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科技新闻 > 新闻正文

舌头再进去一点点扣我,沉腰缓缓进入整根

呸!你个死志高,你能不能不提我那废物没用的老公吗?那废物就只知道整夜睡觉,从来不考虑过老娘的感受,我真是命苦,要不然你哪里有机会和我在这里。哎呀!你个死男人,你好

呸!你个死志高,你能不能不提我那废物没用的老公吗?那废物就只知道整夜睡觉,从来不考虑过老娘的感受,我真是命苦,要不然你哪里有机会和我在这里。哎呀!你个死男人,你好坏……”

“哈哈哈!你个臭娘们,平时趁着你公公是村长,高傲看不起人,没想到现在和其他女人也是一样的,水桃,你看看你这娘们,好臭啊!不过越臭我越喜欢……”

李长安躲在草堆后面,月光很大,看得也清楚,看着两人在草堆那里,抱来抱去的,还相互骂着。

 

,似乎终于忍不住了,终于松开,然后吴志高一脸着急的,用手在身后的草堆里,使劲把稻草拉出来,满地都是,然后垫在地上。

准备干大事。

张水桃,是老村长儿媳妇,也就是大蛋叔的老婆,家里是村里唯一的小卖部,这女人整天守着小卖部,为人高傲,总是一副看不起人的模样,说话也尖酸刻薄。

特别是对李长安这种穷人,从来就没有过好脸色,甚至都不会正眼看一眼的,有时候李长安去小卖部买东西,对李长安一向不耐烦的,就没有过好口气,满脸的嫌弃。

公公是村长,老公大蛋叔,在附近干工地,工资也不错,每个月都有好几大千。

张水桃嫁到这样的家庭,也不用干活,就看守小卖部就行,所以皮肤保养的很好,脸蛋长得不错,身材也没得说,虽然没有达到潘水琴婶子那种级别,但也能打个75分,而且没生过孩子的。

可能真的是大蛋叔,满足不了这女人,而且结婚也有几年了,也没有孩子。

李长安在小卖部,就经常看见,张水桃虽然看不起穷人,但是和其他男人,却喜欢开玩笑打打闹闹的,有时候还和男人动手动脚的也不生气,大蛋叔不在的时候,还和其他男人挑眉弄眼的,本以为性格就是如此,没想到背地里如此不堪,居然背着自己的老公和别的男人,在这草堆里准备做这种龌龊的事情。

至于吴志高,家里面可算是有一些小钱,是村里面的富人,头几年搞了一个大鱼塘,而且搞得越来越大,这些年似乎赚了很多钱,家里面修了砖瓦房,又买了电视机,听说房间里还装了空调,村里面好多人都羡慕呢!

两人迫不及待,李长安倒吸一口气,月光之下,好白呀果然是不干活的女人,顿时感觉自己呼吸也有些困难。

“哇塞!水桃婶子,这么高傲的女人,平时看两眼,都会嫌弃的骂我,没想到背地里和男人干这种事情,居然被我偷看到了。

你平时骂我,高傲看不起我,嫌弃我,老子今天晚上就要看着,好好看一下,把以前你骂我的全部看回来。”

李长安吞着唾沫,心里感觉很过瘾,平时哪怕看两眼,就会遭到骂或者白眼,今天要看回来,感觉就像报了仇一样。

李长安看着那婀娜的身材,看得真真切切,这么高傲的女人,被自己看着,感觉自己心里占了个大便宜。

其实内心也惦记恨着这女人,今天要看个够,然后悄悄找个时间,把这里的事情告诉她的老公大蛋叔,甚至悄悄传出去。

让这女人高傲,让她平时看不起自己骂自己,以后让她身败名裂,被她老公打死。

李长安内心全是报复心,这样的话才能解多年以来的一口恶气,当然戏肯定是要看完的。

李长安太穷了,被很多人嘲笑,落井下石,拿来开玩笑,甚至戏弄玩。

表面上装作一副乖巧无所谓的样子,内心可是很记仇的,村里面谁谁谁的嘴脸,都记得清清楚楚的。

“喵……喵~……!喵……”

关键时刻,就连李长安躲着也看着吞口水,却突然发出几声猫叫的声音,紧接着又是一阵老鼠惨叫的声音。

这猫叫的声音,把三个人都吓了一跳,李长安回头一看,原来是自己家的大黑猫,家里面穷平时都不喂饭,所以大黑猫只能晚上自己抓老鼠吃,平时晚上就喜欢来到田里面捉田鼠吃。

张水桃和吴志高,两个人本来就是背着自己老公还有老婆晚,上悄悄偷偷摸摸出来约会干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跑来没人的地方滚草堆,猫一叫,两人都吓了一跳,后背都吓出冷汗。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要是被人看见,后果很严重。

两个人吓得后怕不已,冷汗直流,然后朝着周围看了一眼,不看还好,一看吓了一跳。

因为在远处,另一堆稻草堆旁边,居然有一个人影直愣愣的站在稻草身后,正盯着两人,两人吓得魂都快没了,傻在原地话都不敢说。

没想到一直有人看着自己两人,这事情要是传出去,那简直不得了,身败名裂不说,回家还会被自己老公打死的。

吴志高,也是吓得身子都在发抖,看了几眼之后也没说话:

“水桃,不用怕!你看那身影,瘦瘦细细营养不良的,应该是李长安那穷鬼躲在那里偷看,而且这是晚上,应该看不清我们两个。

那胆小穷鬼,应该是不敢过来,趁那家伙还没看清楚,我先走了。

等一下你就说,晚上一个人在这里乘凉就好,如果那穷小子敢乱说造谣言,回头老子打死他。”

吴志高显然吓到了,一边结结巴巴的说着,同时一边将自己的衣服穿好,拔腿就跑,两米多高的田坎,几乎是一口气就爬了上去,然后钻进一片竹林里面,紧接着竹林半山腰上传来嘻嘻唰唰的声音。

“哎呀!玛德疼死老子了。……”

晚上天黑看不见路,又跑得急,应该是在竹林里摔了一跤,传出惨叫。

吴志高跑了,就只剩下慌乱的张水桃在那里。

张水桃慌慌张张的,把自己薄薄的纱衣穿上,然后又把外套捡起来,披在身上扣子都还没来得及扣,在月光之下看着,风光无限好,头发凌乱,站在原地也不知道该如何办才是好?

