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国际新闻 > 新闻正文

男朋友说腿打开一点,啊疼你慢点进太深了

“你是哪个学校的学生啊?东大?东师大?还是东科大的?”
王文斌继续随意地问着,这个大学城附近有很多个大学,其中最著名最大的也就是上海大学、上海师范大

“你是哪个学校的学生啊?东大?东师大?还是东科大的?”

王文斌继续随意地问着,这个大学城附近有很多个大学,其中最著名最大的也就是上海大学、上海师范大学和上海科技大学三个学校。

“我……我是上海大学的。”

“上海大学?”

“啊……是……是啊,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张欣怡有些慌乱。

“没什么,只是这么说起来你得叫我一声学长了。”

“学长?你……是上海大学毕业的?”

“不是,我不是上海大学毕业的。”

“那……那……那你怎么让我叫你学长?”张欣怡被王文斌给弄迷糊了。

“这么说吧,我在上海大学上过大学,但是,我不是上海大学毕业的,因为我他娘的就还没毕业就已经被开除了。这么解释你是不是明白了?但凡是上海大学毕业的怎么可能沦落到跑到这里来卖烧烤呢,是不是?”

“开除了?为什么?”

“毕业前一个多月,把学校的一名导师给打进了医院,所以就被学校给开除了。”王文斌说的很轻松随意。

“打老师?为什么?”张欣怡很惊讶,对于王文斌的过往她也有着非常浓厚的兴趣。

“没有为什么,就因为那混蛋该打。”王文斌没说原因。

“我想,那个老师应该是个坏人。”

“啊……你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你是好人。”

“我……姑娘……你……我感觉你来自外太空一样,这个世界上的人哪能用简单的好人坏人标准来区分啊。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好人和坏人的区别,只有富人和穷人的区别,我不是好人,但是我是个穷人,我虽然是个穷人,但是我会尽量的让自己不去变成一个坏人。”

 

“你……很缺钱吗?”

“缺,非常缺,这个世界上谁不缺钱?首富家也缺钱,更何况我们老百姓呢。我要是不缺钱我用的着站在这卖烧烤吗?谁不想天天坐办公室里有秘书在旁边伺候着。得,我怎么说得我自己这么愤世嫉俗了啊。你,什么专业的?”

“我……我……舞蹈系。”

“舞蹈系?”

“是啊,难道东大没这么个系吗?”

“我不知道,不过应该是有的。我说你的身材为什么这么好原来你是学舞蹈的呀,那就难怪了。”

两人一边卖着烧烤,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不知不觉当中,两人的关系就变的非常融洽也非常的熟悉了。

在晚上十一点的时候,王文斌把还赖着不肯走的张欣怡给轰走了,人家是学生,白天还要上学,自己不能耽误了人家学习,再说了,自己花这么点钱让人家帮自己干活他其实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的。

张欣怡离开了王文斌的烧烤摊,心情非常的好,不知道为什么,从一开始,她是抱着报恩的心情来找王文斌的,但是从见到王文斌是个卖烧烤的那刻起,她就忽然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而经过了两天的相处,她开始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这种与他在一起的感觉,很轻松很舒服,就连她以前从来不吃也非常讨厌嫌弃的街边烧烤也忽然变得很好吃了。

张欣怡再次走到昨天停车的那个位置,偷偷地上了自己的那辆法拉利开了出去,她已经想好了,自己还是得出来租房子住,不能住在家里,因为到现在,她手机上已经有了好几十个未接来电了,都是她爸爸妈妈打过来的。不搬出来住以后是没办法再来王文斌的烧烤摊“上班”了。

只是不知道张欣怡的爸爸妈妈要是知道他们的女儿每天在一个烧烤摊那里当收银员心里会怎么想。

王文斌在十二点收摊,因为在点过今天的营业款之后,他果断地选择以后每天十二点准时收摊,因为今天的营业款再次超过了昨天,美女的影响力是巨大的。

正在王文斌收摊的时候,手机响了,电话是徐薇打来的。

“喂,你好,什么事?”

