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国际新闻 > 新闻正文

被老头玩好爽快受不了,被两个男人绑着调教

古帆的手伸入到褥子之下,再出现的时候,一张不过硬币大小的薄薄的黄纸出现在手中。
这黄纸上画着诡异的线条,像是传说当中的鬼画符一般。
然后古帆如法制炮的从病

古帆的手伸入到褥子之下,再出现的时候,一张不过硬币大小的薄薄的黄纸出现在手中。

这黄纸上画着诡异的线条,像是传说当中的鬼画符一般。

然后古帆如法制炮的从病床的其它三个角,也都找出了一张类似的小黄纸。

王成龙看呆了,一股怒气不可抑止的升腾上来。

虽然他不知道这些黄纸到底是做什么用的,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而这些东西,堂而皇之的就出现在了这里,背后搞鬼之人,这到底心狠到了何种程度啊!

同时,王成龙也有着深深的自责。

让别人在自己没察觉的情况之下把这些黄纸放在病床上……自己简直罪不可赦。

“烧了它!”古帆把四张小黄纸递给王成龙。

这是符箓,虽然在古帆来讲只能算最低等的符箓,但却有着聚集阴气的效果,并且对方布置的非常巧妙,阴气的中心点就在王老爷子身上,甚至让外人根本察觉不到有丝毫异常。

而等这些阴气在王老爷子体内聚集的多了,自然就会引爆王老爷子的心肌梗塞,从未瞬间爆发,让王老爷子毙命。

王成龙二话不说,直接拿出火机把这四张小黄纸烧掉了。

而就在这些黄纸被烧掉的瞬间,在一栋别墅的房间内正在跟三个女人赤膊大战的一个中年汉子眉头一皱。

挥手让三个女人让开,这个中年汉子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吕大师!”电话中传来一个恭敬的声音。

“阵法被破了!”

“怎么可能!我完全按照大师的要求布置的。”

“昨天我就感觉不对劲,被我施展了阴气入体之人,怎么可能还能抢救的回来?看来昨天就有人拆台了。今天应该还是那个人。”

“大师,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要么,你就马上跑路,放弃一切,一旦暴露,你根本不可能斗的过王成龙。要么你就马上找人灭了那个跟我做对的人。这是你唯一的出路!”

“大师帮我!”

“我自然会出手,连续坏我两次好事,我断然不能轻饶了他!你来我这里,马上来,我们商议一下!”

“好,大师等我!”

挂了电话,这个吕姓中年汉子喃喃自语的说道:“到底是谁?但甭管是谁,阻我发财之路,都要死!”

第一医院,王老爷子的病房。

古帆再一次出手,用自身的灵力,把入侵到王老爷子体内的阴气消除掉了。

只是,连续被阴气入体破坏,王老爷子的身体机能下降的更快了。

其实,按照王老爷子的身体条件,哪怕这些阴气不引发心肌梗塞的爆发,也足以夺走他的生命。

“古先生,怎么样?”王成龙轻声问道。

“阴气算是清理了干净,剩下的就是疾病本身了!”古帆说道:“我需要回家拿一些东西。你也追查一下到底是谁在搞鬼。”

古帆可以马上用刺激的手法让王老爷子苏醒,然后拿玉片走人,那个背后搞鬼的人是不是再出手,也跟古帆没什么关系。

这样就能脱离出这个旋窝,会少很多麻烦。

但古帆不能这么做,也做不出来这样的选择。

在古帆看来,玉片的价值不可估量。自己随意拿走,何以心安?

还王老爷子一个健康,这样才算等值。

修真者,求的是一个念头上的通达,如果心中感觉别扭,这会对以后的修炼带来诸多的隐患,严重点说,甚至会引发心魔。

“我让司机送你!”王成龙说道。

“好!”古帆点点头,对陈佳欣说道:“你在这里等我还是跟我去?”

