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科技新闻 > 新闻正文

宝贝儿去阳台上做,好爽好深太涨了很舒服

王文斌下了公交车根据张欣怡发的地址来到了一个大酒店的门口,五星级的大酒店,王文斌看着酒店发呆,再次确认了一下张欣怡发的地址,地址显示就是在这。
王文斌疑惑

王文斌下了公交车根据张欣怡发的地址来到了一个大酒店的门口,五星级的大酒店,王文斌看着酒店发呆,再次确认了一下张欣怡发的地址,地址显示就是在这。

王文斌疑惑地看着,转了一圈,这周围就是这个大酒店,其它的也再没有什么吃饭的地方了。

王文斌拿出手机拨了张欣怡的电话。

“喂,你到了吗?”

“我按照你发的地址到这了,可是我在这附近也没看到有什么吃饭的地方呀?你在哪个位置?”

“就是皇冠大酒店啊,这附近好像就只有这个吃饭的地方了吧,你没看到吗?应该挺好找的。”

“皇冠大酒店?”王文斌抬起头,看着巨大的建筑上面巨大的灯箱字显示的“皇冠大酒店”几个字。

“对啊,你走进来,就在他们栖凤楼的芙蓉厅,你问服务员她会带你来的。”

王文斌有些愣神,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徒步走进了酒店里,来到了酒店大堂,问过之后,服务员带着王文斌穿过几栋楼来到了所谓的栖凤楼,然后又由栖凤楼的服务员带着王文斌来到了三楼所谓的芙蓉厅前面。

王文斌看着连门框都闪着金光的芙蓉厅,犹豫了一下,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一进去,就见到了张欣怡坐在包间的大沙发上玩着手机,而包间正中央的大圆桌上面已经摆了好几道菜了,正在这时,又有几个服务员端着菜从门口进来摆在了桌子上。

王文斌傻傻地站在包间中央,整个人没怎么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来了呀?来,吃饭,吃饭,我已经让他们上菜了,你看看这些菜合不合你的胃口,我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所以让他们把他们这边主打的菜都上了一遍。”张欣怡抬头看到王文斌进来了,连忙站了起来往餐桌边走,一边招呼着王文斌。

“你稍等一下。”王文斌打断了要入座的张欣怡。

“怎么了?”看到王文斌脸色不对问着。

“就我们俩吃饭?”

“嗯,是啊,不然还有谁?”

“你这是特意请我一个人吃饭的,是吗?”

“是啊。”

“你请我吃饭,你跑到这里来?你知道这是哪吗?”

“酒店啊,请人吃饭不都是在酒店吗?怎

小说文学

么了?”张欣怡被王文斌的态度给弄得迷糊了。

“我……”王文斌被张欣怡反问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好,就算你要正式点,在酒店吃,可是酒店也分个三六九等的,你知道在这里吃顿饭最低消费是多少吗?”

“最低消费?还有最低消费这么一说吗?你们这最低消费多少?”张欣怡有些懵了,问过旁边的一直候着的服务员。

“我们这里这个包间最低消费是四千九百八。”漂亮的服务员带着可人的微笑非常有职业素养地回答着。

“四千九百八,不贵呀,很贵吗?”张欣怡转脸问着王文斌。

“不……不贵,一点都不贵!”王文斌差点一口老血没忍住喷了出来,咬着牙说着。

 

“是啊,我也觉得挺便宜的,最主要的是这附近好像也就这么一家酒店,我在网上查的,所以就直接过来了。来,坐,吃饭。”张欣怡笑呵呵地说着。

“我们两个人,你这是点了多少菜?你吃得下吗?”王文斌又看到几个服务员端着几道菜上来,把整个桌子摆的满满的,忍不住问着张欣怡。

“吃不下没关系,吃多少算多少,主要是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所以就让他们把他们这里好吃的和他们的特色菜主打菜什么的都给上一遍,这样你就可以选着吃了,总会有你喜欢吃的。”

“……”王文斌站在那哑口无言,现在的张欣怡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怪物。

“先生请坐,请问红酒是现在开吗?”服务员走到王文斌身边,替王文斌拉开椅子请王文斌坐下,然后从另外一个服务员端过来的托盘里面拿出红酒,用毛巾捂着托着。

“还红酒?等等等等,那个……美女……服务员,我这人吃东西不喜欢别人在旁边看着,更不习惯别人在旁边伺候着,你们先出去吧,有需要了我再叫你们,好不好?”

