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美股新闻 > 新闻正文

强开嫩苞又嫩又紧,坐火车和妈妈睡一张床

花含情瞪了一眼李不凡,带着一丝幽怨之色:“你……你真是不让人省心,连洪涛你都敢打,你……你气死我了!”
“我打洪涛,关你

花含情瞪了一眼李不凡,带着一丝幽怨之色:“你……你真是不让人省心,连洪涛你都敢打,你……你气死我了!”

“我打洪涛,关你什么事啊?”李不凡有些哭笑不得,这女人,之前还装

小说文学

着不认识他呢,现在又埋怨起来了。

花含情脸色一沉:“你还笑得出来?没人管你!”

“说的就像我乐意让你管似得。”看着花含情离去的背影,李不凡摇头一笑,就要去找盛诗缘。

却在这时,胳膊被拉住了。

“凡哥,是我连累了你,我……我和你一起去跟总裁说明白,这事不怪你。”楚楚脸上泪痕犹在,目光中带着无奈还有决绝,别提多惹人怜爱了。

“凡哥,我们一起过去,如果盛总怪罪下来,我们也能……”刘娇娇等人也纷纷开口。

李不凡挥手打断,笑道:“你们能怎样?给我求情?”

“知道的,你们是如实相告,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带着你们跟盛诗缘那小娘们示威呢。”

李不凡摸了摸楚楚

小说文学

的脑袋,笑道:“放心吧,盛诗缘不敢把我怎样的。你们都回去吧,尤其是你,回去换件衣服。”

众女满头黑线,也就只有凡哥,敢在公司叫盛诗缘小娘们吧。

来到盛诗缘办公室,李不凡直接推门走了进去,便立刻感觉到了一道能将人冰冻住的凛冽目光。

“老婆,你这么看着我干嘛,别生气,气大伤身。”

“不生气?”盛诗缘双眼微眯,如同有冰刀从美眸中射出一般:“你告诉我我怎么才能不生气?”

“你上班三天,三天都给我打架。今天更是带着一群女人去给我打群架,你再待下去,我这好好的服装公司,怕是要被你带成流氓团伙了!”盛诗缘气的浑身发抖,恨不得将这个粗鲁暴躁的男人,拍进马桶冲进下水道里面去!

李不凡笑容一收,十分不爽道:“你纵容高层潜规则,你还有理了你?”

“你是不是想要等洪涛那孙子,将你的模特,都祸害个遍你才满意?”李不凡才不相信,盛诗缘会不知道洪涛是什么人。

盛诗缘当然知道洪涛的为人,也听说过他的风流史。但是,这个人在工作能力上,还是毋庸置疑的,外加没有闹出什么事情来,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这不代表,她就打算任由洪涛继续在公司乱搞男女关系。可什么事都要讲究个名正言顺,想要将洪涛赶出公司,就要有十足的证据。

可这家伙做事滴水不漏,没有人检举他,盛诗缘也不好冒然出手。否则,捕风捉影,一定会让其他高层不满。

最主要的是,洪涛的亲哥,可是东方市分局的副局长!

“盛诗缘,不是我说你,这种人渣你都留在公司,你这个总裁是怎么当的?你就没有想过,那些女员工的苦楚么?你就不能设身处地为她们着想么?”

“你是总裁,那人渣不敢对你下手,但如果你只是个普通小职员呢,有人在公司对你霸王硬上弓,你什么感受?”李不凡忽然挑眉冷笑:“要不要我现场让你感受一番?”

说话间,李不凡走了过去,一把将盛诗缘粗鲁的推倒在了沙发上,然后翻身压在了上面。

吓得盛诗缘花容失色,一边挣扎,一边本能的大叫起来:“混蛋,你给我起来,不准乱来,我可是你朋友的女人!”