“跟你!”陈佳欣不想呆在这病房中,全是陌生人。并且她现在有太多话想要问古帆了,可以说她现在有着满肚子的疑惑跟不解。

“哥,这到底怎么回事?”古帆走了后,王雨烟实在忍不住了。

“成龙,说说看,我们怎么稀里糊涂的?”林雪堂跟朱胜寿也是满心好奇。

“林伯伯、朱伯伯,小妹,是这样的……”王成龙把古帆告诉他的话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阴气?阴煞?”林雪堂、朱胜寿跟王雨烟都是满脸诧异,貌似知道真相后,他们的疑惑更多了。

什么是阴气?什么是阴煞?它们是怎么入体的?怎么能够引发顽疾?这是什么原理?

“我也不懂这是什么东西,听上去像是封建迷信。但是,现在我不得不信!”王成龙苦笑了一下,他也是第一次听说跟接触这些东西,这种颠覆性的貌似超出了科学范畴之外的东西,让王成龙的心神也是震动的厉害。

“古老的一些东西,神鬼莫测!”林雪堂沉声的说道:“我倒是稍稍知晓一些在正常世界之外的一些东西,但也只是仅有耳闻!”

“看来这个古帆,很是了得。不仅仅只是医术高超的问题!”朱胜寿沉吟说道。

“古帆怎么样,这无关紧要!”王雨烟满脸煞气的看着王成龙说道:“哥,马上查,查一下到底是谁在做手脚。”

“嗯!”王成龙没说什么狠话,但满脸的煞气比王雨烟更甚。

林雪堂跟朱胜寿对望一眼,两人都很无奈……

虽然还不知道到底是谁做的手脚,但从全局上来分析的话,九成以上的可能性是王氏内部之人,亲眼目睹这祸起萧墙之事,哪怕两人见过了无数风雨,也不由得内心唏嘘。

一辆车在前开路,一辆车在后跟随,古帆跟陈佳欣坐在中间的车内。

王成龙安排的很周到,也很谨慎,他明白古帆现在的安全到底有多重要。

虽然古帆认为自己不用如此保护,但却也没拒绝王成龙的如此安排。

但是,王成龙也许没想到,他的这种谨慎重视的安排,却恰恰把信号给传递给了一些人。

“老板,王成龙的人出了医院,护送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离开了!”

“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

“对!老板,我们要怎么做?”

“查清楚了吗,刚才进入病房的,还有什么人?”

“就这一男一女!”

“这么说,目标基本上确定了?”

“嗯,应该就是这两个人,老板,做不做?”

“做!有杀过,没错过。你们找机会动手,如果出现意外,你放心,我会妥善安排好一切!”

“谢谢老板!”

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清秀男子放下了手机,恭敬的说道:“吕大师,人员基本上确定了,我的人会出手,您不用出手了吧?”

“你的人有把握吗?”

“都是见过血的,一旦曝光就吃枪子的亡命之徒。他们做事,我还是很放心的!”

“哼,你可知道能够破掉我术法的人,根本就超出了普通人能理解的范围?一旦失手,你可知道会有多严重?”吕大师冷声说道:“找个人带我过去,他们得手也就罢了,一旦失败,我会亲自出手!”

清秀男子连忙说道:“那就劳烦大师您了。”

——

“你到底是谁?”车子内,陈佳欣在盯了古帆几分钟后,终于忍不住问道。

“我是古帆啊,东海大学的准大学生,因为要凑够开学时候的学费而到处找工作的一个平凡的普通人!”古帆早知道陈佳欣会询问,已经想好了应答策略。

“平凡的普通人?你能说的再离谱点吗?”陈佳欣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当本小姐是三岁的小孩子啊。

“好吧好吧,告诉你,其实,我是个神仙!”古帆一本正经的说道。

各种传说中的神仙,原型其实都是修真者。

古帆现在虽然不算是多么厉害的修真者,但毕竟也是个修真者,跟神仙划上等号,这还是很合理的。

“我去……”陈佳欣信古帆才怪,神仙,能把牛皮吹的更大一些吗?