服务员稍显尴尬,但是还是恭敬地走了出去,带上了门。

“怎么了?”张欣怡问着王文斌。

“张欣怡,你疯了吧你,你知道你这一顿饭吃下来要多少钱吗?你以为这是路边的小饭店啊?拼命点一顿饭也不会超过一千块?这是五星级的大酒店,这是资本家挥霍老百姓血汗钱的地方,你自己看看,定的包间,一大桌子的菜,还红酒,我这么跟你说吧,虽然我从来没吃过,我也不知道这具体要多少钱,但是肯定不会低于一万块。”

“我知道啊,怎么了?哪里不对吗?请人吃饭不都这样吗?”张欣怡疑惑着。

“请人吃饭都这样?你见过谁请人吃饭是这样子请的?”

“我爸我阿姨还有我们家朋友他们请人吃饭都是这样子请的啊?”张欣怡睁着天真的眼睛问着王文斌。

“我……你们家都是一群什么人?”王文斌感觉自己的血压直线上升。

“得,你们家人怎么请吃饭我不管,我只是告诉你,这一顿吃下来,起码是一万多,你有那么多钱吗?我反正是没钱,我身上总共也就带了两千多块钱,卡里面一分钱没有,剩下你自己想办法吧。”王文斌把钱包拿了出来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气呼呼地坐下。

张欣怡脑子乱转着,半响后问道:“请人吃饭是不是……是不是一万多很贵啊?”

“你说呢?我就搞不懂了,你不是家境贫困吗?贫苦人家的孩子应该是知道勤俭节约的呀,我怎么感觉你就像是首富家的千金大小姐似得,完全不食人间烟火啊。你是学生吗?你真的家境贫困吗?”王文斌疑惑地问着张欣怡。

“我……我当然是的呀,不然……不然我为什么要去你那打工勤工俭学?”

“对,你是勤工俭学,你上我那打工我给你两千一个月,你这一顿饭吃下去你得在我那做大半年。”

“啊……这样啊……”张欣怡也摸着头
 

王文斌一肚子火气,坐在了椅子上,点着烟,看着一桌子山珍海味,一点食欲都没有,心里在盘算着去哪筹钱替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姑娘把这顿饭钱给付了,他身上的钱只要够五千就会拿去还给别人,现在身上也就只有两千多块。

“哎呀!你想得太多了啦。我跟你说吧,这顿饭,不用花钱的。”张欣怡眼珠子转了好几圈之后笑着对王文斌说着。

“不用花钱?这酒店是你爸开的?”

“不是,这个酒店不是的。”张欣怡摇头。

“你这话说的,那哪个酒店是你爸开的?”

“呃……哪个酒店都不是,我爸爸……是农民,对,农民。”

“那你说不用花钱?人家白给你吃?”  

“是这样的,我有这里的贵宾卡。”

“贵宾卡?”

“对啊,充值型的贵宾卡,是……是……是我那前男友给我的,我跟你说过的,我那个前男友家里很有钱的。”

“就是那个给你买最新款苹果手机的前男友?”

“对啊对啊,就是他。他以前带我经常来这里吃饭的,他也有这里的贵宾卡,然后就给我也办了一张,里面给我充了一万多块钱的。这笔钱充进去了就拿不出来了,只能在这里用了,所以……所以我不就叫你过来吃了嘛,我点这么多就是为了把里面的钱给用完,我一个人也吃不完,所以就叫你过来一起吃呀。”

“还有这种事?”

“不然我怎么可能来这里吃饭?我……我家境贫寒,我哪有钱来这吃饭啊。”

“如果是这么说,那我就放心了,你吓死我了。不是……我觉得也不妥,张欣怡,你与你那前男友分手了,既然这卡是他给你的,我觉得你就应该把这卡给他。”

“为什么要给他?他背叛我你知道吗?他就是个花花公子,玩弄我的感情,背着我跟别的女人好了,我为什么要给他?我就是要吃,我要把他给我的东西吃光花光。”

“这样?那这个男人的确是可恶。”

“所以啊。那你现在还吃不吃?”

“废话,当然吃啊,白吃我怎么不吃?长这么大了我还从来没来过这种地方吃过饭呢,哎呀,有钱人就是爽啊,吃饭的地方都这么高级,还有这么多好吃的,这是什么?鲍鱼吧,哇,烤乳猪一整只,还有这个,我看看,咦,这是什么?不认识,不管了,吃。”王文斌一听到这,忽然就喜笑颜开,然后拿起筷子开始大快朵颐了起来。

张欣怡看着王文斌吃的畅快淋漓的样子,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她刚刚差点吓死了,暗道以后一定得注意一点了。

她其实没什么其它的想法,一大早,她就跑到自己家二楼的阳台扶手上,假装着要跳楼,把她爸妈吓得半死,全家人连带着所有的佣人吓得鸡飞狗跳,虽然也就是二楼,也就几米高,下面还是草地,而且佣人吓得把屋子里面的床垫什么的都给垫在了下面。但是最终的结果还是达到了张欣怡的目的,她爸妈当场就答应了她一个人出来住的条件。