李不凡冷哼一声:“你看看,我还没怎么着你呢,你就吓成这小样了。”

“行了,我知道你看我不顺眼,压根就不想让我来公司,正好,你可以借着这个理由,将我开除了。”

说完,李不凡起身便离开了这里。

“混蛋!”盛诗缘将沙发垫扔了出去,心里委屈到了极点,我就说了一句,你却劈头盖脸给我一顿说,连一句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就拍屁股走人了。

你知不知道,这烂摊子还得是我给你收拾?!

盛诗缘越想越生气,却在这时,花含情走了进来。

“盛总,你怎么了?”花含情狐疑的看了眼盛诗缘,将沙发垫捡了起来。

“没事。”盛诗缘深吸口气,问道:“你来找我什么事?”

“盛总,洪涛肋骨断了几根,鼻骨粉碎,眼角破裂……伤的非常重,没有十天半个月,怕是下不来床了。”

盛诗缘冷哼一声:“这个混蛋,为了楚楚还真是下得了狠手。”

语气有些酸溜溜的,花含情听在耳中,反而有些不敢置信。

可同时,她的心里也有些不好受,但还是开口问道:“盛总,洪涛被打,他哥哥很快就会派人过来调查,我们还是先想想办法,怎么才能保下李不凡吧!”

盛诗缘沉吟片刻,李不凡认识花姐,还让孟楠臣服,这两个人脉,加上洪涛办公室监控下来的视频,保下李不凡,绝对没问题。

“他惹的乱子,让他自己解决去!”盛诗缘一想到刚才被这混蛋压在身下,被他训斥,就一肚子火。

“盛总,他打的人可是洪达的弟弟,他怎么能解决呢?”

忽然,盛诗缘挑眉问道:“情情,你好像很关心他?”

“有……有么?”花含情紧张之色,一闪而过:“盛总你别误会,我是担心他不假,毕竟他是为了公司员工,打抱不平。如果公司不为他做点什么,难免会寒了员工的心。”

盛诗缘点了点头,道:“紧张什么,我就随口一问。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你先去忙吧。”

花含情走了之后,盛诗缘深吸口气,她是真想将这个混蛋赶走,一了百了。可转念一想,李不凡是打抱不平,如果辞退他的话,的确会让公司的人寒了心。

“这个混蛋,还真是让人头疼!”

从盛诗缘办公室出来,李不凡没有立刻离开公司,他知道一定会有警察来抓他,如果走了,那就等于畏罪潜逃了,甚至还会连累天盛集团。

所以,李不凡回到了拍摄组。

刚一进来,楚楚便来到近前,紧张的问道:“凡哥,你没事吧?盛总有没有为难你?”

李不凡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笑道:“放心好了,有事的不是我,是欺负你的那家伙!”

“谢谢你,凡哥。”

“楚楚小美人,凡哥不畏强权的救了你,光是一句谢可不够哦。我看,你还是以身相许吧。”刘娇娇笑道。

其余模特助理,也纷纷跟着起哄起来。

惹得楚楚俏脸立刻一红,眼中春波流转,羞答答的样子,配上楚楚动人的气质,别提多迷人了。

饶是游遍芳丛的李不凡,也忍不住想要将她就地正法。

然而就在这时,门外走来了四个警察。

“谁叫李不凡,有人举报你当众行凶杀人,跟我们走一趟!”

呵呵,来的够快,这个罪名扣的也够大!

“胡说八道,凡哥才没有行凶杀人呢,他是见义勇为!”

“对!凡哥是见义勇为,而且这件事我们也都动手了,要带人,也把我们一起带走!”

在模特们回来的时候,她们就商量好了,不说法不责众么,既然李不凡得罪了洪达,那她们也不能坐视不理。

一个李不凡,洪达会利用职权轻易收拾掉,可如此多的人,她们就不相信,洪达也会肆无忌惮的将她们一起给收拾了。

何况,她们可都亲眼看到了洪涛强奸未遂的行为。到时候联名举报,洪涛受到制裁,洪达也会受到连累!