“你……还在忙吗?收摊了没有?”徐薇问着王文斌。

“嗯,快了,准备收摊了,是不是安妮又哭了?”

“呃……是的,她晚上一直在闹,说要爸爸,说想爸爸陪她睡觉,很不听话,一直哭一直闹,到现在还没睡觉。我很想教育她,但是……我……”

王文斌明白徐薇的意思,她可以教训孩子,但是考虑到孩子的可怜和时日不多的生命,她下不去手,只想尽力的满足孩子。

“我知道了,你把电话给她,我跟她说几句。喂,安妮,我是爸爸,爸爸现在还在上班,爸爸马上就下班了,我下班了之后马上就回去陪安妮好不好?那你要听话,好好在家,不准哭不准闹,安静的等爸爸过去,好不好?好,把手机给妈妈。”

“喂。”

“我跟她说好了,我现在收摊,收摊回去洗个澡我就赶过去,差不多一个小时左右吧。”

“我去接你吧,这么晚了不好打车。”

“呃……好,也行,还是我住的那个地方吧,你知道的。”

“好,我知道去了。”

“注意安全。”王文斌说完挂断了电话。然后骑着三轮车往回走去。

等到王文斌骑着三轮车在十二点过回到了自己住的筒子楼前,刚把三轮车停好,就忽然见到了在自己的屋子前面站着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很漂亮,王文斌也很熟悉,非常的熟悉,熟悉的让王文斌都要窒息。

女人看着他,他也看着女人。

当看到女人出现在那的时候王文斌几乎觉得自己就像是在做梦一下,差点眼泪都流出来了。

但是王文斌却还是在几秒钟之后就收拾好了心情,淡淡地看着女人。

而女人也就站在门口,呆呆地看着王文斌,王文斌有看到女人眼眶红红的。

“你为什么不去吃饭?你就那么不想看到我吗?”女人声音哽咽地问着王文斌。

“我晚上有事,你也看到了,我要出摊,去不了。”

“借口。”女人激动地说着。
 

是,是借口!我是知道你回来了,也知道你要请吃饭,但是我不想去。”

“我为什么要去?我凭什么要去?你叫我去我就一定要去吗?你叫我过去吃饭我就一定要去吃饭?你说要结婚就要结婚,你说不结婚就不结婚,你说要去美国就去美国。一切的一切都是你说要怎么样就怎么样,你有问过我的感受吗?你有问过我的意见吗?”

“今天这个饭局我去干嘛?我去那看你这些年在美国过的有多风光有多惬意吗?我去那让你看着我这些年过的有多颓废多潦倒吗?”王文斌愤怒地说着,这么多年的委屈全部爆发了出来。

“不,文斌,不是的,我这几年每天都想你,天天都想你。是你不接我电话,不回我邮件,我只能从子琪那知道你的消息,听着子琪说你每天都在辛苦的摆摊卖烧烤我很难过很心疼,我真的很想飞回到你身边来的。”女人哭着摇头道。

“说的好听,好听的话谁不会说?你要真在乎我你当初就不会走,你要真在乎我你就不会在结婚前一天晚上没有任何预兆的离开,把所有一切烂摊子和痛苦都交给我。”

“你知不知道,为了这件事你妈结婚当天就气的吐血,是我在医院陪在你妈身边七天七夜然后出院送你妈回家。所有的亲朋好友都来参加婚礼了,结果我爸硬着头皮拿着话筒在那说婚礼取消,找了个借口说是我身体不好去医院住院了所以暂时取消婚礼,我爸是个好面子的人,那次的事情之后,他半年不敢出门,总感觉有人在戳他的脊梁骨。我妈因为这件事气的旧病复发,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一年后就去世了。而这件事情之后,我家都不敢回了,我回家我爸就拿着扫把追我。许敏,这就是你对我的关心吗?这就是你对我的爱吗?”王文斌冷冷地说着。