古帆耸耸肩膀,就知道会是这样的情况。现如今,说实话往往反而让人不相信。

“你今年多大?”陈佳欣看古帆闭嘴不谈,知道古帆不可能主动告诉自己什么,她只能主动询问。

要不然,陈佳欣感觉自己会被好奇心给折磨死。

她也第一次明白,原来好奇心太过强盛的时候,会让人那么难受。简直就是百爪挠心。

“比你大!”古帆笑眯眯说道。

“到底多大啊!”陈佳欣狠狠跺脚。

“你查户口啊!”古帆笑着说道:“你知道吗?你现在的情况非常危险,因为我知道自己是一个魅力非常非常大的人,当你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不断去了解我的时候,你会不可救药的喜欢上我的。所以,你还是什么都不要问了!”

“我喜欢你?我发现你这个人不是一般的自恋!”陈佳欣无语了,腼腆,不要脸,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古帆呢?

“谢谢你的夸奖!”古帆笑着说道。

陈佳欣忍不住又翻了翻白眼,有点无语了。

“你是准大学生,这么说的话,年龄肯定不大,也就十八或者十九岁的样子。”陈佳欣看着古帆自己来分析。

古帆不置可否,笑而不语。

“年龄这么小,却有那么多本事!你到底是怎么学的?”开锁、一个能打一群,还会医术,貌似更有着一些近乎不可思议的能力,对了,学习还那么好。

只是如此想想,陈佳欣就感觉自己有点晕乎乎的。

对比一下,陈佳欣发现自己哪里是什么天才啊。像古帆这样的才算真正的天才。

陈佳欣被打击的不轻。

古帆暗笑,心想:“这样应该能更吃定这个小妮子了吧?其实她骨子中非常骄傲。粉碎她的这种骄傲,她还不乖乖配合?嘿嘿,陈姐,你就等着给我涨工资吧!”
 

陈佳欣骨子中还是很执拗的。

这种执拗其实从她跟陈婉清的关系中就能看的出来。

所以呢,古帆的不配合,甚至是调笑,虽然打击到了陈佳欣,但却让她并没有任何放弃的意思,反而越发的好奇了起来,进而有了更强烈的探寻动力。

所以,各种问题,不断冒出,直接问了一路。

只是,古帆决定要用神秘和陈佳欣的探寻之心来掌控她了,自然是什么也不会说。

于是当车子来到学府小区的时候,陈佳欣的小嘴撅的都能够挂个油瓶了。

“咦,这不是乐乐姐住的地方吗?”陈佳欣下了车,诧异的看着古帆。

“你来过?”古帆也诧异,看来陈佳欣跟黄乐乐的关系还是不错的。怪不得先前陈姐对黄乐乐的推荐那么重视。

“当然来过!”陈佳欣指着古帆惊讶的说道:“你不会,你不会跟乐乐姐住在一起吧?”

“猜对了,可惜没奖励!”古帆打了个响指,然后无奈的停下来,转头看着从车上下来的一帮人,说道:“你们就在车里等着!”

黑西装,黑墨镜,一个一个还人高马大的,这也太显眼了。

这不符合古帆低调的性格。

其实如果不是因为要应对陈佳欣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从而忘记了吩咐他们在小区之外停车,怎么也不可能让他们直接开到楼下来的。

“古先生!”有个黑墨镜很是迟疑。

“我不管王总怎么吩咐你们的。跟着我,就要听我的话。”古帆脸色严肃的说道。

“好吧,古先生!”黑墨镜无奈的说道,然后挥手,所有人都上了车待命。

“像是黑社会!”陈佳欣跟古帆进入楼梯,轻声的说道。

“错了,这是保镖,人家是正当的职业。”古帆笑着说道:“像你们这些有钱人,不都喜欢有保镖跟随的吗?”

“我可不是什么有钱人,我妈也算不上。他们才是真正的有钱人。王氏集团,这可是非常庞大的集团!财力雄厚!”陈佳欣撇嘴说道。

“你猜到了?”古帆很诧异。

“这很难猜吗?还是说,你根本不关心东海的新闻?”只要稍稍关注

小说文学

东海新闻的人,都不难认的出王老爷子跟王成龙。而恰恰陈佳欣在这方面也有关注。

“我不上网!”古帆昨天才有电脑,哪里关注到了这些。

“是没手机上网吧?苹果6S刚出,要不我送你一个?”陈佳欣眨了眨眼睛说道。

“不要!”古帆摇头。

“不要?”陈佳欣诧异。

“看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不可能白送给我,还不知道要付出什么代价呢,坚决不要。”古帆摇头说道。