使得一时间,几个模特,还有助理们,纷纷开口帮李不凡说话。

李不凡看了一眼众人,他没想到,关键时刻,这些小妞竟然会站出来帮他说话。

四个警察也懵了,这小子女人缘也太好了吧,竟然让一屋子的女人,都帮他说话。使得一时间,四个警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但李不凡却是不打算将众女也牵扯进来,笑道:“你们的心意我领了,但你们放心,我不会有事的。都好好工作吧。”

说完,李不凡对四个警察道:“还愣着干什么,前面带路吧!”

花含情刚回到设计部,便看到四个警察,带着李不凡离开了。

使得她担心之下,立刻来到办公室,拿出手机,拨通了那个她最不想打的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里面传来一个动听而又充满威严的女人声音。

“情情,我听说你回来了,怎么不回家看看,你还在东方市……”女人的声音非常激动。

花含情冷声打断了对方的话:“花含烟,我有事找你帮忙,你帮是不帮?”

“看你这话说的,我是你姐,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花含烟的声音,陡然一变,充满了霸道:“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我这就废了……”

“你能不能不要动不动就杀人!”花含情脸上露出痛苦之色:“我没事,是我朋友,他得罪了洪达,被警察带走了。我想让你救他出来。”

花含烟一惊:“洪达?分局的副局长么?”

“是。如果为难,就算了。”

“人不会有事,一会就会出去。”花含烟霸道开口,随后声音柔和道:“情情,是不是还在东方市呢,抽空回家和姐吃个饭,我们父母不在了,彼此是最亲近的人,你不能因为我的身份,就不认我这个……”

“我知道了,我在工作,先这样。”花含情眼圈一红,慌乱的将手机挂断了,那遗世独立的小脸,充满了苦涩。
 

一座古典茶楼中,一男一女正在喝茶。

女的二十多岁,小麦肤色,但却一点也不影响她完美的五官,仿佛只有这种肤色,才愈发能衬托出她野性而又霸道的美感。虽然是在笑,但那强大的气场,却是让她有着不怒自威的威严。

而她对面的那个男人,五官如刀削斧刻一般棱角分明,充满了男人的阳刚之美,可偏偏是个光头。

“花姐还有个妹妹?”男人轻笑道。

 

花含烟摇头苦笑:“让马哥见笑了,我这个妹妹跟我就跟仇人一样。”

“可她遇到解决不了的事,还是会找你,这就说明,在她心里,你依旧是她的依靠。”

“马哥都听到了?”

马云汉哈哈一笑:“不是我想偷听,而是你不背着我,恰好我又耳聪目明。不过,既然我听到了,那我就回去看看,到底是因为什么,让洪达抓了花姐妹妹的朋友。”

“那就有劳马老您这正的了。”花含烟以茶代酒,笑道:“事成之后,我请马哥好好喝一顿。”

马云汉摸了摸大光头:“喝酒就免了,我只希望,等过几天,你们别给我闹出太大动静,让我难做就行了。”

审讯室里,李不凡一脸风轻云淡的笑容。

在他对面,是穿着制服的两个大汉。

其中一个皮笑肉不笑道:“小子,死到临头了,你还能笑得出来,你知不知道,你已经出不去了。”

“就因为我打了洪涛这个人渣,你们就想把我终身监禁。”李不凡缓缓道:“那洪涛他强女干未遂,应该枪毙了吧!”

另外一个冷笑一声:“不怕告诉你,即便洪涛他真的强女干,甚至杀人,他也不会有事。”

李不凡故作惊讶道:“为什么?你们难道就如此纵容这个社会败类么?”

“为什么?”大汉冷笑更浓:“因为他是我们副局的亲弟弟!”

李不凡摇头轻笑:“原来你们这是在徇私舞弊,滥用私刑啊。”

“是又如何!上面交代了,先给你点颜色看看,让你知道打了洪涛的代价!”