“对不起,文斌,我也是没有办法,你知道,去美国的机会对于我来说太重要了,只有这么一次,错过了就再也没有了。去美国是我的梦想……”许敏说到一半就被王文斌给打断。

“梦想,多么高雅的一个词啊!是,你有梦想,你们所有人都有梦想,就我他妈的一个人没有梦想,我还真是个垃圾,垃圾就不配有梦想,只能去成全别人的梦想。”王文斌冷笑着。

“文斌,别这么说自己好不好?这次去美国总公司上班对于我来说是一段很重要的经历和资历。文斌,我这次回来了,我现在是我们公司驻中国区的副总经理,也就是我之前这家公司的副总,年薪两百万,还有各种其它的奖金,我明天就去公司报到履职。文斌,我知道这些年你受了很多的苦,但是我觉得我们都是值得的。我这些年在美国那边薪水也不低,我攒了一些钱,我们在上海买房子,我们结婚,好不好?”许敏拉着王文斌手道。

“哈哈哈哈,我听到了一个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又结婚,你当结婚是小孩子玩过家家,拉个手编个草戒指就是结婚了吗?许敏,请你不要再来侮辱结婚这个词,也不要再来侮辱我的智商了。”王文斌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次是真的,文斌,请你相信我。我当初就对你说过,我让你等我三年的,三年之后我回来,回来我们就结婚。现在我回来了,我保证我以后哪都不去了,我就在你身边,我们结婚生孩子,还不好?一辈子都在一起。”许敏热切地对王文斌道。

那一瞬间,王文斌几乎在许敏闪闪发亮的眼睛里,看到了他们曾经不顾一切为爱痴狂的过往,他几乎以为他们回到了当初相爱的日子。

但是心痛让王文斌很快清醒过来,王文斌甩开了许敏的手,对许敏说道:“许敏,人不能太自私了,总得要给别人留条路走。你当年抛弃了爱情抛弃了婚姻,甚至于是抛弃了亲情去追求你的梦想,追求你的事业。现在你梦想也完成了,事业也成功了,你又回来开始来要回你的爱情和婚姻。”

“许敏,不是一切都可以是你的,这个世界没这么美好,你得到了一些就注定要失去另外一些,有些东西一旦你

小说文学

丢弃了就永远都捡不回来。当初你走的时候我就对你说过,你那一走我们之间就彻底没了,可是你依然头也没回地就走了。从你坐上出租车的那一刹那你就应该知道,我们俩之间就再也不可能了,永远都不可能了。”

“为什么不可能?文斌,我们俩在一起多少年了?从大一在一起,到现在,已经足足九年了,九年啊。”看得出来许敏也确实动了情,流着泪伤心地说着。

“不是,不是九年,三年前我们就已经分手了,要说,也只能说,我们曾经在一起六年时间。”王文斌几乎是在吼着。

“就算是六年,六年也是两千一百九十天,五万两千五百六十个小时,六年的感情你能说放就放吗?我不相信。”许敏说着。

“以前没觉得你数学学得有多好,不过到底是出过国的人,算数能力都提高了。”

“许敏,放下这份感情的不是我,而是你。当初你为了去美国,毫不犹豫地放弃了这份感情也放弃了我,这说明,在你的心里,我和这份感情真的不重要。你走吧,以后,我们俩也不要再见面了吧,你现在是海归是有钱人,而我只是一个社会最底层的谁都看不起的臭卖烧烤的,别跟我走的太近,那样会玷污了你的身份。”王文斌淡淡地说着,其实早已经心痛得溃不成军。

许敏手里一直拉着一个行李箱,眼里早已经满是泪水。

“你开门,我们进去说吧,好不好?你就准备让我一直站在这吗?”