“你……不要就不要,你以为本小姐愿意送你啊!哼!”陈佳欣无奈,这个古帆,自己任何一点点想法他好像都知道?跟古帆接触,陈佳欣感觉自己没有一次是占据主动的。

哪怕在游戏厅不停的赢古帆,也只是建立在一种游戏只能玩一局的前提之下,说到根子上,这不算陈佳欣赢,而是陈佳欣在躲着古帆……

陈佳欣虽然隐藏了自己的才华,但骨子中却还是非常骄傲的。现在这种骄傲,已经被古帆打击的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反正在古帆跟前,陈佳欣很难骄傲的起来。

回到家,古帆打开自己的房间。

“喂喂,这是男孩子的房间好不好?岂能是你一个女孩子随便进来的?”古帆挡住陈佳欣,真是太不识趣了,走到哪里跟到哪里啊!陈佳欣有点跟屁虫的潜质。

“你不也进了我的房间?”陈佳欣说道:“反正我感觉自己吃亏了,一定要看回来。哈,我知道了,是不是你的房间像猪窝?我要看,我要看!”

陈佳欣一弯腰,直接从一边钻了过去。

古帆无语,猛然想到了楚晓薇,自己看光了楚晓薇,也曾提出让楚晓薇看回来的。

这貌似跟陈佳欣刚才的话,有异曲同工之妙。

可惜楚晓薇不坚持,要是坚持的话,古帆倒是不介意展现一下自己充满魅力的身体!

“是不是很失望?”古帆径直过去拿出行李箱,然后从中拿了一个小药箱。

“不像猪窝!没想到你还挺会收拾的……怪不得你不要我送你的手机。原来你有电脑!”陈佳欣确实有点没想到,男孩子的房间都像个猪窝,这个传说貌似不对啊。

“别人的,我借用而已!走吧,那边还等着我救命呢!”古帆想快点拿到玉片,只有玉片到手,才能让古帆真正安心。

“你的医术跟谁学的?”陈佳欣问道。

“你别问了好不好?”古帆无奈了,陈佳欣的问题这还真不是一般的多。

“你回答我,我保证今天就这一个问题了!”陈佳欣想找个突破口。

“那你继续问吧!”古帆耸了耸肩膀,快步出门。

“可恶!”陈佳欣跺跺脚,说道:“真是讨厌!”

“这是什么?”在车中,陈佳欣努力想控制自己别再那么好奇,别再拿热脸去贴冷屁-股,但最终还是没能忍住。

“不告诉你!”古帆严肃的说道,心中简直笑开花了,嗯,不知道陈佳欣会不会发飙呢?

“古帆哥哥!”陈佳欣的声音马上轻柔了下来,一双手臂抱着古帆的胳膊,轻轻摇晃着。

陈佳欣真想给自己一巴掌,明知道古帆吃软不吃硬,先前就应该早一点转变态度才是。

“药箱!”古帆感觉自己有点贱骨头,但是,如此美女贴身之下,拒绝的话,这也不怎么好不是?

“里面都有什么啊古帆哥哥!”陈佳欣心中暗喜,追问道。

古帆看向窗外,不作答。

陈佳欣无奈,咬咬牙,摇晃古帆胳膊的幅度,稍稍增大了一些。

古帆张嘴,已经打算告诉陈佳欣一些东西了。

只要不涉及到原则性,其实谈一谈其它的,稍稍满足一下陈佳欣的好奇心,这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突然的袭上心头。

古帆来不及多想,直接一下就把陈佳欣给抱住,趴了下去!

陈佳欣正等着古帆回答问题呢,哪里想的到古帆突然动作那么大,把自己抱住,还压过来……当本小姐是什么人了?你个死古帆,给我起开!