另一个大汉狞笑起来:“不用和他废话,直接弄他。”

说话间,两个大汉一左一右朝李不凡走了过去。

“呵呵,我劝你们,如果想保住身上这张皮,就给我从这里滚出去。”李不凡靠在椅背上,完全没将这两人放在眼中。

“不知死活的东西,还敢威胁我们,今天不打的你跪地求饶,老子跟你姓!”话声未落,这大汉一拳打出。

拳风呼啸,力道惊人,可李不凡却是看也没看,一把就将他的拳头抓在了手中。

“想打我,你够格么!”李不凡一脚踢在他的小腹,将之踹飞出去。

那大汉如同虾米一般,倒在地上,疼的浑身直抽搐。

与此同时,另外一个大汉伸手去抓李不凡的脖子。

李不凡抓住对方的手往前一拉,接着,一记铁拳挥出,直接打在了他的胸口。

砰地一声,这个大汉也倒退着摔倒在了地上。

几秒钟的功夫,两个大汉,全部解决。

而李不凡自始至终,都坐在椅子上。

“你敢打我们,你这是袭警!”

“我这是正当防卫。”李不凡随即轻蔑笑道:“老子就算袭警了,你能把我怎么着?”

嚣张!

狂妄!

既然你们想跟老子嚣张,老子就比你们还要嚣张!

这令得两个大汉勃然大怒:“你打了洪lao的弟弟,现在又袭警,你死定了!”

话声刚落,审讯室的门就被推开了,只见十多个人走了进来,为首的是一个中年胖子,和洪涛有着三分相似。

此人正是洪涛的哥哥,洪达。

洪达带着一股子上位者的威严,身后还有十多个穿着制服的手下,使得刚一进来,立刻让审讯室充满了压抑的气氛。

“你打了我弟弟,现在还敢在这里动我的人,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洪达声音阴沉道。

“糖尿病。”

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立刻让所有人一愣,只有洪达脸色一变,昨天,他刚刚检查出得了糖尿病,但没有声张。

他已经四十多了,再过几年,就到了内退的年龄。他本想在这几年好好经营一下,再升一升,可如果他患病的消息传出去,那就真的要退下来了。

使得洪达脸色一沉:“胡说八道!”

“我又没说你,你紧张什么?”

“你……”

“不过就算你得了糖尿病也没关系,我能治。”李不凡微微一笑,笑容透着强大的自信。

洪达心思一动,华夏自古就有医武不分家之说,刚才他通过监控见到了李不凡的出手,有如此利落的身手,绝对是个练家子,说不定真会医术呢。

“你是医生?”洪达忽然笑道:“那就将洪涛的伤治好,如果他能在一个月之内痊愈,这件事,我可以不计较。否则的话,我会让你终生都在监狱中度过!”

洪达这是软硬兼施,如果李不凡真的能治好洪涛的话,那么就说不定真能治好他的糖尿病呢。他相信,如果对方真有这本事,在他的威慑下,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我最讨厌有人威胁我,你这病,我不给你治了。”李不凡眉头一挑:“还有,那个禽兽我都想打死他,你还让我治好他,你当我脑子有毛病么?”

洪达直接掏出配枪,顶在李不凡的脑袋上,冷笑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李不凡冷笑:“一个芝麻大的官儿,还想滥用私刑,你就不怕被上面知道?”

“上面?”洪达嚣张道:“我告诉你小子,这里,我就是天,我说你该枪毙,你就得被枪毙!”

却在这时,门口忽然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

“原来你这副的是这里的天,那我这正牌的,是不是多余的了!”

话声刚落,忽然,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光头大汉,这大汉面容刚毅,充满了阳刚之美。

众人见到他,立刻神色一凛:“马哥,您怎么来了。”

洪达一惊,猛地转过身子,有些忐忑道:“马哥,我这就是在教训一个打架斗殴的流氓,怎么惊动您了呢?”