因为害怕她再做傻事,她爸只用了几个小时,就按照她的要求在离大学城不远的一处楼盘里面买了一套公寓,当然,公寓是带了装修的,当张欣怡开着车提着包住进去的时候,里面所有的家具和电器都安装到位了,她爸妈就她这一个宝贝女儿,生怕她再做傻事。当然,必须买一套有小区的好房子这是她爸的底线,因为上次她租在老旧的房子里起火的事还让她爸心有余悸。

张欣怡之所以打电话给王文斌请王文斌吃饭,其实一方面是因为她心里高兴,自己终于再次获得了自由,想找个人陪着自己一起高兴庆祝一下。另外一方面,也是想感谢一下王文斌对自己的救命之恩,虽然这份救命之恩她暂时不想告诉王文斌。所以她想着请王文斌吃顿饭。

在张欣怡的印象里以及潜意识里面,请人吃饭都是这个样子的,找个大酒店,定个包间,然后点上一桌子的菜请人家过来吃饭,她从小到大不管是请人吃饭还是人家请她们吃饭都是这么请,所以张欣怡就认为所有人请人吃饭都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没想到差点就彻底露陷了。

“那小子敢背叛你,咱们就吃,吃他的喝他,后悔死他。”王文斌一边大吃大喝一边不停地说着。

张欣怡看着王文斌的样子哈哈大笑着,自己倒是没吃几口,她对这些菜一点胃口都没有,对于她来说,这里菜的味道完全不如王文斌上次带她吃过的那顿夜宵,那顿夜宵对于张欣怡来说是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东西。

“别急,慢点吃,还有这么多呢,你要觉得好吃,下次咱们再来吃就行了。”张欣怡笑着对王文斌道。

“下次?你那贵宾卡里还有钱?你不是说所有的钱你这次都吃了吗?”王文斌问着。

“啊……是……是啊。”

“那下次怎么个来吃法?这可是五星级大酒店啊,可能我这辈子也就只有这么一次机会来这吃饭了,还是不要钱的,我当然得多吃点。”

“这里的菜真的这么好吃吗?”

“我吃的不是菜,我是在吃钱,你看到没有?这一口下去起码就是一百来块,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张欣怡对王文斌无话可说。

正在王文斌把自己吃的半死的时候,王文斌的手机响了起来。

王文斌看着号码,整个人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怎么了?”张欣怡看着王文斌的脸色不对,问道。

王文斌没有回答张欣怡的话,露出笑脸接听电话。

“喂,吴亮啊,什么好事啊?啊,你打算结婚了呀!哎呀!那是好事呀!什么时候?到时候我一定去恭贺,恭喜恭喜。嗯,两万块钱是吧,对,呃……好,你结婚是大事,你什么时候要?就明天啊?好,好,好,我明天一定把钱还给你,不好意思了,兄弟,借你钱这么久了,这是我这人不厚道,不不不,说不好意思说对不起的人应该是我,我其实早就应该把钱还你的,好好好,你放心,我明天一定把钱还给你,好的好的,你等下把你银行账号还给我,好的好的,拜拜拜拜。”王文斌说了一通之后挂断了电话,挂断电话之后,他整个人都沉了下来。   
 

怎么了?”张欣怡在王文斌挂断了电话之后又问着王文斌。

王文斌摇了摇头,对张欣怡勉强地笑了笑,说道:“没事,吃饭吧,继续吃,别浪费了这么贵的菜。”

虽然这么说着,但是王文斌却再也没有之前的食欲了,拿起筷子吃了两口,就再也吃不下去了。

“你是不是欠了别人钱?别人催着你还钱啊?”张欣怡弱弱地问着王文斌。

王文斌看了眼张欣怡,点了点头道:“你都听到了?是的。”

“你欠了他多少钱?我看你愁眉苦脸的。”

“两万吧。”

“两万,那也不多呀。”

“对,两万块对于有钱人来说的确不多,也就够在这吃顿饭的,可是,对我来说却是个大问题。”

“催的急吗?要不我先借给你?”张欣怡问着。

“你逗我呢吧,我都没有,你一个贫困学生有两万块?”

“我……我……没有。”

“那不是了嘛……”

“可是……可是……我可以帮你找别人借呀。”

“找谁借?你去找你那个有钱的前男友借钱?拉倒吧,行了,吃东西吧,这事我自己想办法,你就不用担心我了。”王文斌不想再与张欣怡继续说这个事。

“我能再问你一个问题吗?”吃了几口,张欣怡又问着王文斌。

“你怎么那么多的问题?说吧,你到底还想问什么?”