但挣扎着的陈佳欣,突然听到了一连串的声响,这是车玻璃破碎的声音,同时还伴随着紧急刹车的声音。

 

“保护古先生!”有人大吼。

陈佳欣隐约明白了什么,小脸顿时变的苍白。

“别怕,有我呢,你趴着别动!”古帆轻声安慰着陈佳欣,同时观察着现在的情况。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三辆车子竟然已经不在主道上了,而是进入了一个林荫小道,这小道上竟然根本就没行人。

而在车子的前后,则都有着两个人,手拿消音手枪,正在对王成龙的那些保镖疯狂射击。

古帆看过去的时候,除了古帆的司机之外,前后两辆车上的保镖,一个一个都倒在了血泊当中。

“古先生!”古帆的司机脸色焦急喊道:“您坐稳了,我冲过去!”

“别,你趴好就行了,下面的事情交给我!”古帆脸色阴沉,这些人简直毫无人性而言,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如此胆大妄为的动用枪械杀人,无法无天到了何种程度!

古帆在陈佳欣跟司机不可思议的眼神之下,竟然下了车。

马上,四把枪全部都对准了古帆。

古帆微微皱眉,没去看这四个行凶的带着面罩的人,而是看着前后两辆车上的保镖……察觉到他们一个一个还都有气息存在!还有得救!

不能再耽搁时间了!

而这四个抢手,跟古帆的想法也是一样。

他们非常干脆果断的扣动了扳机。

但让他们瞪大眼睛的是,古帆的身影突然之间变的扭曲了起来,飞速的子弹,竟然被躲避了过去!

人,竟然可以快的过子弹?

这四个抢手脑袋都有点懵!

紧接着,四个人同时感觉手腕一痛,手中枪应声滑落,接着就感觉一股大力袭来,脑袋一黑,失去了意识。

这一切都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完成。

“通知你们王总来收拾残局!”古帆对司机喊了一声,接着整个人迅速冲向后面的车子。

车内四个人,全部中枪。

两人都是腹部中枪,鲜血直流,看了让人触目惊心。

古帆迅速伸手,在两人腹部位置点了一下,就如此一下,流淌的鲜血缓慢了下来,以至于最终彻底把血给止住了。

小说文学

这两人只是失血过多而已,危险程度并不高,而另外两个,则真正的已经走到了死亡线上,古帆不敢怠慢,迅速出手。

处理了后面车上的人,古帆又转移到前面车上。

让古帆皱眉的是,前面车上的四个人,有一个就在这短短时间内,已经没了气息。

“因我而遭遇危险,我岂能不管?”古帆深吸一口气,灵力迸发而出,直接把那个失去气息的保镖笼罩住,灵力渗透进入,奇异的仙医灵力,硬生生的把已经失去气息的这个保镖拉了回来。轻微的气息,已经出现。

生死人!

这就是生死人!

但很明显,如此做,对古帆的消耗也不小,他额头上已经出现了汗珠。

在这人情况稍稍稳定后,古帆马上又把另外三人的命给吊住。这才算长舒了一口气。

但就在古要稍稍放松一下的时候,一股阴冷气息,突然从脚下直冲而来……
 

这股阴气来的突然,古帆感觉到的时候,已经入体!

入体的阴气,爆发出一股冰寒之气,古帆体内的一切都好像要被瞬间冰冻。

古帆承认自己大意了,没想到还有人窥视在旁。在江湖经验上,古帆还有所欠缺!

不过,这种阴气所带来的冰寒之气,在古帆运转自身灵力的时候,马上急速消融,眨眼之间,入侵来的一切阴气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藏头露尾之辈!”古帆接着身影一闪,速度暴增,直扑侧面一个小树林。

“阴煞之剑!”

古帆刚冲进去,就听到一声轻呵,一道灰色的剑气直扑古帆而来。

“火球!”

古帆一扬手,一团火球瞬间出现,然后划过一道闪亮的轨迹,四周温度更是瞬间飙升。

轰然一声响,火球跟那股剑气碰撞,带动了一阵狂风,周围的树木更是好像被摧残过一般,一片狼藉。

“不可能,区区一个火球,怎么可能挡得住我的阴煞之剑?”吕云满脸惊愕。

“王老爷子不能死,你可以收手了,滚!”古帆冷冽,目光如电,盯着吕云。

“你坏我好事,我岂能罢休?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大本事!”吕云双手捏决,暴呵说道:“阴风!”