“别,屋子里没别人,孤男寡女的不方便。”王文斌就站门口,没有要开门的打算,没让许敏进去。

“为什么不方便?之前同居这么多年怎么没见你说过一句不方便?文斌,你看到了,我是带着行李过来的,我今晚哪都不去,我就住在这里。”许敏有些生气了。
 

这里没你住的地方,太晚了,这里不安全,你回去吧。”王文斌淡淡地说着。

“文斌,你怎么能这样,你怎么能这样对我?”许敏看着王文斌冷漠的态度,泪水不受控制地往下流。

“许敏,我恨你,真的恨你,但是我却不得不承认,我也爱你,我忘不了你。我曾经设想过很多种我再次见到你我要怎么绝情的对你,但是今天你忽然出现在我面前,我发现我还是没办法对你做到彻底绝情。不过,有些事情过去了可能真的也就过去了,但有些事情在心里却永远都过不去。我不想再恨你,但是我也不想再爱你了,更不想再见到你,就这样吧。”王文斌靠在门框上,抽着烟淡淡地说道。

“文斌,难道你就真的门都不让我进去吗?公司给我在上海安排了一套公寓,但是我没去那,我从酒店吃完饭之后就从子琪那要了你的地址过来了,我一直在这等着你,从晚上九点多一直站在这等你等到现在。文斌?你不能对我这么狠心,我知道我当初做的有多错,我当初做的有多伤你的心,但是你要知道,我从来没有背叛过你,没有背叛过我们的爱情,我一直都爱着你,我也一直都在联系你想着你。我带着行李过来的,让我进去,让我住这,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许敏呆呆地看着王文斌。

看着许敏的样子,王文斌忽然心里很疼很疼。走过去,拿出钥匙把简陋的门打开,推开门,摁了一下门边的开关把灯打开,指着像狗窝一眼简陋而且杂乱的屋子对许敏说道:“你说你要住这是吧?行,你自己看看,你觉得你能在这住的下去吗?”

许敏走到门口往里面看着,看着这里面就像是难民乞丐住的地方一样不由得深深的皱起了眉头,同时也非常的惊讶。

“怎么……文斌,你怎么这么对待自己?你是在故意折磨你自己吗?你怎么能住这种地方?”

“那你觉得我应该住什么地方?别墅吗?”王文斌反问着。

“公司给我安排了一套公寓,钥匙在我身上,我们去那住好不好?实在不行,我们买一套房子,然后我们结婚,好不好?你也不要再卖烧烤了,你什么都不做,就在家里休息,你不是喜欢唱歌喜欢吉他吗,你自己去组乐队,去玩,没关系,我可以养的起我们俩,我当初之所以选择去美国就是为了现在。好不好?”许敏伸出手拉着王文斌的手对王文斌道。

王文斌甩开了许敏的手:“你把我当什么?你养的泰迪吗?你想走就可以走,我得在家等着你,回来时给我带点狗粮我还得对你摇尾讨欢。”

“不,文斌,我不是这个意思。”

“许敏,你刚说的那是你的生活,是你想要的生活,那不是我的生活,也不是我想要的生活。而你也看到了,这个、这个,才是我的生活。”王文斌指着房子指着三轮车。

“这样的房子你住的下吗?住不下。所以,从你离开了我去美国你就选择了另外一种生活,现在你进不了我的生活,我也进不了你的生活,我们早就不是同一种人了。所以,放下吧,你回去当你的老总,我继续卖我的烧烤,咱们以往的种种,都相忘于江湖,不是挺好的吗?”王文斌靠在门框上,抽着烟,慢慢地说着。

“好,你说我进不了你的生活是吧,我偏要进,你要住在这是吧,那好,那我就陪你住在这,一辈子都住在这。”许敏说着,穿着高跟鞋拖着行李箱就走了进去,直接坐在了王文斌的床上,赌气地看着王文斌。

