的。

“啧啧,老王家的小子就是牛啊,砸得好。”有人则大加赞赏。

“好个屁啊好,到时候马龙还不撕了几个混小子。”有人没好气地道。

“喂喂,别吵了,你们看那是谁,我怎么感觉有些像周朝胜家的养子余飞。”有人注意到了余飞。

众人急忙朝后面出来的余飞看去,跟在余飞后面的是兰欣欣。

当看到兰欣欣也在其中时,一帮人傻眼了。

“不是吧,那不是兰老头家的女儿兰欣欣吗?乖乖,兰老头生了个彪悍的女儿啊!”

在乡亲们的印象中,兰欣欣一直是个乖乖女,还真没人想到,她竟然有这么彪悍的时候,敢跟着王大军等人一起砸了霸王马龙的家。

看到外面这么多围观的人,兰欣欣吓得赶紧躲到余飞后面,有些惶恐地道:“余飞哥,外面这么多人看着,怎么办?”

余飞好笑:“咱们又没干什么坏事,不怕。”

兰欣欣脑门冒出一条黑线,这还叫不干什么坏事啊。

“你看大军他们,什么事都没有嘛。”余飞继续道。

兰欣欣朝前面大军几人看去,当即是哭笑不得。

这几个家伙不但没有一丝的害怕,反倒跟一得胜的大公鸡似的,昂首挺胸,雄赳赳,气昂昂,在“万众”瞩目中,牛逼哄哄地走了出去,这是赤果果的显摆和炫耀,哪有半点担心和害怕的样子。

好像砸了马龙家,是多么英勇的壮举似的。

离开马龙家,余飞先将兰欣欣送回家,然后和王大军等人,杀气腾腾地去找马龙算账。

……

从三角井区进入市区的交界处,有一个汽车站,现在应该叫老汽车站,或者汽车西站。

因为随着市区的发展重心东移后,新的汽车站逐步转移到东部去了,这里就成了老汽车站。

老汽车站由于疏于管理,这些年只能用脏乱差来形容,加上这里又处于城乡结合部,人流复杂,导致这一带更是鱼龙混杂,干什么的都有。

马龙就在这里开了一个场子,叫龙哥洗浴城。

这会,马龙就在洗浴城里面,穿着浴袍趴在床上,一个皮肤白腻,身材姣好,只穿着三点的技师正在为他按摩。

“龙哥,听说昨晚上您忙了一宿,可累坏了吧。”技师一边按摩,一边嗲着声音陪马龙聊天。

马龙打了一个哈欠:“可不是吗,他妹的,老子都快累散架了。”

“那您干嘛还不好好睡一觉哦?”技师奇怪地反问。

“唉,睡不着啊。”马龙叹了口气:“阿彪那混蛋太狠了,用火烧一个老人的头,我特么虽然也

小说文学

狠,可这事真干不出来啊,现在想起来,我还心有余悸!”

“这样啊。”技师妩媚一笑:“那我给您压压惊吧。”说着话,她骑到了马龙的身上。

马龙一愣,瞬间也来了兴致:“对,压惊,压惊。”

他迅速翻过身来,仰面朝天。

技师找准位置坐下去,两人开始挥汗如雨。

两人大战正酣,“砰”一声响,一个手下火急火燎地冲进来:“龙哥,出事了!”

当手下看到龙哥正在和技师大战时,急忙刹住脚步,惶恐地道:“对不起龙哥,我不是故意的,我这就出去。”

“不用了二狗,有什么事说吧。”马龙叫住他,根本不介意,甚至有人在旁边看着,他更兴奋。

技师倒是被吓住,停止了动作。

“别停,继续。”马龙吩咐。

“好的龙哥。”技师妩媚一笑,接着旁如无人地继续。

二狗看着两人当着自己的面,还搞得这么热火朝天,瞬间将他体内的烈火点燃,恨不得也冲上去将女人扑倒,大干一场。

“不行,等下得去找个女人来解决一下问题。”二狗强忍住升腾起来的火气,赶紧朝马龙道:“龙哥,刚得到的消息,您的家被人给砸了。”

“什么?”马龙脸色一寒:“谁特么敢砸老子的家,活腻了吗?”

“带头的人是那个周朝胜的养子,余飞。”二狗双眼喷着火盯着大战的两人,听着技师嘴里发出的呢喃声,快受不了了。

“余飞?”马龙心头一颤,担心的事终于来了。余飞果然开始了报复,好在他躲在这里,今天没在家。

当然,这里也不是绝对安全,为了以防万一,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

“二狗,把兄弟们都召集到洗浴城来,准备好家伙,如果余飞敢来这里,咱们让他有去无回。”马龙咬着牙,目露凶光:“把老子在黑市里买的仿真枪拿出来,我特么就不信,余飞那狗杂碎能打,还能打得过枪去?”

“是,我这就去安排。”二狗一口答应,飞快地出了房间。

再待下去,他实在受不了了。

“他妹的,先找个技师熄火再说,龙哥的事等下再安排不迟。”这样想着,二狗转身扑进一个技师的房间,砰一声将门关上。

下一刻,房间里便传来男女大战的叫声。

里面,马龙和二狗都各自战得昏天暗地,外面,一辆面包车停在了洗浴城大门口。

“飞哥,就是这里了。”王大军坐驾驶座上,指着前面的龙哥洗浴城道。

余飞坐副驾驶座,盯着前面的玻璃大门,嘴里吐出三个冰冷的字:“冲进去!”

“啊?直接开车冲进去?”王大军一愣。

“不敢吗?”余飞反问。

王大军咧嘴一笑:“嘿嘿,怕毛,有啥不敢的,只是,我这车刚买不久啊。”他是心疼自己的车。

余飞没好气地道:“就一破面包车,几万块钱的事,你心疼什么?”

“嘿嘿,飞哥说得对,军哥,冲吧!”光头李光怂恿道。

王大军心里大骂:麻痹的死光头,不是你的车,你特么自然是不心疼。

“放心吧,亏不了你,到时候让马龙给你陪辆好的就是。&rdqu

小说文学

o;余飞安慰道。

王大军眼睛一亮:“飞哥,你说真的?”

“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假话?”余飞瞪着眼反问。

“哈,有您这句话就行,大家坐好了,我特么冲!”王大军一声大吼,脚下狠狠一踩油门。

一声轰鸣,在路人尖叫声中,车子如离弦之箭,冲向洗浴城的玻璃大门。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合家欢1一54全文在线阅读,男男双性高h浪荡小说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vsexz.com/tech/400145.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