对于马云汉这个从军队复转过来的正局,让洪达是恨得牙根痒痒,如果没有马云汉的话,他就是正的了。

可他也知道,马云汉的来头很大,根本不是他能撼动得了的。

最主要的是,马云汉还嫉恶如仇,在体制里面,谁的面子也不给,完全就是一黑脸包公。

“打架斗殴?我可是了解了,他是见义勇为,打了一个想要强奸属下的禽兽。而这个禽兽,恰好是你弟弟。而你现在,更是要借用职权之便,枪杀这个见义勇为的青年,我看你这个位子是要做到头……”

说话间,马云汉看到了李不凡,目光中充满了震惊,话都说不下去了。甚至,因为过于激动,那一米八多的身子都颤抖起来。

李不凡见到来人,则是笑了起来。笑容充满了开心,仿佛遇到了多年至交老友一般。

“傻大个,原来你被调到这里了。”
 

听到李不凡的话,马云汉这才回过神来,但也是这时,他才见到洪达拿枪指着李不凡,吓得头皮都要炸了,立刻走了过去一巴掌将洪达扇飞在了地上。

“洪达,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你!敢拿枪对着他,你想死么!”说话间,马云汉一脚踩在了洪达的手肘。

一阵脆响,伴随着洪达撕心裂肺的惨叫,马云汉收回了脚。但洪达的胳膊,已经是血肉模糊,甚至能看到断裂的筋骨!

马云汉可是知道的,李不凡最不喜欢被人用枪顶着脑袋,当即就暴走了。

“马云汉你疯了么!”洪达嘶吼道。

马云汉冷哼一声:“老子是在救你,再墨迹,就不是一条胳膊那么简单了!还有,有关你要在审讯室执行枪决的事,我会上报有关部门,等着处理通知吧。”

洪达的脸,当即惨白一片,他虽然不知道李不凡是什么身份,但却知道马云汉,他不仅是这里的老大,他的后面,还有一个强大的家族,而他竟然会为了这个李不凡,对自己动手,难道……这青年也是北方来的豪门大少?

“把他抬出去,你们也都出去,不准进来。”马云汉冲着众人道。

马云汉虽说是洪达的顶头上司,但从来就没有对手下动手过,今天一出手就是雷霆手段,而且还是因为里面坐着的那位青年。

那他的身份……

众人吓得一身冷汗,幸好刚才洪达没让他们出手,否则的话,他们下场只会比洪达更惨!

而那被李不凡打了的两个警察,则是面无人色,惊恐到了极点。听到马云汉的话,当即就要离开。

“你们两个,刚才也滥用私刑了吧,递交辞职报告,给我滚蛋!”马云汉刚才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他们捂着肚子胸口的动作了,自然知道,他们是被李不凡揍的。

这俩人欲哭无泪,没想到,这次是他们踢在了铁板上。

众人离开之后,马云汉立刻朝着李不凡走了过去。

直到这时,李不凡才从椅子上起身,和对方结结实实来了个熊抱。

“凡哥,真的是你,你怎么来东方市了?”马云汉的眼圈有些发红,甚至声音都有些哽咽。

“哭毛啊,老子又没死。”

马云汉眼泪流的更凶了:“看到你,我就想到了咱们的兄弟了,三十多人,最后只剩下了我们几个,我心里疼啊!”

一说起兄弟们,李不凡的双眼,也充满了悲伤。

这三十多个兄弟,都是李不凡一手培养起来的,从普通的特种兵,培养成了让人闻风丧胆的铁血兵王,可就因为那次任务失利,使得三十多人,只剩下了屈指可数的几个。

“好在,我们这两年给他们报了仇,就算死了,在地狱里,也有脸见他们了。”马云汉抽了抽鼻子。

李不凡却是冷笑一声:“这仇……还没完。如果我们的行踪没有暴露,也就不会遭到魔影之人的偷袭,虽然魔影被我们覆灭了,但那个出卖我们的人一日没找到,这仇就不算完!”