许敏刚坐下,忽然一只老鼠从床底下窜出来,直接从许敏的脚上爬过去,钻进了墙脚的一个洞里,消失不见了。

许敏看到老鼠之后,吓得一下子从床上跳了下来,大声尖叫着,花容失色。

王文斌看到这笑了笑,说道:“赌气有用吗?你能住得下吗?即使你能住下,你能住多久?一个小时还是一天?一个月?别傻了,你已经习惯了你的生活,我也习惯了我的生活。”

“而且,我们俩的事情与你是不是能住在这里没有联系,问题根本就不是出在这。许敏,你知道,从我刚刚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脑子里回想的都是你当初头也不回拖着行李箱坐上出租车的样子,多么决绝,多么的冷漠。这三年以来,我都记不清楚我有多少次做梦都会梦到这一幕然后惊醒。既然你当初选择了抛弃,那么就不可能还捡的回去,伤了的心也不可能再粘的回去,你在当初决定离开的时候其实心里面就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天。”

“已经很晚了,不要再在这里闹了,这里不隔音,住着很多户,不要吵到别人休息了。回去吧,找个宾馆或者回你那公寓里面去吧,那才是属于你的地方。”

“我不走,文斌,我这次回来就是找你的,我哪都不去,我就跟着你,一辈子都跟着你。”许敏流着泪激动地对王文斌喊着。

“好,你不走是吧?你不走那你就住这吧,我出去住。”王文斌说完转身就走出了屋子。

王文斌直接走到三轮车边坐在三轮车上抽着烟。

许敏慢慢地拖着行李箱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泪水已经哭花了她脸色精致的妆容,但是不得不承认,她依旧很漂亮,与当年一模一样的漂亮。

“文斌,今天我们俩都太激动了,既然你不想我在这里,那我就先走。不过文斌,我这次之所以选择回国,我就是回来找你的。我许敏不是一个为了钱就背叛爱情的势利女人,这一点你心里清楚。我当年离开是因为我不想放弃这么好的机会,我想上进,我想奋斗,我想我们一起过上更好的日子。为我们自己也为我们的子女。”

“但是你,你们,都不同意我去美国。我之所以在结婚前夜决定离开,那是因为,我真的不想放弃这个机会,而定的机票就是当天晚上的。我在离开的时候我也就是跟你说过,我说了让你等我几年,几年之后我一定回来,到时候我们好好的在一起过日子。文斌,我对不起你,但是,我从来就没有背叛过你,我一直都爱着你。”

“我明天要去公司述职,可能这几天会比较忙,等我忙完了,我再来找你,我们俩再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好好谈一谈。我先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不要再这样折磨自己了,好不好?欠下的债我们一起来偿还一起来承担。我先走了。”许敏说完之后,拿出纸巾把眼角的泪水擦拭干净。

许敏等着王文斌对她说点什么。但是王文斌就

小说文学

这么坐在三轮车上面抽着烟,一句话也不没说。

许敏失望,也很心痛,转身拖着行李箱往外走去。走出没几步,她就见到了一个女人站在那,一个很漂亮也很有气质的女人,许敏有些惊讶这个时间怎么会有一个这么漂亮这么精致的女人站在这里,不过没有多想,她也没有心思去想这些,拖着行李走到了筒子楼门口,打开那辆奔驰车的后备箱,把行李箱放了进去,然后上了车,开着车离开了。这辆车也是公司为她配的。

王文斌坐在三轮车,许敏转身走的那一刹,许敏哭了,他也流出了眼泪。

他就这么坐在三轮车上静静地抽着烟,眼眶里面布满了泪水。

三年了,这个女人还是回来了,而且回来找他了,只不过,带给他的,还是只有痛苦。对于王文斌来说,一切都早已经结束,在许敏三年前决定离开的那一刹那就已经全部结束了,而现在,只不过是痛苦的后遗症而已。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男朋友说腿打开一点,啊疼你慢点进太深了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vsexz.com/world/400179.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