一股风懵然出现,带着冰寒之意把古帆完全笼罩在内。

光线更是慢慢灰暗了下来,有点雾蒙蒙的,好似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找死!”修真不易,古帆本不想痛下杀手,但却没想到此人如此不识抬举,当下面容冷冽,轻呼:“风之剑!”

这围绕而来的阴风,顿时凝聚而来,反过来被古帆掌控,化为了一道风剑,直奔吕云而去。

周围的阴风在风剑所过之处,瞬间就化为了乌有。

风剑转瞬既至,穿透了吕云的身体。

“阴煞!”但吕云的声音却又是响起。

风剑穿透的不过只是吕云的残影而已。

一股更强大的冰寒力量,在周围阴风的掩盖之下,从古帆背后袭杀而来。

刚才的阴风,竟然只是为了这一招阴煞而做的掩饰。

吕云脸上闪过一抹笑容,虽然古帆层次比他还高,但对战的时候,可不是说层次高就一定获胜的。

临场发挥,法术的合理运用,至关重要。

吕云现在仿佛已经看到了古帆被阴煞击中的画面了。

但突然之间,吕云愣住了。

古帆骤然转身,只是简单的一拳,灵力迸发之下,竟然直接把吕云的阴煞给彻底的击溃。

这还不算,古帆更是一个踏步,好似瞬间就来到了吕云跟前,一拳轰出。

吕云脸色骇然,他感觉的到这一拳蕴含着的狂暴的灵力波动,这断然不能他能抵挡的。

“阴山!”关键时刻,吕云凝神挥手,在他的身前,又一股阴气凝练出一座山的虚影。

阴山虚影刚刚出现,古帆的拳头就轰然降临。

阴山瞬间崩溃,吕云口吐鲜血,脸色苍白的爆退。

吕云退的快,但古帆速度更快,还是简单的一拳轰杀而来。

“我记住了今日之辱!”吕云面色骇然,毫不迟疑的猛然一咬牙,一口本命精血喷出,一股强大的阴风漩涡直接出现冲向了古帆。

古帆脸色微变,这旋窝的强度达到了让古帆也心惊的地步。

一拳轰过去,竟然没能破开这阴风旋窝!

古帆连续出拳,灵力迸发,足足五拳,这才把阴风漩涡击散。

但此时吕云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师父说的对,我对敌的经验还是太不足了。我层次比他高,法术比他纯熟,但最终却让他跑掉了!”古帆皱眉,对自己极度不满意。

古帆挂念陈佳欣,怕吕云临走的时候再出什么歹毒之心。

不过,看到陈佳欣安然无恙,古帆长舒一口气。

先前吕云能逃走就不错了,哪里还想着去伤害其它人。

善后的工作自然不需要古帆,而且,为了怕麻烦,古帆迅速带着陈佳欣离开。

只是陈佳欣在看到面目全非的三辆车和倒在地上的歹徒、流淌的鲜血,身体在瑟瑟发抖,脸色更是苍白的厉害。

哪怕回到主干道上,上了出租车后,陈佳欣好像还没缓过劲来。

“你还好吧?”古帆很担心陈佳欣的心理。

“那些,那些到底是什么人?光天化日之下……他们竟然……”今天的一切太颠覆陈佳欣的认知观了。

“亡命之徒!”古帆苦笑,这个旋窝现在来看是越陷越深了。

“对不起,把你给牵扯进来了!”陈佳欣本跟这一切没有任何交集的,但因为跟着古帆,所以……

“你到底想从王老爷子那边拿到什么东西?”陈佳欣对此非常好奇。

“一个对我来讲非常重要的东西!”玉片,那涉及到大秘密。

陈佳欣没再询问,而是安静了下来。

这反倒是让古帆有点不适应了。原来这一天下来,古帆都已经有点习惯陈佳欣在一边的叽叽喳喳了。

“你真没事?”古帆担心的问道。

抢占、血腥,这些东西对普通人,特别是普通的女孩子来讲,很容易留下心理上的阴影。

“我没事!”陈佳欣摇摇头,然后继续沉默。

“有我在,没人能伤害到你的。不用担心!”古帆紧握陈佳欣的手,此时此刻真的没有占便宜的想法,只是想给陈佳欣一些安慰和力量。

“嗯!”陈佳欣微微点头,她是很害怕,越想越感觉害怕,但在害怕的同时,却也感觉内心很安稳,古帆在关键时刻保护她的动作,一直都在她脑海中回放着。

古帆眼中闪过一抹担忧之色,希望陈佳欣真的没问题吧。

其实,古帆也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大胆,在闹市区那么玩,更没想到对方的动作那么迅速。