“凡哥,我不相信我们暴风小组的人,会出卖我们。”

李不凡摇头轻叹:“我没说是我们的人,那次任务的行动路线,除了我以外,暴风小组就没有人知道。”

“那会是谁?”马云汉问道。

李不凡脑海闪过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也是那次任务的发布者。

“天机图是我华夏传承至宝,流落在外,这次得到可靠消息就在欧洲地下世界的魔影组织手中,你务必要带领暴风小组,将天机图带回来。这是绝密任务,在出发前,我再告诉你行动路线。”

在行动前,李不凡得到了老者的消息,也是确切的行动路线。可刚刚到达欧洲,没等靠近魔影的位置,就遇到了陷阱和埋伏。

数十个先进的地雷,十多个精锐的狙击手,还有上百个雇佣兵,以及火箭筒,迫击炮等杀伤力强大的热武器。

在这种天罗地网的布置下,若非李不凡凭借通天之能,他也就不能逃脱,更不能救出马云汉等兄弟了。

但其余三十多个兄弟,却是在那场伏击下,尸骨无存。

那都是他经过数年,一手培养起来的国之利刃,都是他过命的兄弟。五年的朝夕相处,浴血奋战,那种感情,不是一句简单的兄弟,就能形容的!

每每想到兄弟们的死,李不凡就对那个老者恨之入骨,也对自己那个身份,自愧不已。

因为,若他没有那个神秘的身份,就不会认识老者,自然不会接到这个任务。

虽然最后李不凡带着兄弟们,摧毁了欧洲地下世界的统治者魔影,夺回了天机图,更是在欧洲留下杀神冥王的威名,有了属于他的王国。

但李不凡心里依旧不痛快,那个出卖他们的人,一日不杀,他就没脸去面对惨死的兄弟们。

可一想到那老者的身份和身手,他的心中就充满了无力感。

“你不用管了,我会找到他的。”沉吟片刻,李不凡回道。关于那个老者,和他所属的组织,李不凡不想告诉兄弟们,那样只会给他们增加不必要的负担。

他相信,他会找到证据,揪出那个给魔影传递消息的幕后之人!

一旦有了确切的证据,不管对方是谁,他都会不死不休!

马云汉了解李不凡,他不想说的事,是问不出来的。

“凡哥,我们不说那些不开心的了,你怎么来东方市了,什么时候来的?”

李不凡四下看了看:“傻大个,你不会就想让我在这里跟你叙旧吧?”

马云汉摸了摸大光头:“嘿嘿,看我这高兴的,走,我们去吃饭。”

李不凡刚出来,手机便响了起来,拿出一看,是盛诗缘的来电。

李不凡心里轻叹口气,怎么说,我也是你老公,都已经被带进去了,也不说过来看看。

接通后,盛诗缘那冰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没事的话,就给我滚回公司来。我已经和人事部说了,以后你就是拍摄组的保安队长。”

盛诗缘说完之后,不给李不凡拒绝的机会,便痛快的挂断了。

李不凡一怔,这娘们怎么知道自己没事了呢?

忽然,李不凡在门口不远处,看到了一辆正远去的宾利轿车,车牌8888,正是盛诗缘的。

“这小娘们是看到我出来了,可她应该是希望我不回公司才好呢,怎么还给我从助理变成了保安了?”李不凡轻笑一声,这是要自己给所有模特当护花使者的节奏啊。

“凡哥,怎么了?”马云汉问道。

“没事。你自己吃饭吧,我回去上班了。”

马云汉一怔:“你上班?你在哪上班啊?做什么工作?”

“天盛集团,当保安。”

“卧槽!凡哥你也不缺钱啊,怎么跑一个小娘们的公司当保安了?”马云汉凌乱了,如果被兄弟们知道,李不凡给人家当保安,绝对会惊掉他们的下巴。

“等等凡哥,我送你。”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强开嫩苞又嫩又紧,坐火车和妈妈睡一张床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vsexz.com/usstock/399743.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