跑肯定是跑不掉的,因为自己一个女人家也跑不快,站在原地不知所措,脸色慌乱,最后鼓起勇气,看向那瘦瘦秀气有些营养不良的身影,声音很小很温柔小心试探的喊了一句:

“长安,是你吗?我知道是你在躲着偷看对吗?”

以前这女人对自己从来就没有过好口气,都是那种嫌弃,不耐烦的声音,现在居然变得这么温柔。

抓住对面的把柄,李长安可不怕这女人了,直接走了出来,走到这女人面前,脸色带着怒气,看着这两人把自己的稻草弄得满地都是,目光带着生气看着这女人的身材。

“水桃婶子,这大半夜的,你和吴志高跑来我门口草堆做什么?而且你看,把我的稻草拉出来满地都是,我虽然穷,平时被你们骂也没还口,但实在是欺人太甚了吧!”

听到李长安的话,张水桃内心暗叫不好:

“完蛋了,这下完蛋了,没想到李长安这穷鬼居然看见了吴志高,要不然也不会直接点名道姓说出吴志高的名字。
 

那么自己和吴志高两个人滚在这草堆里,也被这穷鬼看到了,怎么办?怎么办?……要是这穷鬼说出去,我可能会被打死的,怎么办呀!……”

张水桃,内心急切,也是一脸的着急,饱满的身材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不过忽然脸色一笑急中生智,冲李长安露出一脸的媚笑。

“长安,你可别多想,这天气太热了睡不着觉,晚上婶子就出来走走转转,刚好来到你家门口,碰见了吴志高路过,所以在这里说了几句话,你可不要说出去,不然会被人嚼舌根的,知道了吗?”

李长安看着这女人,头发凌乱,披萨在肩膀上,由于太紧张,身后靠着的草堆,高傲的女人居然露出尴尬的笑容,在这月光之下,上这副凌乱的模样,别说看起来很吸引人。

嘴角露出不屑的笑容,这女人真当自己穷,脑子也傻掉了不成?

“哼哼!水桃婶子,我虽然穷,但你真的把我当成傻子看不成?你的鬼话以为我会相信?我刚才可是看得清清楚楚,你和吴志高两个人就在我这草堆里抱着,还滚来滚去的,在我稻草上打滚,你真当我不知道你们在干啥?”

说话的同时看见这女人,完全没有平时那种高傲看不起人的模样,反而是一脸慌张,那纱衣包裹着更是平平的小腹,嫁来桃花村几年了,应该是大蛋叔不给力,这细小的腰肢,就没有鼓起来过。

张水桃也看见这穷小子,秀气就像营养不良一样瘦瘦小小的,一双小眼睛在自己身上看来看去,,这穷鬼在偷看自己。

要是平时,这穷鬼敢对自己这样大不敬,早就上去一巴掌了,可是现在不敢,居然任由这穷鬼这样看着。

刚才和吴志高,可是把大火点燃了,却没有得到扑灭,现在心由于紧张害怕热的不得了。

来村子这么多年,可以说是第一次借着月光认真打量着这肮脏的穷鬼,虽然身材瘦小营养不足,但是五官长得好看面目清秀,别说还有几分小英俊。

忽然又想起

小说文学

这营养不足的瘦小子,十里八乡第一的名号,张水桃也忍不住目光斜斜往李长安下面打量了一眼,表情惊讶,心更加慌起来,看来传说并没有错,是真的,脑海之中胡思乱想。

“这穷鬼家里面穷,肉都吃不起营养不足,看起来瘦瘦小小的,没想到那地方,这么吓人,天呐!这家伙的资本也太雄厚了吧!”

张水桃,脸上露出水性杨花的笑容,依旧盯着李长安的裤子,笑了笑:

“长安,你这样一直盯着婶子的身材看,好看吗?”

以前都是叫穷鬼的,现在改口叫长安了,还故意用手捋了捋自己长长的头发,说话的时候对李长安抛了一个媚眼。

“长安,我知道你家穷,没有女人看得起你,你连女人的手都没摸过对吗?如果你觉得婶子的身材好看,婶子给你看,你可以多看几眼,要是看了感觉还不够,你的手还可以过来摸婶子哦!

不要害羞,不要害怕,胆子大一点!以前婶子说话有些过分,还嘲笑你穷,口气也对你凶巴巴的,是婶子的不对,以后婶子不会再这样凶巴巴的对你,婶子和你道歉了,不要往心里面去好吗?”

张水桃说话的时候,忽然伸出手,把李长安拉拉过来,两人

小说文学

靠在稻草堆上,两人的脸立刻靠得很近,闻到一股气味,全身上下顿时炸了锅。

“喜欢吗?好看吗?别的女人看不起你,你也没机会碰女人,只要你喜欢,你动手都行,婶子任由你,给你享受一下女人的感觉,你要是还不过瘾,你可以在这草堆,把婶子给上了。”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舌头再进去一点点扣我,沉腰缓缓进入整根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vsexz.com/tech/400210.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