“你……为什么会欠钱啊?我感觉你不像是一个花钱大手大脚的人。”

王文斌抬头看着张欣怡,笑了笑说道:“现在花钱不大手大脚不代表我以前花钱不大手大脚啊,这钱是以前欠下的。行了,别问了,我有点事,先出去了,今天晚上出摊稍微晚点吧,你这边有贵宾卡我就不管你了,我先走了。”

王文斌说着就起身准备走。

“你是不是出去找人借钱啊?”张欣怡站了起来问着王文斌。

“别操心我的事,有这个时间多看书。”王文斌说完就直接大步的走了出去。

“你这人……话都不说清楚就走了。”张欣怡憋着嘴看着走了出去的王文斌。

随后招手喊着服务员:“结账,拿去刷卡。”

张欣怡拿出一张金灿灿的银行卡递给了服务员。

走出了酒店的张欣怡坐上了自己的跑车,心里一直在想着王文斌的事,皱着眉头却无计可施。

王文斌从酒店出来之后,径直去了银行,在银行的ATM机里再次查询了一下自己卡里的余额,上次自己身上有两千,又从刘嘉浩聂子琪两口子那借了八千准备先还给徐薇,但是徐薇最后不肯收,王文斌就直接又把这一万块全部还给了刘嘉浩,现在卡里有的钱就是这几天的营业款和利润加起来两千多块,从哪去弄两万块来,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就站在银行门口,一屁股坐在了银行门口的台阶上,点了根烟抽着,最后无计可施的他只能是再次拿起手机给刘嘉浩打了电话。

“喂,斌子,什么事?”

“在干嘛呢?”

“在公司上班呢,还能干嘛,面朝黄土背朝天啊。”

“滚,吹着空调看着美女玩着电脑就别他妈的在这假惺惺的了。”

“有你说的那么惬意,天天都被经理骂成狗了,手里一堆文案摆在这呢,你说吧,啥事?”

“耗子,帮个忙,借我两万块钱。吴亮要结婚了,不知道告诉你了没有,我之前借了他两万块钱,得还。”

“屁啊,我听人说了,他去年过年就已经结婚了,只不过都没通知我们这些老同学罢了,他这就是在找个理由逼你还钱呢。”

王文斌听到这沉默了,连抽了两口烟,随后说道:“那我就更应该还钱了,不管怎么说,我欠人家的钱不还就是我的不对,手头宽裕不宽裕?借我两万块,我先还给他。”

“斌子,这次我是真帮不了你了,你也知道,我和子琪两个每个月就这点工资,在这大上海市吃了用了花了每个月也存不了几个钱,存那点钱大部分都被你借走了。这不,你上次还我们那一万块和我们俩身上的存款我昨天正好给房东交了下半年的房租了,身上是真没钱,我身上还有一千五,子琪身上不知道还有多少,我等下问问她,我们尽力给你凑点,但是两万我们肯定是没有的。”刘嘉浩为难地说着。

“我也就问问,没关系,这两年来一直都是你们两口子在帮我,行了,没关系,我再另外去想想办法吧。”

“你去哪想办法?能借的人你都借了,要不我给子琪打个电话,我找我们朋友帮你借一借吧。”

“真不用,两万块,我自己能想办法解决的,行了,没事,你就当我没给你打过这个电话,好好上班吧,别总偷看对面的小美女,挂了。”王文斌说完挂断了电话。

王文斌坐在台阶上,叹了口气,这种事情这种囧境最近这一两年已经遇到过太多次了,他都快习以为常了。

正在这时,王文斌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是小美女张欣怡打过来的。

“什么事?”王文斌直接问着。

“能不能求你个事呀?”

“什么事你说?”

“能不能先把我这个月的工资两千块先支付给我?”

王文斌深深地皱起了眉头,问道:“为什么?你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那个……我现在在酒店,结账的时候他们说还差两千多块钱,我没这么多钱,还差两千块,他们不让我走。”

“你不是说你有贵

小说文学

宾卡吗?贵宾卡里面有钱不用自己花钱的吗?”王文斌诧异着。

“是这样的,可是这顿饭吃的太贵了,我没想到会那么贵,吃了一万五千多,卡里才一万二,不够,我也不知道,太贵了。”

“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你等我下,我过去把钱给你吧。”王文斌叹了口气说着。

“不用了,他们催的急,说不给就报警了,你……你能不能找个银行把钱从你的银行卡转我卡里呀?我把银行卡报给你。”

“好吧,姑娘,以后做事用点心吧,别再做这种事了。”王文斌无奈地说着,越是没钱就越是发生这种事。

“我知道了,以后不会了,这个就当是我这个月的工资吧。”

“算了,这顿饭我也在吃,我也理应给钱的,你的工资我月底再给你吧!这两千就当做是我给的饭钱,把你的卡号报给我,我正好在银行门口。”王文斌无精打采地说着。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宝贝儿去阳台上做,好爽好深太涨了很舒服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vsexz.com/tech/400192.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