想到逃走的吕云,古帆微微皱眉。

从吕云逃走的果断跟怨毒上,古帆知道,这就是一条毒蛇,死死的盯着自己,随时都有可能带给自己巨大的麻烦。

“对待敌人,绝逼不能有任何手软啊!”古帆感叹,反省先前那一战,如果一开始就全力以赴,以诛杀对方为目的的话,也许现在结果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古先生,您没事吧?”看到古帆出现在医院,王成龙跟王雨烟都喜出望外。

“没事,倒是你的那些人……”古帆神色有点黯然,说道:“尽量救治吧,我只能保证他们每个人都死不了!”

“古先生您放心,他们的安置我会亲自来办,绝对不会让他们寒心!”王成龙诚恳的说道。

“嗯!”古帆点点头说道:“我去看看老爷子!”

“雨烟,你陪古先生过去。”王成龙对王雨烟点点头。

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王成龙必须要妥善处理。在闹市区,出现这样的事情,就算王成龙能代表王家,王家在东海市影响力非常非常大,这也很麻烦很麻烦。

所以现在王成龙必须要跟很多人沟通,要不然,一旦真的把古帆牵连进去,从而导致爷爷的诊治出现什么问题的话,那可就麻烦大了。

还有那个幕后黑手,也必须尽快的找出来。

王成龙真的怕了,怕出现意外。对方如此迅速的反应,让王成龙也感觉压力很大。

“古先生,请给我们一次观摩的机会!”林雪堂、朱胜寿对古帆真正出手救治,早就期待了,在这样的关键时刻,自然不想退缩。

“古帆,林伯伯、朱伯伯都是医院的权威,也因为他们,这才使得爷爷那边没人打扰。”王雨烟轻声的说道:“你就给他们一次机会吧,我相信他们肯定不会干扰到你一丝一毫的!对吧,林伯伯、朱伯伯!”

“对对,古先生,我绝对不会打扰到你的,我只带眼睛!”林雪堂拍着胸膛说道。

“我只是想见识一下古先生神技!”朱胜寿也连忙表态。

“好吧!”古帆只是沉吟了片刻,就颔首答应了下来。

两人想观摩,那就观摩吧,反正古帆可以保证他们根本就看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病房门关闭,王雨烟跟陈佳欣留在了外面。

“陈小姐,这边坐!”王雨烟笑着招呼。

“不用!”陈佳欣反应很冷淡。

“刚才,我都知道了。对不起,让你遭受到了那样的惊吓!”王雨烟索性站在了陈佳欣身边,歉意的说道。

“你们的事,跟我无关!”陈佳欣还是冷冷的。

“这个我知道,我也怕给陈小姐带去困惑。我只是希望陈小姐别因此受到什么伤害才好!”王雨烟依然诚恳。

她有所愧疚!

哪怕这一切不是她能控制的,但把陈佳欣牵连进来了,这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所以,王雨烟其实还是很担心陈佳欣状态的。

“我没事!”也许是感受到了王雨烟连续的诚恳,陈佳欣稍稍缓和了一下冷淡。

“陈小姐跟古帆是什么关系?你别误会,我只是好奇而已……”王雨烟能感觉的到陈佳欣的‘敌意’,虚长几岁的她,自然明白这种情绪的缘由是什么。

“王小姐,你打探的未免有点太多了!”陈佳欣重新恢复了冷淡。

一想到王雨烟故意跟古帆套近乎的样子,陈佳欣就感觉很不爽!

因为她在利用古帆,再加上古帆貌似偏偏还愿意被利用,这就让陈佳欣心中更为不爽了。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被老头玩好爽快受不了,被两个男人绑着调教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vsexz.com/world/400172.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